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本善】全民好性:今次能成孕嗎?

【明報專訊】從生物學角度來說,一個生命的誕生是由男性的精子和女性的卵子交合所致。面對幼小的生命,父母親們都會禁不住地讚歎當中的奇妙。一些夫婦會因上天厚賜的這份禮物而感激流涕,深信生命的歷程就正如西方流行語所言:「I’ll try my best and God will do the rest.」意思是:我會努力體驗生活,而所得的結果就交由上帝去安排。 可是,這個觀念不是人人認同。有些夫婦面對自己的初生嬰孩,情不自禁地喜上眉梢,心中讚歎着自己驕人的生育力。他們都堅信生育力是與生俱來,養兒育女亦自不然是婚姻必經的階段。   (Tomwang112@iStockphoto,設計圖片) 放下焦慮親熱 身體輕鬆易成孕 相對於生育力是與生俱來的論述,不育就變成了夫婦的莫大恥辱、不能接受的缺陷、摧毁婚姻及人生的元兇。在性愛與生育輔導過程中,我確實遇過一些執著要生兒育女的夫婦。他們普遍是遲婚、避孕多年或疏於行房的一群,當太太的年齡臨近35至40歲的大限,他們就像熱鍋上的螞蟻,忐忑不安地四出張羅妙計良方去達成生育願望。 非常可惜,執著的取態使他們終日寢食難安。滿腦子的負面思想都是圍繞着下列的疑問:為什麼人有我無?為什麼這樣不公平?為什麼要我這樣不幸?這些問題的背後反映着他們無法接受不育的可能。更糟糕的情况是發現其中一方的成孕機率低,這個信息對渴望生育的配偶來說,簡直是晴天霹靂的噩耗。委屈挫敗但心有不甘的配偶,就禁不住埋怨對方,來宣泄不忿的情緒。   面對這些惶恐焦慮的夫婦們,我會溫柔地給他們以下不容有失的忠告:「從今天開始,務請你們卸下焦慮去做愛,不要記掛能否成孕的果效,繼續真心相愛。因為,快樂的孩子是由相愛的夫婦而生。當親熱時,請你們盡情去享受用身體來示愛的美妙時刻。若你們放開懷抱,身體便會輕鬆舒暢,受精成孕的機會定會自然提高。你們的相愛,是送給孩子最好的禮物!」 很多聽了我的忠告而順利產子的夫婦都來報喜。他們不約而同的分享是:「卸下執念,真心做愛」,真真實實的讓他們體驗到生命的可貴和喜悅。孩子的誕生令他們更懂得珍惜生命的奇蹟。 文:李月儀(香港性教育、研究及治療專業協會副會長、性治療師) Read more

【男性健康】靜觀男人心:男人的委屈

【明報專訊】最近看過一齣有關夫婦對話的紀錄片《幸福定格》,片中8對夫婦的對話,很多是太太透過這個拍攝的機會,在丈夫完全專注的情况下,訴說自己在婚姻中的委屈。 ▲《幸福定格》劇照 丈夫們用不同的方法來迎接太太的申訴,最多的是不知所措,會嘗試回應,會嘗試沉默,也會嘗試打岔。在鏡頭面前,太太如此自如地表達自己在婚姻裏的努力。 可是男士呢,似乎很難理直氣壯地訴說自己的委屈,有些男士甚至被鏡頭忽略了,變成了太太的獨白。在「委屈」這個題目,男士似乎沒有多少的話語權。 男人「捱義氣」 委屈當氣量 這個星期,有一群男士來中心參加「靜觀×飲食」工作坊,一起學着怎樣跟隨身體感受和需要進食。 男士其實是懂得閱讀身體的飽餓感覺、食物的味道,但當說到如何自主決定食多少的時候, 卻有男士分享覺得自己好似無法享有這個自主權。 當一群人一起吃飯的時候,面對枱上剩下的食物,大家都抱着不要浪費的原則,要求男士「清枱」。他覺得這似乎是他的責任,也是令大家可以不感到內疚的付出,他不會理會自己當下是否已經吃不下,都會盡力符合別人的期望,把枱上食物掃光,這是他作為男人的義氣。 可是這個義氣也會給別人濫用,鄰桌看到他掃光剩食,連鄰桌的剩食也送過來。那一刻,他會感到委屈,彷彿自己沒有選擇的權力,沒有say no的勇氣,因為他認為義氣應該是沒有底線。在這些場合,他便有了過度進食的問題。這些苦、這些委屈,不可以理直氣壯的說出來。 男人的委屈是: 這是男人應有的氣量,你不應該感到委屈。 男人最大的委屈是:你把委屈說出來,那你就不是一個男人。 面對女人的委屈,男人不能以相同的方法爭辯、訴說自己的委屈,因為那就很「不男人」了。 在「靜觀×飲食」的工作坊的現場,有另一名男士回應他遇到相同的處境。他說自己也是最後會被眾人塞食物的那個人,他的策略是,刻意在食飯過程中少吃一點,讓自己有配額在最後衝刺。 男人的細心和體貼,往往在於他們不會說出來,卻一直在照顧自己和照顧別人之中找平衡點。   明愛賽馬會思達計劃,提供男士靜觀為本的情緒學習課程 詳情:www.facebook.com/CaritasMenCentre 男士熱線:2649 9158 文:侯雪媚(明愛賽馬會思達計劃——男士社交及情緒支援服務督導主任)   【男性健康】最佳男主角:前列腺癌篩查 其實靠估? 【男性健康】一吋長非一吋強 陰莖幾短先唔正常? 【男性健康】知多啲:基因決定陰莖長短   Read more

