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性健康】靜觀.男人心:男人只有開心、唔開心?

【明報專訊】男士在小組之中,常被邀請去說明自己的情緒。意想不到的是,對男士來說,說出自己的感覺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在一個小組討論環節,邀請男士回想一些特定的場合和處境,請他們分享當時的感受、感覺和想法。發現男士在分享想法方面,很快便能表達自己對應當時處境的想法,可是當問及感覺、感受的時候,他們卻有點說不上來。最能說出的感受是「開心」、「唔開心」,其他的便說不上來。例如有些可能是憤怒的感覺,因為他們說感到需要深呼吸,但未能說出是憤怒,只歸入「唔開心」的範圍。在特定處境之中,男士未能準確掌握自己的感覺,很多時都說未發現身體有什麼特別感覺。 男士是不是理性得只有想法,沒有感受呢?其實事情並不是這樣,男士一樣有不同的感受和感覺,只是他們都忽略了,以致未能察覺。 靜坐練習 愈坐愈不耐煩 曾經在小組內做一個與困難共處的練習。很簡單,讓他們默默靜坐30分鐘。這30分鐘,沒有事情要做,只着他們專注呼吸,留意身體感覺。當處於一個完全靜下的環境,他們發現有很多不同的思緒飄浮出來,過去的記憶、未來的計劃等都會不由自主浮現出來。然後,他們發現身體有不同的感覺,例如本身有痛症的地方,疼痛的感覺會更強烈;停留在同 詳細內容

【男性健康】最佳男主角:兒子無睾丸?

【明報專訊】寶寶平安出生,父母固然歡天喜地,可是檢查之下,發現不妥……怎麼男嬰的睾丸不見了?切勿緊張,寶寶並非沒有睾丸,可能是有隱睾症 (Cryptorchidism, undescended testes),在初生男嬰中偶有發生,原因是在胎兒形成過程當中,隨着快要生產,正常情况下睾丸亦會從腹腔經腹股溝跌進陰囊。但部分情况下,這個程序沒有完成,尤以早產兒為甚,那麼出生時睾丸未「落袋」,便會繼續留在腹股溝或腹腔。 出生即檢查是否「落袋」 因此,每個男嬰甫出生,醫生都要檢查睾丸有否順利「落袋」,當中實在需要技巧,因為初生嬰兒的睾丸很小,較難摸得出來,天氣冷時睾丸亦會向上縮,很易誤以為未下降,醫生要先暖暖雙手才可檢查。如果睾丸於一歲後未跌進陰囊,便要跟進透過睾丸固定手術,將腹股溝的睾丸放回陰囊。 正常情况下,溫度高時,由於身體有熱量,睾丸會自然下垂,為着距離身體遠一點,避免過熱;相反,天冷則會向上移,以保持溫暖,這是身體的天然調節機制。 隱睾症對男生可帶來長遠影響,須知道溫度微細的改變,略高的溫度已可影響睾丸功能;睾丸可製造男性荷爾蒙及精蟲,隱睾症有可能影響生育、睾丸發育不良及減少男性荷爾蒙 詳細內容

【男性健康】最佳男主角:愛在不同時空

【明報專訊】他遇上一個深愛自己的太太,直到太太離開了的那一天,才知道彼此的內心在不同時空中活着。多次輔導只有丈夫一個人來,太太並沒有參與,輔導的目的是帶領丈夫走進太太的內心,那得先讓丈夫從自己內心尋找太太的足迹,才能體會太太那言說不盡的內心世界。 最初階段擔心如何處理分開這事件: 「你認為我太太會返轉頭嗎?她要我改的我已經改了,她要我等的我也等過了!」 「她有聯絡我,說我始終不明白,說什麼回來也解決不了問題。」 「我很憤怒,當日離開的是她不是我,為何她仍可以理直氣壯要求我!」 「我的確很焦急,屋企人常常問我,太太什麼時候回來,我不知怎回應。」 開始從記憶中尋回太太的足迹: 「你叫我想的我有想過,想到有一件事令我感到奇怪。記得有一次,她說很愛我,我說我也是。然後,她說……她很寂寞……我真不知她在說什麼,我已經很愛她,何以她還會感到寂寞!她也知道我是愛她的呀。」 「你問我她的內心是怎樣,她曾經這樣形容自己,她說那好像在一個樹林的深處,在一處什麼乾竭的泥土下……我不記得詳細了,只記得她的反應,因為她說的時候不斷在哭!我說不用哭的,不愉快的事由它過去吧。」 「她與我走在一起,因為我們的成長路都 詳細內容

