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醫治療】胡途中西:結合醫學中心朝行晚拆

【明報專訊】美國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UCLA)東西方結合醫學主任許家傑教授,是中西醫結合醫學的權威。早在1993年,他已經萌生建立結合醫學診所的念頭,以「病人為本」為依據,把結合醫學的研究結果應用於臨牀之上,既可收集更多臨牀數據以作分析,也可幫助那些欲在西醫以外尋求出路的病人。

可是,當時美國醫學界對結合醫學的認識及信心不足,再加上正值美國經濟下滑,故此醫學院對投放資源於結合醫學上顯得猶豫及謹慎。經過許教授的多番努力,終獲醫學院撥出地方資源,讓結合醫學中心與腎臟及心臟移植中心共用診所,並以自負盈虧的模式運作。

針灸止痛代替倚賴嗎啡

如是者,醫學中心每星期開診三天半,每次結合醫學中心休息後,便得把診所空間還原給腎臟及心臟移植中心,連用作推拿的病牀也得摺疊起來。這個「朝行晚拆」的場景令我不禁想起香港舊式排檔的經營情景——檔主每天早上搭架擺檔,晚上打烊後則把排架拆除,經營環境並不理想。

在如此情况下,結合醫學中心還是做出成績來,由當初的「半間」診所發展成三間具規模的獨立醫學中心。以整體觀的概念,評估病患,強調身心靈、社會與自然環境之間的關聯與平衡,提供病患全方位的醫療保健服務,其中結合針灸的鎮痛與減壓治療更成為中心的服務重點。由於美國是處方嗎啡類止痛藥物使用量最大的國家,不少患者更因長期服用嗎啡類藥物而出現便秘,甚至死亡,需另覓方法解決。美國權威醫學會已提出,透過針灸止痛正好為長期倚賴嗎啡類止痛藥物的患者提供非藥物治療,是不少各種慢性痛症患者的首選。

與美國相比,香港對中西醫結合治療的認識及接受程度較高,但建立結合醫學診所並非易事,亦需要跟其他醫療項目爭取資源,及力求達至收支平衡。故此,不少結合醫學中心也會選擇一些既普遍、同時亦在中西醫結合治療上擁有優勢等疾病範疇作試點,如中風復康、糖尿病併發症、皮膚病及婦科疾病等,冀望可以在大眾及業界之內建立更多口碑及信心。

另一個美國與香港結合醫學界正同時面對的難題,便是缺乏擁有中西醫結合治療經驗的人才,應付日益增加的臨牀需要及推動相關研究。儘管這可能拖慢中西醫結合的發展,但從正面角度看待,正正由於中西醫結合治療的效果得大家認同,所以才有殷切的需求。我相信,這樣一個充滿生命力的醫學項目,對所有有志濟世為懷,或渴望在醫學開拓一個新領域的人才均具有吸引力,願意投身成為推動中西醫結合發展的一員。

文:胡志遠(香港中文大學醫學院香港中西醫結合醫學研究所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