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生素「最後防線」失守 耐藥性細菌 惡過SARS流感

【明報專訊】香港每年約有700人死於耐藥性惡菌。這個數字可怕嗎? 現正值流感高峰期,2017/18年冬季性流感有384人死亡。曾令港人人心惶惶的SARS,則有299人死亡。相比下,超級惡菌的殺傷力有過之而無不及。 醫學界近年屢勸大家不要濫用抗生素,否則養出超級惡菌,終有一天無藥可醫。惟公眾似乎仍未知驚,傷風感冒求診,仍然主動要求醫生處方抗生素「看門口」,甚至到藥房購買抗生素「自療」,養菌為患。 ▲明報製圖 細菌變異 多類常用抗生素失效 耐藥性細菌是指細菌變異,令原本有效的抗生素變為無效。當細菌對多類常用的抗生素都產生耐藥性時,便稱為「多重耐藥性細菌」。抗生素失效,不但令患者感染持續,還增加傳染他人的風險。 香港大學藥理及藥劑學系講師朱幗珮指出,目前約有150種抗生素,大致分為11個主要類別;不同類別針對不同細菌,攻打細菌的方式也不一樣,或破壞細胞壁,或直搗細胞核心。另外,抗生素有分窄譜和廣譜;窄譜,即殺菌範圍較窄,只針對某一種或某一類細菌,而廣譜抗生素俗稱「big gun」,殺菌範圍廣泛,即可對付多種多類細菌,亦是用於對付耐藥性惡菌。 既然廣譜抗生素能殺減大量細菌,是否一開始就處方廣譜抗生素,就可將細菌殺得片甲不留? 「應先用最窄,只針對致病細菌的抗生素,不宜一開始使用廣譜抗生素。」朱幗珮解釋,如果一開始就用big gun,即使病徵消除,但可能仍有小量細菌留在體內,會慢慢對抗生素產生耐藥性。這些變異的細菌未必會致病,然而,遇上下一次感染,廣譜抗生素就無法對付。 醫生開藥 不食剩不儲備 朱幗珮家訪病人時,曾發現不少長者在家中儲存大量藥物,說要預留藥物看門口,當中有抗生素,也有不少過期藥物。但她指出,抗生素一定要依從醫生指示服完療程,不應剩下藥物;另外,即使同樣是細菌感染,尿道炎和喉嚨發炎也未必使用同一種抗生素,療程和服藥指引亦未必一樣,留下的抗生素未必適合下一次使用。 ▲非細菌感染——傷風感冒一般不是細菌感染而起,毋須服用抗生素。(PRImageFactory@iStockphoto) 簡單手術可變嚴重感染 究竟香港耐藥性細菌有幾嚴重? 朱幗珮以金黃葡萄球菌做例子,此菌存在健康人士的鼻腔內和皮膚表面,可以是皮膚或鼻腔裏常見菌群的一部分,它亦是皮膚、骨骼、血液感染和手術後傷口感染的最常見原因之一。 而耐藥性金黃葡萄球菌,過去見於住院病人、院舍宿友,或經常前往醫療機構如透析中心接受治療的人士。但近年出現「社區型耐藥性金黃葡萄球菌」的感染,這些人於發病前一年並未住院、入住院舍或接受醫療程序。根據衛生署統計數字,過去9年,社區型耐藥性金黃葡萄球菌呈報個案增加5倍;在最近3年,每年約有1000宗呈報個案。 朱幗珮憂慮,耐藥性金黃葡萄球菌或其他惡菌若一直增加,一個簡單的手術都會變得不安全。「每一個人身上都有很多細菌,所以一般手術前,醫生會處方適合的預防性抗生素,避免傷口感染;但若耐藥性惡菌當道,預防性抗生素失效,一個簡單手術可以變成嚴重感染,出現敗血症,甚至死亡。」 文:鄭寶華 統籌:鄭寶華 編輯:梁小玲 電郵:feature@mingpao.com     Read more

