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反常行為 懶理背後問題 「你有情緒病」不是萬能key

隨着精神科的診斷趨於精細,現時有關精神病的診斷,已被仔細分類為焦慮症、抑鬱症、躁鬱症等情緒病。當遇到身邊人出現情緒問題及反常的行為,市民大眾亦很容易將之標籤為患上精神病的表現。其實精神健康的問題自古已有,是否必須根據現代醫學方法才能解決?實在值得深思。 明仔今年15歲,過去數月精神緊張、心情差,意志消沉至不想上學。父母及學校均認為他患有抑鬱症,需要尋求臨牀心理學家的支援。 今天,社會大眾習慣把不接受的行為歸咎於精神、心理問題,坊間的討論、報章的報道,往往追溯事主是否患有精神病。「因為他有思覺失調,所以有暴力傾向」,試圖以此作解釋,將問題歸咎於事主。其實這是過於簡化、偽科學,甚至不負責任。要了解一個人的行為、背後的心理,就需要了解他的成長背景、家庭關係、生活情况、社區環境等等。 現代精神病學 比古智慧更落後? 其實明仔在去年開始,上學時遭受同學長期欺凌、毆打,導致身體多處受傷,需要停學數月接受手術治療。事後,校方懲罰了涉事同學,又安排轉班,但之後就沒有其他跟進,甚至勸阻明仔母親不要報警。而且在雨傘運動後,明仔變得不信任警察,寧願獨自處理問題,在校園裏他選擇躲避欺凌他的同學,受傷後他變得善忘,成績退步。 家庭環境方面,明仔生於大陸,小時候隨母親來港與父親團聚。一家三口居住天水圍某公共屋邨的狹窄單位中,邨內充塞各種經濟民生問題,他和母親分別目擊過有人跳樓自殺。父母屬藍領階層,父親每晚工作夜歸,一家要等他放工後晚上十點多才一起晚飯,因此明仔午夜後才上牀睡覺,早上六點半起牀準備上學,長期睡眠不足。由於家貧,明仔除了打機,沒有別的娛樂和嗜好。管教方面,因父母讀書少工作忙,教導方式也是責罵為主,一家三口可謂非常「躁底」。 一個年輕人在這樣環境下生活,每天獨自面對着不安、睡眠不足、沒有運動、缺乏良好的人際關係、缺乏信任……變得憂鬱、焦慮是誰之過?要改變的是誰?把他診斷為抑鬱症或創傷後遺症,甚至「對症下藥」,教他改變思維等等,是否本末倒置?將責任歸咎於父母,亦不見得合理,咒罵社會亦無補於事。 自古以來,生活充斥着大大小小的災難、創傷。直到上世紀,才有精神科醫生或心理學家治理這些問題。當今醫學昌明,但在精神健康的領域,發達國家不見得比發展中國家優勝。精神專科還未成熟的地區,對於異常的行為,通常有自己一套解讀和處理方法。 傳統中醫視精神科為內科,與五臟六腑息息相關。21世紀科學終於趕上,「發現」原來消化系統與精神健康不可分割。原來,不定時的作息可導致心理問題;原來,運動有益情緒……這些家喻戶曉的智慧,傳統的健康生活習慣,是否真的需要專家批核,才能被證明為有效? 環顧當今香港社會,個人主義高漲。人的價值取決於個人的成就,個人的成就亦被簡化為他一個人的努力。抬舉DSE狀元,其實間接否定其他考生的價值,忽視了教師的貢獻。當生命的價值只建立在個人的成就上,失敗,自然變得不能接受。 「我要快樂」反而變壓力 西方個人主義亦鼓吹個人的快樂。近年,不少團體鼓勵市民追求快樂,卻沒有深入討論快樂的定義。社會文化潛移默化,我們經常會自問:「我是否快樂?」久之,我們製造了「人生一定要快樂」的假象。若快樂只是一種感覺,它一定不會持久,因為感覺容易受環境影響,是短暫、易變的。 「我要快樂」可以變成另一種壓力、不切實際的幻想。名人的輕生,提醒我們:人,無論多成功,有多少粉絲,亦不保證感覺快樂。生命有涯,感覺無涯。以有涯隨無涯,殆已。 不同宗教哲學提供對快樂的另一種解讀。與其追求一些短暫、易變的快樂感覺,歷代智者教我們學習放下個人主義,施比受更為有福,知足常樂。 改善生活習慣 或勝專家治療 我們在盲目追求短暫快樂的時候,有多少個明仔被忽略、被犧牲?明仔所需要的,並不一定是專家的治療,例如改善一些生活習慣,反可事半功倍。我建議明仔早點睡,若父親不能爭取早點回家,明仔可以提早吃飯,等父親回來再共度時光。與其坐在家裏打機,明仔可以參與一些群體運動,既能鍛煉身體,亦能交友。 身為鄰居,你我可以主動關心、幫助明仔一家,給予鼓勵,甚至協助他們向學校尋求公義。在生活上或教育子女方面,你我可以提供資訊、簡單提醒,或作明仔的師友。在社區層面,我們可以為大家爭取多一點支援、權益。不能只有生存沒有生活,亦不能只有生活沒有生命。我們可以在這追求幸福快樂的生命旅途中互勉。 精神健康一環扣一環,緊扣着生活習慣、家庭關係、鄰舍關係和社會的價值觀,我們不一定要把我們的精神健康外判給專家。 文:陳濬靈(香港大學心理學系副教授/臨牀心理學家) 編輯:王翠麗 電郵:[email protected]

