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認知障礙症】評估簡單快捷 十多分鐘完成 蒙特利爾揪出早期認知障礙

【明報專訊】美國總統特朗普行徑獨特,早前有傳媒便指出,他演講時經常口窒窒,動作又似小朋友,懷疑患有認知障礙症。特朗普一如以往即時還擊,並特別在驗身時要求加入蒙特利爾認知評估(Montreal Cognitive Assessment,MoCA),最後取得滿分成績,打破外間懷疑。

蒙特利爾認知評估是什麼?如何評估?又是否百分百準確?

滿70歲一成中招 40歲可現徵狀

認知障礙症(Dementia),主要是腦細胞因病變而急劇退化甚至死亡,從而影響患者的腦功能,逐漸喪失記憶力、語言能力、視覺空間判斷力等。根據香港衛生署2009年的調查數字,香港滿70歲長者中,一成患上認知障礙症。雖然現時未有藥物可以令病情逆轉,不過中大醫學院莫慶堯醫學教授,內科及藥物治療學系腦神經科主任莫仲棠表示,可透過藥物及非藥物治療,如認知刺激訓練、日常生活技能訓練、體力運動等,延遲病情惡化。

認知障礙症有不同種類,當中以阿爾茲海默症(Alzheimer’s disease)佔大多數,香港逾半的認知障礙症患者屬於這類別。患者腦部神經元累積過量的澱粉樣蛋白,導致腦細胞逐漸死亡,雖然主要出現於長者身上,但有個案於40歲已出現徵狀。莫仲棠表示,若懷疑對方有認知障礙症,首先可從日常行為中了解對方是純粹無記性抑或是記憶力衰退,第二步可做測試,通過「蒙特利爾認知評估」,經醫生評估後,再決定下一步檢查。

情緒影響準確度 及格分數視乎年齡學歷

莫仲棠指此評估方法於1996年由Ziad Nasreddine設計,10年前引入香港,翻譯成中文版,獲醫院管理局承認為客觀的測量方法。測試範圍包括:專注力、執行能力、記憶力、語言能力、視覺構建技巧、抽象概念及定位等,可篩選出輕度認知障礙症患者。他說評估過程簡單快捷,約十多分鐘可完成,醫護人員、職業治療師或社工經相關訓練後,也可為長者做評估。「若可廣泛應用,就可以像量血壓般普及,令更多懷疑個案盡快接受評估,及早跟進病情。」

不過,由於蒙特利爾認知評估較為簡單,所以準確度會受其他因素影響。莫仲棠舉例說,有一個70歲老翁因中風入院,接受評估後不及格,跟進個案時從病人兒子口中了解到老翁本身都不醒目,再檢查後發現老翁在中風前後的記憶力等各方面都沒有變差,未能證實是認知障礙症。「另外有一個45歲情緒病患者,初次評估時成績很低,其後發現她只是因為嚴重抑鬱症導致無心回答,並非患有認知障礙症。」

評估所設定的及格分數因人而異,莫仲棠說會因應測試者的年齡及學歷調整,若學歷較高或較年輕,及格分數會設定得較高,因為他們有可能早已從其他途徑取得評估問題,預先有準備,即使有早期徵狀也可以取得高分。以本港為例,評估滿分為30分,而65歲有大學學歷者,23分以下為不及格;80歲以上而學歷少於6年者,低於13分才算不及格。若無法通過評估,便需要由醫生跟進。

認知刺激、日常生活技能訓練治療

一旦懷疑患上認知障礙症,就需作進一步檢查找出成因。現時引發認知障礙症的主要成因,包括阿爾茲海默症、血管性認知障礙症、額顳葉認知障礙症、路易氏體病變,這些成因可透過了解病歷、臨牀評估及運用儀器檢查出來。莫仲棠說,一般會先做腦部電腦掃描(CT scan)或磁力共振(MRI),了解腦內掌管短暫記憶的海馬體有否萎縮。如屬早期阿爾茲海默症患者,海馬體未必萎縮,醫生會考慮做腦部正電子掃描(PET scan),觀察腦部細胞的代謝活躍程度,以及找出導致阿爾茲海默症的不正常蛋白質澱粉樣蛋白,確定病因。

及早確診,有助控制病情。除了以藥物延緩腦部退化及紓緩相關的行為及情緒問題,非藥物治療如認知刺激訓練、日常生活技能訓練、體力運動等,亦有助延緩病情惡化。10多年前曾有研究以吊針將藥物注射入後期阿爾茲海默症患者體內,但發現成效不大,現時的前瞻性研究已轉而於初期患者身上,一個月一次,希望清除澱粉樣蛋白,結果有待觀察。而透過健康飲食、不煙不酒、控制血壓血糖、正常社交活動、腦筋遊戲、運動及愉快心情等,均有助預防認知障礙症。

陪外傭做家務更醒腦

東華三院渣打香港150週年慈善基金長者智晴坊主任李卓穎表示,不少長者抗拒接受自己患有認知障礙症,想帶他們求醫或見社工不易。「別令長者認為他們一定有病,可先游說他們做記憶力測試,鼓勵他們接受評估。」她指出愈早發現,對患者及家人也愈有利,「及早處理,可減慢病情惡化,有助減輕家人照顧壓力之外,也可讓家人有較長時間適應患者的改變」。很多家人面對患者的徵狀時,會感到挫折無助,甚至發脾氣,但李卓穎強調家人要明白患者的處境,沒記性並非故意搗蛋,要學懂控制脾氣,「而且長期責罵患者,他也未必記得,只會令他對你留下不好印象,破壞雙方感情」。

李卓穎說家人可向專門處理認知障礙症的社福機構求助,為患者設計合適的遊戲訓練。惟她不諱言大多數機構服務須輪候,以長者智晴坊為例,輪候時間約為3個月。而由關愛基金資助的智友醫社同行計劃,亦會安排患者接受相關訓練,但屬短期性質服務。

雖然未必得到即時協助,但李卓穎說家人可自行和患者玩遊戲,例如搭港鐵時問他們「我們要在哪個站下車?哪個站轉車?」等,多動腦筋,減慢病情惡化。另外,不少家人會聘請外傭照顧患者,「這想法看似合理,但其實外傭為患者打點一切生活,反而令患者無機會動腦筋」。最理想做法是鼓勵患者協助外傭做家務,可以說「外傭不懂做,不如你教她點做」,令患者多動腦筋及多活動。

長者智晴坊出版的書籍《認知障礙症。生活攻略》,有助照顧者認識此病,並協助他們為患者持續地做認知訓練。

文:許朝茵

圖:受訪者提供、路透社

統籌:鄭寶華

編輯:梁小玲

電郵:[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