戳破謬誤:食抗生素 無助改善傷風感冒

【明報專訊】感冒、發燒,食抗生素快啲好?鼻涕變黃是細菌感染,要食抗生素?朱幗珮發現大眾對抗生素有很多謬誤,現逐一解答。 謬誤1. 傷風、感冒或流感,食抗生素快啲好。 傷風、感冒或流感等上呼吸道感染,大多數不是細菌感染,食抗生素無助改善病情,反而招來不適的副作用,如:作悶、肚瀉、殺掉腸道好菌。 鼻涕黃綠色屬常見。 謬誤2. 鼻涕呈黃色或綠色,必須使用抗生素。 傷風或流感時,鼻涕變濃稠或呈黃色或綠色都很常見,不能憑此來決定是否需要使用抗生素。 發燒未必細菌感染 謬誤3. 感冒同時發燒,就要食抗生素。 發燒是感染的常見徵狀,但不一定是細菌感染。相反,如果亂食抗生素,當病情惡化求醫或送院,醫生種不到細菌,反而會影響診斷。 朱幗珮又提醒,接種疫苗有助對抗細菌,例如接種肺結核和肺炎鏈球菌疫苗。根據衛生防護中心的資料指出,肺炎球菌疫苗可有效減少整體抗生素處方,當減少使用抗生素,就有助降低出現耐藥性惡菌的風險。對抗惡菌,不止是醫護或科學家的責任,人人有責。 ‧時刻保持手部衛生,尤其在進食前、服藥前和如廁後要潔手 ‧勿向醫生要求抗生素 ‧遵照醫生的建議使用抗生素 ‧即使病情轉好也不要自行停用抗生素 ‧按時為你和家人接種疫苗 ‧當有呼吸道感染徵狀時,應戴上口罩 ▲戴口罩——對抗惡菌,人人有責。咳嗽不適時應戴上口罩。(RyanKing999@iStockphoto)   Read more

兒言自得:「濫用」抗生素

【明報專訊】每年一度的「世界抗生素關注周」(World Antibiotic Awareness Week)上月中舉行,旨在提高市民對正確使用抗生素的認知,避免因濫用令耐藥性病菌不斷蔓延。 (明報資料圖片) 怎樣才是「濫用」抗生素,在醫學界從來都有爭議。一般來說,「用不得其所」和「用得太多」,應該是濫用了吧!可是,如何才是「用不得其所」,醫生的想法卻不一致。就拿最常見的上呼吸道感染或坊間俗稱喉嚨發炎來做例子,這類感染絕大部分都是過濾性病毒作惡,抗生素只能消滅細菌,對病毒不管用。不論世界衛生組織、醫學教材,或是我們教醫學生,都說不需要馬上使用抗生素,要觀察,要是病情惡化,有細菌感染病徵才考慮使用。 保險做法 「有殺錯無放過」 可是,有些醫生遇到「喉嚨發炎」的病人,一定處方抗生素,你說他們不對,他們會反駁說單憑病徵,實無法百分之百確定病人沒有細菌感染,在這情况下,處方抗生素是最保險的做法。這說法也不全是歪理,的的確確有感染了好像肺炎鏈球菌等惡菌的病人,最初只是「喉嚨發炎」,但很快便急轉直下演變為肺炎和敗血症,甚至死亡。要是他們在病發之初便接受抗生素治療,可能挽回一命。這類病人雖屬極少數,但醫生堅持「有殺錯,無放過」才是萬全之策,也拿他沒法。 過度使用抗生素,的確是導致抗藥性細菌蔓延的根源,但「多用」是不是一定等同「濫用」呢?在歐美等西方國家,每一千名新生兒中,約有二至三個會患上淋病菌(Gonococcus)或砂眼衣原體(Chlamydia trachomatis)導致的嚴重眼睛發炎。這些病菌潛藏在母親陰道,嬰兒出生時便可能受到感染。故在歐美國家,護士都會給每個初生嬰兒滴抗生素眼藥水或塗抹抗生素眼藥膏,作為預防措施;可是,為了一小撮有需要的嬰兒,要給所有新生兒施用抗生素,算不算過度使用,甚至濫用呢? 落後地區全民用藥起保護 全民服用抗生素,醫學界絕對不能接受。可是,在感染病殺人無數的落後地區,情况卻不一樣。美國加州大學的研究人員,在埃塞俄比亞進行一個有六萬多人(其中一萬八千人萬是一至九歲的兒童)參與的大型研究,探討一劑量的阿奇霉素(Azithromycin,一種紅霉素類的抗生素)的保護作用。結果發現,曾服用抗生素的一至九歲兒童,一年內的死亡率,是沒有服用抗生素的同齡兒童的一半。研究結果二○○九年在美國醫學會雜誌發表後,陸續有其他類似研究證實全民服用抗生素在發展中國家的保護作用。看來「多用」和「濫用」的關係,在不同地方不同環境可能有不同的界定。 文:霍泰輝(中大副校長,兒科專科醫生) Read more