【性本善】姨媽姑姐係外人? 婚姻不等於1+1

【明報專訊】婚姻從來都不是兩個人的事,一段婚姻連結着的不是兩個獨立個體,而是兩個家庭。一紙婚書除了是愛的象徵,也代表了夫婦二人願意共同面對及承擔由兩個家庭帶來的挑戰及問題。本着「合則來、不合則去」的思想,對很多香港人來說,「婚姻」關係從來不存在「委曲求全」,這心態正反映在近年持續上升的離婚數字中。而離婚後再組織新家庭的情况於香港亦很常見,「再婚」讓更多家庭連結在一起。 李先生跟第一任妻子育有一個就讀初中的兒子,離婚後他跟兒子搬回母親家,而現任妻子於結婚後亦遷入同住,一年半後誕下女兒,一家五口,三代同堂,住在同一屋檐下。 李太一直努力擔起媳婦、妻子、繼母和母親的角色,由於憐惜繼子沒有一個完整的家庭,所以待他甚至比自己的親生女兒還要好,供書教學之餘,閒時更會陪伴兒子到處遊玩。不過,由於李太對小叔和大姑對待奶奶的惡劣態度看不過眼,經常直斥其非;因此無論李太多努力融入這個家庭,她始終得不到丈夫及夫家家人的稱讚與認同。 一個家包括幾多人? 懷着女兒的時候,複雜的家庭關係令李太的情緒出現變化。在一次產檢中,醫生察覺李太的鬱結情緒,於是將她轉介至新生精神康復會,再在社工轉介下,開始接受家庭治療,希望以專業方法幫助他們一家渡過難關。在治療過程中,李太道出她覺得丈夫永遠把自己家人放在第一位,當有爭執時從不會站在妻子的一邊,令李太覺得自己只是「外人」。而李先生則認為太太過於自我中心,經常無理取鬧,一家人應該和和氣氣、互相遷就,所以主張太太凡事息事寧人。 寡言夫遇上率直妻 其實夫妻倆是性格截然不同的人,李太欣賞丈夫寡言,不會嘮叨;而李先生亦欣賞太太直率,不需猜度其心思。可是偏偏就是這兩種性格,讓兩人在處理家庭關係上困難重重。 「家」對於李太來說只有五個人(夫婦二人、一雙兒女及奶奶),但對於李先生而言,「家」還包括他的姊弟,而夾在家人中間的李先生一向害怕處理這些關係,往往選擇沉默應對。最後,在家庭治療師的協助下,丈夫說出心底話,他很感激妻子為他所做的一切,只是不懂如何表達。得到丈夫的安慰、諒解和支持,李太也願意積極控制情緒,嘗試解開困局。 愛屋及烏 修補關係 夫妻經過一段時間共同努力後,關係終見改善。李先生會主動接李太下班,抽時間享受二人世界,節日時送贈小禮物製造驚喜,以行動向妻子表達感激與支持。不過李先生最大的轉變,在於他學會在自己家人面前維護太太,做到了妻子對他的期望。李先生的改變感動了李太,她也主動與夫家家人修補關係,甚至致電小叔邀請他們回家吃飯。