Read more

知多啲:親友現輕生徵兆 別只留emoji 應即見面表關懷

葉兆輝因學術研究,曾閱讀多份自殺人士的死因報告,發現當中不少個案都有徵兆(見圖),只是身邊人當時不察覺。徵兆可以是突然變得沉默寡言,甚至曾在社交平台公告輕生念頭。「其實在網上公告想死,也是希望有人關心。不少有輕生念頭的人,認為自己的死對世界沒有影響,無人關心,感到孤單。故若發現朋友有此徵兆,別只留一個emoji,直接約對方見面,可能簡單一個茶敘,問候對方,已可打消他的輕生念頭。」 何永雄表示不少計劃自殺的人,在考慮期間會向人傾訴,因此大家留意到親友有輕生意圖,毋須避忌,可主動向他談生說死。「最重要是持續地關懷,並非在大新聞出現時才突然關心對方。」 開門見山不避忌 要有同理心及耐性 面對受情緒困擾的朋友,很多人想出言相助,但怕講多錯多,或不知如何入手。葉兆輝、麥永接及何永雄均認為,理想做法是直接和對方討論自殺,最重要是過程中要有同理心及耐性,當中有何說話應該說或不應說,三位專家提供意見予大家參考。 DOs 葉兆輝: ˙「你有何感覺?你會不會一樣做?」 直接問對方感受,以此令他們打開心扉,說出感受,從而了解對方情緒及尋死意欲。 ˙「我會陪伴你渡難關」 讓對方感受到有人願意陪伴他解決困難。 麥永接: ˙「你經歷這些事情,一定很困擾」 「我未必完全明白,但願意多聆聽」 抱以同理心討論,讓當事人感到你願意去理解他的問題。 ˙「你在生活中很重要,我不會離開你」 確定當事人的生存價值,讓對方明白有人重視他。 ˙「隨時找我傾訴」 提供實際支援,甚至為他找尋專業輔導,讓當事人知道有人願意支援他,減少無助感。 何永雄: ˙「你有想過輕生?幾時?想過用什麼方法?」 若察覺對方有輕生念頭,別避忌可直接問以上問題,了解他的尋死意欲,可鼓勵或陪同對方向專業人士求助;若當事人已有明確輕生計劃,應主動報警或送他去急症室。 自殺徵兆: ˙在社交平台留下負面信息 ˙蒐集與輕生或死亡有關的資訊 ˙將心愛物件送贈別人 ˙向親友道別 ˙大部分時間心情抑鬱 ˙認為自己無價值 ˙寫下遺書或輕生計劃 ˙工作能力或學業成績驟降 DON’Ts 葉兆輝: ˙「別學那些人一樣傻啦!」 不應妄下判斷,說自殺就是傻,或有責罵意思,反而令對方不敢承認。 麥永接: ˙「我完全明白你感受」 避免輕易說明白當事人,只會令對方覺得你扮明白,產生反感。 ˙「好多人慘過你」 「有勇氣死但無勇氣生存」 別企圖「拗贏」對方來打消他的輕生念頭,這些說話不會一下子改變對方思想,只會令對方覺得你不明白。 ˙「自私」、「有無想過家人感受」 別指摘當事人,令對方覺得你不明白他想法。 ˙別承諾為當事人的自殺想法守秘密 若對方輕生念頭強,應即向專業人士求助。 何永雄: ˙「我現在來幫你解決問題」 切忌抱着高高在上的態度,對方感受不到同理心,不願傾訴。 ˙「睇開啲」、「不要太上心」 帶有批判意思,會讓當事人覺得無人明白自己的困擾。 ˙在傾談中切忌沒耐性或太快下結論 例如當事人正面對欠債問題,你建議他申請破產,其實這未必解決到問題,也未必獲對方認同。 ˙避免「離地」的安慰說話 如當事人學業成績不理想,你說「某富豪也不是大學畢業」,只會令對方感到話不投機,不想進一步傾訴。

