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腸癌】檢測糞便細菌基因M3新技術 可偵測小至5毫米、沒滲血瘜肉 中大醫學院:及早識別大腸癌靈敏度94%與大腸鏡相若

【明報專訊】大腸癌為本港癌症第二大殺手!中大腸道微生物群研究中心副主任黃秀娟稱,大便隱血測試無法偵測早期、未滲血大腸瘜肉,導致假陰性。中大醫學院經過逾10年,研發出全球首創技術,透過檢測糞便4種細菌基因(M3)以偵測大腸癌,靈敏度高達94%。該技術亦擴展至偵測瘜肉復發,可檢測小至芝麻綠豆般約5毫米、沒滲血的瘜肉。團隊指出,新技術有助精準找出患者,讓他們及早接受大腸癌治療,同時減少非必要入侵性治療,減輕醫療系統負擔。 Read more

【女性疾病】 低入侵性宮腔鏡手術 助移除子宮肌瘤、瘜肉

子宮是女性最重要的生殖器官之一,一旦子宮出現問題,必須要作詳細檢查和診治,而宮腔鏡便是婦產科專科醫生的得力助手,它能協助醫生觀察清楚宮腔內的情况;亦可為病人施手術,例如切除宮腔內的瘜肉、子宮肌瘤等,由於宮腔鏡屬較低入侵性的內窺鏡手術,風險相對較低,安全性更高 Read more

小瘜肉7年可變大腸癌 照腸即切 先發制癌

【明報專訊】大便帶血,究竟是大腸癌、瘜肉,還是痔瘡引發?大腸癌位列香港頭號常見癌病,早期病徵不明顯,半數病人確診時已屬晚期,錯失最佳治療時機。一粒小瘜肉變成大腸癌,一般歷時7至15年。因此,即使大便沒有帶血,年屆50歲應該做第一次大腸癌篩查,查找可致癌變的瘜肉。 Read more

伊人醫事:我每天看的瘜肉

【明報專訊】五叔接受大腸鏡檢查,發現有好幾顆瘜肉,非常擔心:「聽說瘜肉可以變癌,我現在有4粒,豈不是有4倍風險?」 大腸瘜肉非常普遍。50歲後,三成人會有至少1顆。腸胃科醫生為病人做腸鏡檢查,有時難以靠肉眼分辨瘜肉的類型,於是切除後交由我們病理科診斷。 瘜肉是病理科醫生的「麵包牛油」,我在顯微鏡下看過的瘜肉,該有10幾萬顆吧?天天看,長年累月地重複做同一件事,就成了專業。     腺瘤性瘜肉可變癌 其餘多為良性 一般瘜肉,只幾毫米大小,間中有些可達2、3厘米。當中「腺瘤性瘜肉」(adenoma),有可能轉變成腺癌;其餘的大多為良性的「增生性瘜肉」(hyperplastic polyp)。另外,也有較少見的「炎性纖維樣瘜肉」、「PJ瘜肉症」、「幼年型瘜肉」、「炎性肌肉樣腺性瘜肉」、「淋巴瘜肉」、「憩室型瘜肉」等幾十種,各有不同的成因及後果,大多需要顯微鏡才能確診。   而「腺瘤性瘜肉」之中,又分為管腺瘤(TA)、絨毛腺瘤(VA)、管絨毛腺瘤(TVA)、齒狀腺瘤(SA)、無蒂鋸齒狀腺瘤(SSA)等。它們可被界定為低度、中度和高度細胞病變;病變的程度愈嚴重,變癌的風險也愈高。甚至有些腺瘤,已開始長出癌變,這時候我們少不了要仔細量度,提供癌腫的長度、深度、與切除面的距離等參數。   遺傳「瘜肉症候群」 增患癌風險 還有遺傳疾病導致的「瘜肉症候群」,令患者腸內長出數十個到數千個瘜肉,增加癌病風險,例子有:家族性結直腸瘜肉綜合症(FAP)、遺傳性非瘜肉結直腸癌綜合症(HNPCC)、遺傳性胃腸道瘜肉病伴黏膜皮膚色素沉着症(Peutz-Jeghers Polyposis Syndrome)、幼年型瘜肉症候群(Juvenile Polyposis Syndrome)。醫生除了治療瘜肉,還要留意其他器官有否受到影響,更需考慮為病人的家族成員進行基因測試,防患於未然。   對,單是幾毫米的大腸病變,已經要考慮以上所有的可能性;宏觀和微觀的思考,對醫生來說同樣重要。   我看了十多年瘜肉,很多時候一放上顯微鏡就知道是吉凶。但醫學這回事,從來都不是「非黑即白」,其中有無數介乎良性和惡性之間的個案;當遇上灰色地帶的時候,就要向同僚請教及商討,綜合眾人的經驗和判斷。   作出最後診斷時,必須考慮後果,因為它會直接影響到病人的前景預測,以及往後的治療方式:究竟應馬上做手術切除結腸,還是可以保持觀望態度?是需要每年覆診檢查、還是隔5年才重做腸鏡?病理報告上的一字之差,結果可以謬之千里,因此理當小心翼翼、如履薄冰。   有些人做腸鏡時切除了瘜肉,經病理化驗後發現是良性,便埋怨被醫生「騙財」,又大嘆白白擔心了一段日子。其實,瘜肉後果可大可小,對於醫生和病人自己來說,當然是「寧枉莫縱」,可以切除的,就盡量切除吧。   文:許嫣(病理科專科醫生)   伊人醫事系列文章: 【男性健康】伊人醫事:男人做家務會長壽? 【營養要識】伊人醫事:愈吃愈聰明 伊人醫事:孩子肥肥白白真是好? 伊人醫事:罵我的教授 伊人醫事:玻璃片上的喜怒哀樂 其他伊人醫事系列文章 Read more

