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乳抗癌 更抗人言可畏 鑽的創辦人卸下工作學自愛

【明報專訊】「去年我右邊乳房被確診有良性腫瘤,化驗後醫生話下一個stage(階段)好可能係cancer(癌)。」命運這齣連續劇,彷彿早埋伏線,「到今年8月,我冲涼時發現自己乳頭凹陷和腫脹」,乳房檢查報告揭盅,「我被確診第三期乳癌」。

梁淑儀(Doris)2009年離開有線新聞,2010年創辦社企「鑽的」,鎂光燈下,其身影長髮飄飄,以「成功女性」姿態穿梭衣香鬢影的場合。事業一帆風順之時,命運給她開了個玩笑,要她卸下工作,接受化療,下月初更要切除乳房。

Doris體內癌細胞的「病灶位」在乳頭正中間,全乳切除要包括乳頭,縱有「少少不捨」,但健康要緊,「無辦法啦,(乳房)都無得留低」。她雲淡風輕般吐出這番話,但她深知並非人人有這自信面對「閒言閒語」,慨嘆「人言可畏」,希望「啲人提升下思想層次,不要(將乳房)停留喺黃色笑話嘅層面」。

文:許芳文

友人笑言不如變E cup

乳房是女性性徵,不少人看重。Doris在facebook分享術前化療令腫瘤完全消失,並展示乳房橫切面掃描圖片,結果一名女性朋友向Doris發信息:「建議你做E cup。」她本想為同路人帶來希望,但重建乳房卻被視為「升cup」機會。

「就係因為一般人比較流於表面,唔認識乳癌下攞嚟當笑話,唔係咁認真去對待。」她意識到這並非個別人看法,而是與社會氛圍息息相關,「好多電影電視講嘅嘢都好表面呀,講個女人都胸大胸細,我又唔怪得咁多人嘅,但係當我自己都係一個乳癌患者,又睇番下啲(乳癌)數字、現象,我覺得要快啲提升吓健康層次」。

fb公開病情取回話語權

Doris坦然在facebook公開自己將切除乳房,「人哋點睇你唔重要,最緊要有自信、做自己」。然而,她知道不少乳癌患者仍活在閒言閒語的陰霾下,「啲人會講『哦!你冇咗個胸』、『變咗唔係女人啦』、『平胸啦』、『你老公唔要你啦』、『做咗衰嘢』,病人無咗話語權,我諗10個有8個都有壓力」。她又說曾有乳癌病人不堪壓力墮樓身亡,慨嘆「人言可畏」,「真係唔該你nice啲啦」。

她語氣堅定地勉勵同路人:「有病唔係錯,唔係詛咒,係上天畀message(信息)你要惜多啲自己。」

為自己「重建」乳房 繼續貪靚

Doris為人爽快,但面對是否重建乳房,她還是有一絲猶豫。「我初初都係傾向重建(乳房),因為我好想盡量回復以前一樣,不想好大分別」,蒐集資料後始知手術相對「複雜」,要抽取肚腩的脂肪,她自言是「大笑姑婆」,擔心傷口會影響彎腰、大笑及做瑜伽。她鼓起勇氣向腫瘤科醫生說不打算重建,誰知惹來驚訝,「醫生話『你唔重建,你著衫會唔開心呀第時』,跟住呢一句,我又有少少退後,點解一個男醫生會咁知呢樣嘢,同咁關心我呢樣嘢嘅?」

好奇心驅使下,她再向朋友打探,一名已切除一邊乳房的女士表面安然無恙,更在通訊群組表明「不介意」、「老公都接受」,但原來她仍耿耿於懷,一心等待重建,「佢切咗一邊(乳房)之後係好唔開心,不單止條疤痕,仲有唔平衡,覺得自己冇咗一種自己女性嘅感覺」。朋友的經歷令她驚醒,「呢樣嘢對於我來講都幾恐怖,我係屬於相對貪靚、相對鍾意打扮嘅人,相對鍾意買唔同bra(胸圍)嘅人」。這堅定了她重建乳房的決心,日後毋須再擔心穿著限制,「我可以繼續好似以前咁揀我鍾意嘅bra,揀我鍾意嘅衫」。

工作狂覺悟提點友人休息

Doris離開傳媒行業後創辦「鑽的」幫助輪椅人士出行,公關、文宣、掙錢等工作一手包辦,24小時候命工作,甚至周六會「心掛掛」回辦公室洗廁所,「個心其實沒有放過假」。面對掌聲,她形容為「成就感毒藥」,「我唔係要享受很多光環,而係呢件事實實在在幫緊人,我有能力點解唔做呢?但係直至你病嗰一刻,你唔停低,你唔會覺得自己over-mothering(過度操心)」。

突如其來的疾病改寫Doris的劇本,啟發她要照顧好自己的身體,答應自己未來要放下獨力為「鑽的」掙錢的角色。她亦不忘提點身邊人,「有時我見到facebook朋友話『應承自己今年減工作量但都做不到』,我就會話『不要讓疾病來煞停你,保重啦』,我𠵱家好有資格講呢番說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