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創左心耳封堵術 助房顫患者除「心」患

六十多歲的黃伯數年前因為中風而發現原來患有心房顫動(房顫),需要服用薄血藥以減低中風風險,但用藥一年後卻發生腦出血的情況,停藥兩個月後又再次中風,幸好安然渡過,惟重新用藥後又再次出血。黃伯陷入兩難之中:不服薄血藥會中風,但用藥就出血,究竟用藥還是不用藥呢? 養和醫院心臟科專科醫生陳良貴醫生指出,對於部分不適合服用薄血藥的房顫患者而言,近年引入本港的微創左心耳封堵術是另一治療選擇,不但能有效預防中風,更可避免因服用薄血藥帶來的出血風險,帶給病人較好的生活質素,好像黃伯接受手術後,不用怕中風來襲亦毋懼出血威脅,可以恢復正常的生活步伐。 房顫是一種常見的心律不整疾病,年紀愈大患病機會便愈高,並且會帶來較高的中風風險。 陳良貴醫生表示,房顫可致心跳紊亂,令血塊容易在心臟內形成,一旦游到腦部便可引致中風,因此有中風風險的患者需長期服用薄血藥,以降低中風的機會。但傳統抑或新式的薄血藥都可能導致出血,如腦出血、胃出血、小便有血及身體瘀傷等等,生活亦或多或少受影響,例如要避免進行可引致出血的行為和活動。 如病人無法接受薄血藥治療或拒絕服藥,又或者屬於出血高危一族的患者,例如因工作性質或進行高撞擊性運動易有碰撞,或平衡力較差而容易跌倒,可考慮接受左心耳封堵術。陳醫生解釋,左心耳是位於左心房末端的組織,本身並無功能,但房顫產生的血塊大部分在左心耳形成,故此封堵它便能預防血塊出現以預防中風。 他續稱,此手術並不複雜,做法類似通波仔,只需從病人大腿的靜脈放入導管,進入心臟右心室後穿過心房間隔,到達左心耳出入口時打開合金製堵塞器,將其封閉,便可阻隔血液進出左心耳。過程中醫生會利用造影技術和超聲波協助,確保導管走向正確無誤。 醫學界估計,全港現時約有300名病人接受過左心耳封堵手術,手術預防中風的功效與用薄血藥相若,而安全性亦高,手術後出現出血及感染等併發症的風險約為2%至3%。 陳良貴醫生強調,最重要是手術前進行詳細評估,當病人清楚了解手術詳情、好處和風險,並且準確量度左心耳出入口的大小,從而選取適合尺碼的堵塞器,而術後薄血藥便可停服,病人只需要服用兩種抗血小板藥物一段時間,以減少血塊在金屬堵塞器積聚,日後則只需服用阿士匹靈便可。

Read more

注射抽筋藥快一倍 病人心臟停頓

【明報專訊】據醫管局公布最新一期《風險通報》,公立醫院在去年第三季呈報13宗醫療風險警示事件,另有21宗重要風險事件,合共34宗,較上季多10宗。其中包括有醫護人員過快為病人注射治療抽筋藥苯妥英(Phenytoin),導致病人心臟停頓。另有麻醉科醫生調轉左右,錯誤把局部麻醉藥注射在左方,但小孩卻要做右方的睾丸固定術。 原定30分鐘 靜脈注射校15分鐘 據《風險通報》,一名曾做腦部手術的病人,因痙攣和心室纖顫入院,病人其後獲處方750毫克苯妥英,本需透過靜脈注射30分鐘注入體內(每分鐘25毫克),惟醫護最終調校為10至15分鐘把全部750毫克藥注入(每分鐘50至75毫克)。病人心臟停頓,幸最終搶救成功,轉到深切治療部留醫,19日後出院。 涉事抽筋藥無藥可解 香港醫院藥劑師學會會長崔俊明解釋,苯妥英為治療抽筋藥,容易影響心跳及血壓,醫學界普遍認知,此藥每分鐘不能注射超過50毫克,注射太快會令血壓下降及心跳減慢,令心率不齊、心房顫動,屬「highly alert(高警覺)」藥物,「這隻藥無解藥」,一旦發現病人心跳有問題,需即停用,故每次用藥後都要密切監察病人。 《通報》指出,醫護對此藥知識及經驗不足,導致今次事件。崔俊明說,一般處方予公立醫院住院病人的藥物,都需由藥劑師過目,估計今次可能缺乏藥劑師把關。 麻醉科醫生搞錯左右睾丸 《通報》又指出一宗麻醉科醫生調轉左右方的風險警示事件,一名小孩右方睾丸有隱睾症,需接受睾丸固定術,麻醉科醫生完成全身麻醉後再進行局部麻醉,錯誤把藥物注射在左方,幸醫生發現,正確進行手術,病人最終同日出院,沒投訴有痛楚。 香港大學外科學系名譽臨牀副教授藍傳亮說,做手術前會在同意書上確認手術於左方或右方,亦在病人腳上寫上記號以識別手術位置,難以想像為何出錯。小兒外科專科醫生司徒達燕說,麻醉藥劑量受限制,而麻醉醫生一般不會打太多,若錯誤注射局部麻醉藥於另一方,可能會導致病人需要打多針,承受不必要的風險。

