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徹中西:中醫西醫齊向前

【明報專訊】近日,很多人談及中醫院,事緣香港政府已確立興建中醫院,並以中醫主導,中西醫協作的模式運作。在這方面,部分中醫師顧慮有機會出現中不中、西不西的現象。其實在香港,中醫及西醫是兩個行業,清楚分距,所以沒有這擔心的必要。我們可以理解,有些中醫師可能擔心到中、西醫齊集共同處理病症時,會把中醫的醫理打亂了。但從另外一個角度來看,為了病人的好處,作為醫生或醫師,不能將好的東西留着不用來幫人,應該為病人找出及提供不論是中醫或西醫但總是最好的治理。 強化中醫 西醫方法學整理 身為中國人,當然希望中醫學術發展強大,中醫對於救治病人的確有很大的能力。與此同時,西醫在治理病人的長處亦已確立,這是不容置疑的事實。我在香港中西醫結合醫學會經常說,我們目標中重要的是強化中醫,並利用西醫方法學整理,使中醫更進一步。 在今年3月,我們舉辦了一連兩天的中西醫研討大會,主題是「結合醫學前沿——臨牀挑戰與路向」,座談會於星期六的特別醫學工作坊,就幾個特定的病種邀請西醫專家及中醫專家,一起講述疾病治理的挑戰,更在現場提出一些病例,與在場中醫及西醫一起討論及了解可行的治理方法;並如何使用互相可取可補的形式,將中、西醫治療的好處配合發揮出來,得到在場的中醫、西醫贊同。 方便病人中西醫雙管齊下 香港的病人在治療疾病的時間,會遇到很多困難。當然病人可選擇只看中醫或西醫其中一方,但病情比較複雜的,會同時找中醫及西醫治理,常見輾轉尋覓,在中醫西醫之間不明朗的亂轉,枉費了很多時間和資源。如何讓病人找到治療的簡單直接合適路徑,實在是我們中西醫療界應有的責任。 當日的大會上,我亦介紹了中西醫結合的可行性,借用一些例子使各方明白,只要擁有中醫及西醫的知識,相加智慧,治理的成效更為簡單及顯著。那日,更再用些病例表現出,操作可以只用內服藥,毋須外部治療而達到之前意想不到的治療效果轉變,是靠着中西醫基礎深入研究重新擴展理解到的智慧,希望西醫中醫明白及真正了解可行的辦法及選擇。 總之,在香港這個有高度國際醫療水準的地方,實在不願見到因中醫與西醫的溝通不足而引起市民的治療困難。總要,把人的健康放在第一位,找到國際級的醫療方法,把中西醫放在最好的地方聯手,讓其他國家看好。 文:余秋良(香港醫學專科學院院士、浸會大學中醫藥學院榮譽教授) 詳細內容

現代中醫:香港難建純中醫醫院

【明報專訊】自2014年政府計劃興建本港首家中醫院以來,中醫業界不同團體對醫院的運營模式發表了各種意見。總結這些觀點,大體分為兩種。一種意見主張以中西醫結合的形式來運營,認為在中醫院中保留一定力量的西醫成分,可為病人提供更全面和安全的醫療服務;另一種則主張建立一所純中醫性質的醫院,為住院病人提供名副其實的傳統中醫藥服務。持這種觀點以「香港前線中醫聯盟」為代表,主要成員為本港中醫院校畢業的年輕中醫師,代表中醫業界的新生代。他們立場鮮明地反對中西醫結合模式,認為用之來運營中醫院,有可能令中醫受排擠,最終出現有中醫之名而無中醫之實的「偽中醫院」。 患者療效比中醫自尊重要 那麼,何種醫療方式更適合在香港醫療環境下的首間中醫院裏運作呢?筆者認為,應以該模式是否更有利於患者的治療效果,減少醫療事故的發生為根本考量點,而行業的自主和自尊應退而次之。 現行香港的醫療制度和法規,決定了香港中醫師不能運用西醫的診斷和治療手段。我們以一個情景劇來說明吧。話說一個年過古稀的老翁,因中風入住香港首間純中醫醫院,經註冊中醫師的精心治療後,中風徵狀的恢復十分滿意;然而就在住院期間,病人的舊患冠心病復發,出現嚴重的心肌梗塞,需要即時搶救,但由於該院為純中醫院,沒有西醫急救設備和人員,院方只好將患者送到附近的將軍澳醫院搶救。如果這樣的情景時常發生,不容置疑將會大大影響市民大眾對中醫院的信心,並必將嚴重影響中醫院的可持續發展。 急症救護是中醫軟肋 不可否認,在香港現有的醫療體制下,對急症的救護是中醫的軟肋和短板,因為中醫師不允許運用現代的急救手段,譬如化驗和影像檢查等診斷,更不能用藥物注射等快速起效的治療方法。因此,對住院病人突發事件的風險能否妥善處理,將是市民大眾對中醫院信心的一個重要因素。只有妥善管理好住院病人的突發醫療事件,才可讓中醫院的運營立於不敗之地。而在中醫為主體的醫療框架內引入西醫,尤其是急診服務,將可以解決因突發醫療情况所產生的潛在風險。香港首家中醫院應是以中醫為主體,西醫為輔助的醫療模式,合理性也就不言而喻了。 文:香港中文大學中醫學院署理院長 、註冊中醫師林志秀 詳細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