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片】腳腫氣喘 躺下難眠 墊高枕頭 「心事」警號!

【明報專訊】行路氣喘,夜尿頻頻,是年老衰退?還是肺部、前列腺出問題? 心臟掌管全身血液循環,當心臟功能出問題,徵狀不一定是心悸、心痛,而是影響全身器官,令人胸悶氣喘、足踝水腫、食慾減退、咳嗽不斷、坐立不安。 常說遇到難題,晚上要「墊高枕頭」。但當你每晚要墊高枕頭才可安睡,未必是有心事,而是心有事!心臟泵血功能變差,平臥時呼吸困難,要墊高枕頭才能紓緩,正是晚期心臟衰竭的典型徵狀。 ▲([email protected],設計圖片,相中模特兒與本文提及疾病無關)   ■問醫生 ◆陳:陳良貴(心臟科專科醫生) ◆琳:陳琳(養和醫院駐院醫生) ■小小心臟動全身? 問:心臟衰竭為何會影響全身? 琳:心臟衰竭是指心臟功能受損,不能正常、有力地泵血,血液不能有效供應到身體各個器官。當身體各器官供血不足,又沒有及時醫治,就會出現各種徵狀,嚴重可能導致器官如肝、腎衰竭,甚至有生命危險。 心臟衰竭不是一個特定的病症,而是心臟疾病的共同表徵,患者多為長者。最常見成因是冠心病,冠狀動脈負責供應心臟血液,若它嚴重狹窄或堵塞,令心臟肌肉缺血,造成心臟負荷,導致心臟衰竭。其他疾病包括高血壓、先天性心臟病、病毒性心肌炎、心瓣問題令心肌受損或增加心臟負荷。此外,甲狀腺功能亢奮、酗酒、吸毒等也會令心臟長期處於興奮狀態,導致心臟衰竭。   ■坐着不動也氣促? 問:走路和睡眠時氣促,原來是心臟衰竭? 琳:血液會經過肺部流入心臟,當心臟功能衰竭,血液會積聚在肺部,造成肺部積水,病人因而出現呼吸困難、氣促等徵狀;夜晚睡眠時,平臥會覺得呼吸困難,需要把枕頭墊高才得以紓緩。當心臟功能愈來愈差,血液會積聚在靜脈,引致雙腳水腫。同時會出現心悸、疲倦、運動量變差等徵狀。 紐約心臟學會(New York Heart Association)根據患者身體的活動能力,將心衰竭分為四級,級數愈高,代表心衰竭情况愈為嚴重。 ‧第一級:沒有明顯徵狀,活動自如 ‧第二級:劇烈運動時感吃力、氣促 ‧第三級:日常活動感到吃力、氣促 ‧第四級:即使靜止時也感到氣促 ▲運動吃力——心臟衰竭是心肌受損,心臟功能減弱,早期徵狀包括運動時氣促、咳嗽、氣喘。([email protected],設計圖片,相中模特兒與本文提及疾病無關)   ■先做心臟超聲波? 問:如何診斷心臟衰竭? 陳:如果懷疑病人心臟衰竭,首先要做最基本的心臟超聲波,檢查心臟功能有否受損,及觀察其結構有否異常,例如心瓣是否正常,或有否先天性心臟缺陷。一旦發現心臟功能不正常,就需進一步檢查找出原因,包括抽血檢驗血球數量、甲狀腺和腎功能,及其他心臟衰竭指標。 此外,透過電腦掃描可觀察心血管情况,判斷病人是否患上冠心病;或透過磁力共振檢查心臟功能及結構,觀察患心肌疾病的可能。不過,心臟磁力共振檢查的過程需注射藥水,而且動輒花費數小時,醫生一般會先建議病人做其他檢查,再考慮心臟磁力共振。   ■飲水也加重病情? 問:如何治療心臟衰竭? 陳:治療可從數方面入手。首先是生活方式和飲食習慣。飲食方面,要減少攝取鹽分,因為過鹹的食物,會令身體吸收過多水分,加劇病人氣促和腳腫。同樣道理,病人也要避免攝取過多水分,每天流質包括:水、湯等分量,要限制在一至一點五公升。另外,病人需要適量運動、戒煙、戒酒。 藥物方面,病人按需要服用不同藥物,常見如利尿藥,俗稱去水丸,排出身體多餘的水分,防止體液積聚,改善氣促和腳腫;排尿同時可降低血液的容量,減少血管壓力,減輕心臟負荷。有些病人或需要用藥降低血壓、減慢心跳、稀釋血液等;近年有新型心衰竭藥物,可以有效紓緩病徵之餘,也可減低因心衰竭而入院的風險。 用藥目的是減緩心臟衰竭的徵狀,當然也要治療其成因。如病人患有冠心病,就要考慮是否接受俗稱「通波仔」的冠狀動脈成形術;如心瓣有問題,則需考慮修補或替換心瓣,以防止心臟功能繼續變差。   ▲(黃志東攝)   ■人工心臟幫到手? 問:嚴重心臟衰竭要換心? 陳:假如病人透過飲食、藥物治療,成效不彰,就要考慮手術治療。 首先,可考慮心臟再同步治療(Cardiac Re-synchronisation Therapy),手術在病人皮下植入起搏器,再將兩條電線分別放在左右心室,兩者的收縮時間同步,提升心臟泵血能力。 如病人同時有心臟發大、心瓣嚴重倒流的情况,則可考慮微創二尖心瓣修補術,將一個微型金屬萬字夾放在心瓣葉上,減低心瓣倒流程度。研究顯示,手術有效紓緩病徵,減低引致心臟衰竭的機率。 如果病人病徵仍然嚴重,可考慮裝置人工心臟,透過體外的微型機械泵連接心臟,提升心臟泵血能力。最極端的個案,甚至需要安排心臟移植。   文:段曉彤 插圖:杜思頴 編輯:林曉慧 電郵:[email protected]

