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生意見:安寧照顧……從來不是一份工

【明報專訊】照顧晚期病人的工作殊不簡單,照顧者往往面對不同的挑戰及壓力。 在安寧照顧工作中,專業照顧者全心全意,投入時間和精力照顧晚期病人,你又有沒有想過,其實他們也需要關懷和照顧? 非親非故情緒也會受困 翻查文獻,照顧者經常面對的壓力有三種:專業哀傷、悲憫疲憊及創傷後壓力。 「專業哀傷」是照顧者因為晚期病人的離世而出現哀傷反應,包括不捨、傷心、憤慨等。不要以為哀傷反應只限於自己親人離世時才出現,照顧者在日常工作和貼身照顧中,亦與晚期病人建立起深厚感情,當院友步向死亡,哀傷反應是最自然不過。 「悲憫疲憊」主要來自與晚期病患者接觸。在生命晚期,病患者或多或少受到疾病及各種徵狀的困擾。面對這些困擾,照顧者很多時候是感同身受,想出手相助卻束手無策,感到無助、孤獨、焦慮及抑鬱,甚至出現身體不適。 對部分照顧者來說,目擊晚期病人或院友過身可以是一個創傷經驗,尤其是當死亡來得突然,事前沒有太多心理預備。不少照顧者都提及,曾經在晚期病人過身後出現創傷後壓力反應,包括失眠、情感麻木、重複想起院友過身的畫面等。 所謂「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站在安寧照顧服務最前線的照顧者,他們的身心社靈健康亦需要適切支援。這可以從以下五方面入手: 1、教育照顧者自我關顧的技巧(詳見右表),並鼓勵他們在工作及生活中實踐 2、在工作環境中建立支援小組 3、建立互相信任及支持的工作環境 4、提供培訓,提升照顧者知識及技巧,讓他們更有信心照顧晚期病患者或院友 5、引入紀念儀式,為同事提供宣泄情緒的渠道 賽馬會安寧頌「安寧在院舍」計劃正依從以上五大方向,為參與計劃的安老院舍制訂培訓教材,並提供培訓,提升安老院舍的安寧服務質素。 文:梁萬福(老人科專科醫生、香港老年學會會長)

Read more

「送死」之後 照顧者需減壓

【明報專訊】當晚期病人身體逐漸變差,離死亡愈來愈近,家人朋友固然不捨和難受,負責安寧服務的照顧者,包括醫護人員、社工、護理員等,心情同樣受影響。哭泣難過是否代表不夠專業?沒流淚沒傷心是否代表冷酷無情? 照顧晚期病人,也需要顧及家人和安寧服務照顧者(下稱照顧者)的壓力及不安情緒,才能夠生死相安。 「當時見到院友連續三天進食量大約只得六十毫升,而且小便持續減少,好似完全進入昏睡狀態,叫極都不太醒,覺得院友應該離死亡好近了。不久,院友便進入『安寧房間』接受臨終照顧。」院舍一名前線護理員於院友離世後的解說會上訴說。 三個多月前,一位患有末期腎衰竭、晚期認知障礙症的院友參加了賽馬會安寧頌「安寧在院舍」計劃。家屬選擇讓院友留在院舍接受照顧至離世一刻。院友離世後一星期,計劃團隊為院舍照顧者進行解說會,讓他們分享體會及感受,以作情緒支援。 見病人身體日差感無力 「我當時心情很矛盾,本來以為,能夠於院舍提供臨終照顧服務,為院友人生最後一程送上祝福、關懷及照顧是好事,但想深一層,其實亦代表着又有一位院友將要離世,很是不捨。」 「覺得有種無力感,見到院友身體健康狀况一直轉差,但又不知道自己能夠做些什麼協助。」 「知悉家屬的意願是希望能早些送院友往醫院,但見院友數次出入醫院才離世,感到很不舒服。但聽到家屬對院舍同工的讚賞及了解到家人的意願,明白面對死亡時,需要多從家人方面考慮及予以尊重。」 建立關愛環境適時支援 「人非草木,孰能無情?」在照顧臨終病人時,照顧者、院友和家人一樣,一步一步走近死亡。大部分照顧者在日常工作中,或多或少與院友及其家屬建立了感情,他們盡心盡力確保病人的意願得到尊重,最後一程走得舒服安詳。不過,當病人離世,照顧者少不免經歷種種的哀傷、不捨和無力感。因此,協助院舍建立關愛的工作環境,讓照顧者知道自己可隨時得到支援,對於減低照顧者的壓力及倦怠尤其重要。 不哭泣不等於冷酷無情 要建立關愛的工作環境,讓照顧者互相支持,首要的條件就是學習處理情緒。眼見熟悉的院友離世、與家人朋友道別、回憶以往生活細節等場面,照顧者很多時會有所感觸,甚至傷感落淚。我們要明白面對生命的流逝,有情緒是自然不過,專業照顧者也不例外,傷心哭泣不代表不夠專業。院舍應該開放平台,鼓勵照顧者在一個安全信任的環境中分享照顧經歷及感受,互相理解和支持。當然,也要尊重每位照顧者的個別需要和步伐,不勉強未有準備的照顧者分享,也不應該將沒有傷心哭泣視為冷酷無情,要明白每個人表達情緒的方式不盡相同。當情緒得到適當的處理,每位院友過身的經歷都會成為照顧團隊一次反思學習的機會,院友及家屬的生命故事,讓照顧者學會與悲傷共處,坦然接受死亡。 文:馮廣榮(賽馬會安寧頌「安寧在院舍」計劃專責社工) 編輯:蔡曉彤

