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說又老又病就無用?

【明報專訊】「醫生說那次手術很成功,又稱讚我堅強,我身體已經沒大礙了!」 「現在最麻煩的是尿喉和尿袋,你可以幫我想想辦法嗎?」 林伯經常對社工重複這兩句話。 長者不時重提同一番話,可能是認知能力下降的先兆,或是性格使然,但亦可能是反映着一種掙扎呼喊。 醒目長者因病自覺失「價值」 在林伯與護士、社工和義工認識的初期,幾乎每次家訪他都會重複這兩句話。 林伯沒有兒女,自妻子早年離世後便一直獨居,後來他因肺癌病情步入晚期,被轉介到靈實司務道寧養院的「賽馬會安寧頌——安居晚晴照顧計劃」,接受社區安寧照顧服務。事實上,林伯的情况並非如他所說的「已沒大礙」,他的身體因病變得虛弱,日常生活如煮食、打掃、洗澡等活動,亦變得愈來愈困難。最近,他的情緒更見低落、時常失眠。 從前林伯很喜歡到長者中心當表演義工,娛己娛人。他認為自己能夠服務別人,是「醒目有用」的老人家,覺得自己很有價值;而與義工朋友們的相處和友誼,也為妻子已逝並且沒有親人的他,帶來充實的社交生活,在關懷別人付出愛的同時,又能夠接受別人對他的關愛。但現在林伯不能再當義工了,失去了生活樂趣,人也變得沒有自信,常常覺得自己「無用」,沒有價值。義工朋友見面的機會少了,孤單的感覺隨之而生,更擔心其他人會否繼續愛護這個「無用」的他。 身插尿喉打擊社交信心 有一次,剛開始使用尿喉的林伯一個人到茶樓吃早點,看到同枱的茶客不時掩鼻,並投以奇異的目光;他行動緩慢,被路人責罵「阿伯,咪阻住晒啦」……旁人厭棄的目光和態度對林伯心靈帶來很大的傷害,打擊了他過正常社交生活的信心。而當護士和社工想跟他探討心願、預設醫療指示等課題時,他都默不作聲,或轉移話題,對晚期生活及死亡顯得忌諱。愈認識林伯,計劃團隊便愈發覺那些重複說話背後潛藏的孤單、恐懼、無奈……了解到他內心的靈性需要。一個人走到人生這個階段,生命繼續下去到底是怎樣一回事? 我們怎樣可以為一位基層年老患者提供「靈性關懷」? 家訪時,同工細心地聆聽着林伯自豪地分享過去人生經歷及義工生活,從中引導他欣賞自己過往的付出,肯定他自己在義工服務的貢獻。雖然林伯已經不能再當義工,但是他仍然是昔日那個肯付出和有愛心的人。 快樂想當年 不鑽牛角尖 同工得悉他的義工朋友仍有主動聯絡林伯,便進一步引導他反思義工朋友的聯絡和關心背後的原因,讓他明白到自己並不會因為患病而被人遺棄,肯定自己是被愛。 由於林伯對基督教信仰有所認識,同工也邀請他參與教會聚會。在信仰的幫助下,林伯學會饒恕,不把被陌生人厭惡的傷害記存心內。 隨病情惡化,林伯的身體變得愈來愈虛弱了,面容也比從前消瘦了很多。一次,他主動跟社工說︰「雖然孤身一人來到這階段,但想到仍有一些好友和你們關心,又有主帶領,我就心滿意足了。」接着他一一數算探訪他的朋友、義工、醫院同工的名字,心中充滿感恩,最後更在醫院接受洗禮,完成了最後的心願。 文:李瑞昌(靈實司務道寧養院註冊社工) 編輯:林信君 Read more

靈性關懷:記恩忘恨 不執著「有無用」

【明報專訊】從基督教的角度看,「靈性關懷」的目的,是促進人與自己、與他人、與造物主各方面關係的和好。 ‧與自己和好 肯定自我價值 林伯的身體雖然日漸衰殘,但他不再以「有用」、「無用」、「不整潔」、「行得慢」評價自己,而是接受他的人生階段,肯定自己作為一個人的價值,整合以往的人生經歷,並在患病的日子中尋找意義。 ‧與他人和好 滿足愛與被愛 林伯因着被義工、教會朋友和寧養院眾同工的尊重接納,被關懷愛護、被照顧,孤單感得以紓緩,與人建立彼此親愛的關係,懂得感恩別人對他的好;更學會饒恕陌生旁人對他的傷害,放下對人的不滿記恨。 ‧與神和好 放下死亡恐懼 年老林伯經歷了病患的痛苦,內心對死亡有恐懼。不過,藉着重修與自己、與別人及造物主的關係,他相信自己將來可回到永恒天家,生活變得有盼望。 人有尊嚴,需要被尊重,因此全人的身、心、社、靈的整全健康十分重要。 對於晚期病人,「靈性關懷」工作尤為重要,包括關心病人的過去、現在和未來:尊重他過去的人生有價值,他在家庭、工作及作為一個人的價值需要得到肯定;珍惜現在的寶貴時間,把握機會處理未了的心願,修補與身邊人的關係,互相表達對彼此的愛護和感謝;計劃將來,為自己的死亡作出預備,也安排至親以後的生活,對自己死後的去處這類終極尋問有所洞悉。 靈實司務道寧養院中有許多像林伯的「靈性關懷」故事,有興趣者可以閱讀《用愛擁抱晚晴﹕意義、愛與盼望的故事》,看到故事中各院友生命中的至善豐富和美麗色彩。 文:溫艷華(靈實司務道寧養院院牧)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