【男性健康】最佳男主角:太空旅遊不是夢

【明報專訊】身為醫生,理所當然是理科出身,很着重邏輯推理,現在更講求實證醫學(Evidence-based medicine),利用科學方法取得證據來確認醫療成效,當然,醫生的個人經驗也十分重要。昔時,中學舉辦一些「發明家」之類的比賽,學生要設計一些方法和儀器,把雞蛋放進去,再從天台丟下,雞蛋着地完整不受損便為成功。根據物理定論,在愈高的地方往下丟物,便愈容易損毁。因此任何東西從幾萬呎高空掉下,落地固然是粉身碎骨。但在短短幾十年間,科學發展急速得難以想像,火箭推進器已能定位垂直降落,而且損毁不大——還不是太久之前,登陸月球、火箭成功升空是十分巴閉,推進器總是掉進茫茫大西洋之中,哪想到進展一日千里。 美國太空探索企業Space X,致力研究太空運輸,最近更公開火星殖民計劃細節,包括以能重複使用的火箭與太空船,將人與物資帶到太空——到太空旅行甚至移民再不是夢。最新消息是,美國太空總署(NASA)發現銀河系以外的十個星體,與地球類似,可能尋到水源,適合生物居住。究竟要多少日子後,我們才可以像《2001太空漫遊》一樣,探究宇宙的底蘊,科學家亦不敢說準,但肯定是愈來愈近,或許在我們有生之年亦可見證得到。 驚歎於太空科研的進步時,其實醫療科技也是發展神速。以機械臂手術為例,昔日為前列腺癌患者開刀時,必須承受切口大、流血多及疼痛劇烈等風險;然而自從有機械臂的出現,於患者身上只開出幾個小孔及幾厘米的切口,已可把儀器伸進去,以直播方式於屏幕顯示體內狀况,醫生得以在清晰而放大的影像幫助下切除腫瘤,大大減輕患者受到的創傷。 科技一日千里 醫生「冇碇企」? 那麼,科技是否可以取代醫生?人工智能圍棋程式AlphaGo屢屢擊敗圍棋好手,着實令人憂慮電腦取代人腦的時代是否已悄悄來臨。的確,科技進步可令醫生受益良多,例如是磁力共振或電腦掃描等精細的顯影檢查,讓醫生下刀時更準確,然而有些手術始終需要醫生手術技巧與經驗。最近有腎癌個案,腫瘤體積頗大,達十幾二十厘米,幾乎佔據整個肚皮,難以使用微創腹腔鏡,從細小切口拖出腫瘤;最佳做法還是傳統開刀,並由兩個醫生共同進行,也花了好幾小時。 人體結構繁複,而且可能有突發情况,就連電腦亦始料未及,還是需要醫生作臨牀即時判斷才可;而且醫生的人性化表現,也是電腦無可比擬。可以預見,科技再發達,醫生與機械仍是合作關係,人類在醫學界仍是有領導的地位。 文:傅錦峯(香港男士健康學會召集人)