Read more

照顧自己:停一停 鬆一鬆

【明報專訊】正在照顧晚期病人的家屬或從事安寧照顧服務的人,可從身體、心靈、思想及社交等層面自我關顧多一點︰ ■身體上 ‧定時作簡單運動 ‧保持均衡飲食 ‧作鬆弛練習 ‧參與休閒的活動(如茶道、種花、烹調) ■心靈上 ‧讓自己停一停(安靜/退修) ‧寫心靈札記 ‧從安寧照顧中尋找意義 ‧多接觸大自然 ‧嘗試尋找靈性上的支持 ■思想上 ‧設立合理的期望 ‧了解自己的能力與限制 ‧認清和接受理想與現實的差距 ‧接受不可改變的,將注意力放在可改變的 ■社交上 ‧嘗試建立穩定的支持系統和傾訴對象 ‧在工作與家庭間尋找平衡點 ‧參加支援團體或同路人小組,減低孤獨感 ‧與家人保持良好溝通

Read more

靈性關懷:記恩忘恨 不執著「有無用」

【明報專訊】從基督教的角度看,「靈性關懷」的目的,是促進人與自己、與他人、與造物主各方面關係的和好。 ‧與自己和好 肯定自我價值 林伯的身體雖然日漸衰殘,但他不再以「有用」、「無用」、「不整潔」、「行得慢」評價自己,而是接受他的人生階段,肯定自己作為一個人的價值,整合以往的人生經歷,並在患病的日子中尋找意義。 ‧與他人和好 滿足愛與被愛 林伯因着被義工、教會朋友和寧養院眾同工的尊重接納,被關懷愛護、被照顧,孤單感得以紓緩,與人建立彼此親愛的關係,懂得感恩別人對他的好;更學會饒恕陌生旁人對他的傷害,放下對人的不滿記恨。 ‧與神和好 放下死亡恐懼 年老林伯經歷了病患的痛苦,內心對死亡有恐懼。不過,藉着重修與自己、與別人及造物主的關係,他相信自己將來可回到永恒天家,生活變得有盼望。 人有尊嚴,需要被尊重,因此全人的身、心、社、靈的整全健康十分重要。 對於晚期病人,「靈性關懷」工作尤為重要,包括關心病人的過去、現在和未來:尊重他過去的人生有價值,他在家庭、工作及作為一個人的價值需要得到肯定;珍惜現在的寶貴時間,把握機會處理未了的心願,修補與身邊人的關係,互相表達對彼此的愛護和感謝;計劃將來,為自己的死亡作出預備,也安排至親以後的生活,對自己死後的去處這類終極尋問有所洞悉。 靈實司務道寧養院中有許多像林伯的「靈性關懷」故事,有興趣者可以閱讀《用愛擁抱晚晴﹕意義、愛與盼望的故事》,看到故事中各院友生命中的至善豐富和美麗色彩。 文:溫艷華(靈實司務道寧養院院牧) Read more

