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認知障礙症】認知障礙症非長者獨有 了解更多防患未然

出門忘記帶鎖匙?煮食忘記下調味料?這些「善忘」的行為,是否患上認知障礙症呢?認知障礙症以往稱之為「老人癡呆症」,這病症又是否只發生在老人身上?不少人對認知障礙症認識只是一知半解,你又了解多少呢? 年輕人也有機會患上認知障礙症養和醫院腦神經科專科醫生吳炳榮醫生稱,認知障礙症主要是大腦出現病變,使腦細胞受損,導致腦功能衰退,這並非老年人記憶衰退的正常現象。因此這病症不單發生在長者身上,年輕人亦有機會患上認知障礙症,例如一些腦炎或自體免疫系統出現問題的年輕患者,由於腦部受到破壞,促使他們的記憶力及認知能力減退。 養和醫院老人科專科醫生黎嘉慧醫生亦表示,香港生活繁忙,很多人都會有「一時忘記事情」的情況。故要判斷病人是否患上認知障礙症,除了觀察患者的記憶力有否退減外,這個病症亦會伴隨行為或認知的倒退現象。當中包括語言能力減退、失去計算及處理日常事務的判斷力、出現情緒變化,甚至失去自理及社交能力等。 患者短期記憶可完全忘記 從記憶力的病徵分析,患者的記憶力會突然變差,包括忘記日常工作的程序、或生活的細節等。較典型的病徵是患者的記憶只停留在過往的事情,相反新近或短期(如近一、兩天)發生的事情可以完全忘記。吳炳榮醫生解釋,人類的記憶是依靠腦內的細胞連系,形成一個鞏固的網絡。所以長久記憶的網絡已牢固地存在腦內,但患認知障礙症後腦細胞受損,細胞無法為短期的記憶製造新的網絡,所以他們未能儲存短期記憶。 在多種類型的認知障礙症中,最常見為「阿茲海默症」,這是由於腦細胞退化或出現病變,令過多的澱粉樣蛋白在腦部沉澱積聚形成斑塊。其次是「血管性認知障礙症」,即患者重複出現缺血性中風後,導致腦細胞死亡。 吳炳榮醫生稱,現時在治療上,主要以藥物控制及紓緩病情,但並不能完全根治。除了藥物,患者亦需要做非藥物治療,包括進行認知障礙訓練、行為及空間感訓練等,這些可以幫助患者延緩及改善病情。 認知障礙症的變化分為早、中及晚期。初期的認知缺損只是記憶力較差,患者失去工作能力,但仍然有自理能力。中期患者記憶力漸轉差,需要家人不時提醒,認知能力開始減退,而情緒問題(如暴躁、抑鬱)亦隨之出現。到晚期時,患者可能完全忘記身邊人及事物。此外,言語表達、進食及自理能力亦會完全失去,只能依靠家人的照顧。 對照顧者亦需要全面支援 黎嘉慧醫生指出,確診患上認知障礙症後,對患者採取適當治療當然重要,但對患者家人(照顧者)的支援亦需要同步進行。在很多病例當中,由於晚期的患者,喪失自我照顧能力,大部分更出現抑鬱等情緒問題。照顧者與患者會衍生不少誤解及衝突,從而影響他們的感情。另外,照顧者更必須24小時貼身照顧,這樣嚴重影響照顧者的正常生活,精神壓力亦隨之增加。所以對照顧者的心理支援十分重要。 黎嘉慧醫生認為,患者與家人如能及早明白及接受這個病症的變化,將會是治療的良好開始。現時在早期的確診階段,醫護人員會告訴病人及其家人,將來病情轉變的最惡劣情況,並商討會否簽署預設醫療指示(包括晚期會否插鼻胃管餵食等)。這樣患者不但可預早參與自己的治療決定,未來家人亦可跟隨患者意願,配合醫生的治療方向。 其實要預防認知障礙症,亦有不少方法。包括多玩要動腦筋的遊戲,如下棋、電腦遊戲等。另外亦可多做帶氧運動(跑步、游水等),以促進腦部的血液循環,減少認知能力衰退的風險。當然注意防三高(高糖、高油、高鹽)的食物等,這都是預防疾病的最佳方法。 專題系列文章

