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障也有理想 父母放手築夢

【明報專訊】輕度智障的阿琪,希望離開庇護工場,到便利店工作,父母感到憂慮。在社企餐廳工作半年的阿俊,最近向母親提出想轉工,卻被指摘懶惰。 在人生不同階段,我們均訂定大小不一、長短不定的個人目標。小則挑選衣飾,大則選擇職業、婚姻。「自我決策」是每個人與生俱來的內在動力,驅使我們因應喜好和追求,訂定目標,計劃人生。智障人士有自己的想法和要求,不是好事嗎?父母應如何敞開心扉,幫助他們追夢? 欲離開工場庇護往外闖 遭父母阻止 子女經常跟父母意見分歧,「就業」就是其中一個常見的議題,智障子女也不例外。以下是我接觸過的兩個輕度智障朋友的處境。 阿琪今年23歲,特殊學校畢業後,在綜合職業康復服務的工場工作了四年。她性格外向開朗,工作能力頗高,希望離開工場的庇護式環境而往外闖,到便利店當店員。工場的工作人員了解其想法,評估其工作能力後亦認為她可以嘗試。可是,她父母感到擔憂,認為阿琪是女仔人家,沒必要「拋頭露面」到便利店工作;又認為阿琪是輕度智障,在工場工作已尚算不錯,對她的前途不抱太大期望。這個分歧擾攘一年多,縱使工作人員曾嘗試協助阿琪,將她想到公開就業市場的意願告知父母,父母卻多番拒絕,還勸女兒在工場安穩地工作,不要外出冒險。由於阿琪與父母關係良好,不願在此事上繼續有衝突,後來便放棄了到便利店工作的念頭。 投閒置散 求轉工被斥懶惰 第二個處境是關於27歲的阿俊,在一間社企餐廳工作半年,但近月經常跟母親表示不願再返工。母親認為阿俊懶惰、怕辛苦,怨他不懂珍惜這得來不易的工作機會,於是找來之前替他介紹工作的社工傾談,希望社工介入,改善阿俊的工作態度。社工耐心地協助不善辭令的阿俊,慢慢分享他日常的工作狀况。原來他每朝六時多起牀,準時上班,但近三個月都被安排到一個無所事事的崗位,由早上九時呆坐至下午一時。社工作進一步了解,知悉原來早上餐廳沒有多少顧客光顧,阿俊又不善與其他兩個上了年紀的同事相處,他們聊天、看看手機容易打發時間,阿俊卻要每天呆坐四小時。由於太悶和感到沒有意義,於是阿俊跟母親透露希望轉工,卻換來「懶惰」的指摘。 了解自己好惡是好事 以上兩個均是「自我決策」在就業範疇上的典型例子。「自我決策」意即每個人與生俱來的內在動力,這股動力驅使我們會因應自己的喜好和追求,訂定目標和相關計劃,以至盡力達成目標的過程。在人生的不同階段和生活範疇上,我們均訂定大小長短不一的個人目標。自我決策能力高的人,一般較了解自己的好惡和優缺點,清楚自己的追求,善於在自身和環境中的機遇與限制裏上下求索,時而進取,時而調適。在關鍵時刻作出選擇和決定,一步一步達至個人目標。相信大家認同這「尋夢、築夢、追夢」的歷程,為大多數人所嚮往。 回顧阿琪和阿俊的情况,從自我決策的角度來說,筆者替他們和他們的父母高興,因為他們了解自己的好惡,有自己的想法和對工作有要求,不是好事嗎?至於如何縮短父母與智障子女於就業上的意見分歧,可從態度和行動兩方面下點工夫。 ■態度方面 擺脫「永遠長不大的孩子」誤解 (1)明白子女已經長大成人:建議父母擺脫智障子女「是永遠長不大的孩子」的誤解,留意他們的成熟表現和個人優點。