前列腺癌唔使醫? 醫生﹕ 未必 看病情「度身」治療

【明報專訊】編按﹕患上癌症,一直以來的治療方向是﹕第一時間用刀用電用毒殲滅所有癌細胞。但近年研究發現,前列腺癌發展緩慢,低風險的前列腺癌病人,不接受任何治療,與接受手術或電療的病人作比較,十年存活率相若。是否意味着「唔醫好過醫」? 腫瘤生長較慢 或多年未被發現 很多男士會問﹕「良性前列腺增生問題很常見,那患有前列腺癌的風險豈不是十分大?」的確,年過三十的男士,前列腺結構上會有改變而引發良性前列腺增生;但不代表一定與前列腺癌掛鈎,只有當細胞出現基因變異才會成為惡性腫瘤,亦即前列腺癌。可是,大部分前列腺癌的生長發展較緩慢,腫瘤可存在多年也未被發現。正因如此,及早發現可跟醫生商討並制定最合適的治療方案。 2016年10月,《新英倫醫學期刊》發表了英國一項為期十年的研究報告。有研究中心於1999至2009年期間,為約8.2萬名年齡介乎50至69歲的男性進行「前列腺特異抗原(PSA)測試」,發現內裏有二千多人確診患有早期低風險前列腺癌。1643名病人之後選擇加入這項研究,當中545人積極監察(不採取任何積極治療方案,只接受緊密監察)、553人選擇接受前列腺切除手術、545人則選擇俗稱電療的放射治療。該研究中心發現,十年後,三個方案的存活率相若(見表)。 研究﹕接受治療 腫瘤擴散人數較少 那麼,前列腺癌病人是否「什麼也不做」會更好?畢竟電療和手術都會帶來一定的風險和副作用,或會影響生活質素。但是,研究報告亦同時顯示,在545名積極監察的病人中,有33人有腫瘤擴散迹象;接受了手術的病人中,則只有13人有腫瘤擴散迹象。而發現有病情發展的人數,在積極監察那組別亦相對較高。 由此可見,儘管十年後的存活率相若,但不代表15、20年後的存活率也一樣。而且病情有可能隨時間惡化,所以病人應該跟醫生商量,再因應自己的實際病情選擇合適的治療方案,而非認為只接受積極監察便行。 與任何慢性疾病一樣,前列腺癌的治療目的也是為了延長壽命。醫生一般會根據病人的身體狀况、期望、家族史,甚至其父母的壽命,作為制定治療方案的考量。如78歲的病人沒有其他健康問題而父母的壽命亦較長的話,仍然可以考慮較積極的治療方案;相反,若65歲的病人同時有多種其他嚴重慢性疾病,便可能需要接受較保守的治療。 切前列腺仍可保性功能 面對高風險或中期的前列腺癌病人,過往多會採用電療和荷爾蒙藥物治療,但最近亦有研究顯示,切除手術配合其他輔助治療的存活率較電療高。故手術切除治療這方案在這批病人已較多被選擇採用。雖然前列腺切除手術在不少案例是「一了百了」的治療方案,但即使是微創手術,也有可能出現失禁或勃起功能障礙的問題;加上前列腺癌大多發生於年紀較大的男士當中,不是每名病人也適合進取的治療方案。對於癌症晚期的病人來說,更是不適用。 曾經有個年約50的男病人,出現尿頻的現象已有一段時間,但礙於面子問題而一直不肯就醫,最後因半夜不斷起牀小便,影響夫妻二人的睡眠質素,在妻子的要求和陪同下終於願意求醫。結果顯示他患有前列腺癌,經醫生說明各種治療方案後,妻子認為「可以切除腫瘤的話,就切咗佢啦!」,即使有可能影響性功能?她也說﹕「幾十歲冇所謂啦,切咗先啦,醫生!」我看了一看當事人,他一言不發卻欲言又止。同為男人,當然明白性功能受影響可不是「冇所謂」,而且病人的意願才最重要。最後因應病人病情及跟他獨自溝通過後,決定採取較新的治療方案——用達芬奇機械臂微創手術切除前列腺,保留了供應勃起功能的血管神經束,令病人繼續維持正常性功能。 荷爾蒙藥×化療藥 延長壽命 近年,對於在晚期才確診前列腺癌的病人,醫學界開始提倡荷爾蒙藥物及化療並用的混合治療。過往,醫生會在荷爾蒙藥物失效時才採用化療,但有研究發現,若於荷爾蒙藥物治療期間,在適合的病人身上同時配合化療藥物,能延長14至22個月的壽命。對晚期病人而言,這無疑是個福音。 ■前列腺癌/增生 徵狀相似 年長男性常有前列腺腫大的情况,通常是良性的前列腺增生,但徵狀與惡性腫瘤有很多相似之處﹕ ◆排尿困難 ◆排尿時刺痛 ◆排尿帶血 ◆排尿次數頻密(於晚間尤甚) ◆排尿不順或微弱,並且時有阻滯 註﹕前列腺癌通常第一個徵兆是背痛、臀部痛和骨盆痛,但此時癌細胞已經擴散到骨骼 資料來源:香港癌症基金會網頁 ■知多啲 前列腺癌誘因﹕年紀大 多肉少菜少運動 香港是國際大都會,香港人亦愈來愈「西化」,快餐、多肉少菜的飲食文化已是生活的一部分;加上少做運動,間接造成不少健康問題。對於男士們而言,最擔心的莫過於患上前列腺癌。大家不要感到驚訝,因為近年本港前列腺癌的數字的確一直都在上升,所以男士們要更加關注前列腺健康。 前列腺是男性生殖系統的腺體,位於膀胱頸與尿道之間,是負責分泌精液的主要器官,提供營養及輔助輸送精子。年紀大、男性荷爾蒙、遺傳因子、飲食習慣等,都是引致前列腺癌的誘因。 男士們平日應減少進食紅肉及動物脂肪的食物,一旦出現下尿道病徵,如尿頻、小便困難、小便或精液帶血等,便應盡快求醫,不要諱疾忌醫;同時,伴侶亦應給予支持和鼓勵,好讓另一半有信心和動力抗病。 文:姚銘廣(泌尿外科專科醫生) 統籌:鄭寶華 編輯:梁小玲