腸道健康:多吃纖維 忌濫服抗生素、胃藥

腸菌是否平衡,關乎以下3項條件: 1、多元化:腸道內含有細菌、真菌及病毒,種類繁多,有齊不同微生物品種,猶如森林般有齊樹木、花、泥土及水等,生態才得以平衡。 2、腸菌分佈:不同的腸菌要平衡地分佈在整條腸道內,愈平均愈好。 3、益菌數量:益菌可抑制壞菌的侵略,足夠的益菌有助平衡腸菌失態。 黃秀娟強調,人人腸菌數目、種類等都不一樣。雖然現時並無方法透過身體表徵,得知自己的腸菌平衡是否「達標」,但預防勝於治療,保持腸道健康,改善生活及飲食習慣,腸菌自然平衡。 首先在飲食方面,要少食高糖高脂食物,也避免進食添加劑,例如無糖汽水的甜味劑,多吃纖維有助刺激益菌增生。另外,要避免濫用抗生素及胃藥,有病人擔心胃痛復發,長期食胃藥預防,均會增加腸菌失衡風險。恆常運動亦有助增加腸道益菌,「基本上,良好的飲食及生活習慣已可保障腸菌平衡」。

Read more

非抗生素化合物 料新藥最快5年面世 港大研究 廢抗藥菌武功

抗藥惡菌威脅人類,社區型耐藥性金黃葡萄球菌(CA-MRSA)的感染人數在10年間急增6倍,若惡菌入肺,死亡率達五成。科研界以往循殺菌方向研藥,但藥力生效前無法阻止惡菌釋放毒素破壞身體組織,出現「殺到菌救不到人」的情况。港大醫學院率先發現非抗生素類化合物M21,可同時抑制多種致病因子生長,令CA-MRSA猶如「無牙老虎」難以破壞身體。團隊料新藥最快可5年後面世。 耐藥金黃葡萄球菌感染增6倍 CA-MRSA傳播力高,本港去年有1258宗感染,較2007年的173宗急增6倍。病人一旦受感染,可致皮膚潰爛、壞死性肺炎或腦膜炎,當中壞死性肺炎死亡率達五成。本港患者感染CA-MRSA,現只靠抗生素治療,嚴重者要完全殺菌一般需時兩三日,其間惡菌仍會釋放毒素,溶解患者的肺及腦部,從而奪命。 港大醫學院從5萬多個小分子化合物作篩選,發現被命名為M21的化合物可抑制CA-MRSA的「控制中心」ClpP蛋白酶,令其不能大量生產多種主要的可致病毒力因子,換言之,M21可令惡菌失去攻擊人體的「致命武器」。 阻生產毒素 免破壞紅血球 帶領團隊研究的港大醫學院微生物學系副教授高一村解釋,ClpP是釋放致病因子的「控制中心」,如控制可溶解白血球的「溶細胞肽」,及可破壞紅血球和小血管內壁的「金黃葡萄球菌毒素」等。M21透過抑制ClpP,令CA-MRSA無法大量生產致病毒素,惡菌頓成「無牙老虎」。 小鼠實驗 一周存活率100% 高一村續說,初步小鼠實驗顯示,受感染小鼠接受M21治療後,一周存活率達100%,腎組織亦無感染;而沒接受治療的小鼠於一周內相繼死亡。研究結果已於《美國國家科學院院刊》發表。 港大醫學院去年發現利用NP16化合物減弱MRSA的存活力,更易被人體免疫系統清除,今次研究則針對削弱惡菌的攻擊力。被問到團隊如何應用兩個不同的研究成果,港大感染及傳染病中心總監何栢良表示,作為醫生最重要是有藥可選,M21可抑制毒素,防止傷害器官,爭取時間讓病人恢復免疫力再殺菌,如兩種化合物都可研發成藥物,未來可因應病人感染情况落藥。 團隊表示M21仍需改造結構,日後會作動物及人體實驗,測試其毒性,最快有望5年後有新藥面世。