例如阿琪了解自己的工作意願,擁有往外闖的勇氣,和希望與父母保持良好關係的成熟;至於阿俊,每天早起準時返工,證明他並非懶惰,相反是有責任心的員工。 (2) 欣賞子女有己見:希望父母明白智障子女與自己意見有分歧,並不是子女反叛或不成熟,而是他們隨着個人成長,累積了人生經驗,開始建立自己的睇法和見解,邁向獨立。 (3)支持子女去尋尋覓覓:在成長的過程中,每個人必然經歷尋尋覓覓、跌跌碰碰的階段,智障子女也不能倖免。只有在探索、嘗試、抉擇、挫折、調整、再嘗試、成功的歷程中,我們才得以成長。 ■行動方面 父母要「三心」 以不同角色支撐子女 (1)聆聽者:鼓勵父母做一個真摯的聆聽者,除了運用耳朵去聆聽,還需要用眼睛去觀察、用心去感受。以阿俊為例,他不善表達,但父母可以冷靜地從他的字句慢慢串連情景,然後設身處地去感受他「呆坐」所帶來的悶意和沒意義的感覺;亦需要觀察他的日常行為,如果留意到他口裏說不願返工,但行動上仍然每朝準時起牀出門上班,不難明白其實阿俊的工作態度盡責,得悉這點後,父母較容易從其他因素去探究他不願上班的原因。 (2)促進者:要成為自我決策能力高的人絕不是易事,我們需要自小學習和不斷累積、總結經驗。智障子女在學習自我決策的歷程上,較一般人更需要環境的配合,因此,鼓勵父母多作促進者,在日常生活積極提供機會,讓子女了解自己的喜好和興趣,學習因應自己的想法和客觀環境,從而作出適合自己的選擇和決定。 (3)開解者:在成長的過程中,智障子女總會遇上迷惘和挫折的時刻,父母不妨多作開解者,與子女同行,從旁支持、打氣。 忍心 + 耐心 + 信心 在智障子女學習自我決策的旅途上,父母需要「三心」。首先是「忍心」,讓子女在冒險中學習;第二是「耐心」,明白子女的成長不會一步登天,只要我們耐心的指導,子女總有改變和進步;最後是「信心」,鼓勵父母信任智障子女的能力,相信他們自我決策做得到! 文:黃敬歲(香港中文大學社會工作學系助理教授) 圖:angelacolac、[email protected] 編輯:蔡曉彤 電郵:[email protected]

Read more

【性本善】智障夫妻 荊棘中成長

【明報專訊】編按:成家立室,生兒育女,對不少人而言是自然不過的事,但對於輕度智障人士來說,卻是遙不可及的夢想。 在兩性感情上,他們來得慢,反應亦慢,但不代表他們不懂得去愛,有合適的支援,輕度智障人士一樣可以享受愛與被愛的感覺,像一般人一樣擁有幸福、快樂的婚姻生活。 「我的目標是與男朋友一起努力儲錢,將來結婚。」阿雪分享她現階段的目標,說時臉上流露既甜蜜又期盼的神情。跟她背景相若的朋友,一些仍在靜候心儀對象的出現,一些則就應否拍拖與家人爭持不下,一些卻能開花結果!為了給阿雪打打氣,給她一點力量實踐目標,讓我分享以下三對夫婦的生活點滴。 阿偉跟前度女友拍拖兩年,兩口子初期相處得簡單愉快,但後來感情漸淡,情侶關係不知不覺改變了。分手後阿偉遇上阿蓮,阿蓮性格不像前度女友般和順,事事與阿偉理論,但這些小爭執卻成為兩口子之間的情趣,兩人拍拖三年後結婚。可能經歷了兩段戀愛,阿偉在婚姻關係上,比阿蓮表現得較成熟,生活上的細節和平日家務,大多由阿偉打點。