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療傷身?標靶、免疫治療更好? 抗癌三大療法 各擅勝場

【明報專訊】編按:對付晚期癌症,病人一聽到化療,未問療效,先怕副作用;有人要求副作用較少的標靶治療,還有人花費巨額金錢,要求接受近年熱門的免疫治療。 究竟化療、標靶治療和免疫治療,哪一種最好? ▲三大支柱——究竟應選擇化療、標靶治療、免疫治療?要視乎不同病人的病情需要。即使同樣患上肺癌,一種療法也未必適用所有病人。(明報製圖) 三十多歲的陳先生正值壯年,一天突然發燒咳嗽,求診後,發現肺部X光有陰影。醫生細問之下得悉陳先生過往幾個月已消瘦了十多磅,進一步抽組織檢查,確診為腺性肺癌(adenocarcinoma);再經正電子掃描檢查,發現癌細胞已經擴散到骨、另一側肺部和胸腔淋巴腺。 病人有十多年吸煙史,腫瘤對EGFR、ALK等標靶結果為陰性;檢測免疫治療反應率PDL1,染色度60%為陽性。醫生決定用免疫治療藥物Pembrolizumab,經過幾次治療後沒有太大副作用,病人基本上行動如常,X光顯示肺部腫瘤逐漸消失,治療仍在繼續中。 陳先生問,聽其他肺癌病人說,有些病人口服標靶藥,有些則需要化療,甚至混合不同療法,究竟怎樣才是最好的治療呢?所以今次不是介紹肺癌最新治療,而是談談癌症藥物治療的三大療法,即化療、標靶治療和免疫療法。 化療——餵癌細胞吃毒藥 利用對細胞有毒性的藥物,透過注射或口服進入體內,把生長活躍的癌細胞殺死。很多病人一聞化療色變,不時聽到病人問:「化療是不是把身體好的細胞和壞的細胞一同殺死?」這問題在不少社交群組或互聯網經常見到。 大部分藥物毒性短暫 沒錯,化療的確對身體正常細胞有一定毒性。但常用的化療藥至少有幾十種,每種適應症和毒性都不一樣。一般來說,化療對正常細胞的傷害,主要是針對一些生長快速的細胞,例如頭髮毛囊、腸道黏膜、皮膚表皮和骨髓細胞等;當然亦會刺激腦部感應中心產生嘔吐感覺。可幸的是,大部分都毒性短暫,隨化療停止,身體便會慢慢回復正常。但有一些藥物可能會帶來長期毒性,例如是對心臟有毒性的阿黴素(Doxorubicin)、可引起長期手腳麻痺的紫杉醇(Taxanes)、可引起腎毒性的順鉑(Cisplatin)。 一般而言,在腫瘤醫生指導下使用化療都很安全,因在每一次化療前,醫生都會透過臨牀檢查和抽血結果來評估病人的狀况,經過精密計算以調整化療劑量,確保沒有超過身體所能承受的累積劑量。此外醫生會處方減輕副作用的藥物,例如止嘔藥、止瀉藥、漱口水等,並適當使用抗生素和升白血球藥物來減低感染風險。 正所謂「是藥三分毒,無毒不入藥」,即使是傳統中藥,亦有分小毒中毒大毒或無毒品等級別。有毒的藥物並非不可以用,關鍵是如何安全地使用。化療藥物,若從傳統中藥來看可算是「以毒攻毒」的療法。另一方面,近年研究發現,某一些類別的化療藥物可刺激免疫系統,若然結合免疫治療,有望提升治療功效。 標靶治療——篤癌細胞死穴 標靶治療的原理是針對癌細胞的某一種靶點攻擊,較化療更有針對性,從而減低傷害其他器官。