Read more

【有片】打菌10天 須趕盡殺絕 猩紅熱亂停抗生素傷心腎

【明報專訊】衛生防護中心的數據顯示,猩紅熱個案自2017年11月起持續上升。截至2017年12月中,全年已錄得共2155宗個案,遠超2016年同期數目(1372 宗),當局更預計猩紅熱將在未來數月持續活躍。 猩紅熱主要影響小朋友,傳染性高,徵狀又與一般感冒喉嚨痛相似;若處理不當,可能引起腦膜炎、腎炎,甚至成年後有心臟問題,家長需提高警覺。 現處活躍期 徵狀:發燒 喉痛 紅疹 什麼是猩紅熱? 猩紅熱是由甲型鏈球菌感染造成的疾病,主要影響10歲以下兒童,但也有不少10至15歲小朋友患上這種疾病。典型徵狀包括:發燒、喉嚨痛、紅疹,偶爾會有頭痛、肚痛和嘔吐。「患者的舌頭表面或會呈現紅色凹凸形態,俗稱『草莓舌』。身體的皮疹呈紅色及有如砂紙般粗糙,用手按下去會有白印。」兒科專科醫生周笑顏說甲型鏈球菌的種類很多,並非全部都會引發猩紅熱。「只有某些種類的細菌才會製造毒素,導致特殊形態的紅疹(及其他病徵),稱為猩紅熱,其他只是一般鏈球菌性咽喉炎。」 心臟問題可2年後才現形 家庭醫生鄭志文指出,猩紅熱屬於需要呈報的病症之一,如果醫生發現懷疑或已被證實個案,均須通知衛生防護中心。「為什麼特別關注猩紅熱呢?除了傳染性高,它也可以引致併發症或後遺症,嚴重更可致命。」周笑顏指出如果沒有及時或妥善用藥,猩紅熱可以併發咽喉膿腫、中耳炎、 肺炎等,隨後它亦有可能引發後遺症如急性腎小球腎炎、心瓣炎、風濕熱、關節毛病等。「如果不能及時制止細菌生長,身體就會產生抗體;這些抗體除了攻打細菌,也會對抗身體組織。」她說腎炎通常是最先出現的後遺症,「猩紅熱過後約1至2星期,一旦發現小朋友手腫、腳腫、小便顏色變啡或紅,需要立即求醫。至於心臟問題,可以在猩紅熱過後4至5星期,甚至1至2年才出現」。 要辨別一般細菌性咽喉炎和猩紅熱,周笑顏說有一定難度,除了臨牀經驗,醫生也需跟家長保持溝通。「見醫生時可能喉嚨發炎不算嚴重,但是過了三兩天,喉嚨有可能會出現白點,上顎出現紅點,全身出疹。」周笑顏提醒家長需要密切留意小朋友的精神狀態和病徵,一旦變異,盡快再求醫檢查。如有需要,醫生會以棉棒在喉嚨採集樣本作快速測試,或送往種菌化驗。「快速測試只需15分鐘,不過它的準確度不及種菌化驗(需要48至72小時)。」周笑顏說一旦確診,醫生就會立即處方抗生素藥物。 退燒好轉仍要用藥免後患 近年,「濫用抗生素」成為熱門時事議題。「不少家長聽到『抗生素』即聞風喪膽,抗拒讓子女服用。其實某些細菌性的感染(如肺炎、尿道炎、猩紅熱等)必須使用抗生素,方可殺死身體內的細菌。」鄭志文指出,醫生明白家長的憂慮,但在醫生指示下服用抗生素,是安全有效的治療。 周笑顏強調,治療猩紅熱需要完成10天抗生素療程。「有家長聽到要食10天抗生素,堅決反對。我會解釋,這是一般國際指引,完成整個療程可以清除細菌,大大減低猩紅熱的併發症和後遺症風險。」她說一個醫生朋友曾分享一個個案:5歲小朋友患有猩紅熱須服用10天抗生素,但服用5天過後,小朋友的媽媽「覺得」病情好轉,自行停藥,但過了幾天,病情復發,紅疹再現。「猩紅熱在正常情况下,用藥後1至2天就會退燒,而其他徵狀會在4至5天消退。」她提醒,家長應當確保小朋友完成藥物療程,免除後患,才是保障小朋友的最佳做法。 文:麥穎姿 圖:郭慶輝 編輯:梁小玲 電郵:feature@mingpao.com