後來他們的兒子出世,阿蓮漸漸收起「公主病」的脾氣,縱使她的任性未必能短時間改變過來,但至少願意為了兒子,騰出時間上育嬰班和減少自己娛樂時間。看着兒子漸漸成長,在兒子四歲的時候,阿偉開始計劃再進修,「我想盡快完成高中課程,找份薪水較高的工作。現時做了爸爸,我感到責任大了,我想改善家人生活」。頓時發覺眼前的阿偉成長了不少,由早年吊兒郎當,未懂珍惜第一段感情的他,幾年以來的人生閱歷和婚姻生活,培養了他的責任感和承擔。 合拍打理家務 滿室溫馨 阿聰和阿芬結婚兩年,憶述他們當初相識時,兩人異口同聲說:「覺得對方很美,跟我很合襯。」說畢兩人不禁「嘻嘻」笑起來,好一個「情人眼裏出西施」的好例子。他倆性格樂天開朗,話不到兩句總會齊聲笑起來,旁人總感受到他倆是天生的一對。兩夫婦同是保安員,家住公共房屋,跟一般「無飯夫婦」沒兩樣,平日放工後只會到父母家吃飯。他倆自小受到父母周全照顧,成家立室後則要慢慢學習獨立生活,如今家頭細務以至家中大小維修,都要自己親力親為,初期雞手鴨腳在所難免,難得的是,他們總是笑哈哈地去「克服」這些小難關。當遇上真的處理不來的事務,他們便會使出殺手鐧,求助於父母。我們都明白人際關係其實是互相依靠的,阿聰、阿芬懂得找個人支援網絡來解決問題,證明他們的解難能力不錯呢! 阿澄與丈夫阿傑在工作場所認識,然後拍拖結婚,婚後短短三年,阿澄由本來少不更事的「大小姐」,搖身一變成為一個持家有道的健婦。兩夫婦每天放工後,必拍拖到市場買菜,跟熟悉的檔主寒暄一番,當中少不免講講價、說說笑,然後趕回家準備晚餐。阿澄通常負責煮菜,阿傑則負責飯後清潔,大家合拍不過。阿澄認為,既然選擇與對方結婚,便是承諾一同努力建立屬於他們的家庭。在較年長的阿傑眼中,阿澄結婚以來成熟了不少,「以前她像個小女孩般依賴人,現在成熟、獨立多了」,阿傑說。聽到丈夫稱讚自己,阿澄甜思思地輕倚丈夫,好一幅幸福滿溢的畫面。 憂心不懂自理 無力湊孫 以上三對平凡的夫婦和阿雪,均是輕度智障人士。阿雪可以計劃結婚,而三對夫婦能享受婚姻生活,已教不少智障人士羨慕,因為在一般情况下,智障人士的愛情,早於萌芽階段已被制止,身邊的人大多不贊成他們拍拖、結婚。父母和家人或出於保護,擔心他們尚未能照顧自己,又如何照顧他人。至於生兒育女,家長則更為反對,憂心他們無力照顧孫兒,擔心擔子最終會落在自己身上,更憂慮當自己百年歸老的時候,由誰繼續來照顧智障夫婦及他們的下一代呢? 在現時缺乏專為智障人士提供的性教育和婚姻生活支援服務的情况下,家長的處境和顧慮完全可以理解。但愛與被愛是人類與生俱來的需要,當智障人士遇上心儀的對象,跟一般人一樣,需要家人朋友的支持,需要學習如何跟對方相處,學習如何培養和維繫互相尊重、互相扶持的關係。到談婚論嫁之時,他們同樣需要婚前輔導、新婚生活適應和生育相關的支援服務。倘若本地智障人士相關的性教育和婚姻生活支援服務得到發展的話,相信家長心中的矛盾和無奈自然減少。此文的主角讓我們明白到,智障人士對待戀愛、婚姻絕不像一場遊戲般兒戲,若得到我們的支持,他們的夢可成真! 文:香港中文大學社會工作學系助理教授黃敬歲 圖:資料圖片 編輯:王翠麗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