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產研究改寫抗癌史 晚期肺癌 療法多元個人化

【明報專訊】正在德國慕尼黑舉行的歐洲腫瘤學學會(ESMO 2018),香港中文大學腫瘤學系系主任莫樹錦獲頒發終身成就獎,表彰他是全球第一人把生物標記應用於肺癌研究。 (明報製圖)   自從第一個肺癌生物標記「表皮生長因子受體」(EGFR)應用於病人身上,在過去短短10年間,新的生物標記和針對的標靶藥物陸續出現,加上近年熱門的免疫治療,晚期肺癌治療是否已毋須化療?標靶治療和免疫治療,又應如何選擇?   未有標靶治療之前,肺癌主要以細胞學分類(見表一),化療是對付晚期癌症唯一方法,即利用藥物破壞迅速生長的癌細胞,但同時傷及正常細胞。化療病人平均存活期只有數月。 莫樹錦領導的IPASS(IRESSA Pan-Asia Study)研究,是肺癌個人化治療的重要里程碑。 (明報製圖)   有病人用藥逾10年 肺癌可治療 IPASS是以亞洲、非吸煙、肺腺癌患者為研究對象,是全球第一個研究證實,帶有EGFR突變的肺癌病人,使用標靶藥吉非替尼(Gefitinib),效果比化療組合卡鉑/紫杉醇優勝。吉非替尼因此成為一線治療,改寫了肺癌治療的歷史。   繼EGFR之後,其他驅動癌基因及相關標靶藥物陸續出現,肺癌不再是單一疾病、單一治療(見表二)。現在確診晚期肺癌病人,首先要接受基因測試,才決定治療方案。公立醫院會為病人檢測最常見兩種驅動癌基因:EGFR及ALK。 (明報製圖)   以亞洲人常見的EGFR突變為例,標靶藥物已推出至第三代,有第一代的吉非替尼(Gefitinib)和厄洛替尼(Erlotinib)、第二代的阿法替尼(Afatinib),以及第三代的奧希替尼(Osimertinib)。莫樹錦解釋,第二代的藥效較第一代強,但相對毒性亦高,所以會建議用於較年輕病人,老弱病人則用第一代。當服用第一代藥物一段時間後出現T790M基因變異,就可轉用第三代藥物。「已有晚期肺癌病人用藥超過10年,肺癌已成為可治療的疾病。」   另一常見驅動癌基因ALK,亦有3種標靶藥,克唑替尼(Crizotinib)是一線標準療法,當病人出現抗藥性,醫生會考慮使用新藥艾樂替尼(Alectinib)。而莫樹錦領導的國際研究比較兩藥用於一線治療的功效,顯示使用艾樂替尼的無惡化存活期為34.8個月,較克唑替尼的11個月長。   獲終身成就獎——在上周五德國慕尼黑舉行的歐洲腫瘤學學會年會,莫樹錦獲頒終身成就獎後發表演說。(鄭寶華攝)   沒有驅動癌基因 可用免疫治療或化療 若病人找到上述兩種驅動癌基因,治療選擇較多;但至於其他不常見的基因,檢測與否仍然存有爭議。莫樹錦解釋,因為不常見,為所有肺癌病人做檢測似乎不合乎成本效益,他建議確診肺腺癌病人,若找不到EGFR及ALK,才考慮檢測其他5種不常見的驅動癌基因:包括ROS1、BRAF、HER2、RET、MET。   「如果找到EGFR及ALK,第一線治療是標靶藥;若是找到其他不常見的基因,就有不同考慮(見主圖)。」莫解釋,目前只有針對BRAF和ROS1的標靶藥獲FDA審批,其他的仍在研究實驗階段。   如果找不到任何驅動癌基因,或沒有適合標靶藥物,病人過去唯有選擇化療,但近年免疫治療出現,病人又有新選擇。免疫治療是針對PD-1/PD-L1系統,病人要先檢測體內PD-1/PD-L1水平,水平愈高,免疫治療效果愈好。   基因檢查——確診肺癌,首先要做基因檢查,才決定治療方案。(natali_mis@iStockphoto) 「七成肺癌病人的PD-L1水平高於1%,目前研究建議,PD-L1若高於50%,可以先用單一免疫治療;在1%至49%,應同時接受化療和免疫治療;而PD-L1是0%的病人,則選擇化療。」提到免疫治療,就會令人聯想到高昂費用。莫說,藥費的確是一個難題,在公立醫院接受一個療程約5萬元。他期望,就如當年標靶藥物出現一樣,最初不少人都驚訝吉非替尼藥費高昂,但隨着愈來愈多相關藥物出現,藥價會慢慢下降。   「肺癌現在是可治療的疾病,期望不久將來,肺癌是可治癒的疾病。」莫樹錦說。   文:鄭寶華 統籌:鄭寶華 編輯:梁小玲 電郵:feature@mingpao.com Read more