Read more

港大研非抗生素新藥 治耐藥金黃葡萄球菌

【明報專訊】港大醫學院發現治療耐藥性金黃葡萄球菌(MRSA)的新型非抗生素類藥物,利用NP16化合物削弱MRSA的存活能力,抑制其生長,毋須使用抗生素下有效治療MRSA感染。負責研究的專家期望,未來3年會完成臨牀測試,盼10年後推出市場,成為「救命救急的藥物」。 濫用抗生素 社區感染增 MRSA是一種對抗生素產生耐藥性的細菌株,一般會引致皮膚和軟組織感染,如膿瘡、膿腫或傷口感染。感染部位會出現紅腫、觸痛或流膿,嚴重可引致敗血病、肺炎等。據衛生防護中心資料,MRSA在香港的社區感染個案過去10年持續上升,去年達1168宗,達到10年新高。港大微生物學系講座教授袁國勇指出,感染個案增加是濫用抗生素所致,指本港MRSA呈抗藥性的情况「非常嚴重」,比率達45%,較英國高4倍,且細菌一旦入血,死亡率較無耐藥性高4倍,故專家一直尋找非抗生素的治療方法。 新藥助削細菌存活能力 港大微生物學系研究團隊自2009年開始研究有關方案,在5萬個小分子化學物中,發現全新的葡萄球菌黃素合成抑製劑NP16,有助免疫系統清除金黃葡萄球菌。研究團隊指出,葡萄球菌「黃素」是金黃葡萄球菌的顏色來源,在入侵過程中會助長細菌感染人體,並協助細菌抵抗免疫系統的殺菌功能。經研究後,發現全新葡萄球菌黃素合成抑製劑NP16,可削弱細菌的存活能力,金黃葡萄球菌經NP16處理後,更容易被免疫系統清除。在小鼠測試中,NP16在數天內大幅減少MRSA數目,令免疫系統更易清除致病細菌。與抗生素不同,NP16即使存在於環境亦不會令細菌有耐藥性,本身沒有毒,也沒有殺菌作用,是透過減低細菌的感染能力令免疫系統有效消滅細菌。 袁國勇指出,傳統抗生素在殺滅細菌時,有可能令病菌出現耐藥性,所以抗生素不是一個有效和可持續使用的控制感染方法,今次的發現「非常重要」。 望10年後推出市面 港大微生學系副教授高一村指出,使用抗生素衍生的抗藥性情况愈來愈嚴重,相信今次研究結果可提供一個全新治療金黃葡萄球菌的標靶藥物,直指新藥「救得幾多得幾多個病人」,而按一般歐美國家的情况,開發一種有潛質的藥物需約10億美元,再視乎開發過程有所調整,但相信今次研究的發現若發展成為藥物,費用不會超出一般預計,現正就有關發現與藥廠和政府積極商討,期望進一步研究副作用及毒性後,3年後做第一輪臨牀測試,10年後可在市面推出,成為市民的「救命救急的藥物」。

Read more

【有片】鼻水、噴嚏、咳嗽 抗生素無用?