縱使這是一件吃力不討好的事,但李太覺得丈夫致力維護她,她也願意愛屋及烏。 在這條艱難的婚姻道路上,家庭治療師的治療恍如良方,讓李先生和李太了解到當初選擇走進婚姻,全是因為愛。面對兒子即將來臨的青春期轉變及小女兒的成長,李太相信將來會有更多的考驗等着他們夫婦以及整個家庭,不過因為有愛,所以二人都會堅持攜手走過每個難關,捍衛這段婚姻。 ■知多啲 時代改變家庭組合 「難念的經」更複雜 自古至今,家庭一直是社會的基礎,隨社會文化進步及時代變遷,家的組合變得多元化,這正好反映了社會的多元性。回想數十年前,香港家庭組合主要由祖父母、父母及子女組成,最複雜的家庭組合也可能是多了叔叔嬸嬸等由幾房人組成的大家庭。 時至今日,新來港移民家庭、單親家庭、家庭內有特殊教育需要的孩子、隔代教養等等各類家庭的數目愈來愈多。就算是香港傳統的家庭組合也因為時代改變,面對不同問題,例如父母工作時間長與子女缺乏溝通,夫妻間對教育子女方法的思想分歧等,如果不直視這些多元化家庭組合的需要及潛在家庭問題,不單會影響家庭各成員間的關係,也有可能會影響到家庭成員的精神健康。 家無寧日 不利精神健康 新生精神康復會(新生會)早前訪問了俄亥俄州立大學社會工作學院教授李慕儀,她認為,家庭是其中一種人與人相處的關係,家庭成員互相照顧與扶持,在彼此互動間牽動各人的情緒,而家庭關係對個人精神健康的影響也會隨年齡變化。尤其是家庭佔據生活中的絕大部分,所以家庭關係會比較影響兒童的精神健康。 家庭是一個互動性的情景,所以不同家庭也有不同需要。為配合不同家庭的需要,綜合家庭及系統治療(Integrated Family and Systems Treatment,簡稱I-FAST)應運而生。新生會自2010年由美國引入I-FAST的輔導及支援計劃。於2016年獲香港賽馬會慈善信託基金捐助,啟動「賽馬會家牽希望計劃」。 提供多元化密集式支援 計劃以I-FAST作為涵蓋的理論架構,旨在為受精神病或情緒的人士及其父母、配偶和家庭成員,提供多元化及多層面的密集式支援,透過家庭輔導、多元家庭小組、家庭身心靈活動、家庭朋輩支援、社區教育推廣及專業同工培訓課程等,以推動家庭成員發揮獨特的優勢,促進家庭關係和強化家庭功能,提升社區人士對受精神病困擾人士及其家庭的認識及接納。 ◆「賽馬會家牽希望計劃」 查詢:3552 5253 電郵:linkinghopes@nlpra.org.hk 註:資料由新生精神康復會提供 文:黃宗保(新生精神康復會專業服務經理(社區服務)、註冊社工) 編輯:蔡曉彤

