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大建港首間智慧醫院 一站式App免病人等等等

【明報專訊】「其他病人在過去數小時候診時間最長超過8小時。」這是沙田威爾斯親王醫院上周二(16日)晚上10時半,危殆、危急和緊急以外的病人輪候情况,是該時段等待最久的公立醫院急症室。將成為全港首所智慧醫院的香港中文大學醫院,針對病人輪候時間長的問題,利用實時數據支援病人診治流程,提供一站式App處理病人預約、登記、付費等。該院行政總裁馮康希望藉資訊科技縮減病人輪候時間,「(醫院)入面差不多冇乜等候(時間),計劃的等候空間很少」。 耗資63億元興建的中大醫院,是非牟利及自負盈虧的全科私家醫院,設516張住院及79張日間病牀,將於2020年分階段投入服務。馮康表示美國有推動改善醫療服務的組織按世界衛生組織的報告,認為所有醫療機構應有三大目標,包括促進市民健康、改善病人經驗及降低病人成本,構思中大醫院時亦循此三方向入手,考慮到資訊科技的重要,建設該院三大智慧元素︰電子病歷紀錄全面無紙化、利用流動資訊科技及實時數據支援診治流程、應用物聯網。 馮康:App可預約登記 提供實時輪候資訊 醫管局現有多個Apps,針對孕婦和糖尿病患者等需要,普通科門診則只能電話預約,馮康稱中大醫院「較輕盈」,不如醫管局管理逾40所公立醫院和醫療機構般龐大,故可走快一步(見另稿)。中大醫院將建立綜合流動系統,病人在同一個App處理九大功能,包括預約、提醒病人到院、到院後登記、院內尋找路向、與醫護人員溝通、電子付費、查看個人病歷、健康管理和提供健康資訊,「病人到醫院前,先幫他協調排好日程,一次過做完所有流程,電腦為他安排最便捷的時間」。他又說醫院將設辨別追蹤系統,識別病人位置,「(病人)登記後可去喝杯咖啡……(系統)會提他幾點要去哪處(接受治療),盡量減少輪候(時間)」。 醫療信息管理系統學會(HIMSS)的電子病歷應用模式最高是第7級,美國及內地分別僅5%和7所醫院取得第7級認證,做到全面無紙化。馮康表示中大醫院目標是開院時除一站式的App有初步功能,電子病歷標準料達第6級,計劃開院兩三年內取得第7級,「無紙化包括所有醫護程序,例如護士(紀錄)、不同專科紀錄……量血壓、心跳等紀錄會透過儀器直接電子化,而非手寫」。他續稱醫生巡房時擬配備流動設備,如平板電腦,記錄病人病况。 醫護程序無紙化建物聯網 減人手誤差 相比公立醫院,馮康透露中大醫院擬多設一套無線網絡,建立物聯網提升效率,應用至不同層面,例如生命表徵監測、藥物管理、病人運送等,令醫院運作自動化,減少誤差,亦可降低成本。至於智慧醫院的成本會否很高,他說建築費已包括資訊科技及醫療儀器成本,科技配套的價格又一直下跌,因此預料不會超支。

Read more

台灣經驗:台北慈濟醫院 用App掛號 大數據編配最快診室

【明報專訊】比香港走快一步,台灣不少醫院已推出App提供預約,以台北慈濟醫院為例,病人不單可用App預約門診,到達後更可用手機或自動報到機報到,若同時預約多個專科,會被自動安排先到等候最快的專科。該院近年求診流程智能化,資訊室主任黃少甫認為科技人員與醫護人員緊密溝通,令智能化發展從病人感受出發,是成為智慧醫院的關鍵。 訪問日期為上月底一個星期五下午,記者當日在台北慈濟醫院未見「迫爆」,候診病人不算多。該院最近新增線上報到功能,大堂亦設自動報到機,台灣實施全民健康保險後,市民獲發健保卡,可在自動報到機插入健保卡報到。黃少甫稱該院利用大數據回饋至前線應用,病人插卡後獲知哪一診室等候最快,若再到另一些專科求診,可在完成第一場求診後,向護士查詢再去哪診室較方便,整套技術在當地獲專利,「以往病人先到診室報到,然後要在旁邊等」。 衛生部設雲端系統 醫學影像無片化 台灣衛生福利部發言人稱,2016年起發展「健保雲端系統」,醫生診治或藥劑師開藥時可查詢病人就醫及用藥、過敏藥物等紀錄作參考,今年系統將發展醫療影像查詢機制。黃少甫稱,台北慈濟醫院多年來都是「無片化」,病人若有需要,才將醫療影像印出來供病人帶走。至於如何防止病人紀錄被濫用,該院醫事室主任蕭仁良表示,系統要求在讀卡機插入醫生的「醫事人員卡」確認身分,並插入病人的「健保卡」獲取同意,才能查詢。 該院病房管理亦逐步智能化,督導長(即護理部主管)劉怡婷表示近年病房轉用電子白板,病人情况一目了然,如顯示哪病人用氧氣、輪椅等。然而轉為智能化的過程殊不簡單,黃少甫說電子白板啟用初期運作慢,內容不夠仔細,故與醫護人員溝通後調整程式寫法才有改善,「IT人員沒有護理背景,亦非臨牀人員,所以要與前線不斷溝通」。 明報記者 岑詠欣 台北報道

Read more

深圳經驗:港大深圳醫院 機械臂執藥 二維碼付款 10分鐘取藥

【明報專訊】位於深圳福田區的香港大學深圳醫院,打着香港管理模式的旗號於2012年開業,作為內地醫療改革的示範。醫院除在管理及治療文化上帶來轉變,深圳市政府當時亦投資了約2000萬人民幣,在醫院引入了3套自動化藥物管理及智能執藥系統,提高效率及準確度,令超過八成病人獲處方後,平均可於10分鐘內取藥。 在香港大學深圳醫院,醫生看症後,會向病人開出藥物處方,病人除可到付款處付現金,也可用App掃描處方上的二維碼並以電子錢包付款。病人隨後到藥房前的報到機掃描處方上的條碼,得到取藥憑證,坐10分鐘等叫名,即可取藥離開。其實病人在報到機掃描處方後,藥房的系統會收到相關信息,藥師在系統上按一下處方,機械臂就會自動按處方執取原盒裝藥物,藥物就沿輸送帶掉進智能小籃。如果處方有散裝藥物,則以人手將預先包裝好的藥物放進去。完成執藥後,一籃籃藥就會等待分發,到病人攜處方到窗口,掃描條碼後,相應的智能小籃就會亮燈,再一次核實,病人便可離開,整個過程不過10分鐘。 中醫部自動系統調配冲劑 醫院的中醫部亦有自動化系統調配藥物。病人取的若是顆粒冲劑,掃描藥方後,藥房內的「現代化百子櫃」中,相應的藥瓶就會亮燈。藥師取下藥瓶並放入機器,就會自動量度所需分量 ,例如藥方需要10克田七顆粒,將其藥瓶放入機器內,就有10克顆粒進入藥盒,所有顆粒混合後就變成一盒盒冲劑。 香港大學深圳醫院藥學部總經理梁鎮垣說,10分鐘取藥時間仍有改善空間,下一步會研究由繳費一刻開始執藥,省卻病人去報到機掃描條碼的過程,期望再縮短病人在醫院的等候時間。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