Read more

留言「R.I.P.」其實鼓吹輕生? 專家:不轉發消息 勿美化悲劇

盧凱彤墮樓逝世,不單傳媒廣泛報道,不少人也在社交媒體留言,有人惋惜、有人痛心、有人大罵。大家在抒發情感,變相廣泛傳送輕生的信息;即使一句R.I.P.(Rest in Peace),看似簡單表達惋惜及祝福,專家卻指出其實也美化自殺行為,增加有情緒困擾的人輕生念頭。 網上悼念等於鼓吹自殺?莫非要網上噤聲? 專家鼓勵趁此機會,直接與受情緒困擾的朋友討論事件,了解對方對輕生或死亡想法,是有效的援手。 盧凱彤墮樓逝世的消息,傳統媒體鋪天蓋地報道,社交平台亦洗版式瘋傳,可說是無處不在。不少人留言表示惋惜,甚至說尊重她的決定。 情緒病患者對號入座 觸發輕生念頭 香港大學防止自殺研究中心總監葉兆輝指出,這些廣泛報道、留言及分享,尤其是當事人為名人或藝人,會影響有輕生念頭的人。香港大學防止自殺研究中心曾做研究,蒐集2005至2009年間韓國13名偶像輕生個案,研究對社會自殺率的影響,發現於藝人自殺後的一星期內,自殺率有所上升。「這與傳媒報道篇幅、輕生藝人的背景及特點有關,尤其是對歌迷或年齡背景相近的人士,影響較大。」 香港撒瑪利亞防止自殺會自殺危機處理中心主任何永雄表示,「自殺報道內容愈詳盡,愈易讓有輕生念頭的人拿來比較,例如認為自殺的藝人是成功的偶像,但最後也要自殺,就會認定自己的生存價值更低,增加輕生念頭」。受情緒病困擾的人,會把同是患有情緒病的死者,與自己聯繫起來,對號入座,誤以為精緒病患者接受治療後也走上絕路,繼而觸發輕生念頭。 精神科專科醫生麥永接指出,有一名正接受治療的躁鬱症病人,近期病情反覆,上周看到新聞後,情緒變得非常波動,擔心自己會步上後塵,強烈希望家人陪伴,但家人未能即時配合,令病人情緒大受困擾,擔憂得接近精神崩潰。「病人需要重新調整藥物,亦要向她解釋情緒病情因人而異,每個病人的心身狀態及身邊支援不一樣,不能相提並論,應集中處理自己病情。」治療目的是希望病人重拾復康希望。麥永接認同,名人輕生新聞對身心健康人士影響不大,但對於有自殺念頭的情緒病人則有影響,「他們可能會模仿,認同此舉是解決方法,或者擔心自己步上後塵」。 「尊重死者決定」 令人誤解輕生獲認同 每當有名人輕生的消息傳出,不少人在社交平台帖文寫下R.I.P.(Rest in Peace)表達惋惜及祝福,但原來簡單的留言可能美化了這個悲劇。葉兆輝指出,「願死者安息本是好意,但同時卻有可能予人錯覺,死者去了另一個世界便會獲得平靜,而生者則要繼續在現實生活中掙扎求存,美化了整件事」。另有不少網民留言呼籲「尊重死者決定」,麥永接表示雖然這是出於善意,但可能令到受情緒問題困擾人士誤解,輕生獲得認同,為被認可的解決方法之一。 那麼開宗明義留言責罵反對,一定不會鼓吹自殺吧? 麥永接表示,指摘死者,會令有輕生念頭人士覺得其他人不明白他們的困擾,增加無助感,更不敢與其他人傾談。 「登上樂土」字眼 予人死後無憂錯覺 既然支持或反對也有可能帶來負面效果,豈非要齊齊在網上噤聲? 非也,何永雄指出在社交平台上表達傷痛,發泄情感是人之常情,但盡量避免用上如「登上樂土」等意思的字眼,予人死後無憂的感覺,美化死亡。較理想做法是留下傷心的emoji,避免轉載和廣傳消息,減少觸發受情緒困擾病人的輕生念頭。葉兆輝表示在社交平台轉發消息,除非是帶有正面信息例如某人曾克服困難達至成功等,否則大家應避免廣傳負面消息,尤其抱有八卦心態的分享,因為網絡世界無界限,如果本身有自殺念頭的人看到,有可能會帶來負面效果。 文:許朝茵 統籌:鄭寶華 編輯:梁小玲 電郵:[email protected]