Read more

【男性健康】最佳男主角:96歲就不能動手術?

【明報專訊】何伯伯(化名)走進診症室時,行動靈活,毋須使用拐杖,精神奕奕,真不像一個九十六歲的老人。他一向身體健康,但在一年前開始無法排尿而要插尿喉,令他十分不適,很不喜歡這樣子,於是在家人陪同下前來泌尿外科,聽聽我的意見。之前有另一位醫生為他診斷,估計是前列腺增生,問題不大,惟用藥亦沒有太大改善;於是我向家屬建議,可以植入前列腺支架,作用是撐開尿道,不再受阻,之後便可自行排尿了。 尊重病人意願 考慮風險 家人也有顧慮,畢竟何伯伯一把年紀,接受前列腺支架植入手術時即使是用「監察麻醉MAC」,會否也有生命危險?但他們很尊重何伯伯的意願,加上評估過後,預計手術風險不高,於是我便聯同麻醉科醫生動手術。說起來,我還是第一次為這麼大年紀的人動手術,最擔心是家人會否帶來壓力?幸好他們很明白事理,事情很順利展開了。 手術中發現潛藏膀胱癌 進入手術室,我們先以膀胱鏡檢查增生情况,再安放前列腺支架。沒想到這一檢查,竟發現何伯伯原來有個約三厘米的膀胱腫瘤(不是前列腺腫瘤),像個活塞似的堵塞膀胱頸位置,不止無法擺入前列腺支架,更要立即對付癌症,以免擴散。 年老非放棄積極治療理由 幸虧何伯伯的膀胱癌未算嚴重,沒有擴散;刮除腫瘤後,便可「根治」,我們亦同時處理了前列腺增生問題。兩個疾病一起出現,實屬少見,手術後,何伯伯三天後已出院,不止處理了癌症,而且可順利排尿,重拾生活質素。事後回想,幸好當時堅持要為何伯伯做膀胱鏡檢查,沒有因為他年長而心軟,才能夠找出潛藏的膀胱癌;要是拒絕為他治療,除了他餘生要繼續插尿喉,癌症亦可能在幾年後擴散,令他更為痛苦。 何伯伯的個案很罕見,也告訴我們,年老並非放棄積極治療的理由,只要患者身體條件許可,亦能接受手術。選對了方法,不止讓患者治了病,還可以舒適地生活,這亦是為醫者的責任。 文︰傅錦峯(香港男士健康學會召集人、泌尿外科專科醫生)

