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生有杏:院長醫生周記(82)歲月神偷

上星期四是女兒中學畢業的大日子,當天我不斷提醒自己要準時離開醫院,早點到典禮場地。因為觀禮的座位是先到先得,我很希望找到個好一點的位置。

擔任醫學院院長以來,我經常以主禮嘉賓的身分出席中學畢業典禮,坐在台上「居高臨下」地看着一張張興奮的面孔,手機總是不停地向着台上的嘉賓及學生閃個不停。當天我卻第一次以家長身分坐在台下,自己拿着手機不停地向台上拍照。易地而處,角色轉換,才真正地感受到家長的心情。

等了良久,好不容易才見到一班穿著禮袍的畢業生魚貫入埸。望穿秋水,我終於在人群中找到自己女兒的蹤影。歲月,是一個不折不扣的神偷。何時它把那個「親親daddy」的小女孩掉包了?此刻站在台上的竟然是一位亭亭玉立的少女,彷彿我好像忘記了這些年,女兒已漸漸長大,她不再是那個貪吃粢飯的小孩子了。只是自己還停留在那些美好的時光,不住緬懷女兒小時候常常倚在身旁的片段……

歲月不知不覺地把我的孩子偷走了。

因工作犧牲親子時間

工作是歲月的幫兇,過往十多年我經常埋首工作,下班只不過是把辦公室搬回家。我也是飛機場的常客,一年有三分之一的時間在天空中或異鄉度過。公幹的日子往往落在周末及假期,不少個中秋都不能人月兩團圓。孩子成長的階段被工作不斷地侵蝕。在我腦海中,那些年有不少空白的日子,任憑我多努力尋索,也只剩下依稀模糊的印象。

跟別的盜賊不一樣,歲月不會和我做交易,多少贖金也不能夠把「親親daddy的小女兒」換回來。有一位前輩說得很好:「我們往往因為工作而犧牲孩子最需要我們的時候,他朝一日我們事業有成,但孩子已經不再需要我們了,所留下來的,只是過眼雲煙的成就和孩子的背影。」

曾經讀過龍應台在《目送》的一篇文章:「我慢慢地、慢慢地了解到,所謂父女母子一場,只不過意味着,你和他的緣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斷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漸行漸遠。你站在小路的這一端,看着他逐漸消失在小路轉彎的地方,而且,他用背影默默地告訴你,不用追。」

看着台上的女兒,心裏百感交集。彷彿她已漸行漸遠,不再需要daddy為他買粢飯;而我,也只有站在這個原有的位置上,遠遠地、用心地看着她,努力地記住這刻與女兒交匯的時光。

作者簡介:教學生、醫病人、做研究,中文大學醫學院院長陳家亮親筆分享杏林大小事

文:陳家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