Read more

接納自己憂愁一面 逃避反延長壞情緒

編按:負面情緒在很多人心目中,是不應該出現的事,不單想方設法擺脫自己的負面情緒,也不容身邊人有負面情緒,深怕會干擾自己的心情,總之對負面想法避之則吉。不過,負面情緒其實是人生必須經歷的事情,愈想擺脫,只會延長它的出現時間。 「盡快將憂愁眼睛、憂愁面孔、憂愁內心拋棄吧,找回你的微笑嘴巴一同和唱可以嗎……」 《生命有價》這首兒歌陪伴着不少人成長,短短兩分鐘的歌曲宣揚生命充滿愛和希望,積極面對人生的態度,歌詞簡單而有意義,難怪成為一代膾炙人口的兒歌。當王馨平姐姐近日在電視節目再唱這首歌時,亦再次引起了大眾的共鳴。 生活中總有令人難過、疲累、焦慮、煩躁和擔憂的事情,這時負面的情緒或許會出現。然而,這些負面情緒是否說拋棄就能拋棄呢?大概我們都曾經試過被負面情緒纏擾,揮之不去。 當負面情緒出現時,我們便會想推開它,費盡心思想擺脫。當我們跟親朋好友訴說時,得到的回應可能會是「你睇嘢正面啲啦」 、「唔好唔開心啦」 、「同你食餐好嘅就唔會記得唔好嘅嘢喇」。無論是我們自己或別人的反應背後,都假定了負面情緒是生命中不應出現的部分,因此我們要盡力拋棄它。 不同情緒皆有其用 然而,負面情緒是生活中必然經歷的一部分,逃避不單不能使我們擺脫負面的情緒和想法,很多時更會延長這些情緒和想法的生命,就像一個皮球,你不推開它,它會自然停下來,你推開它,它反而會到處跑。有不少心理學文獻都指出,逃避會造成更大的心理負擔。 「靜觀」是指靜心觀察生活每一刻,觀察自己身體的感受和情緒,不批判,不追求舒適的感受,也不抗拒不舒適的感受,只要客觀地知道並容讓情緒來、容讓情緒走就可以了。 「什麼是靜觀?我是一個普通人,點樣可以做到呀……」這或許是不少人對靜觀的看法。其實把靜觀應用在不同的情緒時,我們要做的就只是覺察這些情緒的存在,化逃避為容讓,不批判這些情緒的好壞,不同的情緒其實都有它的用處。 覺察當下 專注呼吸 ˙留意一下現在腦海有什麼念頭經過? ˙留意一下現在有什麼情緒? ˙留意一下現在由頭至腳,身體有什麼感覺?(不論是什麼身體感覺、情緒、念頭,也是可以的,我們只要留意到就可以了) ˙慢慢將注意力放到呼吸上,留意一下呼吸的一起一伏,我們不需要控制呼吸,不需要刻意地快或慢,只要順其自然就可以了。(注意:靜觀呼吸並不是深呼吸,我們只需要自然地呼吸) ˙將呼吸擴展到整個身體,觀察整個身體,好像整個身體都一起呼吸 跟情緒建友好關係 小提示:練習靜觀並不是拋棄負面情緒的工具,而是讓我們跟情緒建立一個更友好、更親切的關係 「靜觀」是需要持續練習的,單看文字很難實踐。如果想嘗試練習靜觀,你可以選擇: 1.下載newlife.330的手機應用程式,按照聲音導航練習 2.到newlife.330的facebook專頁或YouTube,選取聲音導航練習 靜觀是一種態度,下次不同的情緒出現時,不妨試用這個新的態度面對。 文:李昭明(新生精神康復會臨牀心理學家)、曾嘉寶(香港中文大學心理學系四年級學生) 編輯:王翠麗 電郵:[email protected]

