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人醫事:動物的病理科醫生

【明報專訊】我現在工作的化驗室,偶然會接收動物的身體組織做病理分析。那次我收到一個「海豚食道黏膜」的活檢組織,起初十分惶恐﹕自己未曾受過獸醫訓練,如何懂得?但是我翻閱獸醫書本和研究報告,再在顯微鏡下細看之後,很快就有頭緒了。

原來動物身體的細胞組織,跟人類十分相似,幾乎可說是一模一樣!組織同樣是分為上皮、結締、肌肉、神經等幾大類;細胞的排列雖然有些分別,但每個的構造、外貌、大小,以及在各個內臟擔任的職責,卻與人體病理學大同小異。我看了十多年人類病理,第一次看動物的顯微結構,感覺是既新鮮又熟悉。

全港僅兩三人 收生較醫科嚴

像我這般,做(人類的)病理科醫生本就屬於少數,做動物的病理科醫生更是少之又少,據說全香港就只有兩三個,其中一位是我的朋友。她先在英國的大學修讀獸醫課程,成為正式獸醫後再進修病理學專科,解剖了許多動物,學習天下各種鳥獸魚類的疾病原理,花了十多年才滿師畢業。

大學收錄獸醫學生,一向比收錄醫學生嚴格,因此專門病理學的獸醫更是精英中的精英,道路漫長而孤單;若非對動物及醫學擁有無盡的熱情和理想,是很難堅持下去的。

是什麼讓人類如此不同?

我發現動物和人類的細胞構造如出一轍,便衍生了下一個疑問﹕究竟是什麼,令人和動物如此不同?兩者最大的分別,是人類會使用工具去改善自己的生活﹕火、耕種、織布、房屋、金屬、電器、語言和文字;而動物經過千萬年的進化,卻仍然是動物。同樣的細胞,同樣的碳、水和物質構築,是哪裏造成這個差異呢?還是,其實我們是地球的「外來者」,無論做些什麼,都注定要破壞這個星球的生態平衡?

作者簡介:病理科專科醫生,工作上接觸死亡,故更珍惜生命的善與美

文:許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