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擊超惡胰臟癌 高危族驗定基因 兩近親確診 家人風險高7倍

【明報專訊】胰臟癌是癌症殺手中的殺手,五年存活率5%至8%,為所有主要癌症中最低。大部分患者發現時已屆中晚期,只有約20%的病人適合動手術作根治性切除,其餘患者治療以化療為主。雖然近年隨新藥面世,患者的生存機會已有所提升,但整體而言治療效果仍難言理想。   上升趨勢——胰臟癌有按年上升的趨勢,由2008年的448宗新症個案升至2016年的702宗,而根據西方國家經驗,胰臟癌個案仍會進一步上升。(Eraxion@iStockphoto/明報製圖)   根據香港癌症病人資料庫,胰臟癌個案有上升趨勢,新症個案由2008年的448宗升至2016年的702宗,並躍升為香港第六號癌症殺手,2016年共有678人死於此病。根據西方國家的經驗,胰臟癌個案未來相信仍會進一步上升,情况令人憂慮。   (明報製圖)   10%至15%個案有遺傳因素 胰臟癌的具體成因不完全清楚。大部分個案為基因後天偶發突變(sporadic)引起,引致基因突變的高危因素包括:吸煙、酗酒、肥胖、缺乏運動、慢性胰臟炎等。按西方國家的研究,約10%至15%胰臟癌個案有遺傳(genetic)因素,當中又可再分為兩類: 1. 家族性胰臟癌(Familial pancreatic cancer) 家族中有最少兩名近親(兄弟姊妹、父母或子女)確診罹患胰臟癌,而本身非遺傳性腫瘤綜合症患者,便屬家族性胰臟癌。根據統計,若有一個近親罹患胰臟癌,其餘家族成員的罹患風險會比一般人高出3至5倍;有兩個近親罹患胰臟癌,風險比常人高5至7倍;三個近親罹患胰臟癌,風險高30倍。 2. 遺傳性腫瘤綜合症(Hereditary Cancer Syndrome) 我們與生俱來擁有約3萬組基因,每組基因有一對,一個從父親遺傳,一個從母親遺傳。當中小部分的基因對抑制或促進癌症形成起關鍵作用。遺傳性腫瘤綜合症患者,其抑制或促進癌症的基因帶有先天缺陷(Germline mutation),也就是說在一對染色體中,其中一條基因天生便有缺陷,當人體在生長過程中,因環境或其他因素,另一條基因亦發生變異時,細胞便容易不受控制,大大增加患癌風險;而父母有缺陷的基因亦有可能傳給下一代。   在眾多與胰臟癌有關的遺傳性腫瘤綜合症,其中以遺傳性乳癌與卵巢癌症候群(Hereditary breast and ovarian cancer syndrome)較為普遍。此癌症候群源自BRCA1或BRCA2基因變異,這兩個基因皆屬抑癌基因(Tumor-suppressor gene),負責修復損壞的DNA。因此,當BRCA基因發生缺陷,DNA受到攻擊而斷裂破壞後會無法正確修復,細胞內DNA損壞累積到一定程度,細胞就會發生癌變。   遺傳因素——約10%至15%胰臟癌個案有遺傳因素,現時科技已可透過驗血找出問題基因,幫助醫生找出對應預防和治療方案。(Ca-ssis@iStockphoto)   BRCA基因與乳癌及卵巢癌的關聯,因荷李活女星安祖蓮娜祖莉接受預防性雙乳房切除手術而廣為人知。帶有BRCA基因突變的人,終其一生患上乳癌的風險高達約40%至87%,卵巢癌約16%至60%,發病年齡亦會較一般人年輕。至於胰臟癌,愈來愈多數據顯示BRCA基因突變者患胰臟癌的風險亦會增加,大型研究顯示患胰臟癌風險比常人高出兩倍;但有別於乳癌及卵巢癌,BRCA相關的胰臟癌的發病年齡與其他胰臟癌患者無異。   及早發現或可作手術 存活率較理想 如何篩查及預防胰臟癌,現時醫學界仍未有確切定論,需要更多的相關研究才能制訂合適指引。