Read more

飽受惡妻打罵 夫求助反招懷疑

【明報專訊】過去的研究理論認為,家庭暴力的發生主要原因在父權社會制度——男性在家庭或社會上擁有比女性更多的權力。因此,一旦夫妻發生衝突,男士就傾向以暴力解決。也因此,過去針對家庭暴力受害的法律保障及社會服務,多是以女性受害者經驗與角度出發。然而,真實的社會中,家暴受害者真的只得女性嗎? 社署:家暴受害人 六分一男士 根據社會福利署的統計數字,每六個家暴受害者之中,就有一個是男士,遭受伴侶不同形式(身體、精神、言語、性方面等)的暴力對待;當然,還有許多受害者並未通報或求助,相信男性受害個案應該還會更多。正因為過去法律與制度多以受害女士角度設計,使得這些受害男士在面對家庭暴力時,往往遭受比受害女士更大的挑戰與困境。 阿明與太太結婚八年,育有一個六歲兒子。兒子出世後,夫妻之間的爭拗日趨嚴重。太太不滿阿明沒有肩負一家之主的角色,掙錢不足以滿足家庭需要;但現實是阿明每天清晨起牀,兒子和太太仍在睡夢中,他便要靜悄悄離家上班。他從事金融行業,晚上有時要接見客人而未能回家吃飯,月入穩定四萬元,比很多家庭富裕。他自問為了家庭,已盡心盡力付出,不明白太太為何誕下兒子、成為全職主婦後會變得情緒化?他不明白兒子幼稚園放學後,為何仍要參加那麼多興趣班?兒子幼稚園學費每月約一萬元,興趣班則數千元;再扣除日常的開支,生活捉襟見肘。阿明為了減少與太太爭吵,盡力滿足她的各樣要求,希望讓她開心滿足。 可惜事與願違,太太經常在兒子面前指罵阿明「無用、垃圾、無出息、廢柴」,最令他受傷的說話是「我之前的男朋友好過你幾多,我都唔知點解當初會嫁畀你」。阿明忍受長達五年多的言語及精神暴力,身心靈遭扭曲,自我形象低落,經常自我質疑。不單精神暴力,他也遭受太太的身體暴力。他憶述有次在街上,因不同意太太買一件家具給兒子,她突然情緒激動,當眾掌摑他數巴,並辱罵他長達五分鐘。阿明表示感覺恍如長達五年,其他路人於旁邊「食花生」、拍片,他那時感到無地自容,覺得自己光禿禿、赤裸裸,完全沒有尊嚴可言。他擔心自己的遭遇被放上網,被朋友及同事看到。 當阿明與朋友談及自身遭遇,朋友均表現懷疑,並認為他是否對太太不好,所以太太有如此反應。當他找社工求助,社工表示太太只是精神暴力,不能控告她,有社工更向他說「無證無據,太太倒轉頭話你打佢都得啦」;又指太太拒絕見社工,他們也沒有辦法,並請他離開。 是否你對老婆唔好? 很多男士縱然面對受虐,卻沒有選擇尋求服務,原因是他們感覺社會服務偏重保護女性,少從男性的角度出發。即使他們願意站出來尋找協助,但接受服務的經驗也是負面。他們形容,部分社工並不相信他們的遭遇,態度不太友善,輕視暴力及虐待行為對他們所造成的影響;甚至質疑他們是否施虐者,惡人先告狀。 又有部分社工將受虐問題歸咎於男方,反問「是否你對老婆唔好」,令他們不單遭受暴力行為,還要為受虐行為負上責任,承受雙重傷害。社會大眾及社工不太了解受虐男士的處境及傷害,認為他們有能力保護自己、應付處境,而且大不了可以選擇離家。這些受害男士表示曾聽到社工說:「你的情况,可以考慮離婚或分居,問題便解決;若你留於家中,我們也不能幫助你。」 尋求專門協助受虐男士機構 按照我們的經驗,無論受害男士離婚與否,他們內心都經歷很多掙扎和情緒困擾。大部分受虐男士都是個好爸爸,很想負責任解決當前的問題,亦擔心離家後子女的福祉及安全,以及如何與子女維持關係。正因為他們重視子女、愛惜子女,子女便有可能變成操控及威嚇他們的「籌碼」。伴侶甚至可以帶走子女,阻止子女與爸爸見面,令爸爸承受很大的壓力。結果,最終的受害者就是我們的下一代,離婚或分居對男士而言,並不是一個「輕易」的決定。 面對這困境,為了子女的健康成長及自己身心靈的健康,建議受害男士須及早尋找專業人士介入。坊間有一些社會服務機構,專為受虐男士提供服務,從男士熱線、個案跟進以至小組傾談,以一站式服務為男士們尋求有效的解決方法,讓他們脫離困境,重新出發。我們鼓勵家暴受害的男士,衝破忌諱及誤解,了解尋找服務並非懦弱的行為,而是改變的開始,更是對自己及家庭的負責任表現。 阿明與我們接觸後,他找到一個傾訴的對象,情緒上得到支持。他與我們分享當中的委屈、難過及沮喪的感受,也能接觸其他有類近處境的男士,感到自己並不孤單,有同行者互相支持,嘗試從同行者中,探索回應太太的方法,共同應對這困難處境。長期遭受太太的語言及身體暴力,對他身心造成傷害,透過與我們社工傾談,療癒當中的傷害,整理自己,重新出發。 最後,我們是否也該重新思考與檢討傳統對家庭暴力只保護女性的觀念?因為家庭暴力就是家庭暴力,無關乎性別。 ■男士熱線:2295 1386 WhatsApp:6418 3405 網址:www.heprojecthk.com 文:陳季康(香港中文大學社會工作學系副教授)、陳沛恩(和諧之家「男」天再現——受虐男士自強計劃主任) 編輯:蔡曉彤 電郵:[email protected]

