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言自得:也談「hea」

【明報專訊】小時家裏有位看着我長大的老人家,每逢我們小孩子辦事不力,不管是學校功課或家務,只要她不愜意,總愛罵我們「見身郁唔見米白」。這是她的口頭禪,眼下年輕人可能大多不解其意,卻是很「本土」的廣東俗諺﹕以前每家每戶都要舂米,把糙米舂細成為白米才可食用。如果有人在舂米時看似盡力,但所舂的米卻遲遲不轉白,這個人要不就在裝模作樣,要不就是工作效率奇差。

在醫院工作,尤其是分秒必爭的新生兒深切治療部(NlCU),同事都討厭那些「見身郁唔見米白」的駐院醫生,尤其是那些表面扮忙碌,上司面前更顯得特別賣力,內裏卻經常躲在一旁偷懶,下班時留下一大堆未完成工作,要接班的當值醫生徹夜接力的「人辦」。反而那些因為能力所限,整天拼命工作也成效不彰,未能完成任務的同事,他們有心無力、大家都會寄予同情,對他們也不怎樣憎惡。

扮忙、凡事管的上司最討厭

駐院醫生如是,負責行政指揮的NlCU主管級醫生又如何?許多醫護同事最怕的應該是那些「講就天下無敵、做就自以為有力」,而且事事要管,雞毛蒜皮小事也不放過的「微觀管理者」(micromanager)上司。這種人的特質,是自戀兼看不起也信不過別人,以為整個團隊都能力不逮,只有自己才是精英,要事事過問、事事插手。對下屬連起碼的信任也欠奉,更不用說欣賞了。這樣的人,許多時還會患了「有功自己要、有過下屬孭」的併發症。下屬有這樣的上司,自然不會死心塌地為他賣命。加上動輒得咎,多抱「不做不錯、多做多錯」的心態。上司提出的餿主意,下屬明知行不通,甚至有機會鬧出禍事,也懶得提出異議。醫療團隊這樣運作,最終是害苦了病人。

另外一種人見人怕的主管醫生,是「過度活躍型」那一類。他們一般都是工作狂,整天守候在深切治療部,不是翻看這個病人的排板,便是觀察那個病人的監察儀和呼吸機。要是他們旨在關心病人的情况那還罷了,可是他們的動機,似乎是找藉口改動病人的治療方案,讓他們有事可做。例如病人的氧氣指標有輕微徧差,正常做法是先觀察病人情况,憑臨牀經驗評估是否正常生理狀態,還是真的病况加劇,然後評估是否需要進一步檢驗和治療。可是那些「過度活躍」的主管,往往不多加思索便下達命令,為病人進行一大堆的檢驗,更改呼吸機輸出,加重藥物治療等。也不考慮這些檢查和治療是否需要,對病人是否未見其利,先見其害。他們在NlCU整天為每個病人改這改那,令團隊疲於奔命,病人也可能身受其害。

「hea」得有成績 實是好主管

我認識最好的主管,都是能夠和下屬互信互重,有功歸於團隊,有禍我自擔當。辦事態度是淡定從容、處變不驚;就像鴨子划水,水下雙蹼馬不停蹄,運籌帷幄,水面之上狀甚悠閒,不會令和他工作的人精神緊張。春秋時晉國和楚國打仗,楚國大夫子重問晉國使臣晉軍有何厲害之處,使臣答﹕第一是「整」(軍隊整齊有序);第二是「暇」。「暇」即是看來悠閒,從容不迫,字音字義都和潮語「hea」有點相似。看來做領袖,只要有成績,說他「hea」應該是讚譽之詞。

作者簡介:中大副校長,兒科專科醫生,專研新生嬰兒問題,論盡奇難雜症,月旦醫護界二三事

文﹕霍泰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