大腸癌篩查 阻截瘜肉成癌

結直腸癌又稱大腸癌,是本港頭號癌症,死亡率高踞癌症第二位。患者一般以男性為主,發病年齡60歲左右,在近年有年輕化趨勢。為增加市民對大腸癌的認識,養和醫院及明報健康網日前假中央圖書館舉辦「結直腸癌診療新趨勢」講座,分享大腸癌檢查及治療方法,鼓勵市民在50歲起進行檢查,減低患癌風險。   李家驊醫生(右)及廖敬賢醫生提醒市民注意生活健康及飲食,可減少大約40%患上大腸癌的風險。   大腸鏡檢查是金標準 大腸癌新增個案每年大約有5,000宗,死亡人數超過2,000人。養和醫院微創及機械臂手術拓展主任、外科專科醫生李家驊醫生表示,大腸癌成因與吸煙、進食紅肉及肥胖有關,病徵包括腹痛、大便帶血、體重下降、便秘及腹瀉等。演變過程大部分由瘜肉開始,從正常細胞轉變成癌細胞平均需時10至15年,因此可透過篩檢防止瘜肉演化為癌症。無病徵的病人可在50歲起開始接受檢查,有病徵或有家族病史的病人則需要在40歲起檢查。另外,進食高纖食物會有助減低患上大腸癌的機會。 政府現時會為市民提供大便隱血測試,若發現病情呈陽性,會再資助進行大腸鏡檢查。李醫生表示,大便隱血測試費用便宜但準確度低,因此普遍以大腸鏡檢查作為診斷大腸癌及大腸瘜肉的金標準。病人需在檢查前七日停止服用中藥及薄血藥,檢查前兩日停止進食高纖食物,隨後服用藥水排清糞便。檢查期間會利用大腸鏡從肛門到盲腸進行檢查,當發現有瘜肉會一併切除,若瘜肉體積較大及不正常,會抽瘜肉的組織檢驗是否癌細胞。整個檢查需時15至30分鐘,過程無痛及出現併發症機會較低。 若不幸患上大腸癌,早期病人可接受根治切除手術,切除相關腸道及附近淋巴。李醫生指出,在肛門對內30公分內出現惡性瘜肉,屬於直腸癌。由於位處盆腔下,若屬後期的大腸癌,附近的組織例如神經線、淋巴、膀胱、女性的子宮、男性的前列腺都有可能受到影響,醫生會以大腸鏡、超聲波、3D電腦掃描、磁力共振、正電子掃描等方法識別癌症期數,再按照情況作出適合的治療。假若惡性瘜肉位處肛門口對內兩公分,病人需要接受會陰直腸切除術,術後無法保留肛門功能。雖然要以長期造口替代,但不會對生活構成嚴重問題。此外,後期大腸癌患者可在術前接受綜合化療及電療,有助減低病情及提升保留肛門功能的機會。   大腸癌是本港頭號癌症,市民非常關注。   利用藥物作針對治療 隨著醫學技術不斷進步,現今的診斷及治療變得更加精準,可減少治療次數及對正常組織的影響。藥物治療方面有化療、標靶藥及免疫治療等方法可以使用。養和醫院綜合腫瘤科中心副主任、臨床腫瘤科專科醫生廖敬賢醫生解釋,化療主要針對生長迅速的細胞,而不管是否正常細胞;標靶藥會因應腫瘤特性作出抗衡;免疫治療則是回復受癌細胞影響的免疫功能,讓身體自行識別及消滅不正常細胞。   大腸癌分為四期,治療方法及目標各有不同。因應每期癌症的復發風險,廖醫生指出,第一期病人在術後不需進行輔助治療;第二期病人需視乎病理及發病前特徵,建議高風險復發病人進行六個月化療;第三期病人普遍會用兩種化療藥。有研究指出低復發風險病人大概需進行三個月化療,已可減少復發風險及副作用。   至於第四期病人,廖醫生將之細分為三類。第一類是癌細胞只轉移至肝或肺部,可進行根治手術切除,或是轉移數量不多,可用化療及標靶藥將腫瘤縮小,再以手術或放射治療處理。第二類是癌細胞無法清除,因此會以腫瘤控制、生活質素維持及徵狀處理等目標作為治療的優次考慮。第三類是已影響重要組織器官,會以化療藥及標靶藥將腫瘤盡量縮小,以減低機能受損程度,達至穩定病情。   現時有兩類標靶藥治療大腸癌,包括用以抑制血管增生的貝伐株單抗(Bevacizumab),以及對抗表皮生長因子受體的西妥昔單抗(Cetuximab)。廖醫生指出,西妥昔單抗只適合沒有NRAS及KRAS基因突變的病人使用,但只有一半病人沒有此類基因突變。除了一線標靶藥,亦有多種用於穩定病情的口服標靶藥,包括可針對耐藥性較強癌細胞的Regorafenib等等。另外,大腸癌病人當中,大約有5%適合進行免疫治療,其中,有MSI的病人有50%機會可控制病情,有HER 2的病人可用抗HER 2的標靶藥控制病情。還有,近兩年開始採用的液體活檢方法,以抽血方式檢查腫瘤特性再針對用藥,相信在未來五至十年有助制定個人化大腸癌治療。  

