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Q70至79 我智能有限 但快樂無限

晴朗是個快樂的孩子,每天都會帶着笑容上學,同學都很喜歡他。但他的成績是全班最差,無論溫習了多少遍,成績也是全班最差的一兩個。升上小三,媽媽看到晴朗不再「晴朗」,老師轉介學校的教育心理學家跟進,為晴朗安排智力評估,結果發現他智商介乎70至79,屬「有限智能」。 晴朗是個溫文有禮、樂於助人、不拘小節的快樂小男孩。他在班上,是老師和同學的好幫手,只要有人需要幫助,他都會義不容辭,樂意效勞,例如為生病或受傷的同學背書包,主動幫助老師捧着大疊小疊的作業簿到教員室…… 但晴朗漸漸變成一個不快樂的學生。 晴朗的成績是全班最差的,幾乎科科不及格,成績最好的就是體育科。打從幼稚園開始,已有老師對晴朗的媽媽說,即使是一些簡單的概念,也要老師解釋數遍,晴朗才能初步掌握。每天放學做功課,就是晴朗最「黑暗」的時候。他望着作業發呆的時間總比真正下筆的時間長,抄寫生字是他認為最容易做的,但往往也要用上一個多小時。接下來,那些要理解和動腦筋的作業,就一定會難倒他。他總要等媽媽下班回來後才開始做,還要媽媽逐一解釋,但即使這樣,晴朗有時也掌握不到;到了默書和測驗,晴朗就最感挫折,因為無論溫習了多少遍,成績也是全班最差的一兩個,所以無論晴朗的操行成績怎樣好,但因為學業成績太差,經常徘徊在留級的邊緣。 媽媽明白晴朗是個學習緩慢的孩子,看到他已盡力學習,沒有苛責;反而班上有幾個頑皮的同學,經常嘲笑晴朗成績差,令他漸漸收起了笑容,也變得愈來愈沉默。 就讀主流學校 需要適切支援 小三時,媽媽看到晴朗不再「晴朗」,便聯絡老師,想找出問題的根源。老師將晴朗的情况轉介給學校的教育心理學家跟進,並安排智力評估,發現晴朗的智商低於一般同齡孩子,但未至於智力障礙水平,仍然可在主流學校讀書。 智商介乎70至79的孩子,屬有限智能水平,在香港的教育制度下,仍然要入讀主流學校。不過,他們在學習上需要很多支援,還有家人、老師和同學的諒解和接納,為這些孩子設計切合的學習進度計劃,發掘他們其他方面的才能,也讓他們學習接納自己的獨特性,欣賞自己在學業發展以外的能力,這樣才能讓他們真正擁有「晴朗的人生」。 晴朗最後在學校社工的幫助下,轉到一間為「有特殊學習需要學生」提供較充足支援的學校,繼續他的小學生活。而最令媽媽放心的是晴朗的笑容回來了,還每天跟她分享課堂上學到的「小知識」,以及學校老師和同學對他的關愛。 每個人的人生都不一樣,只在乎我們可否跳出固有的框框,去接納每個孩子獨有的特質,令他們都能欣賞自己的優點,自信快樂地成長。 文:陳穎儀(臨牀心理學家) 編輯:陳淑安 電郵:feature@mingpao.com

