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性健康】靜觀‧男人心:男性也可以是#metoo

【明報專訊】經過一輪#metoo浪潮,當我們都讚賞受害人勇敢走出來揭發性侵害的時候,那邊廂,在我們男士中心的熱線裏,也有一些男士致電前來講述他們受創傷的經歷。只是這些故事,可能被社會遺忘了,也可能在既定的社會觀感裏,不容易接受「男性也可以是創傷的受害者」。 被色誘後遭勒索 算不算受害者? 除了女士有可能成為性侵犯受害者之外,男士當然也有這個可能性,尤其有些侵犯者是特別對男孩有性的企圖和野心。 長大了的男人,會不會是性侵犯的受害者?這說法會讓人感到匪夷所思,一個大男人,怎會受到性侵呢!現實的故事是,有些男人的確曾給一些相熟的友人,在酒醉之後,或是在身體缺乏自主的情况之下,被迫進行了性行為,這些算不算是性侵犯? 也有些人在性行為的過程中,是被色誘,或是由女方主動並在半推半就之下完成;但事後,女方因為當事人的弱點,以這性行為作為勒索或威脅。雖然性行為過程中沒有被侵犯,但性行為過後卻受到控制,男人又算不算是受害者呢? 還有一些男性是給暴力對待的,其實個案數目也不少,只是男士一般對於被虐都會羞於啟齒,而外人又會懷疑,作為男人,為什麼不能保護自己?但當男士出手保護自己的時候,又會否反被誤認作施虐者呢? 「性別定型」受害者? 當我們說女性是父權社會的受害者,同時,男性也可以是在既定的「性別定型」之下的受害者。 在「性別定型」之下,女性是傳統以來的弱者角色,所以有保護婦孺條例。我們有法例保護16歲以下少女不要發生性行為,但如果一個性經驗豐富的15歲少女,主動和一個沒有性經驗的14歲少男發生性行為,被責的一方仍是男孩子,原因只因為他天生是男性。 「性別定型」也讓男士對「性」有特別的理解。男士如遇到一個性邀請,如果他擁有真正的性自主,他應該可以決定接受或拒絕;但在「性別定型」的框架之中,他應該是提出性邀請的那個人,如果那個邀請他進行性行為的對象不是他的心儀對象,他拒絕這個邀請會害怕別人以為他性無能(因為大眾都相信男人應該是飢不擇食),他不情不願的和她進行性行為,又算不算是被性侵犯,或性騷擾呢? 在性和暴力面前,男性有沒有自主?男性也有可能被視為受害者呢?如果擺脫「性別定型」的框架,應該可以看到一個全新的世界。 文:侯雪媚(明愛賽馬會思達計劃——男士社交及情緒支援服務督導主任) 男士熱線:2649 9158

Read more

【性本善】Better Sex:性侵犯者「良知」何在?

【明報專訊】一位女運動員自我揭示中學階段受到教練性侵犯的經歷,使我們進一步意識到,性侵犯的個案數目可能遠遠超乎我們所認知。性侵犯者良知何在呢? 筆者正在研究「曾受性侵犯的女性成人倖存者的性自我狀况」。去年在此欄目,我分享過一些受訪的受害者如何走過創傷;是次這位女運動員也分享了她自我療癒的智慧,讓我們祝福這位勇敢女性的分享,為有相同經歷的女性帶來轉化創傷的啟示。 清楚做錯事 慶幸被揭發 早前我們協會的性治療個案研討會,有嘉賓分享性罪犯的輔導個案及經驗。犯案最多的是偷拍裙底,嘉賓提到犯案者其實很清楚自己做錯事,有些甚至很慶幸自己被人揭發及需要面對法律制裁。他們不能接受自己的軟弱,良知亦在責備自己。 人有性慾乃人之常情,但何以在不恰當的關係中,人無法節制性慾?這些性侵者如何理解性,如何理解受害者的創傷?有一名臨牀心理學家,曾經讓性侵者看受害人的分享影帶,他們明白到自己對女性所造成的無比傷害,有些人連自己也流淚了。為什麼這些性侵者在犯案時不能明白對受害者的創傷?他們如何了解女性,如何了解性侵行為呢? 以為無性交不算傷害 有性侵者說,沒有和對方性交,就是沒有性行為,不會使對方懷孕,所以不涉傷害;有些個案認為自己只是在向受害者進行性教育,讓對方明白性生活是什麼一回事,而又因為沒有使對方懷孕,故不構成什麼傷害;有些說只是希望對方也感受到性愉悅,並不是想傷害對方……從性侵者的論述中,我們看到他們對性行為及對性創傷的認知都是扭曲的。 本協會在2010年發表的「香港巿民性知識狀况」調查研究中,發現有40.1%回應者認為與人發生陰道性交才算是性關係。這種看法一方面突顯了人們視性交為性關係的中心地位,另一方面也可能影響人們對性暴力行為的理解,例如有些人可能認為當沒有強迫他人性交,便不算是性暴力;因為沒有性交,其他身體接觸不算是性關係。另外,亦有28.2%人士認為性暴力僅指強迫他人性交。我們希望大眾明白,各類身體接觸都算是性關係或性行為,有性侵動機者更要明白這點,別以為性交才是性行為,又或者以為不使對方懷孕便不構成傷害。 性侵者良知何在?他們的侵害行為,不僅是因為埋沒了良心,也是因為沒有良好的性知識,對性知識沒有「良知」! 文:吳海雅(香港性教育、研究及治療專業協會會長) [email protected]