Read more

中大研AI辨瘜肉 準度達醫生97%

【明報專訊】大腸癌是本港常見癌症,亦是第二號癌症殺手,篩查及切除大腸瘜肉,可減瘜肉演變成大腸癌風險。現時醫生以內窺鏡檢查大腸,以肉眼找瘜肉,中文大學研發一套人工智能(AI)輔助診斷系統,盼在照大腸鏡時,實時分辨出大腸有沒有瘜肉,以及瘜肉屬腫瘤抑或非腫瘤性,結果在醫生肉眼覓出的301顆瘜肉中,人工智能系統找出當中291顆,即比人眼少了3%。 蒐全球5萬數據供分析 現時醫生可透過內窺鏡檢視腸壁,以作大腸癌篩查,如發現有瘜肉便會切除及化驗,才知該瘜肉是否屬腫瘤;而檢視腸壁時,醫生單憑肉眼或會遺漏不明顯的瘜肉,有時或會出現誤判瘜肉病理。中大外科學系、內鏡中心助理教授潘頌欣表示,其團隊研發一套人工智能診斷系統,在腸鏡檢查時,實時識別瘜肉和將病理類型分類。潘教授說,團隊在世界各地蒐集超過5萬個數據,按其特徵及種類分門別類,建立一個數據庫後,再透過先進學習技術「深度學習」及「遷移學習」,建立一套人工智能系統分析每一幀圖像,評估每顆瘜肉。 團隊去年在威爾斯親王醫院收集約300組、有清晰病理標註的結直腸內窺鏡視頻,當中醫生憑肉眼檢測出301顆瘜肉,人工智能系統則檢測到291顆瘜肉,分辨準確率達醫生的97%。團隊另找來兩名患者臨牀測試,證明可達實時分析速度。 可同時分析瘜肉是否腫瘤性 潘又稱,現有計算輔助系統只能單一地判斷有沒有瘜肉,或屬腫瘤性或非腫瘤性,要切除瘜肉組織後做病理化驗,等約兩星期才有結果。上述新系統可同時做以上分析,醫生可實時看到瘜肉,包括一些不顯眼及少發現的瘜肉類別,同時可診斷瘜肉是否屬腫瘤性,有助醫生果斷地即時決定是否切除瘜肉,降低遺漏或誤判病理的風險,提升效率。 設初創公司 盼一兩年推出市場 潘表示團隊已成立初創公司,計劃將技術轉化為商業使用,期望一兩年後正式推出市場。系統正等待國際認證,現處於試驗階段,集中提升其準確度等技術,盼日後能助醫生提升醫療效率及減低成本。