「標靶」,若然用簡單的語言來說,就是「篤死穴」的療法;以肺癌為例,帶有EGFR基因突變的腫瘤,可以用吉非替尼(Gefitinib)、厄洛替尼(Erlotinib)、阿法替尼(Afatinib)或較新的奧希替尼(Osimertinib)治療。這些藥物都是針對癌症EGFR突變這個「死穴」,較少影響其他正常細胞。但並非完全沒有副作用,常見副作用有皮膚出疹、口腔潰瘍、肚瀉等,是因為這些正常細胞都類近EGFR。 可與化療雙管齊下 增強療效 此外,有一些標靶藥可以和化療雙管齊下以增強療效,例如治療HER2型乳癌,除了用化療藥物外,亦要加上曲妥珠單抗(Trastuzumab),用來攻擊HER2受體,可大大增強化療的療效。 總括而言,標靶藥有很多種,視乎每名病人的癌症腫瘤特性而定。另外,亦要注意並不是每一種癌症都找得到「死穴」,這個時候就只能靠化療或免疫療法。 近年,隨着基因排序的進步,我們可以將腫瘤基因進行全面排序分析,研究每一個腫瘤的「死穴」。例如本來用於治療卵巢癌的標靶藥奧拉帕尼(Olaparib),可用於治療前列腺癌和乳癌,效果良好。讀者可參考去年12月本欄文章《分子腫瘤專家組 拆解基因密碼 度身設計治癌》。 免疫治療——發動淋巴細胞攻擊腫瘤 近兩三年,利用PD1/PDL1等免疫檢查點抑制劑(Check point inhibitors)成為新趨勢。在某些肺癌中,免疫療法比化療效果更好。腫瘤細胞很狡猾,會利用一個信號PDL1,欺騙身體的免疫淋巴細胞,誤以為腫瘤是身體的一部分而不作攻擊。免疫治療就是透過阻斷PD1和PDL1,令淋巴細胞攻擊腫瘤。常用藥物包括:納武單抗(Nivolumab)、派姆單抗(Pembrolizumab)、阿特珠單抗(Atezolizumab)等,分別適用不同癌症。現在免疫療法大行其道,差不多每一種癌症都可用;免疫療法亦可和化療一同使用,此舉在肺癌中最為常見。相信在未來兩三年,免疫療法的適用症將愈來愈廣。 治療腫瘤仍有其他療法,例如荷爾蒙治療用於乳癌和前列腺癌。近期網上興起十年挑戰(10 years challenge),治療癌症的新藥物在過往十年,和樓價一樣拾級而上。未來十年將會是抗癌新藥的文藝復興年代,相信不少現在未能根治的癌症,在未來可以治癒的機會將會大大提高。 文:蘇子謙(香港大學臨牀腫瘤學系臨牀助理教授) 編輯:王翠麗 電郵:[email protected]   Read more

【營養要識】生薯汁防中風?小心寄生蟲入口

【明報專訊】預防中風,不論中醫或西醫,都是一大課題。 三高人士,是中風高危一族,每當聽聞某食療或偏方有效,都躍躍欲試。數年前聲稱能醫濕疹、抗癌兼治胃潰瘍的生榨薯仔汁,又再度死灰復燃,被傳經常飲用,可預防中風,究竟是否真有其事? ▲生食有風險——薯仔生長於泥土,容易受污染,若處理不當,生食或生榨汁液飲用,增感染寄生蟲風險。而發芽的薯仔帶有天然毒素,不適宜進食。(資料圖片/明報製圖) 泥土內生長易污染 不宜生食 薯仔汁在近年被視為萬能食療,網上流傳能醫濕疹、抗癌、胃潰瘍等不同問題,不少傳聞都已被破解,大部分都沒有實際作用。至於今次用在預防中風的偏方,又是否成立?根據《中華本草》所指,薯仔性平、味甘,註冊中醫陳敏表示,其實薯仔在中醫的定位,主要和米飯相似,具有益氣健脾,屬正氣食品,但沒有什麼特別功效,「最多只能說薯仔含有鉀,對於心血管健康有益。