Read more

【認知障礙症】驗血助及早發現阿茲海默症

【明報專訊】澳洲和日本科學家研發一種血液測試,能偵測出血液中與阿茲海默症有關的有毒蛋白質,有助於未有明顯病徵時及早察覺病變,初步測試準確度逾九成。 阿茲海默症患者的大腦經過約30年病變後,才會出現失憶等病徵,及早發現病變,並防止腦部細胞永久受損成治療關鍵。其中一種診斷方式,便是檢測患者大腦有否積聚β類澱粉蛋白(beta amyloid)。澳洲弗洛里研究所(Florey Institute)神經科學專家馬斯特斯(Colin Masters)及日本長壽醫療中心研究所病理學家柳澤勝彥嘗試以血液檢測作初期診斷。研究員以252名澳洲人和121名日本人測試,包括健康人士及阿茲海默症患者,並利用質譜技術分析受試者血液,確認是否存在β類澱粉蛋白碎片,判斷受試者是否患病,結果發現檢測準確度超過九成,較目前以大腦掃描或腰椎穿刺診斷更準確方便。 初步測試準確度逾九成 專家指出,雖然測試仍屬初期階段,但未來或成定期檢測病症的新方式,有助患者及早調整生活習慣,降低發病風險,亦有助藥廠找出早期患者,協助研發新藥的臨牀研究,助提升新藥療效。研究報告刊於《自然》期刊。 (衛報) 專題系列文章

Read more

【認知障礙症】時事點對點﹕治腦退化新藥難研發

【明報專訊】新聞撮要 阿茲海默症(Alzheimer’s Disease)屬認知障礙症的一種。近年科學界對阿茲海默症成因的研究有明顯進展,有助研發可預防或減緩病情惡化的療法及新藥,但要將研究成果應用於開發藥物是極為複雜的過程。有參與開發的專家認為,雖然針對阿茲海默症的療法及藥物的需求龐大,開發卻面對兩大障礙,包括缺乏研究資金及專利法對開發者保障不足等。 阿茲海默症患者隨着人口老化而持續上升,不少藥廠都着眼未來龐大的市場,不斷投資開發阿茲海默症藥物,但暫未見顯著成果。美國藥品研究與製造商協會(PhRMA)2015年6月發表的報告指出,1998年至2014年間,美國食品及藥物管理局(FDA)只批准了4種阿茲海默症藥物出售,終止研發的藥物則有123種。 資金短缺 專利法欠保障 美國佛羅里達大學神經退化疾病專家戈爾德(Todd Golde)2017年5月撰文指出,研發新療法及藥物的主要障礙是資金短缺。近年政府與公眾對研發阿茲海默症新藥所需資金不足的問題日益關注,如微軟創辦人比爾蓋茨早前承諾捐出5000萬美元(約3.9億港元)支持有關研究,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NIH)過去5年也將阿茲海默症研究資金由每年5.03億美元(約39億港元)增至13.9億美元(約108億港元),但仍遠不及每年用於癌症研究的約60億美元(約468億港元)。 戈爾德續稱,另一大障礙是專利法對開發預防性新藥欠保障。根據世界貿易組織訂立的《與貿易有關的知識產權協議》(TRIPS),藥廠可為製藥的過程和成品申請專利,期限為20年,期限過後藥廠須公開配方,其他藥廠可用此配方配製仿製藥物。他指出,一般驗證治療藥物藥效所需成本已可超過10億美元,而預防性藥物的驗證遠超這價格,且很可能需時5至10年,到藥物真正可推出市場時,專利可能已接近到期,藥廠或難以回本。——綜合《明報》報道 ■知識增益 認知障礙患者 逾六成屬阿茲海默症 阿茲海默症病人腦部積聚不正常物質,即澱粉狀蛋白及神經纖維纏結,導致腦細胞逐漸死亡,引致認知能力退化。根據世界衛生組織2017年的資料,全球約有5000萬認知障礙症患者,每年新增1000萬宗病例,約六至七成屬阿茲海默症。認知障礙症主要影響老年人,但不是正常年老情况,影響記憶、思考、定向、理解、計算、學習、語言和判斷能力,對患者及其照顧者帶來心理、社會和經濟方面的壓力。 中大研視網膜影像篩查早期患者 隨着人口老化,認知障礙症患者將愈來愈多。根據中大資料,本港約有10萬人患上不同程度的認知障礙症,年紀愈大發病率愈高,70歲或以上發病率約10%,85歲約30%。中大醫學院2017年9月展開「早期阿茲海默症篩查研究」,探討以「視網膜影像」作阿茲海默症篩查的準確度,期望有助篩查出早期患者並及早介入治療,目標在兩年內招募100名年屆50至80歲的參加者,包括60名輕度認知障礙患者、20名嚴重阿茲海默症患者及20名正常人。 中大眼科及視覺科學學系助理教授張艷蕾指出,視網膜可反映腦部退化情况,若視網膜有受損迹象,如出現白斑、血管減少及彎曲等,代表腦部的神經或血管受損。中大腦神經科主任莫仲棠表示,澱粉狀蛋白或會積聚於腦部10至15年才導致病發,但六成早期阿茲海默症患者病情會於3年內由輕度變為嚴重,失去自理能力,因此有必要及早發現高危患者,並介入治療,以防止進一步退化。他指出,目前可診斷阿茲海默症的「澱粉狀蛋白—正電子腦掃描」不普及,收費近2萬元;腰椎穿刺提取腦脊液檢測法則具入侵性,若未來能使用無創的視網膜影像作篩查,可減低患者的不便。 專題系列文章

