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愛滋器官」互捐 香港可仿效嗎?

【明報專訊】香港男嬰「求心」的新聞,令人再次關注本地器官捐贈的不足。據國際器官捐贈與移植登記組織(IRODaT)2017年的數據顯示,西班牙是全球器官捐贈率最高的國家,每100萬人中便有46.9名捐贈者;香港則僅有6人。 ▲捐贈率低——香港的器官捐贈遠遠追不上需求。以腎臟為例,每年捐贈個案不足100,輪候人數卻超過2000人。(明報製圖) 各地政府想盡辦法,希望增加器官捐贈數目。最近台灣通過開放愛滋病感染者捐贈器官的法例,立法程序已接近尾聲。究竟風險何在?香港應否仿效? 13個月大的許智愷,確診患上限制性心肌病,上月初病情急劇變差,現急需O型血、體重8至15公斤的捐贈者移植屍心,為香港歷來年紀最小的求心個案。 ▲急需換心——13個月大的許智愷患上限制性心肌病,急需換心。(家屬提供) 港器官捐贈率低 100萬人僅6名 根據醫院管理局資料,目前中央器官捐贈登記名冊的登記人數已超過29萬。截至2018年6月30日,全港有49人輪候移植心臟,去年頭6個月捐贈個案則錄得6宗。醫管局轄下醫院2017年器官移植統計數字顯示,心臟輪候時間平均為21.7個月,其間死亡人數有9.6%。雖然心臟需求並非最殷切,但小朋友難找合適的捐贈者,故此移植心臟難度比成年人高。香港移植學會會長李威廉解釋,因為幼童的胸腔較小,容不下成年人的心臟,捐贈者的心臟大小要與受贈者相若。 「小心」固然難求,即使是其他一般器官,輪候名冊上都一樣有長長的名單,為何香港巿民捐贈器官的意欲那麼低?香港目前採用自願捐贈制度(opt-in),市民需要表達自己有捐贈器官的意願;相反預設默許捐贈制度(opt-out),則默許所有人是器官捐獻者,若巿民不願捐,必須主動拒絕並退出機制。政府過去曾提出推行預設默許器官捐贈機制,不過社會未達成共識。 李威廉認為,「器官捐贈是一個大愛行為,變了預設默許捐贈制度,未必是好事,一旦變了opt-out,就將自發的大愛行為變成一個責任。」雖然西班牙採用軟性預設默許制度,即最終都會尊重家屬的意願,但並不代表香港照用可提高捐贈率,因最終仍需家屬同意;要提高捐贈率,還牽涉其他因素,例如政府投放資源教育推廣等。李威廉又指新加坡實行預設默許制度,但捐贈率不見得很高。 ▲李威廉(受訪者提供) 患癌需先醫治 沒復發才可移植 提高捐贈率的同時,亦要考慮配對的成功率。事實上,部分器官衰竭病人未必適合接受手術。李威廉表示,「醫生會評估病人身體狀况,是否適合做器官移植手術。如有活躍的嚴重感染,要先醫好感染,才可等候器官捐贈。另外,如病人有惡性腫瘤,亦不適宜放在輪候名冊,需要先處理這個惡性腫瘤,待身體復元,再觀察一段時間,沒有復發,才可做器官移植手術。」他解釋經過器官移植手術後,病人需服食抗排斥藥,令抵抗力變差,增加感染和腫瘤的風險,故醫生必須小心評估病人狀况。 愛滋器官互捐 或致二重感染 接受器官移植手術前,除了要評估受贈者的身體狀况,亦要檢驗捐贈者有沒有感染愛滋、乙肝、丙肝等常見病毒,感染愛滋或嚴重傳染病均不能捐贈其器官或組織。台灣過去規定,愛滋病帶菌者不得等待接受器官移植手術,不過在2016年已放寬,讓病情控制良好的感染者輪候器官移植,接受一般人捐贈。而台灣衛生福利部更於去年底修正「人體器官移植分配及管理辦法」,允許愛滋病人捐贈心臟、肺臟、肝臟、腎臟、胰臟及小腸。 「三四十年前,HIV(人類免疫力缺乏病毒)帶菌者未必適合器官移植,因為接受器官移植手術後,要食抗排斥藥,會降低身體抵抗力,擔心HIV病毒會因此增生,令病情惡化,死亡率提高。現在很多醫學界的觀點都認為,HIV以前可能是不治之症,但現在能夠醫治,等於是一個長期病,病人只要定時覆診、依時服藥,病情可以受到控制。」李威廉稱現時醫學昌明,抗病毒藥亦有很多選擇,只要HIV帶菌者身體狀况良好,便適合接受器官移植手術。 美國在2013年通過《愛滋病病毒器官政策公平法》(HIV Organ Policy Equity Act),允許病情控制良好的愛滋患者之間移植器官。根據美國指引,愛滋感染者移植器官須符合以下條件: 1、CD4淋巴球數值大於200 cells/μl(CD4數值愈低,病毒愈活躍); 2、服用抗病毒藥滿6個月,測量不到HIV病毒量; 3、排除有感染或腫瘤。 不過,李威廉指愛滋病帶菌者互捐器官仍存有風險,「患愛滋病的捐贈者本身可能有伺機性感染(Opportunistic Infection),並不適宜捐贈器官,因為這會將病毒帶到受贈者身上。HIV有不同類型,分別是type 1和type 2,當中再分subtypes(亞型),會有不同的抗藥性,例如某一個subtype對某種藥有抗藥性,HIV陽性之間捐贈器官的話,有可能造成superinfection(二重感染),如果受贈者和捐贈者的subtype不同,變相多了另一個subtype的HIV病毒,可能對受贈者的抗病毒藥有抗藥性」。若事前知道受贈者和捐贈者的HIV類型和對藥物的反應,便相對安全。 港愛滋病人不多 暫未迫切實行 值得留意的是,將愛滋病帶菌者的器官移植給非帶菌者仍然存在高風險因素,故此台、美都僅允許捐贈給同樣是愛滋病帶菌者。在香港有什麼方法可提升器官捐贈數字?如果放寬捐贈者條件,例如參考美、台做法,容許愛滋病人互捐器官,又是否有效可行?「南非在2008年起,愛滋病帶菌者可以互捐器官。不過,南非相對較多HIV帶菌者,而部分等候器官捐贈的病人和捐贈者,都感染了愛滋病毒,所以就嘗試互捐,而且效果不錯。至於美國仍然是起步階段,2016年才有首宗移植個案,亦並非每間醫院都有做這類手術」。李威廉認為,香港暫未有迫切性實行愛滋病患者互捐器官,原因是器官輪候名冊上的愛滋病人並不多,與外國情况不同。 文:李祖怡 統籌:鄭寶華 編輯:梁小玲 電郵:[email protected] Read more