醫言有理:檢查點抑制劑 抗癌新一頁

美國的Dr James P. Allison及日本的Dr Tasuku Honjo同獲頒2018年的諾貝爾生理學或醫學獎,兩位傑出「免疫學家」(Immunologists)的研究成果,為新一代「抗癌免疫治療」(Anti-cancer immunotherapy)奠下基石。   諾獎雙傑——2018年諾貝爾生理學或醫學獎得主Dr Tasuku Honjo(左)及Dr James P. Allison(右),他們研究的檢查點蛋白,為抗癌免疫治療奠下基石。(資料圖片)   「淋巴細胞」(Lymphocytes)乃人體免疫系統的主力骨幹,有B細胞、T細胞及NK細胞,可對付各種入侵異物,包括細菌病毒,人體內有機制避免「淋巴細胞」攻擊屬於自己的正常細胞。 兩位諾貝爾生理學或醫學獎得主分別發現「淋巴細胞」表面有兩種「檢查點蛋白」(Checkpoint protein):PD-1及CTLA-4,可保護自身正常細胞,防止「自體免疫系統疾病」(Autoimmune diseases)出現。 癌症患者體內的「癌細胞」同樣受到「檢查點蛋白」的保護,免受自身「淋巴細胞」的攻擊。「檢查點抑制劑」(Checkpoint inhibitors)遏制「檢查點蛋白」,令自體淋巴細胞恢復能力,可攻擊及消滅體內癌細胞。   遏制癌細胞「保護罩」 臨牀研究顯示多種「檢查點抑制劑」有顯著抗癌作用,包括抑制「淋巴細胞」表面PD-1蛋白的「抗體」Nivolumab及Pembrolizumab;還有抑制「癌細胞」表面PD-1「配體」(Ligands)的PD-L1抗體Atezolizumab、Avelumab及Durvalumab,可用於治療「黑素瘤」(Melanoma)、「肺癌」(Lung cancer)及「淋巴癌」(Lymphoma),尤其「非小細胞肺癌」(Non small cell lung cancer)及「何傑金氏淋巴癌」(Hodgkin lymphoma)。此外,有抑制另一種「檢查點蛋白」CTLA-4的抗體Ipilimumab,同樣有抗癌作用。   治療肺癌、淋巴癌 還有其他「檢查點蛋白」可作抗癌目標,包括BTLA、VTISA、Tim-3及LAG-3;抑制這些「檢查點蛋白」的抗體,皆已進入臨牀試驗階段。期望新一代的「檢查點抑制劑」,可為抗癌治療打開新的一頁。   文:梁憲孫(血液及血液腫瘤科專科醫生) Read more