Read more

【認知障礙症】軟禁家中加速衰退 老友記怕走失? 打機醒腦

【明報專訊】本周四(9月21日)是「世界認知障礙日」,世界衛生組織指出,全球約有4700萬認知障礙患者,每年新症990萬宗。「遊走」是患者常見徵狀,因認知及記憶力下降,分辨不出身處環境,四處遊走,隨時走失。 2015年有近千名老人失蹤案件,雖然大部分也尋回,但已令照顧者及患者擔驚受怕。如何預防老人走失?「軟禁」在家中是否上策? 隨人口老化,認知障礙症患者將愈來愈多。香港耆康老人福利會行政總監梁綺眉指,現時本港約有150萬名65歲以上長者,根據中文大學資料,約有10萬人患上不同程度的認知障礙症,年紀愈大發病率愈高,70歲或以上發病率約10%,85歲約30%;但醫管局的確診病人只得2.8萬名,相信很多人沒有求醫。「此病是靜悄悄出現,很多子女誤以為父母衰老或引人關注,沒有求醫。」 家中練腦 摺衫好過煲電視 遊走常見於初期及中期患者,因他們的記憶停留在以往光影,很多時會在舊住址或舊工作地點尋回他們。梁綺眉引述警方數字,2015年便有967宗失蹤老人案。現時150萬名長者中,約有35萬是獨居或與另一長者居住,建議多運用社區資源。梁綺眉表示﹕「我們不贊成將患者軟禁家中,鼓勵不時帶他們出街,雖然未必幫到他們認路,但可以讓他們保持與外界接觸。」如果未能出街,留在家裏也要安排不同活動,如﹕玩桌上遊戲、摺衫等;千萬別不停看電視,因為刺激愈少,病情惡化得愈快。 透過訓練記憶力及認知能力,分辨身處的環境,可減少遊走次數。香港耆康老人福利會一級職業治療師黃偉生指出,現時有一些輕觸式電子遊戲,適合認知障礙症患者作訓練,每次只須用輕觸棒點擊目標,簡單易玩。建議每日可玩15至20分鐘,避免太長時間導致眼睛太累,也可與另一個患者一齊玩,建立社交。 另一款平板寫字App亦受歡迎,尤其是學歷較高的患者。「練真正的毛筆字,講求力度及字體粗幼等,較複雜,但用輕觸筆,力度較易掌控;而且某些App,寫錯了就不會顯示,只需重新再寫,成功感較高。」耆康會旗下的健腦網,設有不同本土特色的遊戲如麻將、六合彩等,方便長者在家中訓練。黃強調,各式遊戲主要是延緩惡化,難以改善病情。 玩飲茶 強化社交自理能力 東華三院渣打香港150週年慈善基金長者智晴坊(智晴坊)主任李卓穎指出,患者有時出現幻覺,可能半夜起身以為自己要上班而出門;或去到陌生地方,太嘈雜擠迫,偏偏他們很需要安全感,感覺不適,故想離開,導致遊走問題。智晴坊設有模擬街市及茶樓,利用患者熟悉的環境作訓練,令患者感覺親切,樂於投入;通常會安排3至4名能力差不多的患者在一起,互相交流。「能力較高的患者負責叫點心、數點心及埋單找數,能力稍遜的主要是感官認知訓練﹕辨別茶味和鹹甜味道等。」訓練過程中,可保持他們社交生活。而預設場景可避免患者身體受傷,也可隔絕心理創傷,「初至中期的患者出外購物時,計數不叻,怕數錯錢付款不足被罵」,訓練有助提升患者自我照顧能力。 