知多啲:肝炎可互捐器官

【明報專訊】既然愛滋病帶菌者可互捐器官,乙型肝炎或丙型肝炎帶菌者之間又可否捐贈器官? ▲(圖:[email protected]) 李威廉指出,乙型肝炎帶菌者可捐贈器官予乙型肝炎帶菌者,丙型肝炎亦一樣。一般來說,沒有感染乙型、丙型肝炎的捐贈器官,會分配給非乙、丙型肝炎帶菌者。由於丙型肝炎捐贈者數目不多,故丙型肝炎受贈者也可接受非乙、非丙肝炎捐贈者器官。   Read more

器官捐贈:器官捐贈卡沒法律效力 死後捐贈看家屬意願

【明報專訊】簽署器官捐贈卡,死後捐贈器官,家屬最終也可以否決? ▲表明意願——就算簽署器官捐贈卡,死後捐贈器官與否,家屬可作最終決定,所以應及早向家屬表明意願。(衛生署網頁圖片) 李威廉指出,死者生前即使簽署了器官捐贈卡,在捐贈手術前,死者家屬須簽署同意書,確認哪些器官或組織會作移植用途。 律師梁永鏗表示,遺體不屬於任何人擁有的資產,要求家屬簽署同意書的做法只是出於情感考量,顧及家屬的感受。在中央器官捐贈登記名冊登記和簽署器官捐贈卡只是表達意願的方式,均沒有法律效力,所以家屬不一定要跟從。相反,即使死者生前未有簽署器官捐贈卡,或曾表示不願意捐出器官,家屬仍可代死者捐出器官,決定權變相在家屬手中。 ▲梁永鏗(受訪者提供) 梁永鏗補充,器官捐贈卡不可以與遺書相提並論,因為在法律上無論是遺囑或死前遺書,也只能處理財產或遺產,而死後的身體並非法律上所包括的財產,也不能變成遺產,所以不能用遺囑或遺書來處理。 李威廉提醒,有意在死後捐出器官的人,除了網上登記和簽署器官捐贈卡外,應及早向家屬表明捐贈器官的意願,家人通常都會尊重。 Read more

