當醫療遇上設計 以藝術熬一劑良藥

【明報專訊】香港這個城市其中一個最弔詭的現象,是人口增加、經濟增長同時,卻不斷削減醫療撥款。醫療服務輪候時間過長的問題不消說,更不要提發掘醫療與設計之間的可能性。當中的原因,是香港的醫療制度本身以量化為本。量化最有趣而可怕的地方,是易於統計,卻忽略人性。荷蘭設計工作室Circus Engelbregt主腦Martijn Engelbregt的設計,正好為醫療與設計的結合,發掘新的可能。

引發互動 從另一角度看世界

醫療本身是一個社會系統,為了方便管理,系統忽略實際的心理苦楚,純粹二元地審視「生與死」、「患病與健康」作為業績指標。但作為一個以肉身為對象的系統,以人為本還是以系統為本的價值觀,成為最大的矛盾點,也容易帶來本末倒置的效果。「我認為言語,是人生面對的最大系統,左右了我們對生活的價值觀,並將生活作二元劃分,如好壞、男女等基本生活概念。要理解我們的創作理念,該由人的活動方式入手。每個人都有其在世界活動的方式,我們希望透過作品及活動,讓人能從另一個角度理解世界,以另一種方式跟其他人互動,從而引發更大規模的運動。世界本身是一個混沌(Mess),但我們的感官和認知,會限制我們對世界的理解,所以我們需要發動社會運動,改善人們理解世界的方式,改變人與人及人與世界之間的關係,改變生活習慣。我們的工作室以馬戲團(Circus)為名,是因為這個名字帶有幽默感、玩味及娛樂性,亦與各種活動相關。」Martijn愛以「Movement」一字解釋其創作理念,「但我的意思不囿於實際的肢體動態,亦是一種思潮或思想上的改變,同時將兩者合一。心身同在當下,是一個十分重要的理念」。

當社會以量化方式量度醫療效果,好處是能以有限資源解決社會健康問題,但卻忽略了病患的精神及心理苦楚。當我們談醫療與設計時,很多時都會以室內設計、服飾等入手,但Martijn卻另闢路徑,「我的設計哲學是如何將惱怒及沮喪轉化為對世界的好奇,從而以新角度了解世界。這個概念的重點,是人不該受情緒局限,反而可以從情緒中轉危為機,發掘自身及面對世界的可能性,看到世界正面的一面。很多受情緒所困的人,都會封閉自己,又或是去解決問題,而非與問題共存。兩者之間的最大分別,是人很少重視『感受』自身的重要性,反而叫自己忘卻感受」。

病中感悟 何不與痛楚並存?

有這種考慮,是因為Martijn親身經歷過醫療系統及醫學本身不能解決的問題。套用張學友《有病呻吟》的一句歌詞,Martijn是「逃到病牀前才明白更多」的設計師。現年40多歲的他,在10多年前開始學習瑜伽。「當時因為坐在電腦桌前太久,雙手感到麻痺,我開始接觸瑜伽,但當時只是一種即食治療的心態。直到數年前,我受到細菌感染,身體疼痛,但久久未能治好,其後跟姊姊談起,她認為與其驅走身體的毛病,倒不如學習與痛楚共存,於是我決定認真鑽研瑜伽。當時染病,不單全身疼痛,亦令我心情沮喪,身體累得不能工作,因為整副心神,都放在如何驅走細菌上。」

學習太極、禪修 改變設計哲學

Martijn透過瑜伽,不單學習到如何面對身體,也改變了不少生活習慣,更重視靈性生活,如學習太極及禪修,改變了自身的設計哲學。「透過各式各樣的靈性生活,讓我學習如何用身心感受世界,並視之為一件事(Happening)。人生在世,我們都忙於如何處理身邊各式各樣的系統,如稅制、政府、鄰里等,很多時我們也會被這些既有系統困住,讓人似是為系統而活,而非以生活為主導。再者,其實大多現存系統,對我們真正的日常生活並無幫助。生活有很多層面,我希望透過作品,在個人層面上,讓人能面對及感受自身生活,特別是在生活壓力巨大的時代,在生活中發掘唞氣位。但現代人很多時都會以逃避的方式來面對生活壓力,如看暴力片,但其實這種方式並沒有讓人直接面對壓力。」

「在學習瑜伽前,我的設計以立體問卷為本,如讓人明白自身心理問題的文字迷宮Get Lost。另一個作品則是關於非法移民的Regoned問卷調查,讓本地人在舉報非法移民及伸出援手之間二擇其一。」10年過後,Martijn有不少與醫學及醫學迷思相關的作品,如Medicine Factory Ambulance,找來植物專家合作,與參與者作一個兩小時的工作坊,在理解自己的身心過後,與專家合作製作草本藥品,並以流動推車的方式運作。另外亦設計了不少採用問卷形式的作品,如透過問卷教人如何自救的Intuitive Drug Approach,及減少藥物傷害的Advice Medicine,讓人自行建立貼合自身的系統,來應對世界。

■走入社區

放下心中磚頭 共築紀念碑

「世界有不少問題,都與孤獨有關,但在學習瑜伽後,我開始學習走入社群。」除了結合靈性的設計,Martijn亦有不少走入社區的作品。如開設期間限定廚餘餐廳Rest,一字三義地代表餐廳、剩食及休息。他亦曾推出遊走荷蘭四大城巿的Neighbourhood Shop(圖1),來改善鄰里之間的關係。「很多小城巿的鄰里關係也很好,因為人口密度低,促進了人們互相了解。但大城巿則相反,很多時文化及生活背景差異較大,加上少溝通,讓人產生不少生活摩擦。」流動商店Neighbourhood Shop內所賣的,都是希望能改善鄰里溝通的小物,林林總總,有祝賀對方的,亦有半投訴半改善現况的禮品,如附有氣墊以減低噪音的起居拖鞋,又或是為鄰居澆水的特色水壺,都是改善鄰里關係的滑潤劑。另一個作品,則是建立社區凝聚力的作品Giant Monument。Martijn於荷蘭城巿Leeuwarden找來33個無家可歸的人,運送附有請柬的45,000塊磚頭給當地居民,邀請他們裝飾自己的磚頭,並隨意放下,組合成一個自製城巿紀念碑,貫徹他改善人倫關係、減少孤獨,從而讓人身心健全的設計哲學。

文:Dawn Hung(www.sedimento.co

圖:Dawn Hung、部分圖片由Circus Engelbregt提供

編輯:王翠麗

電郵:[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