不過重點是薯仔生長於泥土之內,處理不當,好易受污染或有寄生蟲,不建議生食或生榨汁液飲用」。 ▲陳敏(資料圖片) 5病因致中風 用藥各不同 對心血管有益,或許會令人出現可預防中風的無限聯想,不過陳敏解釋,在中醫角度,中風的病因眾多,可將問題分為風(肝風/外風)、火(肝火/心火)、痰(風痰/濕痰)、氣(氣逆/氣滯)及瘀(血瘀),五個原因都是臟腑失調引致,而每種成因所使用的中藥,各有不同;並不能單靠「心血管有益」便能解決問題。在中醫學分析,中風高危人士可分為4大類: 1. 勞逸失度 長時間過度勞累而引致積勞成疾,當中除了涉及工作過度、休息時間少之外,亦與房事過多有關。由於過度勞累會耗傷腎水,水不制火,出現陽亢風動。 2. 飲食不節 飲食沒有節制,肥甘厚味,同時飲酒過度,便會脾虛生痰,風痰濕生熱,熱極生風。而風火痰熱內盛,竄犯絡脈,上阻清竅。 3. 情志所傷 長期抑鬱、憂慮,或突然發怒,鬱怒傷肝所引致。 4. 氣虛邪中 天生體質氣血不足,易精神不振、疲倦無力、容易出汗、懶言懶動、頭暈嗜睡等,令脈絡空虛,風邪乘虛而入,氣血痺阻而出現血瘀,痰濕內盛,而閉阻經絡。 中風,不少人以為是老人病,但陳敏指出,近年有年輕化趨勢,「臨牀上有不少年輕患者,雖然以40歲以上較多,但亦有20至30歲病人求診,而且不是幾年才出現一次。其中除了因為本身有遺傳問題影響發病,亦與年輕人壓力大、煙酒過多、肥甘厚味及不注重健康有關」。 生榨薯仔汁不能預防中風,又有什麼方法可以預防中風?陳敏表示,「要預防中風,中醫會由『宜慎起居、節飲食、遠房事及調情志』入手。其中慎起居即是要作息有序,能有充足的休息,減少勞逸失度的問題。節飲食則是減少進食肥甘厚味的食物,以低油、低糖及味道清淡為主。遠房事則避免行房次數過多,不應過度縱慾。至於調情志為控制好喜、怒、憂、思、悲、驚、恐等情緒,以減少因情志所傷而出現的中風問題。」 除了從生活習慣入手,陳敏稱亦可因應中風成因,再配合不同中藥來調理身體,「例如因火(肝火/心火)而令身體出現問題,可使用菊花泡茶飲用,而因氣(氣逆/氣滯)令身體出現問題時,亦可配合山楂、神曲來達到健脾和胃及消食的效果。至於因瘀(血瘀)而令身體出現問題,則可使用三七、黃芪這些具有補氣血的中藥材食用。而出現不同徵狀時,亦可混合不同中藥來服用,因不同情况用藥分量有所不同,應先諮詢中醫意見才使用」。 預兆:手痺、心悸、四肢麻木 中風高危一族,要隨時留意身體發出警號,及早求診。陳敏指出,如果突然出現手痺、頭痛、心悸、四肢麻木等問題,可能是中風預兆。「首先當然是排除了一些相關的疾病,例如胃病、心律不整等,如本身沒有其他相關病患出現,就要盡快求醫。」至於中風病發時,視嚴重程度病徵亦有所不同,「嚴重者會出現突然昏倒、不省人事,半身不遂、語言不利等徵狀,情况較輕微者則出現食飯時嘴不受控、口眼歪斜等病徵,但無論是嚴重或輕微徵狀,都應立即送院救治」。 ▲中風年輕化——陳敏指近年中風有年輕化趨勢,除了遺傳因素,亦與年輕人壓力大、煙酒過多、吃肥甘厚味食物有關。([email protected],設計圖片) 文:勞耀全 編輯:梁小玲 電郵:[email protected]   Read more