Read more

責難壞成績 不如順應孩子軌迹 發掘潛能 助「學障」變「健將」

【明報專訊】登記的本來是個7歲的小朋友,但這天只有他媽媽進入我的辦公室。「我的兒子不肯來,他說要見你的應該是我……」面前的媽媽給我的第一個感覺是:「她很累。」 她低下頭,坐了一會,然後慢慢抬起頭,含着淚說:「我和兒子昨晚又大吵了一場,又是因為學業的問題。自從他升了小學,我們的關係愈來愈差。我想了一個晚上,覺得始終要把問題解決,所以即使今天兒子不肯來,我也希望你可以告訴我怎樣做。」 ■個案 我家人見人怕「小摩打」 兒子俊俊自小活潑好動,像個小摩打總是不能停下來,對戶外活動尤其投入,要他靜靜地玩一會兒簡直不可能。俊俊心急衝動,經常橫衝直撞,有時他以為自己只是輕拍小朋友膊頭,卻往往用力過猛,結果遭人投訴。媽媽對此十分無奈,勸過教過又罵過,往往只能短暫收效,俊俊很快又故態復萌。有時連他自己也覺得很無奈,因為他很想和小朋友玩,但自己的行為卻嚇怕了不少玩伴。 自從升上小學,俊俊覺得上學不再像在幼稚園時那樣快樂。執筆寫字是他最討厭的事,每天都用上數個小時才能完成一兩份家課。俊俊不是分心抄錯要經常修正,就是漏寫筆畫或多手畫蛇添足,結果又是午夜過後才能完成功課。這邊廂俊俊抱怨從早到晚返學,放學又要無止境地做功課,根本沒有時間玩耍;另一邊廂媽媽就怪責俊俊做功課速度奇慢,不能去玩是自食其果,最後當然又是一輪駡戰,吵吵鬧鬧收場。 視默書如洪水猛獸 每星期各一次的中、英默書,對俊俊來說,簡直像洪水猛獸般恐怖。最令他和媽媽沮喪的,就是即使一星期前已經開始準備、花上十數小時來溫習默書,但每次的成績,總是令大家失望。媽媽有時看見俊俊偷偷哭泣,也明白他讀書的確很辛苦,但在這個教育制度下,即使辛苦也只得繼續下去。 漸漸地,俊俊開始討厭上學,每次放學回家,就盡量爭取玩耍的時間,拖延時間不做功課,跟媽媽對着幹。有時,他更藏起默書和測驗的成績,因為知道反正會捱駡,索性避得就避。在學校,同學怕了他的「粗魯性格」,也嫌棄他成績差,認定他是「壞學生」,不肯和他玩耍,俊俊就更不快樂了。 「媽媽跟其他人一樣看不起我」 「昨天老師打電話給我,說俊俊在學校撕爛了默書簿。」媽媽低着頭說:「俊俊放學回家後我一直沉着氣,一句也沒有責備他。我只是輕聲地說,我已知道他今天在學校所做的事……」說到這裏媽媽又再次哭起來。「但他竟然對我說:『你跟其他人都是一樣,也看不起我,也覺得我是個無用的孩子,對嗎?你跟其他人一樣,也是壞人,你才是有問題的人,你自己去見醫生吧!』所以我今天就來了,我實在再沒有辦法。我覺得我的孩子很可憐,我也感到很無助,不想這樣一直下去……」 看着面前這個媽媽,我除了感受到她的疲累和無助,也感受到她那份疼愛孩子之情。我建議她帶孩子來做評估,看看是否有專注力不足和讀寫障礙等問題。評估的結果一如所料,俊俊同時患上了專注力不足、過度活躍症及讀寫障礙。 發展障礙 無關性格或努力 當媽媽得悉兒子同時有這兩種發展障礙,不但沒有感到沮喪,反而在她臉上看到如釋重負的表情。她說終於明白了這些年兒子遇到的困難,並不是他的錯或懶惰,而是他在發展上出現困難,是天生障礙,與他的性格和努力無關。 我建議父母帶孩子參加一些提升專注力和讀寫能力的訓練,也建議孩子見兒童精神科醫生,就專注力不足和過度活躍徵狀作進一步評估和治療。 發掘足球天分 增自信改善社交 患有發展障礙的孩子,在學習和社交上都遇到不少困難,自尊感或會較低,如能發掘孩子在讀書以外的興趣和潛能,有助提升孩子的自信心。媽媽留意到俊俊有踢足球的天分,就改變了以往每逢假日做功課和溫習默書的習慣,改為參加足球訓練班。結果經歷短短兩個月的訓練,俊俊就獲區內的足球隊教練揀選為小精英訓練班的組員,自始俊俊自信心大增,同學們都欣賞他的球技,願意跟他做朋友,更結伴一起去看他的球賽。 調節期望訂小目標 助學業進步 多了活動時間,俊俊也開始肯跟媽媽合作,願意留時間溫習和做功課。結果,他做功課的速度有所改善,雖然仍然經常默書不及格,但至少不再討厭上學了。而父母也因為明白了俊俊的學習困難,調節了對他在學業上的期望,改為以循序漸進的方式,跟他訂立小目標,鼓勵他慢慢地進步。 有學習障礙的孩子,不一定沒有將來。只要適當地發掘他們的才能,他們可能會成為出色的運動健將,或是藝術音樂方面的專才;父母的鼓勵加上孩子的堅持,他們的學業成績亦可能會有令人意想不到的進步呢!各位家長,千萬不要放棄你們患有學障的孩子,他們在這條艱辛的學習路上,實在需要你們的接納和支持。 文:陳穎儀(臨牀心理學家) 編輯:梁敏德 電郵:feature@mingpao.com

Read more

健康情報:女人面面觀 認清轉變迎接挑戰

【明報專訊】隨着時間流逝,女士要面對自己年齡漸長、丈夫即將退休、子女長大成人等問題。踏入人生另一階段,家庭角色轉變,應該如何應對自處?講座將由臨牀心理學家主講,多角度分享面對壓力的方法,如何樂觀面對角色轉變、與家人溝通的問題。 ■「女人心,排毒滋補面面觀」講座 日期:3月10日(周六) 時間:上午10:30至中午12:30 地點:太空館演講廳 講者:衛生署家庭健康服務 臨牀心理學家 費用:免費,額滿即止 下載報名表格:goo.gl/QyVaHr 整理:周群雄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