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了解肺癌】混合治療新方案 肺癌四期 未必是盡頭

寡轉移——混合治療:化療+高劑量放射治療

過去被診斷第四期肺癌,病人像被判死刑,醫生亦無計可施。化療及放射治療以紓緩為主,並不能阻止病情進一步變化,尤其是轉移病灶在肺的患者。

今時今日,第四期肺癌未必是晚期。治療最新發展,不論在病理上的基因研究,以及新的藥物及放射治療,都為患者帶來新的希望。

■個案

肺癌轉移淋巴+胸腔

年輕時的王先生是煙民一族,自從2016年確診第二期肺癌,接受左邊肺葉切除手術後,便乖乖的戒了煙。病理報告顯示他患的是肺腺瘤,醫生認為復發風險高,建議他接受混合性化療。王先生聽從建議,總共接受了4個療程。自從得了病,王先生很留意身體狀况,在一次常規覆診時,心胸肺外科主診醫生在X光造影上雖然未見異常,但由於血液檢查的癌胚抗原指數(CEA)上升了10倍有多,於是安排王先生做正電子掃描檢查(PET scan)。結果顯示,胸腔有一個約3厘米的腫瘤,另外左邊鎖骨上及腋下的淋巴,也受到影響而有不正常的SUV(Standard Uptake Value)數值,代表腫瘤可能出現轉移。

王先生在診所內聽到報告後,下定決心要戰勝病魔。他在求診前做了功課,知道肺癌有一類稱為「有限度轉移」(Oligometastasis,又稱寡轉移),即轉移腫瘤數目等於或少於5個,又或其中一個器官腫瘤數目不多過3個,就可考慮進取一點的治療方案。因為病灶全都是淋巴轉移(胸腔、頸及腋下),可先接受藥物治療方案,再評估高劑量放射治療的可能性。

混合化療減藥費負擔

另一方面,我亦安排王先生接受針對的基因檢查,顯示EGFR、ALK和ROS1基因沒有突變;而由於PD-L1蛋白指數高於50%,經過詳細的討論後,我建議他以免疫治療為治療的新方向。王先生明白長期抗癌路上,自費藥物的負擔不輕,最後決定先用第3代混合化療。完成4個療程後,正電子掃描顯示胸腔淋巴腫瘤縮小至1.7cm,其他病灶也縮小並變成不活躍。接着,他接受了高劑量的立體定位放射治療5次,以及7個療程的化療。治療後,CEA癌胚抗原指數已經下降至單位數(正常數值低於5)。

整個治療過程中,王先生非常樂觀面對,除了一次呼吸道感染,從不需要住院,過程中亦一貫的和我們團隊們說笑,生活如常,並多次毫不猶豫地答應擔任臨牀教學的對象。王先生下星期會再看掃描的成績表報告,衷心希望成績理想。

「寡轉移」適合切除治療

在第四期或復發性的肺癌中,有一類別是有限度(5個或以下)的病灶,稱為「寡轉移」。多個研究報告顯示,寡轉移的治療前景相對樂觀,未必如多處轉移的情况一樣困難,如能接受局部治療,例如手術切除,治療前景會比較理想;反之,化療只能紓緩,並不能根治問題,並且往往引致更多副作用,影響生活質素。

在單一位置的肺部轉移,大型的醫學研究已證明有超過4000名患者(多於80%)能成功接受根治性的切除手術,五年存活率高於30%,數字理想。惟因轉移位置、年齡、身體狀况等因素,不是人人都適合做手術。

立體定位放射治療(Stereotactic Body Radiotherapy,簡稱SBRT),是以高劑量輻射及腫瘤活動範圍追蹤技術,精準地殺死癌細胞,達到最佳治療效果。此技術在初期原發性肺癌,以及復發性寡轉移的病者上,均有理想的局部控制及存活率數據。

基因檢查結合化療

隨着新的醫學研究報告發表,基因突變檢查在肺癌治療中已經是不可缺少的一環。EGFR及ALK突變已經有FDA認可的一線治療方案,其他的基因例如ROS1及BRAF,亦有最新的病理科指引,支持安排適合的病人接受化驗。免疫治療相關的PD-L1檢查,能給患者評估免疫治療的成效比重,而無論是一線、二線治療方案,以及配合化療,甚至是放射治療後的病人,也有很多新的突破。

綜合治療方案在肺癌患者的治療道路中,最理想是和各科醫生做一個綜合評估,為病人制定最理想的治療方案。

文:張天怡(香港大學臨牀腫瘤學系臨牀助理教授)

編輯:王翠麗

電郵:[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