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樹木做朋友 為何要排擠我?

【明報專訊】很久沒有看電視劇,近來對一齣關於外科醫生的電視劇甚感興趣。有別於一般同類型的故事,主角是一名在學術上有超乎常人的能力,並同時是患有自閉症譜系的年輕醫生。我一面看,腦海中不期然浮現起一張張熟悉的面孔,一個個熟悉的故事……

熹熹第一次踏進我的辦公室時是個高中學生。那時的他怎麼看也不像一個中學生,談吐和行為都比同班同學幼稚,還陶醉於一些同學們都認為是小學生才會看的書籍及興趣。他跟同學沒有共同話題,所以在學校沒有朋友。熹熹十分喜愛學習,在校內成績名列前茅,同學們都嘲笑他是個行為幼稚的書呆子,也經常取笑他的行為、喜好和說話的聲線,熹熹為此感到十分難受。

「小學雞」高材生 被同學嘲笑

從小到大,熹熹對植物都有種莫名其妙的喜愛。學校的操場長了很多不同類型的樹木,它們就成為了熹熹的朋友。每天上課前、小息和午飯後,熹熹總是忙着跟這些「朋友」相聚,細心記錄「朋友」的特徵,然後回家上網深入研究它們的「喜好」。熹熹跟別人的話題都離不開植物,不過,只得家人會敷衍回答他,其他人都談不上兩句。他跟我見面的時候,也會樂此不疲地說個不停,我從中也學到不少這方面的知識。

熹熹是個心地善良的孩子,口直心快,沒有半點計算別人的心。從小到大,他經常被同齡孩子拒絕、嘲笑和排擠,但他從來沒有想過去報復,只是默默承受,也可能根本沒有人會挺身而出,幫他解圍。他對我說有時感到很孤單,也不明白為何其他人不喜歡他。熹熹知道自己跟其他同學在性格和喜好上有所不同,但他問我:「是否就是因為大家不同,所以我們不能成為朋友?」看着他一臉無奈,我也有點難過。

發揮興趣 英國升學成植物博士

後來,熹熹以近乎狀元的成績考進英國一所著名大學,修讀植物學研究,並以一級榮譽學位畢業。由於他的成績超卓,大學接受他直接升讀博士學位,並在大學完成博士後研究。

這天再見到熹熹,不再是以前那個一臉無奈的孩子,已經「長大」成為熹熹博士,但臉上那份稚氣仍然可見。他跟我分享他的植物研究之餘,還告訴我這些年來的生活。他朋友仍然不多,但對他表面上「兇狠」的人少了。當他回想起以往在中小學時的生活,我看到他臉上仍帶着以往那份無奈;他說如果有多些人明白和接納他們的「不同」,就可令這些無辜的人少受一點心理創傷。

香港融合教育半桶水

誠然,患有自閉症譜系這種發展障礙的孩子,在生活、人際關係上面對的種種困難,例如被人標籤為奇怪、幼稚、不識時務等,往往導致他們被排擠、嘲笑甚至欺凌。他們實在是很無辜的一群,莫非只是因為他們那種沒有選擇的「不同」,就要面對這些對待?像熹熹這種算是克服過來的人其實不多,社會上有更多是被踐踏至身心受創,最後選擇「隱世」的自閉症患者。

本地一直推行的融合教育,往往只是將不同的孩子「容」合(納集)在一起,很少有系統地教導學生明白患有不同發展障礙,例如專注力不足/過度活躍症和自閉症譜系的同學所面對的困難和他們的需要,教導他們以包容和尊重的態度跟這些孩子相處;同時也要教導這些患有發展障礙的孩子明白和接納自己的「不同」,學習有效的社交技巧,表達自己。試問如果所有人都離棄他們,這些孩子又怎能學習到與人相處呢?所以要教育、接受訓練的,不止是這些患有發展障礙的孩子,還有他們身邊的所有人,以至整個社會,都要學習和明白怎樣跟自己不同的人相處。

看着這齣電視劇集,我心裏祝福着每一個我曾經見過的孩子,希望他們也像男主角一樣排除萬難,最後令其他人對自己刮目相看。

文:陳穎儀(臨牀心理學家)

編輯:梁小玲

電郵:[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