Read more

調配得宜 毋懼抗抑鬱藥副作用

【明報專訊】藝人張繼聰早前在facebook自爆,七年前與太太謝安琪雙雙患上抑鬱症,服用抗抑鬱藥後出現口乾、頭暈、疲倦等副作用,治療過程不輕鬆。   (圖:[email protected]、資料圖片)   對於服用抗抑鬱藥,很多病人第一時間耍手擰頭,既擔心副作用,又擔心上癮。治療抑鬱症,可以不食藥嗎?情緒轉好就可以立即停藥? 抑鬱症成因,除了受外來環境、遺傳及心理因素影響,也涉及生理與腦部神經傳導物質失衡。藥物是其中一個治療方法,針對的是腦部神經傳導物質,但不是所有抑鬱症病人也需要食藥。精神科專科醫生麥永接解釋,早期或病情輕微的患者可以嘗試運動或心理治療;但中期或嚴重患者,腦部傳遞物質失衡情况較明顯,「藥物很重要,特別是在治療初期。舉例說,遇溺時有人拋出救生圈,幫助你浮起。這個救生圈就是藥物,令你不會浸死。但要長遠治療就要學識游水,即要配合心理治療及改善社交技巧等」。 不過,很多病人抗拒食藥,擔心副作用和上癮,由兩位精神科專科醫生逐一拆解。   副作用一至兩周內可減退 1. 問﹕藥物是否一定有副作用? 麥﹕傳統抗抑鬱藥物如「三環素」副作用會較明顯;新一代藥物如「血清素再攝取抑制劑」(SSRI)等,副作用較輕。普遍副作用是頭痛、頭暈、有睡意、作嘔、胃口增加、體重上升等。不過大多只在服藥後一至兩星期內出現,之後便會減退;而且並非人人也有副作用,有些人完全沒有,有些則反應較強。 曾經有個伯伯患了焦慮症及抑鬱症,同時有高血壓,服用血清素藥物後頭暈嚴重,也影響血壓,那次服藥體驗令他留下陰影。之後抑鬱症復發,他拒絕再服用血清素,但這藥有助紓緩抑鬱情緒,經勸喻後他同意接受,服後雖然又頭暈又作嘔,但當他堅持服藥一星期後,藥效發揮出來,不單改善了情緒,連血壓也有改善,最後他認同血清素幫到他。 許﹕用藥前,醫生會預先告知病人可能出現的副作用,令他們有心理準備,同時要讓病人信任醫生的治療,服藥後出現副作用即通知醫生,醫生按情况再作安排。有個女病人本身不時頭暈不適,服藥後頭暈更嚴重,接近暈倒,病人將情形通知我,我決定將服用劑量減少,副作用也減少,繼續服藥。   (圖:資料圖片)   善用副作用 變正面療效 2. 問﹕食藥後有嚴重副作用,受不了唯有停藥? 麥﹕食藥過程猶如投資,開始有些不適,但當藥物發揮作用,病情就會改善;故用藥初期出現副作用,建議病人「忍一忍」。 而且藥物運用得宜,負面的副作用也可扭轉變為正面的治療作用。同一種藥物,有不同藥廠生產,副作用會有些微分別,有些偏向睡意較多;有些偏向影響腸胃。可按病人的情况,挑選合適藥物,例如患者同時失眠便可處方睡意重的藥物。 曾有個女病人情緒非常差,經常發𤷪、睡眠質素差、無胃口,身形非常瘦削。