瘤言情深:抗癌路上眾生相

【明報專訊】行醫多年,見盡病人在抗癌路上的各種心態。有年輕患者確診時本應有藥可醫,卻因為各種原因放棄治療,到最後撒手塵寰;亦有病情不太樂觀的患者徘徊於鬼門關,卻能於死亡邊緣努力掙扎,得以存活至今。 曾有一個三十多歲、育有一歲幼兒的病人,確診肺癌時已屆第四期,所幸是該種肺癌屬EGFR基因突變型,有相應的標靶藥物治療,藥費每月一萬多,對於這個來自中產家庭的病人來說,藥物的醫療開支尚可負擔。令人惋惜的是病人斷言拒絕接受藥物治療,雖然答應定時覆診,但每次覆診都只會追問癌指數的變化。眼見病人的癌指數不斷上升,病情每况愈下,即使醫生花盡唇舌規勸仍無動於中。連番追問之下,病人終坦言一直服食中藥,縱使病情持續惡化的事實擺在眼前,仍無法說服病人轉用或加上標靶藥物治療。最終病人於一年多後病逝,實在相當可惜。中藥自古流傳至今固然有其效用,但若病人願意聆聽醫生意見,根據病情調整治療方案,甚至適當地佈置中西合璧的癌症治療方案,結局或許會截然不同。 又有另一個三十多歲的直腸癌患者,原本或可以透過電、化療,以及手術切除治療,但病人還未接受首次電療已決定放棄,經護士聯絡病人,查探原因之後,才發現病人正在接受坊間流傳、未經科學驗證的自然療法。 同類個案,多年來屢見不鮮。細想之下,與根深蒂固的癌症負面觀感不無關係。過往癌症形同絕症,每當聽見癌症治療,定必聞癌變色。即使如今藥物推陳出新,嘔吐、腸胃不適等副作用已有方法應對,但始終未能改變大衆的負面觀感,令不少病人選擇一些宣稱同樣有效,但沒有什麽副作用的治療方案。 怕副作用 寧選未經科學驗證療法 接受治療與否,各人有不同的考量。藥物費用、副作用、治療期間和之後的生活質素、治療的目標到底是根治還是紓緩,都是不少病人和家屬的考慮因素。有比較年長的病人寧願把財富留給下一代,亦有病人希望得知自己尚餘多少壽命,只盼望走到生命的盡頭可以減少受癌魔折磨。 由於不少癌症藥物價錢昂貴,所以一些病人在應否接受藥物治療上遲疑未決,不知道應否耗費大量金錢為自己續命。對於病人心中的疑慮,醫生固然有問必答,但病人亦切忌執著於藥物為病人延長的壽命中位數,否則得知數字後感覺替生命設限,心裏只會更難受。 另外,家人朋友也是影響患者選擇治療方向的一個重要因素。過往在公立醫院與新確診病人會面的時候,即使病人的輪候數量不容許我們深入了解每一名病人,但至少會在第一次見面的時候邀請病人的家屬一同陪診,從病人與家人的言談間評估他們對各個因素的接受程度。 病人面對癌症,猶如置身黑暗之中,對前方的未知充滿恐懼。作為醫生,只能耐心了解患者和家人的恐懼和考慮,盡力為他們解釋清楚,做好心理準備,一步步帶領病人迎接前方的挑戰。 文:蔡添成(臨牀腫瘤科專科醫生)   Read more

醫言有理:檢查點抑制劑 抗癌新一頁