Read more

【腸癌講座特稿】大腸鏡檢查瘜肉減癌變機會

結直腸癌位列本港十大常見癌症之首,每年有超過4,700個腸癌發病個案,死亡人數約1,900人,死亡率高踞第二位。患者數目於近年增長迅速,並有年輕化趨勢,如能及早發現,有助提升治癒機會。因此,明報健康網及養和醫院合辦「結直腸癌診療新趨勢」講座,講解患病成因及最新治療方法,大會更為入場人士提供多個免費大便隱血測試名額。 腸癌成因與吸煙、進食紅肉及肥胖有關,病徵包括﹕腹痛、大便帶血及體重下降等。現時發現的癌變大部分由瘜肉演變而成,如瘜肉有兩公分或以上,癌變機會高達50%。養和醫院微創及機械臂手術拓展主任、外科專科醫生李家驊醫生表示,一般市民應於50歲開始接受檢查,如有家族成員曾患大腸癌,更要於40歲開始接受檢查。 【2018年結直腸癌講座】「腸」保健康 檢查需時短 併發症風險低 除了大便隱血測試,大腸鏡檢查是診斷大腸癌及大腸瘜肉的金標準。若檢查時發現瘜肉,醫生可將瘜肉切除,如瘜肉體積異常大,便會抽組織檢驗。病人接受大腸鏡檢查前兩日,要開始低纖飲食,減少腸道內的糞便囤積;亦要按醫生指示停服中藥或薄血藥。檢查前,病人需服用藥水以排清糞便,而麻醉科人員會為病人注射鎮定劑,令病人在睡眠狀態下接受檢查,需時大約15至30分鐘,病人甚少會感到不適,併發症風險低。 早期的惡性瘜肉,宜施手術切除,包括將相關的部分腸道及附近的淋巴腺切除。若有需要或會以電療或化療,將腫瘤縮小後才進行手術。李家驊醫生指出,切除腸道的長度按需要決定,但即使切除一半腸道,也不會影響正常生活。如果腫瘤在肛門附近,醫生會為病人進行肛門指診、直腸內鏡超聲波等檢查,並進行全系膜切除術;腫瘤出現在肛門對上10至15公分位置,術後一般能接駁肛門,低於10公分以下,才可能需要做臨時造口,待四至六個星期傷口癒合後,便可封閉造口,回復正常排便。若腫瘤位置太低,則不能再重駁肛門,要將會陰部位切除,在腹部位置開一個造口排泄。不過,以現今技術,亦不會為病人的日常生活帶來太大影響。 腸癌分四期 治療方法不一 腸癌分為四期,不同分期的治療方法及預後亦有不同。養和醫院綜合腫瘤科中心副主任、臨腫瘤科專科醫生廖敬賢醫生表示,屬第一期的病人只需接受手術治療,第二期的要篩選出復發風險高的患者接受化療,第三期的必須接受化療。第四期的可分為幾類,例如只是部分轉移至肝或肺部,可切除腫瘤,術後再接受化療,根治機會可達30%。若腫瘤已轉移到肝臟並難以切除,如不接受適當的治療,會危及生命;醫生會考慮用藥縮小腫瘤,改善肝功能。此外,如腫瘤已轉移但病人身體機能正常,可視乎年紀及腫瘤狀況而考慮用藥來穩定病情。 第三期腸癌最常用的化療組合是XELOX,混合使用草酸鉑及卡培他濱,能有效減低復發機會。廖敬賢醫生指出,病人亦可選擇每兩星期接受48小時的靜脈注射藥物。標靶治療方面,有控制血管增生和抗表皮生長因子受體單株抗體兩類藥物,但病人若有NRAS及KRAS基因突變,就不適合接受抗表皮生長因子受體單株抗體的藥物。 第四期的病人如已經接受了幾線化療及標靶藥治療後腫瘤再度活躍,而身體狀況可以的話,可選擇口服標靶藥,有機會能長時間控制病情;日本的口服化療藥則可減少手掌及腳掌脫皮的情況。此外,免疫治療可令受癌細胞影響的T細胞再度活躍,攻擊癌細胞。病人需要接受MSI篩查以判斷是否能接受免疫治療,合適者約有50%機會可有效控制病情。另外,有新研究顯示,約5%的腫瘤帶有HER 2基因突變;如這類病人接受標靶治療,則有30%機會能控制腫瘤。 專題系列文章