理大手性科學實驗室 參與研發港產抗癌藥 辨癌細胞「手性」 研對應藥物

「什麼是手性科學?」香港理工大學手性科學國家重點實驗室伙伴實驗室(下稱「實驗室」)主任黃國賢說,「這問題經常有人問……創新科技署署長也問過。」他請記者把左手掌覆在右手背,「你看雙手的結構相似,卻不能重疊,這便是『手性』」。在生物世界,「手性結構」無處不在,連癌細胞也帶「手性」,「所以要對付癌細胞,便要辨清是『左手性』或『右手性』,再研製出相應屬性的抗癌藥,才能一擊即中」,黃國賢總結出實驗室成立近8年來的研究重點。   理大手性科學國家重點實驗室伙伴實驗室設有「自動化藥物篩選系統」(圖),可用於細菌細胞培養、藥物篩選及測試等,實驗室主任黃國賢(圖)說,整套儀器價值約800萬元。(黃志東攝)   藥物屬性分「左右」 弄錯或有害 黃國賢舉了一個簡單生活例子,解釋「手性」為何對藥研重要,「服藥就如為身體戴上手套,藥物是『手』,癌細胞上的變異蛋白質(即靶點)是『手套』;如果靶點是『右手套』便應放入『右手』藥物,放錯『左手』便套不進『手套』,藥物也不能發揮功效」。另外,部分藥物是化學合成物,在合成時會同時出現「右手性」和「左手性」物質,但通常只有其中一種有藥效,另一種或無用甚至對人體有害,所以製藥時要弄清「手性」。   抗癌藥是實驗室研究重點之一,研究團隊在實驗室成立前,在藥研上已取得不少「零的突破」,包括參與有望是首隻「港產」抗癌藥金氨素(BCT-100)的研發。黃國賢說,BCT-100適用於肝癌和前列腺癌、黑色素瘤等治療,能「餓死」癌細胞賴以維生的氨基酸「精氨酸」。實驗室團隊以此基礎,另研發出「第二代BCT-100」、名為BCA的新藥,可治療大腸癌及肺癌等,目前已正做臨牀前實驗。     研新抗癌藥 不破壞正常細胞 BCA研發者、應用生物及化學科技學系教授梁潤松說,近年「免疫療法」(即激發免疫系統的細胞對抗癌細胞)成為治癌新救星,但每類癌症患者中僅10%人適用,其餘仍要依靠化療,但副作用大,「目前化療藥以小分子為主,會破壞體內正常細胞,但BCA一類藥物則是大分子,並無此問題」,他希望「餓死癌細胞」藥物可成新出路。   另外,治癌最大「瓶頸位」是出現抗藥性,實驗室在3年前亦研發出新型抑制劑,能逆轉癌細胞抗藥性。黃國賢解釋,「很多癌病病患化療初期藥效明顯,但功效隨時日減低,原因是癌細胞會長出蛋白質『泵』(Pump),把藥物『泵』走」,而研究團隊發現「芹菜素黃酮類二聚體」能把「泵」塞住,讓化療藥可起效,現已授權予藥品公司做臨牀實驗。「不要忘記,蛋白質、胺基酸等都帶有『手性結構』,研發的藥物要對準其『手性』才能有效」,黃國賢最後不忘「點題」。   嘆港科學家缺資金 有生物科技界形容,做藥研如「燒錢」,投資大、回報期長,要先在基礎研究找出理論突破,再到應用研究,如臨牀實驗,一隻藥至少10年才跑出,資金是最大難題。黃國賢慨嘆,港科學家有實力研發更多「港產」藥,惟基礎研究「缺水」成掣肘,「現時研究資助局資助有限,每個項目得四五十萬要捱3年,你說每年10幾萬可做到咩?」 Read more