先天腎病患者 盼新一年獲捐贈

【明報專訊】等候換器官的病人,身心俱疲。有患先天腎病的病人,曾受病患折騰至出現抑鬱,近年病情惡化至需定期回醫院洗血,生活大受影響,血管亦因過於頻密地插針,組織增生得浮凸,盼新一年可獲腎臟捐贈,重過新生。 患病四十載 走出抑鬱變開朗 笑言與剛過50周年台慶的無綫電視一樣年紀的Wendy,11歲時發現患有先天腎小球炎閉塞,即先天腎病,要控制飲食及定期覆診,當時不需特別接受治療。腎病曾令她感自卑,不願與人接觸,終日怨天尤人,一度患上抑鬱症。後在妹妹鼓勵下參加教會活動,逐漸變得開朗。惟病情約6年前惡化,需每日做「腹膜透析」治療(俗稱洗肚),因出現併發症小腸氣,故5年前改為洗血,每星期2至3次。 喜歡旅行及美食的Wendy,受病情影響無法離港,亦不可隨意進食,縱使依足醫生指示生活,腎病仍惡化,3年前無法小便,下月會做身體檢查,若心臟健康便會加入輪候腎臟捐贈,她希望盡快獲得捐贈,重過新生。

Read more

高血壓糖尿病受控 可捐器官

【明報專訊】高血壓或糖尿病患者也可捐贈器官。伊利沙伯醫院器官捐贈聯絡主任龐美蘭表示,除了不可控制的炎症和已擴散的癌症患者外,乙型肝炎帶菌者、高血壓和糖尿病患者亦可捐贈器官,因輪候器官移植的病人,也有慢性疾病患者及乙型肝炎帶菌者,故只要捐贈者及受贈者配對成功,病人在知情下仍願意接受相關捐贈,便可做移植手術。 香港移植學會前會長兼腎臟專科醫生周嘉歡表示,高血壓及糖尿病對腎臟有不同程度影響,如檢查後知道屬初期或無影響,又有合適的輪候者便可捐出;現時通常「60歲捐給60歲,70歲捐給70歲」,年長者換腎後的腎臟使用期限或不及年輕人長,但視乎個人身體狀况而定。她說任何年齡的器官移植手術都有可能出現排斥,不僅長者捐贈的器官有此問題。 捐肝沒限年齡 70歲可捐1歲患者 瑪麗醫院肝臟移植中心總監盧寵茂說,對比其他器官,肝臟不會隨年紀衰老,且再生力強,主要影響肝臟健康的是酒精,不論活體捐肝或捐屍肝,均沒設年齡上限,受贈者也沒年齡限制,「70歲的肝也可捐給1歲患者」,而一個肝更可捐兩次,有健身先生獲捐肝,他死後再捐出肝臟,受贈者至今仍存活。