Read more

【性本善】情愛妄想症 堅定不移地自作多情

【明報專訊】電台DJ麻利在社交平台貼上心形圖案的照片(圖),一名癡情狂迷卻認定是麻利送給他,繼而跟蹤對方及犯下傷人案件。 有人在facebook寫一段情深文字,或貼一個心形圖案,你認定他在向你示愛?你深信他暗戀你很久?精神科醫生說是「情愛妄想症」作怪!妄想症究竟有幾多種?社交平台會否催化情愛妄想? DJ麻利在社交平台貼上心形圖案的照片,一名男子認為是麻利對他暗示有好感,不時跟蹤她。一次跟蹤時,男子襲擊與麻利同行的男DJ,因而被捕。法庭上,精神科醫生援引一系列例子,評估被告患有妄想症,辯方則認為被告只是想像力豐富。法庭判決被告六個月醫院令。 到底如何界定妄想症? 妄想症有很多種,幻想與某人談戀愛或被某人暗戀,且信念堅定不移的,叫「情愛妄想症」(Erotomanic Type)。精神科專科醫生麥永接說,臨牀上,大概每半年遇到一至兩宗這類個案。 患者多單身 對象多為社會地位高 情愛妄想的患者有一些特徵,麥永接說﹕「患者相信妄想對象已偷偷傾慕、暗戀自己一段時間,而該對象通常是日常生活上很少接觸或碰面的對象,而社會地位或其他客觀條件通常比患者優勝,例如是名人、明星、上司等,如果發生在醫院,對象好多時是醫護人員。」患者很多時會認定對方先愛上自己,聽患者引述,對象會以一些無關痛癢或不可思議的方式,甚至藉一些身體語言、動作,或透過媒體示愛。但除情愛方面,患者在生活上其他方面的心理、思想行為,通常很正常。 麥永接說,患者一般是未婚或離婚人士,已婚個案亦見過。「曾有一位太太,幾天睡不好,日日夜夜瀏覽facebook,看到一個朋友公開寫的文字,就認定對方暗戀自己。那段日子正好是情人節,她走在街上見到周圍張貼傳達愛意的句子及告示,就認定是對方傳給她的示愛信息。」她告訴丈夫,丈夫懷疑她有精神問題,帶太太求醫。 妄想跟想像力豐富不同,麥永接解釋﹕「一般人即使富有想像力,亦未必會對自己的想法如此深信不疑,通常考慮到客觀事實,抱懷疑態度。」例如﹕懷疑對方可能對自己有意思,或懷疑自己會否過分敏感;但妄想症患者會堅定地認為,對方一定是向自己發放示愛信息,該信念堅定不移,不會因任何辯論、客觀事實及證明而動搖。 斷症過程,精神科專科醫生會細心分析患者叙述的妄想事件是否脫離現實,且是否屬無法動搖的歪曲信念;亦會參考背景相似的人會否有類似想法,抑或只屬患者個人想法。麥永接指,情愛妄想症一般有以下成因﹕ ◆生理因素﹕ 不少研究發現,與腦部的神經傳導物質(如多巴胺)失衡有關 ◆心理因素﹕ 患者在情愛方面的經歷比較崎嶇,或暫時沒有親密伴侶;自尊心或自我形象較低落,覺得自己沒有人愛 ◆其他因素﹕ 家族遺傳,或因其他精神科問題(如思覺失調、躁狂抑鬱症等)而引起情愛妄想症 麥永接以上述太太的個案為例,治療時,一方面會處理她的睡眠問題,配合藥物處理多巴胺失衡的情况,而過程中因發現她與丈夫關係出現問題,亦需作相應處理。「以前,精神科界認為妄想症很棘手,因要改變病人的想法,並不容易。但近年最新研究發現,有超過一半病人對藥物治療有正面反應,服食一些處理多巴胺失衡的藥物後有改善;配合心理治療(如認知行為治療),可嘗試慢慢改善患者的想法。」麥永接說,一開始不會強行拆解及分析患者的妄想事件,但當用藥及進行心理治療一段日子,再與患者傾談時,患者的想法會逐漸清晰,慢慢發現之前的情愛事件只屬自己的妄想。 家人多聆聽 不宜反駁 較嚴重的情愛妄想症患者,可能會對妄想對象作出騷擾行為。例如有些患者覺得對方愛上自己,但因客觀因素阻礙而不得見面,便極力主動嘗試聯絡對方,例如電話、電郵,甚至親自拜訪、跟蹤等,亦曾有患者天天送花給醫療人員。一旦患者發現這些自製的「浪漫」遙不可及,感到被拒絕,便可能做出自毁行為,甚至因愛成恨而傷害別人。不過,這些嚴重個案並不常見。大部分患者與妄想共存、受妄想纏繞而沒有影響他人,只對自己及家人造成困擾。 情愛妄想症的患者,一般不會認為自己有問題,更不會主動求醫,通常靠家人發現。如不處理,患者的日常生活可能都會圍繞這妄想而受影響,久而久之令其妄想信念更穩固,時間愈長愈難處理。麥永接提醒﹕「家人不要急於與患者爭辯及作理性分析,甚至吵架,患者信念根本不會輕易動搖,無助治療,反而引起不信任,從此封口,絕口不提妄想內容,令家人無從得知他的情况。」可是,亦不能認同患者的妄想,因會加強他的信念。只須聆聽、與患者溝通,集中處理因妄想而引起的困擾心情,加強患者的信任,從而鼓勵求醫。 隨facebook等社交平台普及,公開展示的文字及圖像信息,會不會激發妄想行為?麥永接說,臨牀所見,病人數目沒有因而增加。近年遇上的妄想症個案中,患者都會談及社交平台上被暗戀的例子,但未必是由這些方式誘發病情。 文:吳穎湘、勞耀全 圖:imtmphoto、SZE FEI WONG yanukit@iStockphoto 編輯:王翠麗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