Read more

大限到,點解唔話我知?

【明報專訊】死亡是人生必經階段,但談死是社會的禁忌,很多人面對死亡時會不知所措,甚至束手無策。談「死」這個難題,不但一般市民大眾不知如何面對,有時專業人士也未必能夠恰當地處理。當生命因疾病的折磨而來到尾聲的時候,我們又真的懂得開口討論嗎? ■個案一﹕主診醫生不談死 錯失完成心願時間 三十多歲的陳女士患有腸癌,雖然以手術切除部分腸臟,可惜身體狀况未見好轉。腸癌影響消化能力,令身體吸收不到營養。陳女士病情每况愈下,經常出入醫院。身為兩子之母,陳女士不想孩子看見自己辛苦難看的樣子,畢竟孩子們也不到十歲。可是她的身體一天比一天虛弱,主診醫生嘗試向她解釋病况,卻從不正面提及病情已達晚期。 時間無多才知 難接受 及後,陳女士被轉介到紓緩治療科,當紓緩治療科醫生告訴她餘下日子不多時,還有一絲希望的她立刻崩潰。陳女士完全不能接受自己的生命已經接近盡頭,心中亦怪責主診醫生為什麼一直沒有跟她坦誠討論。對於眼前這位剛認識的醫生的說話,她不想去相信,身旁的丈夫亦不懂反應。這種反應可以理解;當一個重要的信息在毫無預兆下出現,誰也沒法接受。 經過一晚的沉澱,陳女士終能平靜下來,但當她想到自己各樣未完的心願,心裏十分難過,因為生命時間已經不多。最後她選擇了先回家好好告訴孩子們自己的情况,然後再到療養院。丈夫每天來陪伴。她也參與了一些活動,努力做一些特別的紀念物品留給兒子。 假如時光可以倒流,病人會希望早一點知道一切,因為能做到的可以更多。可是當初有誰肯主動談死,誰能接受死亡逼近的事實?大家心裏反而認為延遲一天開口,生命就好像多了一天。學習如何討論死亡話題是必須的。當初主診醫生不懂開口,沒有告訴陳女士真相,直到由一位素未謀面的醫生告訴實情時,情况不但不理想,還延後了病人知道事實的時機。當知道死亡已經不遠矣,我們更應該爭取機會坦誠溝通,以有限的時間去完成心願。 ■個案二﹕自主最後旅程 與家人互動享時光 「孝」這一個字,每人都有不同演繹方法。子女面對生病的父母,有的因以前沒有珍惜相處時光而感到遺憾,要求醫生盡力搶救,希望病者活多一天;有的則以為不要讓父母知道病情,就會令他們開心過每一日。可是,父母亦應該擁有自己生命及處理疾病的自主權,他們往往希望了解自己的狀况,在餘下日子活得更有意義,而不是漫無目的躺在病牀上度日,無法交代心願或身後事。 八十歲的王伯伯,一生充滿歡樂,兒孫成群,閒時修理家具電器,享受家庭之樂。可是他患有心臟衰竭,病况到了中後期時,經常出入醫院。王伯伯有時需要用正壓呼吸機協助呼吸,隨病况慢慢變差,使用儀器的時間愈來愈頻密。有一次醫生告訴王伯伯的家人,伯伯的病情轉差,可是兒女擔心伯伯接受不到事實而情緒低落,希望醫生保守秘密。醫生明白家人的心情,但提議家人先詢問王伯伯是否想知道自己的病况才決定做法,家人亦同意醫生說法。 王伯伯是一個對於自己的生活很有主見的人,希望了解自己的情况,並計劃如何度過餘下的日子。對一些病人來說,使用正壓呼吸機不是一種舒適的治療,擔心佩戴之後,未能隨時隨地暢所欲言。王伯伯知道自己的狀况,決定用鼻管方式吸入氧氣,因為在他心中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與家人分享有趣的事。儀器雖然能延長生命,但卻帶來痛苦,不能與家人正常溝通。王伯伯認為有質素的生活就是能與家人互動,做自己想做的事。即使生命不能延長,王伯伯也決定不使用正壓呼吸機,只接受紓緩治療。王伯伯在人生的最後階段,雖然身處療養院,但有家人的陪伴,共聚最美的時光,離世時也顯得很安詳。 隱瞞病情就是盡孝道? 子女有時擔心父母知道真實病情後,會情緒低落,所以選擇隱瞞病情,這是不是盡孝道呢?與父母坦誠溝通後,能完成父母的心願,會否是較好的選擇?如果當初家人隱瞞王伯伯的病情,沒有與他討論過離世前的意願,王伯伯未必能安詳地離世。「賽馬會安寧頌」就是希望加強醫護人員、病人、家屬三方面的溝通,提升病人的生活質素,提供更適切的醫療服務。 文:盧時楨醫生(香港中文大學賽馬會老年學研究所賽馬會安寧頌計劃顧問) 圖:設計圖片 編輯:梁小玲