Read more

放寬捐肺腎年齡 長者捐器官倍增

明報專訊】年紀大不一定機器壞,七老八十也可遺愛人間。醫管局今年放寬器官捐贈年齡的建議指引,肺及腎不再設年齡上限。今年首11個月共有7具70歲或以上的遺體捐出器官,佔整體近兩成,較過去兩三年升逾1倍。器官捐贈聯絡主任表示,放寬指引是個案上升的原因之一,主要是近年社會對器官捐贈的討論較多,令長者知道離世後可選擇捐器官,延續他人生命。 只捐心設限 如合適過70歲也可捐 伊利沙伯醫院器官捐贈聯絡主任龐美蘭說,日新月異的醫療技術可延長長者的壽命、改善其健康,故醫管局今年跟從外國指引,放寬本港器官捐贈的建議指引,原有年齡上限的肺及腎臟捐贈者,現不設上限,捐肝年齡依舊不設上限,僅餘捐心設有70歲上限。但她表示有關指引屬建議性,如找到合適捐贈者及受贈者,即使超過70歲也可做心臟移植。 醫管局今年首11個月共有38具遺體捐器官,當中有7具遺體是70歲或以上,最年老是81歲,每具遺體捐出1至3種器官,受贈者年齡大多與捐贈者相若。龐美蘭說,過去數年,70歲或以上的遺體器官捐贈每年約2至3具,今年較往年升逾一倍,除了放寬指引外,社會愈來愈願意討論器官捐贈,令長者亦有機會知道離世後,身體入土為安前仍可幫助有需要的人。 長者對生死淡然 樂於捐贈 「很多人害怕與長者討論生死的話題和身後事,覺得不吉利,其實他們很願意去了解。」從事器官捐贈工作近8年的龐美蘭表示,對比年輕一輩,長者對生死的態度比較淡然和平靜,很多長者知道離世可以捐出器官感開心,亦很願意捐贈,近年致電中心詢問器官捐贈的長者亦有增加。 100具合適遺體 僅四成願捐 龐又稱,每日有逾2000人輪候器官,每年有約100具適合的遺體可做器官移植,但僅約四成願意捐器官,除了傳統保留全屍的思想影響,更多的是「好想捐,但不敢捐」,因逝者生前沒與家人講清楚,即使家人欲為逝者捐器官,卻不確定其想法而不敢亂作主,結果無法捐贈。她說器官捐贈既是生命的聯繫,也是生命的延續,曾有受贈者生活11年後,撒手人寰時再捐出器官幫助他人。她鼓勵市民與親人表達想法,特別是有意離世後捐出器官者,好讓家人日後可按其意願而行。

Read more

30組織被諮詢 共識不降捐器官年齡

【明報專訊】急性肝衰竭病人鄧桂思曾需換肝續命,其女兒Michelle當時未成年,不符捐器官法定年齡,無法捐肝救母,引起應否酌情處理或下調法定年齡的討論,食物及衛生局為此做研究。食衛局長陳肇始昨稱,已被諮詢的持份者對是否維持法定年齡看法不一,會繼續聆聽意見。病人組織則稱,曾參與早前一次會面的各組織代表,對不劃一降低法定年齡有共識,個別團體則認為可設酌情機制處理特殊情况。 陳肇始:可探討增機制彈性 與器官捐贈政策相關的諮詢主要包括三部分:法定捐器官年齡、預設默許機制及交叉捐贈制度。 陳肇始稱,該局於6月與主要持份者見面,有組織希望維持以18歲為捐器官的法定年齡,亦有人覺得可再探討如何令機制更有彈性。至於預設默許機制(即在生時沒提出反對,會被視為同意死後捐出器官),陳說局方早前曾就此做民意調查,正分析數據,盼今年內公布結果;另會觀察海外實施該機制的經驗及成效。 多認同「默許機制」未來方向 關注病人權益的社區組織協會幹事彭鴻昌稱,該次見面約有30個組織參與,包括醫生及病人組織代表,各代表有共識不劃一降低捐贈器官的法定年齡,個別團體代表包括他自己,認為可在此基礎上增設酌情機制。至於另外兩項建議政策的爭議亦不大。彭說與會組織普遍認同預設默許機制是未來方向,惟現時非推行的最合適時機,因主動捐贈的人比率仍有上升空間。