Read more

對付聲帶小結瘜肉 中醫灸聲 沙啞拜拜

【明報專訊】鄭秀文紅館開騷,失聲影響演出,針灸救聲。之後一場演唱會,情况好轉! 中醫針灸,究竟有何幫助?不時有歌手突然在演唱會前失聲,急急打支「開聲針」,到底又是什麼?急救失聲,還有坊間流傳的鹹竹蜂冲水或蜜糖水,又有沒有用? 鄭秀文剛舉行過八場演唱會,但因喉嚨發炎和咳嗽影響聲帶,第一場演唱會唱到一半,失聲兼走音。之後她在社交網站貼圖,接受針灸治療開聲,在頭頂、眉心及喉嚨插針。 咳最傷聲 針灸六成療效 對付聲沙、失聲,香港大學聲線研究所一直研究以針灸治療聲帶病變。當中一項研究結果顯示,對於經常要說話的職業如教師、接待員等,出現聲線疾病後,若接受針灸治療,聲線功能、沙啞程度和說話出現困難的情况,明顯有改善。 失聲,西醫將病因分為急性感染或慢性勞損。註冊中醫石敏棋指出,中醫將失聲列入「喉喑」診斷範圍,亦分為「急喉喑」和「慢喉喑」兩大類﹕ .急喉喑 發病急,病程短,通常伴隨感冒 .慢喉喑 與用聲不當、勞損、體虛有關;亦可能因為「急喉喑」未有妥善治理,演變成「慢喉喑」 「半夜三點咳到六點,幾乎棚牙都咳埋出嚟!」鄭秀文在社交網站上說自己整晚咳不停。石敏棋指出,「咳,最傷聲,因為每咳一下,聲帶都用力拍合,出現勞損,引起紅腫、發炎,甚至導致小結、瘜肉、聲帶肥厚等疾病」。針灸對聲帶小結、聲帶瘜肉、聲帶肥厚等,有六至八成療效;亦可紓緩炎症、水腫,改善局部血液循環,促進傷口癒合和新陳代謝。 須配合中藥 多飲水少用聲 然而,治療失聲不能單靠針灸。石敏棋表示,針灸可治標,針灸後患者即時感到喉部放鬆了,但還需要配合中藥和醫囑。醫囑包括﹕少用聲、多飲水、不捱夜、吸蒸氣,還可按摩頸部,使用放濕機,「聲帶每秒拍打200下,最怕缺水。飲水毋須多,但要密密飲,保持聲帶滋潤」。 蜂蜜反效果 鹹竹蜂苦寒 至於坊間流傳,蜜糖水有助開聲。石敏棋指,飲用蜜糖水,感覺好像可以紓緩不適,但蜂蜜會使咽喉分泌增加及黏着,反而導致「封喉」,即聲音不夠清晰或發聲困難,病人自然地發出「咔咔聲」清喉嚨,此舉令聲帶互相撞擊,護聲不成反而加重病情。 另外,亦有人以鹹竹蜂焗水自製開聲茶,治療失聲,石敏棋亦不建議。「鹹竹蜂十分苦寒,且帶有毒性,脾胃差的人服用後,可能會胃痛、嘔、暈、瀉。」