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因突變遺傳性癌症】 5月8至6月23日巡迴展覽 了解乳癌、卵巢癌、前列腺癌

香港遺傳性乳癌家族資料庫(下稱「資料庫」)致力研究BRCA基因突變,並幫助由於基因突變而患遺傳性癌症(包括乳癌、卵巢癌及前列腺癌)的高危家庭,提供基因測試、輔導及臨牀醫護服務。   ([email protected])   「關‧乳‧愛」是「資料庫」主辦的巡迴展覽,讓公眾了解基因突變誘發的遺傳性癌症。今年活動以「基因中尋找你的答案」為主題,並邀請了本地插畫家「路邊攤」合作。 第一站(5月8至12日):銅鑼灣皇室堡地下中庭 第二站(5月16至19日):樂富廣場A區平台 第三站(6月14至16日):銅鑼灣時代廣場有蓋廣場 第四站(6月20至23日):青衣城1期1樓大堂   【女性健康】乳癌復發轉移 揀化療定標靶好? 乳癌微創手術 滅腫瘤保乳房 【了解乳癌】進行乳房普查 及早截擊乳癌 【男性健康】最佳男主角:前列腺癌篩查 其實靠估?   卵巢癌及腹膜癌系列文章 Read more

【女性健康】PARP抑制劑 卵巢癌新剋星?

【明報專訊】卵巢癌是「惡癌」之一。腫瘤一旦離開盆腔,病人即使接受手術和化療,都會平均約在13至14個月復發,五年存活率只有兩成。   PARP抑制劑能阻礙癌細胞修復受損的DNA,配合化療,可大大提升卵巢癌病人(BRCA基因突變)的療效。(Raycat、anusorn [email protected])   歐洲腫瘤學學會會議(ESMO)在今年發表的其中一個重點研究:帶BRCA突變基因的卵巢癌患者,接受化療後以PARP抑制劑作維持治療,無惡化存活期中位數已超過41個月(仍未有最終數字)。中外醫生均相信,這個研究將改寫卵巢癌的現行療法。PARP抑制劑是否抗癌新星? BRCA突變患者 無惡化存活期激增 這個研究報告,今年在歐洲腫瘤學學會會議發表,並同步在《新英倫醫學雜誌》刊登,是針對初次確診第三或四期、帶有BRCA基因突變的卵巢癌病人,接受手術及化療後,接着服用新標靶藥PARP抑制劑奧拉帕利(Olaparib)作維持治療,與服用安慰劑的病人比較。 結果顯示,化療加安慰劑組別的病人,無惡化存活期中位數是13.8個月;而化療加奧拉帕利組別,無惡化存活期中位數已超過41個月(由於研究未完結,最終數字仍在計算中)。領導研究的Kathleen Moore(University of Oklahoma)指出,晚期卵巢癌一向復發率高,病人接受化療後10至20個月就會復發。今次研究發現,60.4%服用奧拉帕利的病人,3年後仍沒有復發,服用安慰劑組別則只有27%。 Kathleen Moore及香港大學臨牀腫瘤學系臨牀教授顏繼昌均相信,研究將改寫卵巢癌的一線治療標準。   (明報製圖) 先用化療 抑制劑「助攻」阻癌細胞修補 PARP抑制劑是近年癌症研究「新星」。要知道它如何對付腫瘤,先要了解體內PARP蛋白有何作用。顏繼昌解釋,每個細胞有兩條DNA,DNA每天因不同原因受到破壞,如化學物、紫外線等;當兩條DNA同時受損,細胞會死亡。但在正常情况下,DNA受破壞後會自行修補,癌細胞的DNA亦然。 DNA修補有兩個機制,細胞內PARP蛋白負責修補單一DNA,而BRCA蛋白就負責同時修補兩條DNA。當PARP和BRCA都正常運作時,DNA的修補十分有效率。 帶BRCA基因突變的癌症病人,BRCA不能有效修補受損DNA;但PARP蛋白可以修補其中一條DNA,讓癌細胞繼續生長分裂。新藥PARP抑制劑就是阻止PARP的修補程式,不能修補單一DNA;當癌細胞受損,且PARP和BRCA都無法作修補,癌細胞就會死亡。 「因此,PARP抑制劑是用於化療後,因為化療破壞癌細胞DNA,繼而用藥抑制其修補功能,就可以控制病情。」顏繼昌指出,因此研究選擇帶BRCA基因突變病人,並對化療有反應,然後加入PARP抑制劑,同時把3個條件加在一起,控制腫瘤最有效。   顏繼昌(鄭寶華攝) 部分BRCA基因未突變病人亦有療效 不過,另有研究發現,部分沒有BRCA基因突變的病人,對PARP抑制劑亦有反應。「部分病人的BRCA基因未出現突變,但可能受到一些干擾,不能有效運作,影響修補過程,這類亦可能對PARP抑制劑有反應,但有效程度不及BRCA基因突變。」顏解釋,PARP抑制劑最初用於卵巢癌復發的病人,並沒有針對有否BRCA基因突變。研究將病人分成兩組,三分之一接受第二線化療,三分之二化療後再用PARP抑制劑。結果顯示用PARP抑制劑病人的病情控制較好,但這些病人近半數不是BRCA基因突變。 顏補充,DNA修補機制其實十分複雜,除了BRCA,還有其他修補方法,部分負責修補的基因出問題時,使用PARP抑制劑亦有助控制病情,目前臨牀經驗顯示,這類病人有一些客觀標準: 1.復發時,化療明顯紓解病情。病人化療反應好,意味着基因修補出問題,雖然未必是BRCA基因突變。 2.屬高惡性度漿液性腫瘤 不過,對於今次研究,顏提出了有一些疑問,例如:病人無惡化存活期中位數上升,但整體存活率有沒有提升?藥物對於沒有BRCA突變的病人,有沒有幫助?PARP抑制劑用於一線治療後,若病情復發,會否無藥可用?他說這些問題都有待更多研究去解答。   知多啲:新藥暫適用卵巢癌乳癌 【明報專訊】帶BRCA基因突變的人,是患乳癌、卵巢癌及前列腺癌的高危族。在香港,約有15%的卵巢癌病人帶有BRCA基因突變。 目前已有3種PARP抑制劑通過美國FDA審批,包括奧拉帕利(Olaparib)、尼拉帕尼(Niraparib)及盧卡帕利(Rucaparib),暫時適用於卵巢癌或乳癌。而PARP抑制劑用於前列腺癌、胰臟癌等的臨牀研究則在進行中。 費用方面,以奧拉帕利為例,一個月藥費約五萬港元。   文:鄭寶華 編輯:王俊杰 電郵:[email protected] 卵巢癌及腹膜癌系列文章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