Read more

防狼4招 向性侵「大聲」說不

【明報專訊】自從2012奧運體操金牌女將McKayla Maroney公開稱自己曾被隊醫性侵,近日愈來愈多性侵犯個案浮面,「#MeToo」這群「沉默打破者」更獲《時代雜誌》選為風雲人物。性侵犯其實存在於每個階層,關注婦女性暴力協會「風雨蘭」早前指出,香港近兩年職場性侵個案上升2.5倍。 向侵犯者說「不」,道理知易行難,大部分受害者也會嚇到手足無措,尤其對方是上司或老闆,如何自保?由兩位專家提供「防狼」對策。 王:王秀容(風雨蘭總幹事) 鄒:鄒凱詩(註冊臨牀心理學家) 性侵施害者往往並非陌生人,風雨蘭總幹事王秀容指出,有75%受助個案是被相識者侵犯,包括親人、師長、朋友或同事。根據風雨蘭早前公布服務數據,職場的非禮個案由2014年的8宗上升至2016年的24宗,升幅達2倍;性騷擾個案也由6宗上升至21宗,增幅2.5倍。 王秀容表示,當不少女士受到侵犯,第一時間會因為太驚而不懂反應,特別是對方為上司時,更不敢「以下犯上」。「很多女士擔心反抗或投訴後會被報復,換來被解僱及惡意中傷,辭職後難以在行內立足。」加上性本身也是難以啟齒,求助不易。雖然難關重重,但逆來順受絕非上策。王秀容與註冊臨牀心理學家鄒凱詩提供四大方法,有助女性避開性侵,免受傷害。 1. 大膽說出感受 鄒:很多女士就算被侵犯也不敢直斥,原因之一是擔心對方會反擊﹕「你以為自己好靚?」再一次受辱。其實,沒歪念的男士如不小心接觸到女士身體,大多會即時道歉;相反如對方是故意,才會出言反駁掩飾罪行,「對方點講不重要,最重要是保護自己,不用過慮」,應鼓起勇氣表達意見。 語氣要強硬 忌表現驚恐軟弱 如遇到上司或老闆性騷擾,常說色情話題,可先嘗試以另一方式表達,避免硬碰硬,用較輕鬆字眼如:「你講這些(性話題),我會當你講真。」但語氣要帶點強硬,不可讓對方覺得你開玩笑,甚至誤會你「樂在其中」。若對方進一步企圖有身體接觸要即時避開,態度及語氣要更強硬,表明﹕「我不接受這些(身體接觸)」、「你再掂我會大叫」,並怒視對方,令對方明白你會反抗。很多施害者專挑內斂、怕事及朋友少的女士下手,如表現驚恐軟弱,對方有可能會進一步侵犯,獲取成功感。 2. 找中間人調解 鄒﹕如在辦公室內被多名男同事語言上性騷擾,可直接向眾人表明自己不喜歡聽,或明言「你們的說話很難聽」。亦可私下找個相熟的男同事,表達你的困擾,要求對方代為調停。如果是新入職,可嘗試用「公司之前無女同事?」、「同事們喜歡這樣玩?」等話題,向上司表達自己的不滿,由他代為處理。 3. 同事走位互補 王﹕面對性侵,其實同事間可以互相幫忙。目標人物走近時,大家可以互通消息,例如酒店從業員見到同事疑似被客人滋擾,可主動上前說﹕「先生,需要幫忙嗎?」避免讓同事單獨面對,對方見到這邊人多,亦會知難而退。 「假來電」化解危機 4. 用App解窘 王﹕現時有手機App幫助女士擺脫困境。「一點終」有兩大實用功能,包括預設SMS及「fake call」假扮來電。SMS功能可讓用家預設最多6個聯絡人及輸入預設信息,例如「裝作有事打電話給我,我需要你的幫忙」,危急時一按即可發送給指定朋友。曾有一名女文員經常受老闆騷擾又不敢反抗,每天上班會害怕得心顫手震,使用這功能後,每次老闆靠近前她即時開App發送信息,結果得到很多朋友支援,甚至教她如何應付。 「fake call」功能則讓用家假裝有來電,手機可以收到「沒有來電顯示」的電話。有一名女士在港鐵車廂遇到鹹豬手摸大腿,大驚下即時離開座位,但對方仍從後跟隨;結果她用fake call功能假裝接到電話並大聲說﹕「爸爸我差不多到,你來接我,好呀。」對方便沒再跟蹤。 文、圖:許朝茵 統籌:鄭寶華 編輯:王翠麗 電郵:[email protected]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