她指出,治療失聲的藥物有很多選擇,如﹕清熱利咽的桑葉、枇杷葉、桔梗、板藍根、薄荷;生津的北沙參、天冬、麥冬、百合、葛根,毋須以鹹竹蜂入藥。 秋風起,天氣轉涼,容易感冒,石敏棋建議用北沙參、麥冬、枇杷葉、甘草、百合、龍脷葉加入瘦肉煲湯,有潤燥功效。 ■西醫角度 類固醇「開聲針」 效用快而短暫 「『開聲針』其實是類固醇針劑,作用是消炎、消腫,的確有助急救失聲。」耳鼻喉科專科醫生陳鍵明說。以注射方式,因藥物入血的速度較口服方式快,較快見效。 突然失聲,通常因感冒令聲帶發炎及水腫,西醫角度,注射類固醇,可在短時間內為聲帶消炎及消腫,快則可在一至兩小時內見效。「曾有一名當律師的病人,在開庭前感冒失聲,急需開聲,結果需要打開聲針,以便能繼續上庭。」陳鍵明說。 除了打針之外,亦有其他輔助方法,因咽喉乾涸、痰液積聚,都會影響發聲,可吸聞熱水蒸氣、服食化痰藥,或配合口服的類固醇或非類固醇消炎藥物等,生活上亦要避免食辛辣、煎炸及甜食。 「別以為打完開聲針就了事,只是治標不治本,而勉強開聲後持續用聲,又可能令聲帶再受傷。」當失聲的病人處理完緊急事務後,還要覆診及減少說話以護聲。若感冒致失聲,通常再跟進治療一星期左右便會康復。 聲帶結節生繭未必有效 不過,陳鍵明補充﹕「『開聲針』未必一定見效,曾有歌手失聲後無奈要取消演唱會,估計是打針後無效。」即使「開聲針」見效,亦不代表回復正常的聲線,「藥效會因人而異,病情較嚴重的,可能只會好轉五成」。開聲針效用亦較短暫,如歌手連開幾日演唱會,可能翌日或隔日又要再次注射才能再唱歌。 可是,若失聲由其他因素引起,打「開聲針」未必能「江湖救急」。陳鍵明指,當遇到失聲的病人,通常會詳問病歷,了解生活習慣、評估因什麼原因引致聲沙、有否感冒徵狀等,初步分辨屬慢性抑或急性的失聲。繼而以咽喉內窺鏡檢查,診斷病人有否聲帶水腫及發炎,若失聲成因由感冒令聲帶腫脹發炎而起,「開聲針」的效果會較好;但若檢查發現病因是聲帶結節、微絲血管破裂,或生繭、生瘜肉等問題引致,打針亦未必有助開聲,需要其他針對治療。 風險﹕影響血糖、激發肝炎 陳鍵明指,如非必要,醫生不建議注射「開聲針」,因效用短暫,且注射類固醇有影響身體機能的風險,例如影響血糖指數,故糖尿病人士不適宜注射;肝炎帶菌者注射後亦有可能激發肝炎發作。 文:鄭寶華、吳穎湘 圖:蘇智鑫、資料圖片 編輯:梁小玲

