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言自得:威權式管治

【明報專訊】最近不論紙媒網媒,都有不少有關「威權主義」或「威權式管治」的討論。上星期便因為佔中餘波,有社運人士發起反威權遊行。西班牙政府指加泰隆尼亞省獨立公投違法違憲,予以取締,被「獨派」指為佛朗哥威權統治復辟。港英時代,香港是出了名的有自由沒民主,可是因為祖家奉行民主政制,港英政府最不願人家說它在殖民地搞威權主義(authoritarianism)。看來「威權」二字讓人聯想起獨裁專制,在政治上太負面。

舊式醫生 我話事你要聽

可是,在醫學史上,自十八、十九世紀以來,醫生一直奉行威權主義來處理和病人的關係,直到近年才有所改變。不過醫者父母心,為人父母,當然不會把自己和獨裁統治者類比,所以醫生不會承認自己對病人威權管治;醫生的威權,另有一個溫和名目,叫「家長式作風」,英文是medical paternalism。

「家長式作風」的由來,主要是醫生的權力過大。本來當醫生的無權無勇,沒有什麼權力基礎。可是醫生擁有其他人沒有的醫學知識和治病技能。病人患了重病,精神肉體飽受折磨;加上對失去生命、家人及世上所擁有一切的恐懼,自然對有能力令他病起沉疴,以及心如父母的醫生倍感信賴。就是因為這一個「信」字,病人愈來愈依賴醫生,醫生的權力在無形中變得愈來愈大,甚至可以對病人採取一個君臨天下,唯我獨尊的態度。

多年爭取藥袋要寫名

回想初出道時,醫生的確是高高在上,不但說的話病人不敢不聽,就是只要面露不豫之色,病人都會立刻噤若寒蟬。「我係醫生定你係醫生,點解唔聽話?」是一些前輩醫生常掛口邊的口頭禪。醫生既是家長,家長做的一切都為了孩子好,所以孩子只要乖乖的聽話便成,不用問東問西問自己不懂的事情。當年醫生給病人開藥,從來不用多作解釋,病人往往連自己吃什麼藥也不曉得。藥袋標示藥物名字,只是近廿多年才有的事,醫務委員會要花了許多年的工夫,才成功說服業界接受這現在看來理所當然的措施。

開藥如此,開刀又如何?當年醫生給病人動手術,病人也要簽同意書,但肯定不是「知情同意書」(informed consent)。今天病人需要手術治療,醫生有責任向病人詳細解釋手術的性質、風險,以及手術外的其他治療選項,還要不厭其詳地回答病人有關手術的任何問題。「知情同意」,就是讓病人知道所有事實的基礎上,做出同意的決定。可是當年病人簽署「手術同意書」,醫生根本不用參與,護士吩附病人簽他便不能不簽,不識寫字的便打手指模。反正醫生認為該開刀便應該開刀,不用解釋,不用多提風險以免病人擔心。病人簽署同意書時既不知情,「同意」也是不知就裏,看來還是「服從」多一點。

到了今天,「家長式作風」已經式微,原因是人權高漲,以及民智大開。市民大眾對病人權益愈來愈多認識,對醫學知識亦不再一無所知,對醫療制度和醫生亦不再像以往那樣毫無保留地倚賴。這趨勢對醫學界,尤其是資深醫生無疑是一項挑戰。看來我們要好好學習適應,才能面對這世界潮流。

文:霍泰輝(兒科專科醫生)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