在最新發表、經過16年追蹤的研究報告,在高危群組中,透過篩查發現的胰臟癌一般較為早期,較多病人適合接受根治性的手術,存活率亦較理想。我們仍需要更多數據確認相關研究結果。很多權威組織亦建議高危一族定期作超聲波內視鏡(Endoscopic ultrasound)及磁力共振(MRI)檢查,以策萬全。   高危一族包括: –家族中有最少兩名近親確診罹患胰臟癌 –帶有先天性基因缺陷的遺傳性腫瘤綜合症患者: –BRCA、PALB2:遺傳性乳癌與卵巢癌症候群(Hereditary breast and ovarian cancer syndrome) –CDKN2A:家族性非典型性多痣和黑色素瘤症候群(Familial atypical multiple mole melanoma) –錯配修補基因(Mismatch Repair genes、MMR基因) MLH1、MSH2、MSH6、PMS2:連氏綜合症(Lynch syndrome),舊稱遺傳性非瘜肉結直腸癌症候群 –STK11:黑斑息肉症候群(Peutz-Jeghers syndrome) –PRSS1:遺傳性胰腺炎(Hereditary Pancreatitis)等   (明報製圖)   基因測試 有助個人化治療 另一方面,西方研究顯示約有10%至15%的胰臟癌患者,帶有先天性基因缺陷但自己未有徵狀或察覺,有問題的基因有可能傳給下一代。現時科技可透過血液準確測試基因,檢驗患者是否帶有問題基因,及早識別有助作出相應措施。   治療方面,透過血液檢驗能找出10%至15%帶有先天性基因缺陷的胰臟癌患者。近年研究指出,找出問題基因往往能幫助醫生找出對應的標靶藥或免疫治療,制訂個人化的治療。例如:BRCA基因變異者較適合用鉑金類(Platinum)化療及PARP抑製劑;錯配修補基因(MMR基因)變異則較適合接受免疫治療等等。我們仍需更大型的臨牀研究證實其功效,但對於治療選項甚少的胰臟癌患者,這無疑帶來新希望。   期望在不久的將來,隨更多的研究結果面世,我們能制訂更有效的胰臟癌篩查及預防指引,同時透過基因測試技術為病人提供更個人化的治療。現時大部分遺傳性胰臟癌的數據均源自西方國家,期望香港在未來建立相關的數據庫,以助更有效應對此癌症殺手中的殺手。   文:蔣子樑(香港大學臨牀腫瘤科臨牀助理教授) 編輯:梁小玲 電郵:feature@mingpao.com Read more

基因檢測 亂做嚇餐懵

【明報專訊】基因測試普及,三數千元已經可以做一個營養基因測試、藥物基因測試、疾病基因測試,甚至智力基因測試。近期更有保險公司為顧客提供基因測試,吸引顧客購買保險。 基因測試是否一個「未來報告」,預告疾病發生?報告一旦預告你有基因缺陷或變異,如何應對?值得做嗎? 基因檢查,的確有助辨識一些遺傳病。 香港大學藥理及藥劑學系基因研究中心助理教授張正龍,以高膽固醇作例子,他指有不同因素引起高膽固醇,但近年研究發現,家族性高膽固醇血症(Familial Hypercholesterolemia,簡稱FH)是因為三個基因突變有關。而港大的研究發現,香港高膽固醇病人中,六成帶有FH基因突變。 有助診斷治療 才值得檢測 FH患者,臨牀有一些特徵,例如﹕家族高膽固醇病史、低密度膽固醇(LDL,又稱壞膽固醇)偏高、皮膚肌腱出現腱黃瘤(Tendinous xanthoma)等。張正龍指出,有高膽固醇的患者,如果同時帶有上述臨牀徵狀,就值得接受基因檢查,因為研究又發現,帶有FH基因的病人,對傳統降膽固醇藥他汀的反應不佳。 「他汀類藥物,一直是治療高膽固醇的主要藥物。美國心臟學會建議四類心血管病高危人士,需要服用他汀,高膽固醇是其中之一。」香港大學藥理及藥劑學系講師、註冊藥劑師陳潁琳解釋,一般高膽固醇病人,服用他汀由低劑量開始,但帶有FH基因的高膽固醇病人,一開始就要服用高劑量他汀。 