詳細內容

【男性健康】最佳男主角:流淚的禁令

【明報專訊】在社會中生活,人們或多或少都依循社會規則及規範,規範相比規則更深入個人性格。從來沒有一道法令規定男士不可以流淚,偏偏在男士心底卻有一個不成文的規範「小心自己的眼淚」。 我最想的是哭…… 社工問前來求助的阿文最需要是什麼,他慢慢地將眼睛轉過來,呆呆地看着社工說:「我最想的是哭……但我哭不出……」阿文的家庭將近分裂,他的心情絕非三言兩語可以說得清楚。即使可以詳述,阿文也好像無法表達當中的心情,而他的苦只有在扭曲的面容上看得清楚。阿文在年少時便要自力更生,照顧情緒對他是一種奢侈品,回應情感對他也是一種負擔。他為自己架設了很多心鎖以約束內心的感情,否則他是無法承擔嚴苛的世情。 無可置疑,他自小架設的心鎖的確使他能在工作戰場上東征西討,不用考慮自己的行為對別人帶來的傷害及打擊,沒有憐憫,沒有內疚,這種自由是非常可怕的力量。這種生活一直維持,直到他組成的家庭出現問題,他的心鎖受到前所未有的衝擊,情感就在心鎖的裂縫中逃走出來。他開始從內心感到那股隱隱作痛的感覺,對他來說那是多麼的折騰。 社工為了啟發阿文,以故事形式複述他從幼年到現在的人生,惟加入他從來沒有提及的人生感受,他對於早年喪親那種徬徨無助是多麼深刻,對於被羞辱那種辛酸苦澀是多麼委屈。阿文第一次從別人口中聽到自己的故事,也第一次聽到自己的心情,邊聽着邊用手掩着臉,發出飲泣抽鼻的聲音。 淚水是內心的說話 男士走進輔導室就是要接觸自己的內心世界,而輔導是一個會心的過程,是個案與自己的內心會面。當人能與自己會心的時候,內心有不同的感覺在穿梭湧流,說話便顯得累贅多餘,眼淚與哭聲常是伴隨而來,淚水就是內心的說話,常劃破那沉靜的輔導室。 文:劉子健(明愛賽馬會思達計劃——男士社交及情緒支援服務社工) 註:明愛賽馬會思達計劃,「思達」譯自Cedar,即《聖經》中的香柏樹,寓意男士在靈性上的發展與成長之意。

詳細內容

【讀者mail box】大便習慣改變要照腸鏡嗎?

【明報專訊】問:爸爸今年55歲,兩年前做了腸鏡檢查,切除了兩粒瘜肉,但他近期食慾欠佳,加上大便習慣改變了。請問他有需要再做腸鏡或其他檢查嗎? 大腸癌病徵:胃口差、大便帶血 答:近期食慾欠佳,加上大便習慣改變,這些都可能是大腸癌病徵。大腸癌其他徵狀,包括大便帶黏液或者帶血,大便形狀變細,腹部絞痛,消化不良,貧血和體重下降等,但早期大腸癌未必有病徵。 由於你爸爸出現病徵而且曾經有大腸瘜肉病史,所以他一定要向醫生求診,安排做腸鏡檢查。如果腸鏡檢查證實患上癌症,便要進一步詳細檢查,例如組織活檢、驗血及影像掃描,以評估癌症分佈情况和手術安排。手術後醫生會根據病理報告評估病人進行輔助治療的需要,以減低大腸癌復發風險。這些輔助治療可以是放射治療、化學治療和標靶治療。 50歲起照腸鏡 10年1次 大腸癌通常由大腸瘜肉病變而成,過程可長達5至10年。建議一般人由50歲開始做大腸鏡篩檢,每10年做一次,及早發現大腸瘜肉並切除,以減低演變成大腸癌的風險。如有大腸癌家族史人士,大腸鏡篩檢最好提早於40歲開始。而曾有大腸瘜肉病史的人士,便要定期做大腸鏡複檢,監察瘜肉有否復發。 文:丘德芬(臨牀腫瘤科專科醫生) 歡迎讀者提出健康問題,本欄邀請相關專科專家解答和支援 詳細內容