美國的Dr James P. Allison及日本的Dr Tasuku Honjo同獲頒2018年的諾貝爾生理學或醫學獎,兩位傑出「免疫學家」(Immunologists)的研究成果,為新一代「抗癌免疫治療」(Anti-cancer immunotherapy)奠下基石。 「淋巴細胞」(Lymphocytes)乃人體免疫系統的主力骨幹,有B細胞、T細胞及NK細胞,可對付各種入侵異物,包括細菌病毒,人體內有機制避免「淋巴細胞」攻擊屬於自己的正常細胞。 兩位諾貝爾生理學或醫學獎得主分別發現「淋巴細胞」表面有兩種「檢查點蛋白」(Checkpoint protein):PD-1及CTLA-4,可保護自身正常細胞,防止「自體免疫系統疾病」(Autoimmune diseases)出現。 癌症患者體內的「癌細胞」同樣受到「檢查點蛋白」的保護,免受自身「淋巴細胞」的攻擊。「檢查點抑制劑」(Checkpoint inhibitors)遏制「檢查點蛋白」,令自體淋巴細胞恢復能力,可攻擊及消滅體內癌細胞。 遏制癌細胞「保護罩」 臨牀研究顯示多種「檢查點抑制劑」有顯著抗癌作用,包括抑制「淋巴細胞」表面PD-1蛋白的「抗體」Nivolumab及Pembrolizumab;還有抑制「癌細胞」表面PD-1「配體」(Ligands)的PD-L1抗體Atezolizumab、Avelumab及Durvalumab,可用於治療「黑素瘤」(Melanoma)、「肺癌」(Lung cancer)及「淋巴癌」(Lymphoma),尤其「非小細胞肺癌」(Non small cell lung cancer)及「何傑金氏淋巴癌」(Hodgkin lymphoma)。此外,有抑制另一種「檢查點蛋白」CTLA-4的抗體Ipilimumab,同樣有抗癌作用。 治療肺癌、淋巴癌 還有其他「檢查點蛋白」可作抗癌目標,包括BTLA、VTISA、Tim-3及LAG-3;抑制這些「檢查點蛋白」的抗體,皆已進入臨牀試驗階段。期望新一代的「檢查點抑制劑」,可為抗癌治療打開新的一頁。 文:梁憲孫(血液及血液腫瘤科專科醫生)

Read more

Never too late!助人改善家庭關係 抗癌社工鍾曉彤擁抱灰暗童年

【明報專訊】在小二的課室,小女孩做錯了事,她擔心老師責怪就哭起來,同學安慰她:「我明白你害怕老師不喜歡你,不過這位老師只會是你今學年的班主任,明年就不再是她,在你生命裏不算什麼大事,下次不要再錯就是了。我們談談大家喜歡吃的食物吧!」只有七歲的同學懂得勸導和開解同輩,她當社工的媽媽鍾曉彤認為,可能是自己多年來家教的潛而默化。鍾曉彤在女兒三歲時經歷了一場大病,讓她反思自己的人生下半場,最後她毅然放下穩定的政府新聞處工作返回大學進修,不僅以自己所學培育女兒成長,也在過程中重新認識自己,擁抱驚懼無助的灰暗童年。 接受訪問,對於鍾曉彤來說並不陌生,除了因為她任職政府新聞處長達十年,也因為她在大學時患上血癌,康復後成了眾人眼中的「抗癌勇士」。高考後成功進入港大修讀心儀的法律系,鍾曉彤就像其他新生一樣,開學時雀躍地參加許多精彩活動。但某天她開始發起燒來,早上明明沒有異樣,午後開始出現低燒,翌日起牀體溫又回復正常,如是者整整一個月。駐校醫生擔心起來,安排她驗血,當她確診患上血癌時,同學朋友都擔心又傷心。「我做化療時掉了很多頭髮,同學會不動聲色把地上的頭髮一根一根撿起來,不讓我發現。」但病者本人的心情卻異常平靜。「當時我覺得病不可怕,死也不可怕。」她回憶着。「因為一直以來的日子過得太疲倦?」