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性健康】靜觀.男人心:學會脫下面具

【明報專訊】常常聽人們說在工作世界要戴面具,不能以真面目示人,下班了才可以脫下面具做回自己。如果男人這個名字也是一個面具,我們既要學會戴上,也要學會怎樣脫下來,不戴任何面具才是真我。 人們總是不以為然,不認為脫下面具是要學習,更甚的是自知正戴上面具做人。學習脫下面具,也是輔導中一個重要目標,不少男人花了不知多少時間,達到作為一個男人的標準。成功戴上男人面具,卻忘了面具背後的真我,真我就成了一個模糊的樣子。 答不出自己的感覺 在輔導過程中,我常會問「你有什麼感覺」,很多男人會答「我覺得很不合理」。當我再問「那麼你對於不合理有什麼感覺」,常聽到:「要有什麼感覺?就是不合理。」讀者能感到這個面具的特色嗎?就是答不出自己的感覺來。對於戴上男人面具的人,輕易聚焦在想法及評價外物是這個面具的神奇力量,而認識感覺及分享感受就是這面具的限制。 在我們的生活中,有很多不同的家庭及社會角色,那會形成我們性格的主要部分,而性別更加會主導了性格發展。至於真我是一種自由的狀態,能分辨任何角色與自己的距離,好像一個演員,能把自己投入任何角色,卻又能抽身於角色做回真我。當然,演員可能會吸收部分來自角色的性格,卻不會把角色當作真我來生活。不少男人以為角色就是自己,這種內化心理會拖累自己認識真我。 要學會脫下面具,第一步是了解自己手上有多少個面具,如男人、兒子、父親、丈夫、社工等等;第二步是認識這些面具被期望做到什麼,如要有什麼相應行為以配合那些面具,你可以問自己「別人認為男人要怎樣」與「我認為男人要怎樣」;第三步是探討自己對戴上那些面具有什麼感覺,如喜好厭惡等,你可以問自己:「我扮演男人有什麼感覺」。我們戴上面具扮演任何家庭或社會角色時,都需要為真我存留一點空間,免得難以脫下來而遺失了真我。 文:劉子健 (明愛賽馬會思達計劃 男士社交及情緒支援服務社工) 男士輔導熱線:2649 9158

Read more

【男性健康】靜觀.男人心:當女人說:我要減肥

【明報專訊】對於同一條問題:「請講出一個你最難忘的回憶」,原來男女的反應大不同。 女士一般可以在20秒內回答這個問題,但男士……有男士需要思考數分鐘、或思考十數分鐘,更有男士說答不出來。 為什麼女士可以在20秒內回答?因為女士憑感覺,第一個升起的回憶,她便會認定是最難忘的回憶,她會相信她的感覺,這條問題一點也難不到她。 但對男士,他們會這樣思考:請講出【一個】你【最】難忘的回憶,他們會在腦海數算10個回憶,然後挑出【一個】【最】難忘的回憶,整個過程就是盤算和思考,這就是男人和女人的分別了。而男士最着重的,就是回答一個合理的標準答案。 對男士來說,除了【一個】和【最】之外,還有一些世紀大難題,也會令他們想來想去也想不出標準答案。 除了「阿媽和女朋友跌落水會先救誰?」之外,當女伴說:「我要減肥!」男士應該怎樣回應? 網上曾流傳一幅截圖,女士說要減肥,男的回應說:「加油!」女的便說:「即係你覺得我要減啦!」男的即時無言,最後女士以再見揮手的表情圖回應。 於是,社交群組內的男士便熱烈討論這問題的標準答案。因為他們已經意識到: 肥不肥不是一個客觀的數字問題。 男士沒有「不願置評」的權利,因為不答等於認同她是肥的說法。 男士說不用減肥,女士也未必會滿意。 男士需要讀懂女人,才可以有效的和女士溝通。 現在的男士,已經學懂不會只停留在女士提出的問題的字面意義上,而是閱讀她們所表達的深層意義: 表達自己需要減肥,可能只是想得到別人認同她現在不是肥胖。 她想別人接納和認同她的現狀。 有男士提議這樣回應女士說要減肥的問題: 「肥」這個字不足以形容你,你實在是太「重」了!你看,你在我心中「重」到「佔據了最最最最大的位置!」 如果餓親你,我會好傷心的。 女士們,如果你的伴侶這樣回答,你受落嗎? 文:侯雪媚(明愛賽馬會思達計劃)男士社交及情緒支援服務督導主任 男士熱線:2649 9158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