【男性健康】最佳男主角:小便顏色看健康

【明報專訊】我們每天都要小便,未必特別留意小便次數,但小便顏色有異,肯定十分上心。小便顏色的確可反映健康狀况,是非常重要的線索。最明顯是紅色或粉紅色的尿液,這可能代表尿中帶血或排出血尿,最危險便是因泌尿系統生癌而起,所以大家必定會盡快求診,以了解狀况。 透明帶啫喱狀 或滲雜淋巴 若是尿液混濁,呈奶白色,或透明但帶啫喱狀,可能是有淋巴混在尿液中。我們全身都有淋巴,是免疫系統的重要部分,如果淋巴液走進輸尿管或腎臟,便可使尿液變色,醫生必須找出原因,才可治病。另外,尿黃有人說是「熱氣」,但西醫角度則認為是缺水所致;我們也見過綠色尿液,這估計多與藥物有關。透明但帶啫喱狀的尿液,除了滲雜了淋巴,亦有可能是尿路感染所致。 混濁泥黃兼尿頻 腎有膿瘡 阿文(化名)今年20多歲,一向體格健康,但近來尿液間中變得混濁及呈泥黃色,不時有尿頻情况,試過一晚起牀十多次如廁,對於年輕人來說,相當不尋常。除此以外便沒有其他徵狀。我為阿文檢查時,發覺有尿道炎,但他並無伴隨發燒及小便赤痛等典型徵狀。於是我取去阿文的尿液化驗,再做電腦掃描,竟發現他的腎臟有膿瘡(renal abscess),古怪的是沒有腫瘤、結石及淋巴核腫脹,他亦沒有其他病徵例如發燒。 由於阿文工作及進修繁忙,事隔兩個月後他才有空進行手術。此時再看,膿瘡仍然存在,惟膿瘡表面變得很硬,於是安排了入手術室,以超聲波導航做了引流手術「經皮腎造口術」(percutaneous nephrostomy PCN),由背部插管子進入腎臟,植入一條幼細管道,抽出膿液並作化驗,發現當中的細菌與尿道找到的細菌一樣。完成手術後,阿文的徵狀再無出現,由於估計膿瘡與尿道相連,於是我決意進行顯影劑檢查,希望找出由腎臟通往尿道的不正常通道,卻無功而回。可以肯定的是,阿文的腎臟有細小的管道引進細菌,因為腎臟本應是無菌的,但究竟是從何進入則不得而知。 男士患上尿道炎,多數經性行為、腎石或手術所致,可是阿文已經排除這些成因。幸運的是,在沒有嚴重徵狀的情况下,他懂得盡早求醫,才沒有讓病情惡化下去,可見觀察尿液變化的重要性。 文:傅錦峯(泌尿外科專科醫生、香港男士健康學會召集人) 詳細內容