記者問,鍾曉彤紅着眼點頭說是,聲音變沙啞了。 爸爸向媽媽動粗 女兒偷偷進廚房把利器收起 鍾曉彤的童年,由父母私奔開始。媽媽是生於貧窮而重男輕女家庭的漂亮女孩,爸爸是富裕家庭的養子,二人邂逅不久,媽媽就懷孕。養父母反對婚事,爸爸於是為愛出走。「爸爸離開家庭後成為室內設計學徒,可惜富家子不擅理財,不到幾年就債台高築,養父送給他的樓房物業一個一個給賣掉。」鍾曉彤從小目睹父母因錢銀吵鬧,小學就開始面對沒錢交學費的為難。「我去請求校長通融的時候,會主動提出幫他辦事情,做這做那。」為了生活,她拚命設法討好別人,只是成長期創傷纍纍還是避不過,當中最要害的一擊發生在小學時的某個晚上。 父母成家的時候才二十未滿,兩口子童年缺乏愛,不懂相處之道。爸爸沒定時拿家用回家,媽媽在壓力下會責罵爸爸,一罵就是幾個小時,最後多半是爸爸向媽媽動粗收場。「以前兩個哥哥會出手制止,後來他們考進寄宿學校,家中只剩下我,每晚我都活在驚恐中,害怕爸爸按捺不住打媽媽,我會偷偷溜進廚房把所有利器收起來。」那個晚上,爸爸又做錯事被媽媽責罵,爸爸要向媽媽還擊,鍾曉彤抱着顫抖的小狗瑟縮於房間角落,媽媽跑進來想要躲避,爸爸緊隨其後隨手拿起數支筆朝媽媽的臉插過去! 「雖然年紀小,但我知道媽媽是家暴的受害者,爸爸以暴力對待媽媽,我是非常憤怒的,但同時,我這個血腥場面的目擊者在驚恐之餘,還要承受嚴厲指控帶來的自責。媽媽怪我沒有站出來保護她,不是好女兒,沒有正義感、不是人。」八、九歲時的一幕至今歷歷在目。長時間夾在父母中間成磨心,鍾曉彤形容自己是要看着父母眉頭眼額做人那種夾縫中的孩子,她懷疑病也可能是這樣鬱出來的。 遇上警員 帶她到少年警訊會所做功課 其實她不是沒有試過為媽媽出力,有一次爸爸打媽媽,她央求到場的警察叔叔不要離開,因為她知道警員一走,爸爸又會再動手。當然,報警不能阻止父母的婚姻繼續崩壞,但幾年後,鍾曉彤遇上另一位「阿Sir」,改寫了她的人生。「那時每天放學回家,在電梯口聽到父母的吵架聲,就會到公園找個地方坐着做功課。」穿著校服的女孩獨自一人,難免吸引街童搭訕。那天她正被幾個少年圍着,一位便衣警員走過來跟她說:「阿妹,我留意了你好幾天,你不是和他們混熟的,快跟我來。」警員把鍾曉彤帶到附近的少年警訊會所,從此那個地方成了她的另一個家。「我成為少年警訊會員,每天下課到中心做功課,幫忙做義工後還會獲得蓋印,儲夠蓋印有證書。」她亮出稚氣的笑容。 在清冷童年照亮她的,還有二哥的一幕「驚嚇」演出。「他告訴我,如果我們不想學爸媽一樣終日為錢爭吵,只得一條路,就是努力讀書,否則就像很多類似的家庭,男的去走白粉,女的做妓女。他還仔細形容嫖客的模樣,模仿他們的舉動來嚇唬我。」妹妹把逃避厄運的方法牢牢記住,即使那年患病,她仍然堅持每天在病牀上好好完成功課。 病癒之後,鍾曉彤聽從醫生的建議調節生活步伐,於是她放棄法律系轉讀較輕鬆的學科,畢業後受聘於政府新聞處,fresh grad第一份工一做就十年。結婚後組織自己的家庭,以為可以跟過去的不快告別,豈料女兒出生後,她不斷憶起童年時的壓迫與傷痛。女兒三歲時,病魔再次來襲,面對健康問題之時,她重新思考人生。「小時家庭生活不愉快,很希望有人幫我,如果我可以成為那個人,會是一件很有意義的事。」