Read more

考考你:移植活腎1年存活率達95%

【明報專訊】「世上首宗人類腎臟移植是何時進行?在哪裏進行?」鄭志文提出一串問題,挑戰有活字典、活歷史書之稱的何仲平。 1954年首宗活腎移植 「1954年, Dr. Murray在美國進行首宗活體腎臟移植。由於捐贈者和受贈者是同卵雙胞胎,配型脗合度高,沒有排斥現象,手術十分成功。」何仲平醫生說,其實在此之前,都曾經有多宗屍腎移植手術,但那個時候,醫學界還未認識器官移植的排斥反應,病人在手術後數天或數月出現排斥,所以手術未算成功。 問完世界歷史,鄭醫生再問本地歷史:「香港的腎臟移植歷史又是怎樣?」 「1969年,梁智鴻醫生和顧家麒醫生在瑪麗醫院完成首宗屍體腎臟移植個案。」何仲平補充,兩位醫生不但提倡修改法例,允許香港進行器官移植手術;他們更加積極發展洗腎房(renal laboratory),為病人做透析治療。當年洗腎房稱為laboratory,即實驗室,可想而知,洗腎是十分先進的治療。 香港首宗活體腎臟移植,是在1980年完成,何仲平也有參與。「活腎移植的效果比屍腎好。不過,活體捐腎始終帶有風險。這是一個爭議。由於當年瑪麗醫院主張屍腎移植,所以該項手術最終是在瑪嘉烈醫院進行。」根據衛生防護中心的資料,活體腎臟移植的一年存活率達95%,5年的存活率達85%;而遺體腎臟移植1年存活率90%,5年則介乎75至80%之間。

Read more

問醫生:捐剩一個腎 夠不夠用?

【明報專訊】鄭:鄭志文醫生 何:何仲平醫生 觀:Facebook觀眾 觀﹕捐腎者需要符合什麼條件?捐腎會否影響健康? 何﹕一般來說,捐腎者需要符合以下4個基本要求: ‧沒有感染 ‧沒有癌症(腦癌除外) ‧腎功能良好 ‧身體狀况良好 許多研究顯示,活體捐腎對於健康沒有影響。一個腎臟,只要功能良好,臨牀上足夠使用。不過,最近也有研究指出,捐贈後始終只剩一個腎臟,將來遇上問題的風險較高。 ■移植腎只可用10年? 觀﹕換腎後,能否完全康復?「新」的腎臟,可以維持多久? 何﹕換腎後,飲食可回復正常。毋須再限制飲水,毋須戒口。不過,因為要防止排斥現象,必須長期服食抗排斥藥。 一般來說,移植腎臟可以維持10年左右;當然,也有失敗個案。我會說,10年是較為保守的說法。最近,我出席了一個病友聚會,其中一位活腎移植的病人,新的腎臟用了30年,情况仍然良好。 鄭:換腎後能否完全康復,其中一個重要因素是,原來引致腎臟損壞的疾病有否完全根治。如果病人本身患有糖尿,換腎之後一定要好好控制血糖;小心飲食。如果患有免疫系統疾病(如:紅斑狼瘡),新換的腎臟同樣有可能受破壞。 ■止痛藥傷腎莫輕視 觀﹕什麼食物會傷腎?楊桃會否傷腎? 何﹕沒有食物直接傷腎;間接的影響則有。吃得過鹹,導致血壓上升,傷害腎臟。患有糖尿,仍每晚吃糖水,令血糖過高,也會影響腎臟。 楊桃含有一種毒素,腎功能正常的人,可以自然代謝把毒素排出體外。可是,腎功能差者則無法把此毒素排出體外。一旦積聚體內,可能出現作嘔作悶、心跳、抽筋徵狀,嚴重甚至死亡。 藥物方面,某種抗生素(慶大霉素)會影響腎臟,不過現在已經少用。問題最大反而是使用止痛藥(尤其非類固醇止痛藥)。大家有個觀念,就是止痛藥傷胃,其實它們也傷腎。還有, X光檢查注入的顯影劑,也可能傷腎。 ■減肥藥含馬兜鈴酸致腎衰竭 鄭﹕除了西藥,中藥也有可能傷腎。可否講解一下? 何﹕含馬兜鈴酸的中藥材,毒性很強,可導致腎衰竭,甚至死亡。如何發現馬兜鈴酸傷腎的呢?話說有一段時間,比利時有許多女士的腎臟突然變差,後來發現她們都有服用一種減肥藥物,內含馬兜鈴酸。 香港早已對相關藥材作出嚴格規管。不過,曾經也有錯誤把含馬兜鈴酸藥材當作其他藥材使用,導致中毒的個案。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