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射抽筋藥快一倍 病人心臟停頓

【明報專訊】據醫管局公布最新一期《風險通報》,公立醫院在去年第三季呈報13宗醫療風險警示事件,另有21宗重要風險事件,合共34宗,較上季多10宗。其中包括有醫護人員過快為病人注射治療抽筋藥苯妥英(Phenytoin),導致病人心臟停頓。另有麻醉科醫生調轉左右,錯誤把局部麻醉藥注射在左方,但小孩卻要做右方的睾丸固定術。 原定30分鐘 靜脈注射校15分鐘 據《風險通報》,一名曾做腦部手術的病人,因痙攣和心室纖顫入院,病人其後獲處方750毫克苯妥英,本需透過靜脈注射30分鐘注入體內(每分鐘25毫克),惟醫護最終調校為10至15分鐘把全部750毫克藥注入(每分鐘50至75毫克)。病人心臟停頓,幸最終搶救成功,轉到深切治療部留醫,19日後出院。 涉事抽筋藥無藥可解 香港醫院藥劑師學會會長崔俊明解釋,苯妥英為治療抽筋藥,容易影響心跳及血壓,醫學界普遍認知,此藥每分鐘不能注射超過50毫克,注射太快會令血壓下降及心跳減慢,令心率不齊、心房顫動,屬「highly alert(高警覺)」藥物,「這隻藥無解藥」,一旦發現病人心跳有問題,需即停用,故每次用藥後都要密切監察病人。 《通報》指出,醫護對此藥知識及經驗不足,導致今次事件。崔俊明說,一般處方予公立醫院住院病人的藥物,都需由藥劑師過目,估計今次可能缺乏藥劑師把關。 麻醉科醫生搞錯左右睾丸 《通報》又指出一宗麻醉科醫生調轉左右方的風險警示事件,一名小孩右方睾丸有隱睾症,需接受睾丸固定術,麻醉科醫生完成全身麻醉後再進行局部麻醉,錯誤把藥物注射在左方,幸醫生發現,正確進行手術,病人最終同日出院,沒投訴有痛楚。 香港大學外科學系名譽臨牀副教授藍傳亮說,做手術前會在同意書上確認手術於左方或右方,亦在病人腳上寫上記號以識別手術位置,難以想像為何出錯。小兒外科專科醫生司徒達燕說,麻醉藥劑量受限制,而麻醉醫生一般不會打太多,若錯誤注射局部麻醉藥於另一方,可能會導致病人需要打多針,承受不必要的風險。

Read more

醫言有理:肺囊蟲肺炎 趁你病攞你命

【明報專訊】香港一成市民屬乙肝病毒帶菌者,接受大劑量類固醇、抗排斥藥物、某些標靶藥或化療藥後,乙肝病毒轉趨活躍,破壞肝臟,令肝功能受損;患者先服用抗乙肝病毒藥物,可防止肝功能受損。 氣促發燒 體重急降 病者抵抗力下降,亦可誘發其他感染,例如巨細胞病毒(cytomegalovirus)及肺囊蟲肺炎(Pneumocystis pneumonia);愛滋病及血癌患者尤其高危,器官及血幹細胞移植(organ and haematopoietic stem cell transplant)病人亦易受影響。 肺囊蟲乃單細胞真菌,又稱肺孢子蟲;病者T淋巴功能下降,易染上肺囊蟲肺炎,嚴重可以致命。病狀包括發燒、咳嗽及氣促;一般咳嗽但少痰,氣促因血氧含量下降,其他病狀還有大汗及體重急降。部分患者或受其他細菌影響,引致繼發感染,令痰量大增,甚至出現濃黃痰。併發症還包括氣胸(pneumothorax),其他器官亦或受影響,包括肝、脾及腎。 肺囊蟲感染一般影響雙肺(bilateral lung involvement),肺部X光造影顯示「瀰漫性間質浸潤」(diffuse interstitial infiltrates);部分病者X光變化可能不太明顯,但非常氣促,小心! 痰液中發現肺囊蟲,即可確診;不少病者需要接受氣管內視鏡(bronchoscopy)。抽取肺氣管灌洗液(bronchoalveolar lavage fluid)檢查,有助診斷。 治療肺囊蟲感染,可使用高劑量複方新諾明(cotrimoxazole);它含兩種藥物,包括甲氧芐啶(trimethoprim)及磺胺甲噁唑(sulfamethoxazole),前者乃抗葉酸藥物(antifolate),後者屬一種含硫磺的抗細菌藥物「磺胺」(sulphonamides)。靜脈注射「噴他脒」(intravenous pentamidine) 乃另一選擇。 建議高危病人接受預防性治療,可服用低劑量的複方新諾明,或每月一次吸用「噴他脒」(pentamidine inhalation)。複方新諾明容易引發皮膚過敏,又可能抑制骨髓功能,引致貧血,白血球血小板數量下降。先天缺乏「葡萄糖6磷酸脫氫酶」(glucose 6 phosphate dehydrogenase deficiency),即蠶豆症,不宜服用複方新諾明,可誘發溶血S現象(haemolysis)。 文:梁憲孫(血液及血液腫瘤科專科醫生)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