Read more

問醫生:行樓梯心口痛 須求醫檢查

【明報專訊】觀﹕Facebook Live觀眾 蘇﹕心臟科專科醫生蘇睿智醫生 鄭﹕主持鄭志文醫生 觀﹕很久沒有做過運動,一做運動心跳很快,我需要前往檢查嗎? 蘇﹕不要說做運動,不少人在港鐵站行樓梯上地面也會心跳加速和氣喘。對於不做運動的人,平時心跳80、90下,行完兩層樓梯,跳到120、130下,隨即覺得心口頂住、唞不到氣。如果只是心跳加速,未必需要立即求診檢查。不過,如果感到心口疼痛,一定要看醫生檢查。 對於很久沒做運動的人士,應該循序漸進,慢慢練習。例如﹕每天行5分鐘平路。1個星期後,每天行10分鐘平路。不論時間和難度,應該逐步增加,不宜過急。 鄭﹕我也遇過不少因為運動導致心跳加速的病人前來求診。我建議大家做一些簡單紀錄,幫助醫生診症。第一,什麼環境之下心跳加速?(如﹕運動)即時數數脈搏,記下每分鐘心跳的次數。(現在有些智能手表或手帶,方便量度。)第二,留意心跳的規律。拍子如何?間中有沒有亂了?做完運動,多久心跳才回復正常?還有,運動期間有沒有心口痛、頭暈等徵狀?如果大家帶同幾次紀錄前往求診,醫生可以更加準確地評估。 ■忽然做劇烈運動 攞條命「較飛」 觀﹕強度太高的運動,是否會增加心臟負荷,容易引發心臟病? 蘇﹕絕對會。做運動時,血壓和心跳都會逐漸增加,心臟負荷因而加重。有些人甚少做運動,忽然做劇烈運動(如﹕網球、壁球、跑馬拉松);這樣十分危險,有可能出現心律不正、急性心肌梗塞等問題。 如果很久沒有做運動,建議先選擇較簡單、強度低的運動,循序漸進。 鄭﹕假設一個人的心臟和心血管都是健康,純粹因為高強度運動而誘發心臟病的機率很低。問題是,心血管疾病可以沒有病徵,我們未必知道自己的心血管有否阻塞。因此,醫生並不建議甚少運動的人忽然做劇烈運動。 如有需要,醫生可以先行評估,再安排合適的檢查,包括﹕靜態心電圖、運動心電圖,電腦掃描血管造影等。 ■心臟檢查 哪些項目不可少? 觀﹕每年前往身體檢查,有什麼心臟檢查是必須的呢? 蘇﹕市面上一般體檢套餐,包括肝功能、腎功能、血液常規檢查和靜態心電圖。其實,膽固醇是心臟健康的其中一個指標,但有些病人的膽固醇很高,卻沒有影響心臟。研究指出,「基因」也是心臟病風險因素之一。因此,單憑膽固醇指數,不能作準。 如果十分擔心,可以做運動心電圖。病人按照指示在跑步機上運動,當運動量逐漸增加,心率也隨着加速。在心臟負荷不斷增加的環境之下,醫生可以監察心臟及心血管的反應。提醒大家,由於運動心電圖是有可能誘發心臟病,此項檢查必須有醫生在場監督。 鄭﹕如何揀選和解讀檢查,不容忽視。建議好好的跟醫生傾談。除了評估心臟病的風險(包括﹕性別、年齡、家族病史、肥胖、吸煙、血壓、糖尿等),醫生也會探討病人的健康狀况,例如﹕曾否出現可能是心臟問題的徵狀? 有些病人,每個星期打球跑步,心臟從來沒有不適,未必需要做運動心電圖。相反,有些病人覺得心跳出現問題,簡單脈搏檢查懷疑是心房顫動,就需要詳細檢查跟進。

Read more

【了解中風】心房顫動致中風增3倍 高血壓冠心病長者倡定期心電圖檢查

【明報專訊】中文大學研究發現,本港心房顫動(房顫)致缺血性中風的患者在15年間增近3倍,建議有高血壓或冠心病長者定期做心電圖檢查,及早診斷並服用新型抗凝血藥物,減中風風險。 房顫屬心律不正,即心跳不規律,影響心臟血液循環,並形成血塊,當血塊流至腦血管或造成阻塞,令腦細胞缺血,可致缺血性中風。房顫病人中風風險較一般人高5倍,死亡率為24%,較其他中風者死亡率高9個百分點。 新抗凝血藥可減七成風險 研究團隊於1999至2014年,每5年檢示因缺血性中風或短暫性腦缺血發作、並於威爾斯醫院接受治療的病人(共3894人)資料,發現因房顫中風的患者增加2.8倍,當中65至72歲患者增幅最顯著,80歲以上患者佔總數逾半。 負責研究的中大內科及藥物治療學系腦神經科臨牀專業顧問蘇藹欣表示,七成因房顫中風病人,病發前無接受抗凝血藥治療,估計與傳統抗凝血藥華法林可致出血有關。蘇又指出,新型抗凝血藥「非維生素K拮抗劑抗凝血藥」(NOAC)出血風險比服用華法林低約一半,服後能減七成中風風險,患缺血性中風的風險為2.5%,副作用則包括出血和腸胃不適等。 蘇續說,新藥只向心瓣健全者測試,故患二尖瓣狹窄、植入金屬心瓣,或中度至嚴重腎衰竭或肝衰竭者,不適合用新藥。現年63歲、患高血壓和冠心病的駱先生上月中風入院,確診房顫,左腦有血塊要做手術,現服NOAC防再中風。中大內科及藥物治療學系腦神經學副教授梁慧康形容駱先生「幸運」,能在短時間內成功搶救。 料7萬房顫患者 逾三成無病徵 蘇表示,估計香港有7萬名房顫患者,三分之一無病徵,建議有高血壓或患冠心病的65歲或以上長者,定期做心電圖檢查,及早診斷房顫並服用新型抗凝血藥預防中風。新型抗凝血藥平均每日需30元,而華法林則少於1元,病人在公院用新藥要自費。 專題系列文章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