她希望增肥,改善身形,於是安排她服用副作用是體重上升及睡意重的藥物。服藥後,可改善情緒,提升睡眠質素及增加體重,一種藥物可解決她多個問題。不過,如副作用太強烈,可以調節藥物分量、換藥,或安排病假休息。有需要時可處方輔助藥物處理,如止嘔藥,但並不常見。   忽然停藥 情緒劇變前功盡廢 3. 問﹕病情改善了,就可以立即停藥?還是要食一世? 麥﹕用藥期間,腦部適應了藥物調節,如突然停藥,腦部會產生不適,出現「中斷性反應」﹕情緒急速轉差、緊張、頭暈、頭痛、作嘔、作悶,以及出現如觸電的麻痺感,長遠而言會增加復發的風險。 當病情好轉後,醫生會建議病人繼續用藥半年至一年,用來穩定病情及減少復發風險。如果病人是第二次病發或家族遺傳風險高,容易復發,可能需增加用藥時間至兩年。若第三次或以上發病,食藥時間會增長,但都不會食一世。 有個中年女士服藥半年,進展良好,後來外出旅遊,認為旅行時心情自然會好,自行停止食藥,結果出現嘔吐、天旋地轉式的頭暈,想喊、易怒;另一個病人認為自己病情好轉,擔心長期食藥有壞影響,希望靠意志控制病情。雖然斷藥徵狀不太明顯,但病情未完全穩定下停藥,結果情緒再次大起大跌,回到未治療前的狀態,整個治療要重新開始。 許﹕如病人首次患抑鬱症,病情輕微和及早治療,沒有偏激思想,復發風險較低。若病人持續有悲觀或偏執思想,或有濫藥、酗酒、家暴等風險因素,再次病發風險較大,那就需要較長時間用藥,作預防之用。   抗抑鬱藥不會上癮 4. 出現「中斷性反應」斷藥徵狀,豈非代表藥物令人上癮? 麥﹕抗抑鬱藥不會令人上癮。成癮其中一個徵狀是出現耐受性,對藥物分量需求愈來愈大,但服用抗抑鬱藥,劑量不會隨時間增加。不過,減藥或停藥要在醫生指示下逐步進行,而且要挑選合適時間,避免在一些情緒易緊張的期間如轉工等,充滿外來壓力的時間停藥。 許﹕抗抑鬱症藥不會令人上癮。反而鎮定劑及安眠藥有機會出現依賴性,兩種藥物可即時令人情緒冷靜及入眠,效果明顯,很多病人喜用,但長期服用會上癮。 5. 問﹕用藥後就會變得開心,即時掃走負能量? 許﹕很多病人誤以為抗抑鬱藥是「開心藥」,當用藥兩三日覺得情緒無改善,便認為藥物無效,想放棄。其實抗抑鬱藥並非即食即見效,藥力一般在兩至四星期後才開始發揮作用;而且藥物只是令情緒變穩定,並非令人變得開心。   有個40歲女士失眠近一個月後求醫,診症期間發現她充滿悲觀思想,認為子女已長大,不再需要她,丈夫也不愛惜她,經常不快樂,對生活亦提不起勁,容易發脾氣,最後確診為抑鬱症。服用抗抑鬱藥兩至三星期後,負面情緒減少,生活態度也有所改變,開始覺得原來丈夫會關心她,身邊朋友也覺得她情緒較穩定,友儕間的關係也改善了,最後人也變得較積極。 