Read more

專家札記:毋須施救 有尊嚴自然死

【明報專訊】醫療科技日新月異,但生老病死始終是自然定律,生命都有盡頭的一天。雖然科技可以為末期病人提供人工呼吸、心肺復蘇術等等的維持生命治療,延長生命,但由於疾病本身並不能逆轉,這些治療只能延長死亡過程。在這情况下病人選擇放棄沒有意義的維持生命治療,讓生命有尊嚴地自然終結,是合法和合乎道德。這有別於安樂死——安樂死是指「直接並有意地殺死病人」,這種做法在世界上絕大部分地方都屬違法。 「預設照顧計劃」是病人、家屬及醫護人員之間的溝通過程,是一個共同協議。討論過程考慮到治療的利弊、病人的價值觀和意願,從而了解病人的「晚晴心願」。「晚晴心願」包括維持生命治療的意願及臨終照顧的選擇。討論的前提是,病人必須神志清醒並明白自己的身體狀况,醫護人員亦應該提供適當資料,讓病人作出決定。這個做法可以加強病人、家屬和醫護人員的互信和了解。對病人來說,這樣能體現對他的生命和意願的尊重,同時免卻家屬面對決定病人生死時的困難和壓力,減少日後才感矛盾和內疚的危機。 2見證人下簽署 「香港法律改革委員會」在2006年提出了「預設醫療指示」的表格範本,供病人以書面形式記錄其「晚晴心願」。文件中列出病人在何種情况下不接受何種維持生命治療,病人的意願具有法律效力,必須受尊重。病人簽署指示時需要兩名見證人,其中一名是醫生,以減低爭議。 無論病人以書面方式,或只是口頭表達其「晚晴心願」,醫護人員亦會在病歷內記錄討論內容,以確保在病危時,能夠按病人意願執行。病人和家屬亦要好好保管文件,在需要時出示。 不等同放棄照顧病人 在照顧末期或病情不可逆轉的嚴重病人,醫護人員明白,放棄使用維持生命治療並不等同放棄照顧病人。醫護人員仍會繼續為病人提供最適切的照顧。紓緩治療是專為晚期病人提供身體、情緒及靈性上的全人照顧,包括紓緩疾病引起的痛楚和徵狀,為病人及家屬的心理和心靈上提供輔導和支援,讓病人可以安詳及有尊嚴地度過人生的最後階段。 文:陳煒嬋醫生(靈實司務道寧養院副顧問醫生)、梁智達醫生(靈實司務道寧養院院長) Read more