就這樣,鍾曉彤重返港大修讀社工系。 修讀社工課程 接受心理輔導 童年的磨難讓鍾曉彤很重視人與人的相處,鍾曉彤不希望走爸媽的舊路,所有事也以別人為先以避免爭吵,小時被同學取笑仍樂在其中,將別人的感受放大,把自己的需要隱藏,但這樣卻逼得自己透不過氣來。上一代對子女成長的影響有多深遠,她似懂非懂,直至修讀社工課程時才真正認識,她一邊讀書一邊接受心理輔導,重新認識自己並調整心態,漸漸放下多年來的愧疚和各種包袱。「過去的經歷令現在的我更能理解不同家庭的各種苦難,成為幫助別人的資源。」畢業後,致力研究原生家庭的範疇,她很想家長在子女年幼時,就明白自己角色的重要性,而她相信幼稚園就是及早介入社工服務合適的地方。「成為幼稚園駐校社工後遇到一位學生,她常常無故被媽媽責罵,媽媽在面談時告訴我,她年少時也是經常被媽媽責罵,我拒絕學習父母溝通的方法,她就剛好相反,兩者都是原生家庭的影響。我鼓勵這位家長以較正面的方法跟女兒溝通,減少責罵,親子關係漸漸得到改善。」 幫助別人改善親子和家庭關係的鍾姑娘,沒忘記修補自己與母親的感情。「過去,我腦海充斥着家庭不和諧帶來的傷害,忽略了媽媽努力為我做過的一切。」當她放下創傷,昔日溫暖片段浮現。「因為家用不夠,連學費也沒錢交,媽媽為了讓我們有新校服穿,會買布回來親手縫製。」除了縫紉機發出的馬達聲,兒時的美好回憶還帶着飯香。「有時下課後我會期待吃到媽媽的雞翼和芽菜炒蛋,有一段日子,我愛上白汁雞皇飯,她就去學習烹煮的方法……」 「Uncle要獻唱! Auntie去換衫!」 在接受輔導的過程中,鍾曉彤深刻體會母親的感受,她很愛媽媽,希望媽媽可以把多年來的擔子放下,快樂地生活。籌備婚禮時,鍾曉彤和媽媽已經多年沒見,她感謝丈夫和她一起邀請媽媽出席。談到當年的婚宴,她笑說有如電視劇的情節。離異多年的爸媽均答應參加婚宴,女兒找來兩批好姊妹分別照顧他們,各坐一圍,本來該很妥當,誰知爸爸高興起來說要上台唱歌,媽媽知道一定不高興,怎辦?「女人都貪靚,於是我們替媽媽預備了幾套晚裝,好讓她在爸爸唱歌時離席更衣。」 兩組姊妹各自備有對講機,A隊:「Uncle準備要獻唱!」B隊:「我們現在帶auntie去換衫!」鍾曉彤七情上面,「婚宴特工」最後順利瞞天過海,皆大歡喜。驚險搞笑的劇情把方才的淚水都蒸發掉,談到懂事又快樂的女兒,鍾曉彤更是欣慰。今天,她致力成為家族的和平大使,定期聯絡哥哥和父母組織家庭聚會,讓大家終於可以共享無價的天倫之樂。她多次強調希望社會上有更多家庭能走出過去的傷痛及陰霾,快樂健康地養育下一代,訪問完結時,更貼心地為記者的育兒問題把脈,並送上貼士和鼓勵,「加油!Never too late!」一句溫柔輕巧的話充滿了勁度。 ■Profile 鍾曉彤 香港大學社會科學系畢業,曾任職政府新聞處新聞主任,後修讀社工系,現為幼稚園駐校社工,公餘擔任義務輔導員,並為神學院婚姻及家庭治療心理學博士生。已婚,育有一女。 文﹕劉倩瑜 圖﹕馮凱鍵、受訪者提供 編輯/陳淑安 美術/明報美術 電郵/[email protected]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