食藥後,病人情緒和精神狀態、睡眠質素有改善,有助增進人際關係及解決問題能力,在良性循環下令心情更好,生活自然更加如意。     5類抗抑鬱藥 副作用不一 現時治療抑鬱症藥物,麥永接指出,主要針對三種影響情緒的腦神經傳導物質﹕ ‧血清素(Serotonin)﹕調節情緒 ‧去甲腎上腺素(Norepinephrine)﹕ 令人有活力及精神 ‧多巴胺(Dopamine)﹕令人有動力   新一代抗抑鬱藥可分為五種,分別針對不同的腦神經傳導物質,醫生可按病人需要配藥﹕ 1. 血清素再攝取抑制劑(SSRI) 副作用﹕出汗、失眠、疲倦、神經緊張、手震等 2. 血清素及去甲腎上腺素再攝取抑制劑(SNRI) 副作用﹕嘔吐、便秘、嗜睡、神經緊張等 3. 去甲腎上腺素及特定血清素抗鬱劑(NaSSA) 副作用﹕便秘、口乾、嗜睡、體重上升等 4. 血清素拮抗劑及血清素再攝取抑制劑(SARI) 副作用﹕疲勞、口乾、頭暈、頭痛等,或會出現姿位性低血壓 5. 血清素及多巴胺再攝取抑制劑(NDRI) 副作用﹕口乾、惡心、嘔吐、頭痛、失眠等,或會改變食慾 (藥物資料來源﹕青山醫院精神健康學院)   善用副作用——不同抗抑鬱藥的副作用也有異,有些嗜睡情况較明顯,適合受失眠困擾的抑鬱症病人服用。(圖:[email protected],設計圖片,相中模特兒與文中提及疾病無關)   每100港人3個抑鬱 衛生署數字顯示,每100名港人有3人患抑鬱症,屬常見情緒病。抑鬱症徵狀分為三部分﹕ 身體﹕頭痛、胃痛、失眠、胃口差及周身痛 情緒﹕經常不開心及對任何事情失去興趣,無精力 思想﹕負面思想,無人幫到自己,覺得自己無用,自我價值低 不少藝人都患上抑鬱症,包括鄭秀文、薛凱琪、林欣彤等。許龍杰指出,演藝生活要面對公眾,成為焦點,壓力大,易有抑鬱。不過除了藝人,各行各業的工作壓力也可引起抑鬱,也別以為病發一定源於壞事,好事也可成為病因。   升職都可以致鬱 有一名男士在一間中小型貿易企業任職物流前線工作,因表現理想獲升職做行政工作,工作量增加,上司要求高了,但他不太掌握管理技巧,人際溝通技巧亦欠佳,覺得力有不逮,充滿挫敗感,因壓力很大變成抑鬱症,最後需接受藥物及心理治療。   文:許朝茵 圖:[email protected]、資料圖片 統籌:鄭寶華 電郵:[email protected]   相關文章: 你抑鬱嗎?網上自我測試 【心理健康】有片:病徵非典型易被忽略 笑得食得 也可能抑鬱 指導式自助治療 助解抑鬱焦慮 重度抑鬱患者 四成現時無法可治 升中壓力拖垮優異生 兒子抑鬱 母墮情緒漩渦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