然而,高劑量他汀增加嚴重副作用的風險,嚴重可致橫紋肌溶解症,導致腎衰竭死亡。陳潁琳指出,亞洲人體型較細小,肌肉量亦較白人少,腎、肝功能亦相對較弱,代謝藥物容易出現副作用,所以建議有FH基因的亞洲人,服用他汀劑量減半;同時不建議混合其他降膽固醇藥一起服用,以免增加肝、腎負擔。 「有FH基因的病人,耐藥性強,加上劑量有限制,所以對他汀的治療反應不佳。」陳潁琳指出,去年《新英倫醫學雜誌》刊出的研究,發現針對FH基因的新藥PCSK9抑制劑,能有效將FH病人血液中LDL降低。所以高膽固醇病人透過基因檢查,確診帶有FH基因,就應該使用新藥PCSK9抑制劑。 大多疾病非單一基因控制 發現一個基因與一個疾病相關,只是研究第一步。張正龍說,要將兩者關係於臨牀上應用,還需要很多不同的研究和數據支持。而且大多數的疾病,不是由單一基因主宰,只是有些基因影響力較大,有些影響較小。 「到目前為止,已經找到超過150基因與高膽固醇有關。」香港大學外科學系研究助理教授鄧詩敏正參與一個膽固醇基因研究,發現有過百基因會影響膽固醇的製造和分解,導致低密度膽固醇或三脂甘油酸上升,「但與FH基因突變比較,這些基因變異的影響力相對較小」。 鄧詩敏表示,找到這些基因,最希望是研發出針對的藥物,但相信這並非一朝一夕可成事。而暫時計劃中的研究,希望把所有膽固醇相關的基因,按影響力評分。病人透過基因測檢,如發現相關基因數量多兼影響力大,或許應考慮及早用藥,預防心血管病和中風;但如檢查發現相關基因數量和影響力均不多,高膽固醇是後天因素為主,病人或許應透過健康飲食和運動等幫助控制膽固醇。 ■知多啲 缺乏臨牀研究 「未來報告」零意義? 基因測試猶如水晶球,解開健康之謎?找到肥基因,是否從此只能吸風飲露?找到瘦基因,是否可以不節食不運動,一世享瘦? 因為科技進步,令基因測試普及,甚至有商業機構用以作招徠,吸引顧客,張正龍對此有極度保留。他舉例,接受營養基因測試,發現基因變異令身體容易缺乏維他命D,醫生、營養師、病人究竟應如何解讀這個結果? 「是否單純補充維他命D已經足夠呢?要補充多少劑量?抑或身體難以吸收維他命D,所以無論補充多少也沒有用?」張正龍指出,正因為缺乏研究,上述問題暫時未有答案;目前只有少數基因測試有大量臨牀研究支持,可用於診斷和治療。然而大多數基因測試,目前都只在研究階段,對市民實際幫助不大。 張正龍與陳潁琳各舉一例,解釋有實際功效和不切實際的基因測試。 張正龍以腦癇症治療為例,抗腦癇症藥物苯妥英,可能導致嚴重副作用史帝芬強生症候群(Stevens-Johnson Syndrome, SJS),病人會在短時間內全身皮膚起水疱、脫落、紅疹,有生命危險。已知副作用與HLA-B*1502基因有關,所以病人用藥前必須接受基因測試,如結果是陽性,就要轉用其他種類藥物。 陳潁琳則以坊間藥物基因測試為例,不少人因為好奇,接受藥物基因測試,她接觸其中一個案例,測試結果發現肝代謝問題的基因,會影響藥物反應和副作用。然而,影響肝臟藥物代謝的基因不止一條,而且一種藥物代謝,不止涉及一種肝酵素,而是有很多途徑。所以基因測試中驗出某一種肝酵素代謝出問題,根本沒有意義。 ■健康講座 基因醫學解碼:膽固醇好與壞 主辦單位:香港大學藥理及藥劑學系基因研究中心 講者:香港大學外科學系助理教授(研究)鄧詩敏、香港大學藥理及藥劑系講師兼註冊藥劑師陳潁琳 日期:11月12日(本周六) 時間:下午3:00至4:30 地點:香港大學明華綜合大樓T2講堂 報名﹕請於辦公時間內致電2831 5087,或登入www.hkuehealth.org網上報名 文:鄭寶華 圖:資料圖片 編輯:梁小玲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