另外,簡單的「現實導向」訓練,如問患者「今日星期幾、時間及地點等」,可協助他們掌握日期時間,亦有助促進認知能力;亦可以港鐵路線圖讓患者辨別行車路線,有助訓練方向感,「記性差的患者未必可以改善,但愈不訓練情况愈差」。 早期認知障礙難以覺察,若家有長者,應多留意其生活細節,如平日用15分鐘冲涼,但近日無故花多了時間至45分鐘,便可能是出現認知障礙。「我們覺得冲涼很簡單,但對認知障礙患者而言很複雜,因為由除衫、開水喉至穿衫,有多重步驟,患者未必掌握到。」 ■知多啲 ◆認知障礙、無記性 如何分辨? 很多長者都說自己無記性,如何分辨是認知障礙? 認知障礙患者初期徵狀是記性差,特別是即時記憶,但語言溝通、判斷力、邏輯思維亦同時出現問題,較後期則連方向感也受影響。神經外科專科醫生熊偉民指,要分辨無記性或認知障礙,視乎有無影響生活。「有患者每日買一條魚回家,但原來雪櫃內早已有六條魚,家人提醒他別再買,翌日他又忘記。」加上出現溝通困難及情緒問題,引起家人關注,因而求醫。 認知障礙的成因主要分為「血管性癡呆症」及「阿茲海默症」,前者由腦血管栓塞及腦中風等引起,大腦不同神經區的聯絡出現障礙,或血管栓塞令海馬體收縮,影響記性及思考能力。阿茲海默症則主要是遺傳,患者大腦有不正常轉變,包括腦細胞有不正常「斑塊」沉積、神經原纖維變化和腦神經細胞萎縮。 要治療認知障礙症,除提升患者整體健康,也可用藥物增加神經遞質的效力及持久力,但非治本方法,可能另外需要社工提供遊戲訓練及適當照顧。熊強調,治療並非要還原記憶,而是延緩惡化過程,盡量保持現狀。有名60多歲患者,本來頭腦靈活,表達能力出色,後來發現經常詞不達意,記性差,因而求醫,經檢查後發現是初期血管性癡呆症,服藥一個月後,患者情况紓緩,因及早治療,成效也較明顯。 ◆街頭見走失老人 3招幫到手 遊走危及認知障礙患者安全,「有個婆婆住在小西灣,自行離家走失,最後在沙田東鐵站尋回,她身穿睡衣身無分文」。梁綺眉提醒,大家如發現街上長者出現以下情况,可能是走失老人,應伸出援手。 1. 目光呆滯 2. 衣著古怪,如﹕睡衣、冬天穿夏天衫等 3. 詞不達意、表達差、溝通困難 當懷疑是走失老人,可按以下做法 1. 讓長者留在原位,讓他感到舒適及安全感,別讓他再遊走 2. 用簡短字句溝通,例如﹕「坐車去邊?」、「肚不肚餓?」;複雜問題他們未必聽懂 3. 留意老人有否受傷,有需要報警 要預防患者遊走,老人中心或院舍較易處理,在門口裝有警號或將升降機掣隱藏等,防止有人擅自離開;甚至要患者穿鮮色背心,加強照顧。家居照顧上則較難控制,但可預早作準備,減低出事風險﹕ 1. 聯絡大廈管理員多留意長者出入 2. 為長者佩戴識別手鏈,寫有家人聯絡方法 3. 預備尋人啟示,每6個月為患者更新相片,出事後可時即時提供給警方,也可在網上發布或列印出來,啟示範本可於「樂回家」網站下載(www.e1668.hk/howto) 文:許朝茵 圖:鄧宗弘、馮凱鍵、受訪者提供、[email protected] 編輯:王翠麗 電郵:[email protected] 專題系列文章