我:不用救 安詳去 簽妥「預設指示」 生死兩相安

【明報專訊】75歲的文叔是一名單身獨居長者,數年前患上慢性阻塞性肺病,去年確診為晚期肺癌。他感到很絕望,覺得人生唏噓。文叔從沒想過自己臨終安排,只是見步行步。 末期病人的醫療和照顧安排,如能依從病人意願便最理想;可是踏入臨終階段時,神志可能逐漸不清,倘若病人不曾表達過其意願,突如其來的醫療決定,不但為家人帶來沉重壓力,事後還可能因而悔疚。為維護病人的自主權,「預設醫療指示」及「預設照顧計劃」兩個概念應運而生。 「預設醫療指示」及「預設照顧計劃」,提倡病人當有精神能力作決定時,及早向家屬和醫護人員表達自己的臨終醫療及照顧意願;一旦病情到了末段,病人失去自決能力,家人和醫護人員便根據病人意願執行療護安排。而兩者的分別是,前者是一個臨終醫療決定,後者是指商討臨終醫療及照顧安排的過程。研究發現,病人、家屬和醫療團隊定期商量病人的意願和照顧安排,能讓病人的臨終醫療意願得以受尊重,且能減少家屬的壓力、焦慮和抑鬱情緒。 有精神能力時作決定 說回文叔,起初他也沒有想過自己的臨終醫療意願,每每都是「見步行步」。雖然日常起居生活仍能自理,但每當想起日後病情惡化時,內心便很孤單、不安和迷惘。 今年初他由腫瘤科轉至紓緩科接受家居護理服務,並參加了「賽馬會安寧頌」的社區安寧服務計劃;在團隊協助下,文叔踏出了與家人商討臨終醫療決定的第一步。護士和社工多次探訪文叔,除了護理,還跟他聊心事。初時文叔非常消極,口邊總掛着「在等死」的話。文叔的兩個妹妹每隔兩三個月會來探望他,為了加強文叔的家庭支援,社工邀請文叔妹妹一同出席家訪;經過數次家訪後,社工看到兄妹的感情躍進了,大妹縱使行動不便,仍堅持定期探望文叔。文叔不太懂表達關懷,於是社工便鼓勵他主動致電問候妹妹,文叔照做了,親情關係進一步拉近。一次家訪時,社工與文叔探討他對臨終及死亡的想法,文叔表示自己孤家寡人,只擔心在最後階段,妹妹也難為他做醫療決定,這有可能令自己和家人承受許多不必要的痛苦。 訂立「預設醫療指示」 免後顧之憂 經社工的鼓勵,文叔坦誠地向妹妹表示﹕「當我的病情到末期,神志不清時,不要急救,希望無痛楚。」妹妹聽後,拍拍文叔手背,表示支持明白,文叔感到很安慰;即席文叔和妹妹還商量其他照顧安排,社工將全部記錄到「晚晴心願」內,那是一份記錄「預設照顧計劃」的文件;社工更鼓勵文叔訂立「預設醫療指示」。覆診那天,文叔在妹妹陪同下向醫生呈交「晚晴心願」紀錄,並要求醫生為他訂立「預設醫療指示」,文叔在醫生和妹妹的見證下在指示上簽署,指明當病情到了末期時,拒絕接受心肺復蘇術。 自此之後,文叔感到如釋重負,更有餘力去關心身邊的人和事。文叔最近學習唱聖詩,他更把唱詩歌的片段送給妹妹聽,得到妹妹讚賞,妹妹還提出在聖誕節一起去報佳音,逗得文叔整天笑容滿面。 「預設醫療指示」和「預設照顧計劃」是安寧服務重要一環,為晚期病人和家屬免除後顧之憂,透過提早溝通達成共識,讓生死兩相安。然而華人社會對死亡的討論仍存有忌諱,病人在生時,病人和家人都感到難以啓齒討論臨終照顧。「賽馬會安寧頌」計劃的其中一個目標,便是引起社會對「預設醫療指示」和「預設照顧計劃」的廣泛關注和討論,了解它的好處,充分運用它,讓病人的晚晴生活能按其意願而安排,善別人生。 文:陳君寧(香港大學社會科學學院「賽馬會安寧頌」高級訓練主任) 編輯:蔡曉彤 Read more
X
下背痛的原因與診療 養和醫院專科醫生講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