Read more

【大腸癌】中晚期大腸癌治療知多啲 術後縮短化療?免疫療法副作用少? 癌變可長逾10年 50歲起驗腸

【明報專訊】根據香港癌症資料庫2019年數據,大腸癌新症個案達5556宗,死亡個案達2174宗;兩項數字於眾多癌症中俱位列第二,僅次於肺癌。 中晚期大腸癌治療,近年不斷推陳出新:中期大腸癌病人手術後可縮短輔助化療,從而減輕副作用;晚期病人可透過全面基因測試配對合適標靶藥,以及用免疫治療作為第一線治療。 術後縮短化療 手腳麻痹機率下降 根據2019年香港癌症資料庫數據,約60%大腸癌患者於第一、二或三期確診,即表示癌症未有擴散至遠程器官,絕大部分患者均適合以外科手術切除腫瘤,達根治效果。而部分第二、三期患者,由於復發風險較高,醫生一般建議手術後接受輔助化療,以減低復發機率。以往病人需接受長達6個月的化療療程,一般會感到較辛苦,心理壓力也較大,而即使療程完畢,部分病人仍會持續手腳麻痹,影響日常生活。及至近年,研究顯示部分較低風險的第三期病人,只需接受3個月化療療程而療效相若,時間大幅縮減了一半,副作用也更少,手腳麻痹機率由以往40%下降至約15%,這無疑是病人一大喜訊。 順帶一提,病人經常詢問,標靶藥可否代替化療作為輔助治療;我的答案是否定,因至今的大型研究俱顯示標靶藥用於術後治療並無益處。 激活抗癌機能 副作用較少 如發現腫瘤時已達第四期,會以藥物為主要治療手段,主要是以混合式化療配合標靶藥物。主要標靶藥分為兩類,抗表皮生長因子受體的單株抗體(anti-EGFR antibody)及抗血管內皮生長因子的單株抗體(anti-VEGF antibody),此治療策略沿用了近10年。至近年有研究顯示,約5%的第四期腸癌病人屬於高「微衛星不穩定」(microsatellite instability,MSI),免疫治療比傳統化療加標靶藥於此類病人更為有效。 MSI是其中一個可用於免疫治療的生物標記(biomarker)。人體新陳代謝過程中會複製DNA,但有時會出錯,譬如細胞在紫外線照射下,引致基因損傷。正常情况下,身體會修復這些錯誤,但當修復系統未能糾正錯誤時,會導致基因微衛星序列改變,出現高微衛星不穩定(MSI-H),增加患癌風險。 免疫治療原理跟化療截然不同,是透過激活病人自身免疫系統的抗癌機能,消滅癌細胞;最常用的免疫治療為免疫檢查點抑制劑(immune checkpoint inhibitors)。使用免疫治療最大好處,是副作用較少;而且一旦腫瘤對藥物有反應,就會產生「長尾效應」,即使治療結束,停止用藥,患者自身免疫系統仍會持續發揮抗癌作用,延長病人存活期的效果顯著。 全面驗基因 配對標靶藥 傳統上,絕大部分晚期腸癌患者也會檢查RAS基因,以確定是否適合採用抗表皮生長因子受體(anti-EGFR)的標靶藥,但近年研究進一步顯示,不少基因變異如NTRK、HER2、BRAF等,也有相對應標靶藥可供採用;因此,病人可考慮接受較全面基因測試,以配對合適標靶藥。 除此以外,以往病人在第一、二線化療藥失效後,藥物選擇不多,但近年相繼推出了新的化療藥物;整體而言,傳統化療失效的病人,近年有更多治療選擇,有效延緩病情發展。 大腸癌新症個案,由2009年4335宗增至2019年5556宗,10年來整體呈上升趨勢,情况令人憂慮。 大腸屬於消化器官,主要功能是將未能吸收的食物渣滓轉變成糞便排出體外。大腸連接肛門最後一段是直腸,而直腸亦有短暫儲存糞便的功能。超過95%大腸癌屬於腺體癌(adenocarcinoma),由大腸黏膜腺細胞形成。由正常細胞變異成癌細胞的時間往往長達5至10年或以上,其間正常細胞會經過多次基因突變,其外觀亦會由正常黏膜變化成瘜肉,再由瘜肉轉變為腸癌。因此,大腸癌可以預防。 驗大便 照腸鏡 現時政府推行「大腸癌篩查計劃」,為50至75歲市民提供篩查。參加者會首先接受大便隱血測試,檢驗有無肉眼看不見的微量血液。若有,會安排接受大腸鏡檢查及切除有可能出現的大腸瘜肉,避免演變成癌症。建議合資格人士參加計劃;如家族有大腸癌病史,應向專科醫生查詢是否需要早於50歲開始接受篩查,防患於未然。   文:蔣子樑(香港大學臨牀腫瘤科臨牀助理教授) 編輯:梁小玲 facebook @明報副刊 明報健康網:health.mingpao.com 電郵:feature@mingpao.com Read more

【大腸癌】腸道梗阻不宜照大腸?可用糞便檢測識別大腸癌風險

【明報專訊】我經常接到各式各樣的轉介,最常見的是在外面花了巨大的醫療開支才發現是個無底深潭,另一類是外面醫生不願意接的病人。前幾天我見了一名約50歲的王先生,他希望預防大腸癌,但好幾名醫生也不願意為他檢查。他少年時不幸患上盲腸炎並引發腹膜炎,由於發炎嚴重,康復後出現腸黏連(intestinal-adhesions)及黏連帶(adhesive-bands)。這後遺症令他經常出現腸道梗阻(intestinal obstruction),每逢吃大量難消化的食物或喝過多水分,便出現便秘、肚脹及嘔吐。大約5年前一次非常嚴重的腸道梗阻,需要接受緊急切腸手術,事後他飲食需要更加小心,以防問題復發。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