【男性健康】最佳男主角:傷痛過後,總有藍天

【明報專訊】(編按﹕上期提及,阿康發現太太有婚外情,飽受困擾,進退失據。在網上找到「婚外情問題支援熱線」,猶豫了幾天,最後鼓起勇氣撥了電話。) 阿康深深地吸了一口氣,正在猶豫應否步入熱線中心。他心想,婚外情配偶男士輔導小組究竟是怎樣的?一群因太太有婚外情而失意的男人,圍在一起訴苦,真的可以紓解自己的鬱結嗎?把困擾說出來,會不會愈說愈糟,令自己更沮喪呢?但最後,他告訴自己,反正都來了,就給自己一個機會吧;總好過就此回家,面對着空洞的屋子,等着遲遲未歸的太太。 婚變同路人 分享感受生共鳴 踏進陌生的活動室,阿康首先看見九個不同年紀的男士。他找了個位置坐下,暗暗驚訝着,其他參加者並非如自己所想的潦倒,而小組的氣氛也不是他以為的沉重,心中稍稍鬆了一口氣。透過社工的帶領,阿康跟其他組員互相認識後,便安排跟其中一個年紀相若的組員成為兩人小組,互相分享當下的狀况、感受及盼望。阿康發現,各自太太所經歷的婚外情事件細節或稍有不同,但彼此的感受與想法竟非常相似,都在掙扎着如何處理跟太太的關係。當阿康發現有些感覺難以說出口時,對方竟一語中的,阿康不期然有一點觸動,原來的孤單感輕輕消退,更重要是能跟對方互生共鳴。 第二節,房間由燈火通明,變成了暗淡微弱。音樂開始響起,是許廷鏗的《痛醒》。當阿康聽到歌詞唱着「明白了吧,其實早已被你嫌棄」、「骯髒了的身體怎樣抱,沒法再相信愛,也好」,阿康的心開始悸動着。被歌詞觸動一刻,他便徐徐拿起手上的石頭,放進面前透明的玻璃瓶內。就在那刻,他聽到「叮、叮」聲此起彼落,原來其他組員都一樣,被歌詞牽動了。 歌曲完了,換了一把幽幽的男聲獨白,阿康聽到一個跟自己極為相似的故事。故事主人翁跟自己一樣,感到憤怒、徬徨、不安、傷痛,對太太既不捨,又難以面對。他一面聽,一面把一顆一顆大大小小的石頭放進玻璃瓶內,傳來的玻璃瓶撞擊聲,亦沒有間斷。獨白完了,社工亮起燈光,各組員望着自己及其他組員面前的玻璃瓶,相視而笑,深受觸動。 「要拿起玻璃瓶,感受一下心中石頭的重量嗎?」社工問組員們。阿康凝視着那個裝得滿滿的玻璃瓶,放在掌心上,心頭有一種難以言喻的沉重。原來,這就是長久積壓在內心的重擔。當那刻實實在在地看見了心中的石頭,阿康不禁充滿反思,我可以把這些石頭慢慢放下來嗎?阿康沒有答案,但當他看見其他組員的玻璃瓶時,他覺悟原來自己並不孤單。 日常中互相扶持鼓勵 接下來在小組的歷程中,阿康跟組員之間的關係愈來愈緊密,信任漸漸建立了。除了透過社工設計的小組活動,與組員一起經歷哭與笑的時光,組員間更開了WhatsApp聊天群組,在小組以外的時間,支援彼此之間出現的情緒與困惑。阿康難以想像,這九個新朋友,竟然比自己的親人及朋友更了解自己。他深深感覺同路人那份互相支持和鼓勵的重要,讓他有勇氣和信心面對困苦,一點一滴地積存能量,在社工協助下逐步正視及處理他的婚姻問題。 最後一節,社工帶來各組員原有的玻璃瓶,邀請各組員再次面對心中的石頭,嘗試將瓶內的石頭轉化成一幅圖畫,並賦予圖畫一個新的名字。阿康望着同一個玻璃瓶,卻發現心情跟之前已不太一樣。儘管矛盾與掙扎仍在,但他真切地感到開始重拾自信,亦能在小組中學習到如何與太太正面地分享自己的想法。始終婚姻的去與留,是人生重要的抉擇,阿康此刻知道他可以按照自己的心意及節奏,逐步面對婚姻的前路,走出困局。他輕輕嘆了一口氣,拾起那些形狀不一的大小石頭,拼湊出一幅屬於他的「放下‧重生」圖畫(圖)。他衷心期盼着有朝一日,他也能像這幅石頭畫一樣,破繭而出。 文、圖:丘美莊(明愛向晴軒婚外情問題支援服務團隊主任) ■婚外情問題專線﹕3161 6666 (逢周一至五下午12:00至晚上11:00)

詳細內容

【男性健康】最佳男主角:醫療失誤、併發症如何分辨?