Read more

知多啲:港人早期確診比率遜美日

【明報專訊】「香港人確診前列腺癌,約一半屬早期。相比外國,早期確診比率較低。」泌尿外科專科醫生姚銘廣說,以美國為例,確診前列腺癌的病人,八成屬早期,而日本亦超過七成。他估計,美國人對前列腺癌認知較高,而日本人的健康檢查較普及,都有助發現早期癌症。 在香港,不少病人是在身體檢查時發現PSA水平超標,跟進檢查而確診患癌。不過姚銘廣強調,PSA水平超標未必一定患癌,「前列腺發炎、肥大都會導致PSA指數上升,因此醫生需要了解病歷和臨牀徵狀,如家族病史,或透過肛門指檢,檢查前列腺的大小、有無結節或硬塊等,才決定是否需要進一步檢查」。 當有懷疑,就要做前列腺活檢,利用超聲波引導插入刺針抽出前列腺組織,交由病理學專科醫生用顯微鏡診斷前列腺有沒有癌細胞,以及判斷癌細胞的兇惡度。 手術後失禁 多屬短暫 一旦確診前列腺癌,接下來要做一個期數分析,利用磁力共振、針對前列腺的正電子掃描、同位素骨骼掃描等檢查屬早期或晚期,因為治療方法完全不同。如前列癌仍屬早期,癌細胞未擴散情况下,可以手術切除,根治癌症。病人最擔心的副作用,是失禁和影響勃起功能,姚銘廣指出,手術後失禁大都是短暫性,現在使用機械臂手術,手術後長期失禁的風險低於一成;至於勃起功能,則視乎手術有否切除神經線,「癌症愈早發現,愈有可能保留神經線,如果可以保留神經線,七至八成病人的勃起功能不受影響」。 愈早發現 愈大機會保性能力 如果前列腺癌處於晚期,標準是荷爾蒙治療,姚銘廣解釋,「前列腺癌依賴男性荷爾蒙睾丸酮生長,用針藥或手術切除睾丸,切斷睾丸酮供應,超過九成癌細胞就會枯死」。由於睾丸是男士性徵,較少人選擇把睾丸切除,大多數病人都會選擇針藥抑制男性荷爾蒙。無論選擇手術或針藥,治療副作用是性慾減退,容易疲倦和潮熱等。另外,如病人身體狀况許可,會建議同時接受化療,加強治療效果。

Read more

【男性健康】最佳男主角:小便顏色看健康

【明報專訊】我們每天都要小便,未必特別留意小便次數,但小便顏色有異,肯定十分上心。小便顏色的確可反映健康狀况,是非常重要的線索。最明顯是紅色或粉紅色的尿液,這可能代表尿中帶血或排出血尿,最危險便是因泌尿系統生癌而起,所以大家必定會盡快求診,以了解狀况。 透明帶啫喱狀 或滲雜淋巴 若是尿液混濁,呈奶白色,或透明但帶啫喱狀,可能是有淋巴混在尿液中。我們全身都有淋巴,是免疫系統的重要部分,如果淋巴液走進輸尿管或腎臟,便可使尿液變色,醫生必須找出原因,才可治病。另外,尿黃有人說是「熱氣」,但西醫角度則認為是缺水所致;我們也見過綠色尿液,這估計多與藥物有關。透明但帶啫喱狀的尿液,除了滲雜了淋巴,亦有可能是尿路感染所致。 混濁泥黃兼尿頻 腎有膿瘡 阿文(化名)今年20多歲,一向體格健康,但近來尿液間中變得混濁及呈泥黃色,不時有尿頻情况,試過一晚起牀十多次如廁,對於年輕人來說,相當不尋常。除此以外便沒有其他徵狀。我為阿文檢查時,發覺有尿道炎,但他並無伴隨發燒及小便赤痛等典型徵狀。於是我取去阿文的尿液化驗,再做電腦掃描,竟發現他的腎臟有膿瘡(renal abscess),古怪的是沒有腫瘤、結石及淋巴核腫脹,他亦沒有其他病徵例如發燒。 由於阿文工作及進修繁忙,事隔兩個月後他才有空進行手術。此時再看,膿瘡仍然存在,惟膿瘡表面變得很硬,於是安排了入手術室,以超聲波導航做了引流手術「經皮腎造口術」(percutaneous nephrostomy PCN),由背部插管子進入腎臟,植入一條幼細管道,抽出膿液並作化驗,發現當中的細菌與尿道找到的細菌一樣。完成手術後,阿文的徵狀再無出現,由於估計膿瘡與尿道相連,於是我決意進行顯影劑檢查,希望找出由腎臟通往尿道的不正常通道,卻無功而回。可以肯定的是,阿文的腎臟有細小的管道引進細菌,因為腎臟本應是無菌的,但究竟是從何進入則不得而知。 男士患上尿道炎,多數經性行為、腎石或手術所致,可是阿文已經排除這些成因。幸運的是,在沒有嚴重徵狀的情况下,他懂得盡早求醫,才沒有讓病情惡化下去,可見觀察尿液變化的重要性。 文:傅錦峯(泌尿外科專科醫生、香港男士健康學會召集人)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