Read more

【認知障礙症】中大招百人驗眼 研篩查早期阿茲海默症

【明報專訊】眼睛被視為「靈魂之窗」,亦是中樞神經系統的延伸,可成為觀察腦部退化情况的「窗口」。中大醫學院正展開「早期阿兹海默症篩查研究」,盼兩年內為100名參加者做檢查,探討以「視網膜影像」作阿茲海默症篩查的準確度。若研究成功,將有助及早篩查出早期患者並及早介入治療。 認知障礙症有多種成因,當中五至六成病人患「阿茲海默症」(Alzheimer’s Disease),俗稱「老人認知障礙症」,病人腦部積聚不正常物質,即澱粉狀蛋白及神經纖維纏結,導致腦細胞逐漸死亡,引致認知能力退化。 參加者需50至80歲 中大醫學院的篩查研究,正招募100名年屆50至80歲的參加者,包括60名輕度認知障礙患者、20名嚴重阿茲海默症患者及20名正常人,目標於兩年內完成,現已招募到4至5人。 學者:視網膜可反映腦退化 中大眼科及視覺科學學系助理教授張艷蕾指出,視網膜可反映腦部退化情况,若視網膜有受損迹象,如出現白斑、血管減少及彎曲等,代表腦部的神經或血管受損。張表示,希望收集參加者的各項檢測數據及影像,找出及確認篩查華人獨有的阿茲海默症特徵。 中大腦神經科主任莫仲棠表示,澱粉狀蛋白或會積聚於腦部10至15年才導致病發,但六成早期阿茲海默症患者會於3年內病情由輕度變為嚴重,失去自理能力,因此有必要及早發現高危患者,並介入治療,以抑制澱粉狀蛋白,防止進一步退化。 黃又南父參與首人 藝人黃又南的父親患阿茲海默症,是篩查研究的首名參加者。黃又南表示,家人在父親確診時不知所措,他感謝中大團隊邀請父親參與研究,亦希望起帶頭作用,令市民能對此症有更多認識。 莫仲棠又指出,目前可診斷阿茲海默症的「澱粉狀蛋白—正電子腦掃描」不普及,收費近2萬元,腰椎穿刺提取腦脊液檢測法則具入侵性。若未來能使用無創的視網膜影像作篩查,可減低患者的不便。 參加者費用全免,市民可致電2635 2160向中大醫學院查詢。 專題系列文章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