【明報專訊】氣溫一降,周遭咳嗽、乞嚏聲四起。 進入流感高峰期,發燒咳嗽流鼻水,究竟是否需要服用抗生素? 提到抗生素,醫生過去一直叮囑要完成整個療程,但近期有專家指:毋須完成療程!大家頓時不知所措,究竟要堅持吃完?還是可以「半途而廢」? 「咳嗽、流鼻涕、肌肉痛、頭痛等上呼吸道感染病徵,絕大部分是病毒引起,毋須服用抗生素。」香港中文大學內科及藥物治療學系感染及傳染病科主管李禮舜表示,前線醫生可透過臨牀徵狀和簡單測試,分辨出是細菌還是病毒的感染。「簡單說,病人有鼻水、打噴嚏、咳嗽、聲沙、紅眼、皮疹等徵狀,傾向是病毒感染;但如果病人扁桃腺又紅又腫,出現白點分泌物,就好大可能是細菌感染。」 抗生素只可治理細菌感染 家庭醫生鄭志文補充,家庭醫生不可能要求每個病人都照肺、抽血檢查,所以臨牀診斷十分重要,根據臨牀指引,發燒、喉嚨出現白點、無咳嗽等,細菌感染的機率會較高。 究竟幾時需要服用抗生素?一個療程究竟幾多天?中途可否轉藥?停藥?李禮舜說,這是一個很複雜的問題,可從下列三點找到答案﹕ 1. 感染類別 當確診為細菌感染,就必須完成整個抗生素療程。療程長短,視乎感染情况,舉例說,甲型鏈球菌咽喉炎一般需要服用十天抗生素,肺炎約需三至五天,而嚴重的皮膚蜂窩組織炎則需要一星期療程。 2. 病毒感染 抗生素只能對付細菌,如後來化驗結果發現屬病毒感染,抗生素根本沒有治療作用,即使未完成整個療程,也應該停藥。 3. 細菌類別 經化驗後確診細菌類別,如屬於容易治療的細菌,就不應使用廣譜抗生素,而應轉用針對性、副作用較少的窄譜抗生素。 因此,抗生素療程長短?是否需要完成整個療程?中途可否轉藥?要視乎病情,無法一概而論。鄭志文強調,處方抗生素的目的是殺滅細菌,醫生根據臨牀診斷和研究數據決定療程長短,他以膀胱炎為例,膀胱炎多數是大腸桿菌感染引起,而抗藥性大腸桿菌亦很常見。所以,醫生診斷膀胱炎後,會先處方抗生素給病人,同時為病人化驗小便確診。如當化驗結果顯示屬於抗藥性大腸桿菌,原來的抗生素無效,就要轉用其他抗生素;或報告結果指不是細菌感染,就應停用抗生素。 換窄譜抗生素反更好 另外,近年提到抗生素,經常提及「廣譜」抗生素,究竟是什麼? 李禮舜解釋,「廣譜」抗生素是指可以殺滅很多類型的細菌,一般人理解為「勁啲」的抗生素;而「窄譜」抗生素,則只可以針對某幾類型的細菌,一般人理解為「渣啲」。但其實不是用愈「勁」的藥愈好,從醫生角度,在許可情况下,寧可選擇最窄譜的抗生素。 「我在傳染病科的工作,不是開藥,而是停藥或改藥。盡量將病人的抗生素由廣譜改為窄譜,希望減少對體內細菌叢的影響,因為用廣譜抗生素,好菌惡菌一併殺掉,空出的『地盤』,很容易被抗藥性惡菌進佔,所以如果用藥留一手,只殺部分細菌,惡菌就不會有機可乘。」 文:鄭寶華、勞耀全 圖:鄧宗弘、受訪者提供 編輯:王翠麗 ■有片睇 想現場直擊家庭醫生睇醫生,可登入 www.mingpaohealth.com/doc.htm

Read more

農業濫用藥 抗藥菌無處不在 吃肉飲奶=吃抗生素?

