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生有杏:院長醫生周記(93):我可以多飲些酒嗎?

【明報專訊】上星期,一位80多歲的男病人回來覆診。王伯(化名)是我照顧了10多年的病人,他有一些長者常見的毛病,包括高血壓、糖尿病、前列腺肥大、乙型肝炎病毒及早期肝硬化。

 

吾生有杏,高血壓,糖尿病,前列腺肥大,戒酒,肝臟,陳家亮,
▲借酒澆愁——王伯肝臟出問題,需要戒酒,卻遇上喪妻之痛。此刻他不是需要先進醫學阻止肝臟情况惡化。(a_namenko@iStockphoto)

 

每晚摸杯底 太太相伴話當年

此外,他喜歡每天飲兩杯威士忌。王伯覺得退休後便有點兒無所事事,雖然太太不喜歡飲酒,但她每晚都陪着老伴,待他酒過三巡後便聽他開始「想當年」。兩老的環境談不上享受退休生活,但總叫比上不足,比下有餘。

 

每次王伯回來覆診,我必定要求他檢驗肝功能及以超聲波掃描肝臟,因為乙型肝炎加上酒精是兩大傷肝的因素。只是王伯每次總是向我討價還價,說什麼定下短中長期目標減少飲酒。我見他多年來身體也保持得相當不錯,雖是每天喝酒,但也算不上是酗酒。每次陪他覆診的太太總是搖搖頭,但嘴角的微笑卻是帶着幾分默許。王伯的必殺技便是「想當年」,從解放初期說起……我唯有投降,只是囑咐他要執行他的什麼短中長期戒酒計劃。雖是如此,每次見到兩老總有點說不出的親切,只希望王伯往後的覆診都是「相安無事」。

 

「開籠雀」突然沉默了……

大約4個月前,例行超聲波掃描發現王伯的肝臟有一個約5厘米陰影,單憑那些影像無法確定這陰影是良性還是惡性,最安全方法還是安排王伯進一步檢查,包括電腦掃描等。可是多次嘗試聯絡王伯,他都沒有回來覆診,直至上個星期他才獨個兒回來見我。

 

平日的王伯十分健談,同事都稱他像隻「開籠雀」。當天的他卻變得異常沉默,太太也沒有陪他回來覆診。

 

人也不在,有什麼原因不原因

我着緊他的肝臟問題,一見面便告訴他必須盡快安排進一步檢查,並要求他全面戒酒。王伯聽了我的長篇大論後,卻淡淡然道:「我可以多飲些酒嗎?」我感到很愕然,於是便追問發生了什麼事情。王伯嘆了一口氣,便告訴我說:「幾個月前她走了,走得很突然,話去就去了!」我也感到十分意外,問王伯究竟是什麼原因。王伯搖頭道:「她素來身體比我好,一天突然在街上暈倒,送到醫院也搶救不了。」我問王伯:「醫生找到原因嗎?」他繼續搖頭,說:「什麼解剖、化驗等等,我也聽不明白……罷了!人也不在,有什麼原因不原因。」

 

「一個人在家中無所事事。陳醫生,我可以多飲些酒嗎?」那份蒼涼的感覺,我至今仍記憶猶新。我知道王伯需要的,已不是什麼先進的醫學,或如何預防肝臟情况惡化。我想還是給王伯多一點空間,讓他悲傷的心靈尋找可喘息的出路……

 

作者簡介:教學生、醫病人、做研究,中文大學醫學院院長陳家亮親筆分享杏林大小事

文:陳家亮

吾生有杏:院長醫生周記(92):當醫生再變成病人

吾生有杏:院長醫生周記(91):在中東尋找機遇

吾生有杏:院長醫生周記(90):愛上你的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