【明報專訊】近來市民對醫療事故高度關注,上周便有一宗新聞,一名十九歲患腎衰竭的病人,於公立醫院接受血液透析(洗血)時,因導管刺穿動脈而需作血管修補,惟其後病人確診中風,家屬認為醫療事故是人為疏忽所致,院方則將之界定為醫療程序的嚴重併發症,截稿時仍在爭議中。 先講客觀事實,腎衰竭患者在血液透析洗腎前,以超聲波導航於中央靜脈插入導管,是十分普遍的程序,之後患者才可經此處抽血、淨化血液再泵回體內。最傳統的方法是,就像打點滴一樣,找出血管位置並插入針,如能成功抽血,便知道已找到正確位置,可把導管放進去。 十多二十年前,我與一眾醫生亦是學習此法的,最重要是靠經驗,並了解頸部結構和位置。若血管太幼,便可能要以開放形式進行,先在血管附近注射麻醉藥,揭開皮膚後,切開血管放進導管,這是一個簡單的(cut down)臨牀手術。 上述都是簡單的臨牀醫療過程,相當常見,並非高風險手術,不同的專科醫生亦有類似的治療。以泌尿科為例,我們亦常用超聲波,患者來到診症室後,醫生除了查詢病歷及作臨牀檢查,有需要時亦會以超聲波檢查,例如了解腎臟有否積水,或患者反映小便不適時,可立即以儀器進行尿速測試,經檢測尿速快慢,再以超聲波觀察膀胱有否小便積存。其實有不少簡單手術或檢查,都毋須將患者推進手術室,亦可快捷而安全地進行。 手術成敗 醫護能力非唯一原因 現時政府正逐步研究監管診所的醫療程序,不過隨着病人或家屬期望愈來愈高,一些較簡單的手術或程序,亦令他們過分擔心併發症的出現。其實在進行這些手術前,醫生亦會告知所有風險,例如前列腺活組織刺穿檢查,有低於1%的生命風險,但大部分時間都十分安全。普遍市民都不懂分辨什麼是併發症和疏忽,即如手術成功與否,未必與醫生或護士的經驗、能力與專注度而定,患者個人健康狀况與病情惡化程度等,亦可影響治療效果,因此要釐清這些狀况是否與人為疏忽有關。另一方面,併發症與醫療失誤亦可同時存在,很難輕易解釋一切。 假設患者在手術後失血,需要輸送五包血,有可能是醫生做手術時不小心刺穿了動脈,亦可能病人先天血管異常而術前無得知,導致流血不止,與醫生技術與判斷無關。大家要明白,併發症並非必然是醫生犯錯,必須經過嚴謹調查,才可還原事實真相。 文:傅錦峯(泌尿外科專科醫生、香港男士健康學會召集人)

詳細內容

【男性健康】最佳男主角:太太有婚外情!

【明報專訊】阿康萬料不到,這件事會發生在他身上。他一向尊重別人的私隱,從來不會偷看太太的電話,但一月份的一個晚上,當太太正在洗澡時,他見到太太的電話收到信息,寫着:「老婆,我很掛念你!」看到這一句,他心跳突然加速,腦裏一片空白,已經不敢再看下去,因為他實在難以相信,原來太太有婚外情! 發現此事後,他第一個感覺是憤怒。他不明白太太為何背着他,喜歡上另一個人。一直以來,他很信任太太,難以理解對方利用了他的信任,做出傷害他的事。 每晚失眠 不敢攤牌 他自問沒有做過任何對不起太太的事情,何以太太突然不再愛他?他已經做足丈夫的本分,很努力維繫家庭,但為何她不珍惜?為什麼他倆的愛會變得如斯脆弱? 他回想起最近夫妻吵架,太太控訴他,多年來沒有進步過,與她的距離愈來愈遠。當時他悶在心裏,沒有再爭辯。但現在,他努力尋找答案,究竟太太是否嫌棄他收入不夠高,是否覺得他提供不到她想要的生活,還是覺得他未夠關心她,所以才會放棄他。抑或是她變了,變成一個陌生人,已經不再是當初認識的她。 這件事帶給他極大打擊,他很矛盾。他有想過離婚,但又不捨,一想到要離開太太,心就實了。多年來,他跟太太沒有分開過,他擔心會不習慣。但如不離婚,他又不知道還有沒有其他出路,對方的心已經變了,就算將來她願意回到自己身邊,又有誰可以擔保沒有下一次呢?這樣進退失據的狀態,令到他很痛苦,他不敢給予對方壓力,他怕對方愈逼愈走,但若什麼也不做,又怕等待最終無了期,堅持成為白費。 外表看來,阿康與平日無異,但事實上,他幾乎每晚失眠,晚晚呆望着天花板等天光。他想擺脫困擾,在網上搜尋器找到「婚外情問題支援熱線」的電話,猶豫了幾天,最後鼓起勇氣撥了電話,與社工坦誠分享自己的掙扎。 阿康參加了「總有藍天男士輔導小組」後,發現自己並不孤單,情緒得到紓緩,也明白了自己的需要,現正努力調整自己,思考婚姻的前路。 文:丘美莊(明愛婚外情問題支援服務團隊主任) 明愛婚外情問題專線:3161 6666 詳細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