【明報專訊】抗生素抗藥性的問題,已成為全球危機。 濫用抗生素,不止困擾醫療界,農業是更大的重災區,因為全球逾半的抗生素都用於農業上,食豬食牛,甚至飲奶,我們隨時服下大量抗生素。抗菌素耐藥性專家委員會主席袁國勇提出,本地農業應減用抗生素,避免以抗生素刺激禽畜生長。 向禽畜水產餵食抗生素,當然是希望牠們健康生長。但當抗生素進入食物鏈,可引起什麼生態危機?對人體有什麼影響?如何清除食物中的殘留抗生素? 農業和漁業界使用抗生素,治療患有傳染病的禽畜水產,可保障這些食用動物健康,並防止疾病在動物之間傳播。惟目前情况是,業界不少人錯用或濫用抗生素,加快耐藥性細菌形成和傳播,引起危機。 「國際消費者聯會表示,目前全球超過一半的抗生素用於農業生產上,加劇耐藥細菌的問題和超級細菌(Superbugs)的出現。」醫院管理局港島西醫院聯網臨牀服務統籌專員兼註冊藥劑師崔俊明*說,農業上,抗生素常被濫用,混入飼料內,既保持牲畜和家禽健康不生病,也用作生長促進劑,增加重量。而這些加入飼料內的抗生素,與治療人類感染的抗生素一樣(如盤尼西林、四環素),但劑量較低。長期使用低劑量抗生素,不能殺清動物腸道內的細菌,存活下來的細菌會慢慢適應抗生素而變異,產生抗藥性。 污染擴散 肉類植物也含抗生素 1. 抗生素走進食物鏈後,如何擴散? 「根據一項於2013年發表的本地研究,從市面不同零售點蒐集的肉類樣本中,分別在21.9%豬肉、6.8%雞肉和4.4%牛肉樣本中,驗出耐藥性金黃葡萄球菌。受耐藥細菌感染一般較難醫治,嚴重者可引致敗血病或肺炎。若抗生素無效,即使是普通感染或輕微損傷,也會致命。」崔俊明說。 動物體內產生抗藥性細菌,會不斷繁殖,並在不同的環境中擴散﹕ ◆進食這些動物,無形中攝取微量抗生素 ◆與動物接觸時,令抗藥性細菌擴散 ◆處理食物時出現交叉感染 ◆隨動物糞便擴散泥土、河流、海洋等 糞便帶抗生素 污染水土 香港理工大學協理副校長(科研支援)黃國賢教授說﹕「以養牛為例,如農夫經常給牛隻餵食盤尼西林,令牛肉、牛奶等均帶有盤尼西林。當人類飲用牛奶,有可能攝取了抗生素,人體內的細菌亦因而出現抗藥性;而牛隻體內的抗生素會隨糞便排出體外,冲入河中、進入泥土,令河流、泥土受抗生素污染,當中的細菌又會產生抗藥性。」此外,有些國家會用牛糞做耕種肥料,植物的根部可能吸收抗生素。雖然抗生素很少在種植時使用,但植物會因環境受污染,令蔬菜殘餘抗生素。凡此種種原因,令環境中有不少抗生素及抗藥性細菌。 若動物糞便帶有抗生素,人類接觸後亦有可能受影響,香港理工大學應用生物及化學科技學系助理教授(研究)邱家琪補充﹕「有研究指出,有使用抗生素的農場裏,農夫、參與食物處理程序等直接接觸動物的人士,身上帶有抗藥性細菌的機率比一般人高。動物體內的抗生素,超過75%會從排泄物排掉,如人類於處理過程中接觸到,單是皮膚接觸也會受影響。」 2.禁止農業使用抗生素,有沒有幫助? 邱家琪指,農業使用抗生素主要有三個目標﹕ ◆動物生病時用作治療 ◆預防動物生病 ◆促進動物生長 她指出,本地曾有研究發現,用低劑量的抗生素作為動物飼料添加劑,產肉率會比較高。但這問題尤其令人擔心,因易產生耐藥性問題。「中國目前相對於全球來說,較常使用抗生素,原因是中國人口在增長,無論對肉類及整體食物的需求都比較大。而政府已意識到這問題,相信會慢慢有相應政策,平衡食物供應與濫用抗生素的問題,但的確有困難。」 歐盟已禁抗生素飼料 如何規範以抗生素作為動物飼料,一直沒有統一的國際政策,各國規定均不同。