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代精神:恐怖優先座

【明報專訊】乘搭港鐵已成為了大部分香港人每天的習慣。甫走進車廂,總會看到那大型紅色標示下的「優先座」。本來這措施好比長者乘車優惠,推動社會禮讓文化,乃作為大企業應當肩負起的社會責任。然而,有時即使車廂多擁擠,仍屢見有丟空的優先座。

懸空優先座如捕獸器

港鐵把座位定名為優先座(Priority seat),意思是當遇到老弱婦孺等有需要的人士,應當給予優先使用。但現實裏,這個「優先使用」卻變成了「僅供使用」。乍看今天社會,瀰漫着一種「道德被迫害妄想症」,一旦體魄健全的人坐上了優先座,就得備受道德譴責。輕則被藐視或當眾指罵,嚴重者或許會被拍片放到網上公審。

仗靠恫嚇而換來的道德,其實是一種妄想,一種偏執。這種虛偽的禮儀本身沒令人變得更美好,而只是陷入害怕被指摘的消極恐懼。表面上是天經地義的讓座行為,說穿了只是很多人因為害怕責難與懲罰,進而寧願採取被動式放棄。究竟是道德開始淪亡,抑或是因為手機所賦予個人的權力過大,讓每個人都隨便成為判官,確實值得深思。而面對有座位沒人坐,更可怕的是伴隨而來對人性黑暗面的聯想:我不去坐,便不會被看成是自私;但我自己得不到的,別人也可別奢想佔有;甚或是,把那懸空的座位看成捕獸器,等待下一個社會敗類的出現;然後就可以在潛意識中保衛自尊,貶低對方來抬高自己,認為這社會充斥着沒文化的人,自己是僅有保留有優良傳統的極少數……

設立優先座是種悲哀

誠然,從消極的角度看,優先座的設立實在是種悲哀,就像是一種控訴,我們的社會裏關愛着實非常匱乏。在個人主義抬頭的今天,見識過列車開門的一刻互相廝殺爭位的盛况,便明白每個人只計較付了一樣的車資,能否換來均等甚至超值的權利,亦唯有靠明確標記作溫馨提示,才能保護弱小。

一個真正有道德的社會,就算車廂內不特別劃定優先座,大家亦應該自動自覺,讓座予有需要人士。若每個香港人都有體諒別人的胸襟,相信坐着的那位比自己更需要座位——那怕是懷了寶寶數星期,新穿的鞋子夾腳,又或只是一刻的疲累,只是從外表看不出而已;而當自己真正有需要時,更能有向別人提出要求讓座的那份信任,深信對方會理所當然地體諒,這樣的社會才會有真正的關愛,世界才會變得和諧共融。

文:傅子健(精神科專科醫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