崔俊明表示,2006年歐盟已全面禁止使用抗生素,作為動物飼料添加劑。 至於美國,雖然並沒有全面禁止使用抗生素作為動物飼料,但在2012年,美國食品及藥物管理局(FDA)限制農業使用抗生素頭孢菌素(Cephalosporins);同年4月規定使用抗生素飼料,應有獸醫處方。此外,當局亦呼籲農場採取一連串的自願措施,以限制在動物使用抗生素。 3.如何防止在食材攝取殘留抗生素? 邱家琪說,歐盟在多年前已逐步禁止於動物飼料加入抗生素以促進生長,然而,香港從歐盟進口的肉類選擇不多,例如是丹麥的肉類。另外,美國、墨西哥、韓國、新西蘭等地對動物使用抗生素的管制亦較嚴謹,選購食材時可注意產地,但不代表這些地方的食材比較好,或其他地區的一定有問題。 4.大閘蟹等水產亦常用抗生素,為什麼? 「大閘蟹或小龍蝦這類水產,以動物腐屍為飼料(例如﹕死魚);加上養殖場環境擠迫,當大量大閘蟹擠在一起,又夾雜不少腐爛的動物屍體,令環境衛生情况惡劣,易有細菌感染。為了令大閘蟹不易生病,便會用抗生素飼養。」黃國賢教授說。同樣地,雖然抗生素殺死部分細菌,但存活下來的會有抗藥性,而細菌之間可以交換抗藥基因,令所有存活下來的細菌都有抗藥性。 他補充,抗生素只應在動物生病才使用,正如人類不會每日服食抗生素,所以飼養動物及水產,不應將抗生素當作預防藥物或用作促進產量,但有人不守規則或貪圖方便而濫用;即使以抗生素為動物治病,亦理應在用藥後一段日子,待抗生素濃度降低後才售賣。「若現時不停濫用抗生素飼養動物、水產,牠們看似健康成長,並確保產量以賣錢,但實際上在破壞環境,令環境中的細菌變成有抗藥性,這些細菌如感染人類,人類將來用這些抗生素殺死細菌的成功率便減低了。」 5.若食材含有抗生素,加熱可否消滅? 黃國賢教授說﹕「煮熟一定比生食好,因為抗藥性細菌會死掉;但食物中殘留的抗生素則未必能完全破壞,因抗生素屬化學物質,要視乎加熱後能否將該它的結構破壞。」 邱家琪提醒,處理食物時宜注意衛生,「使用乾淨的水;生熟食物要以不同的砧板分開處理,而切割生食材後,要徹底洗手;砧板的刮裂會藏菌,如砧板佈滿刮裂,需要更換。煮食者要多加注意衛生,因可影響一家人的健康」。 ■*崔俊明參加選委會選舉。其他選委會界別分組一般選舉提名可參考以下網址:www.elections.gov.hk/ecss2016/pdf/SH_c.html ■2016年選舉委員會選舉開始,由提名期開始至選舉結束(2016年12月11日),各候選人*的專欄暫停。 *www.elections.gov.hk/ecss2016/chi/nominat2.html?1478941485843 文:吳穎湘 圖:受訪者提供、資料圖片 編輯:王翠麗

Read more

肺部有陰影|肺腑之言:如何診斷「肺花」?

【明報專訊】隨着醫學科技發展,診斷肺部陰影(俗稱「肺花」)成因,除了照X光和驗痰外,有很多更先進的方法和選擇。各種掃描,包括電腦掃描(CT) 、磁力共振(MRI)和正電子掃描(PET)等,可根據病情需要,給醫生提供肺部更詳細的影像資料。另一方面,各種「介入」技術,包括支氣管鏡、支氣管鏡超聲波和胸腔鏡等內窺鏡,可以直接從病人下呼吸道內獲取樣本作病理和微生物學等測試。然而,如果大家以為可以替所有「肺花」病人100%確診,就可能會有所誤解。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