【肝炎與肝癌】新電療隔山打牛 激活免疫系統抗癌

【明報專訊】癌症研究新方向:立體定位放射治療與免疫治療結合應用(combined SBRT and immunotherapy) 癌症電療(或稱放射治療),傳統上認為屬於局部治療,針對指定位置的癌細胞,透過輻射破壞癌細胞的DNA。 然而,近年研究發現,電療不是局部治療。新的立體定位放射電療 (SBRT)以高劑量輻射打擊腫瘤,會同時刺激免疫系統釋放大量的免疫細胞,與免疫治療產生協同效應。 放射治療與免疫治療結合應用,將會是癌症研究一個重要方向。   (圖:yodiyim@iStockphoto) 協同效應——新的立體定位放射電療,不單能精準打擊原發腫瘤,同時又能刺激免疫系統加強狙擊已擴散的腫瘤,增強抗癌力量。   六旬翁患肝癌 不宜動手術 陳先生,60多歲,不煙不酒,剛退休,不幸罹患肝癌,確診時腫瘤達15公分,病情已屆末期,並已入侵膽管及附近肝門靜脈,因膽管閉塞,放入支架後情况短暫改善,但隨後病情急轉直下,肝功能反覆轉差。外科醫生認為不宜做手術及肝動脈栓塞化療(TACE),擔心風險太高,但用了傳統標靶藥,效果不太理想,轉介來看我。 病人身形略瘦削,臉色泛黃,但精神尚可,肝臟脹大引致右上腹隱隱作痛,胃口轉差,我建議以紓緩電療減輕不適。他的一對兒女問道:「我們也明白病情危重,傳統治療已無效,但仍望能盡力一試,在絕望中尋找曙光;我在網上讀了不少關於免疫治療於肝癌及其他癌症的最新資料,未知我爸爸能否在接受電療後採用免疫治療,雙管齊下?」   免疫治療拆穿癌魔詭計 重整免疫力 癌症免疫治療是當今腫瘤學上最炙手可熱的發展方向,原理是透過藥物重新激活自身的免疫機能控制癌症。我們的免疫系統負責抵禦各類細菌和病毒入侵,保護身體免受有害物質傷害。免疫系統中不同類別的免疫細胞,能夠識別外來入侵物,然後攻擊。醫學界早已發現免疫系統也具備消滅癌細胞的能力,奈何癌細胞異常聰明,能巧妙逃過免疫系統攻擊,於體內不斷增生發展,破壞患者的身體機能。直至近年,醫學界成功識破癌細胞的詭計,研發出新型藥物,釋放免疫細胞原有消滅癌細胞的能力。 在眾多癌症免疫治療當中,最多人談及的是免疫檢查站抑制劑(Checkpoint inhibitor)。PD-1(programmed cell death protein 1)是免疫細胞表面的蛋白質,負責調節免疫系統功能,令整個免疫系統恰如其分運作。然而當癌細胞表面的PD-L1配體,與免疫細胞的PD-1結合,便會抑制了免疫細胞的殺滅能力;情况恍如癌細胞喬裝成正常細胞,避過免疫細胞的監察。而免疫檢查站(PD-1)抑制劑的作用便是黏在免疫細胞PD-1之上,像保護罩般阻止癌細胞的PD-L1配體與PD-1接觸,令免疫細胞不再受癌細胞所欺騙,釋放其原有抗癌能力。   肺、腎、膀胱等癌症適用 臨牀研究已證實免疫檢查站抑制劑可用於治療黑色素瘤、肺癌、腎癌、膀胱癌、頭頸癌等癌症,但此療法並非適用於所有癌症患者,而且並非沒有副作用,常見的副作用包括:疲倦、腹瀉、皮疹/痕癢、食慾不振及肌肉疼痛;而罕見的嚴重副作用包括由免疫系統失調引起的肺炎、腸炎、肝炎及內分泌失調等。   精準打癌「順便」刺激免疫大軍 傳統放射治療(電療)殺死骨髓及血液中的免疫細胞,對自身免疫系統有抑制作用。但近年研究發現,新的立體定位放射電療(SBRT) (註),有刺激免疫系統的效果,主因有二,首先是SBRT透過影像導航(image-guidance)技術能精準打擊腫瘤,減少對骨髓及血液等免疫系統的破壞;其次是由於SBRT用高劑量的輻射打擊腫瘤,過程中會製造大量的腫瘤殘渣,從而刺激免疫系統釋放大量免疫細胞,並加強患者免疫細胞對癌細胞的辨認能力。 相信聰明的讀者必定會問,既然免疫療法及電療均能刺激患者的免疫系統,兩者能否雙劍合璧,攜手對抗癌魔呢?   電療「遠隔效應」 追蹤遠處腫瘤 大量基礎研究證實,電療能與免疫治療產生協同效應。傳統上認為電療是局部治療,透過輻射破壞癌細胞的DNA以滅癌,但效果只能針對輻射線的照射處;然而,電療另一種殺癌的方式卻較少人提及,叫作遠隔效應(Abscopal effect),若套用成語,就是隔山打牛。簡而言之,有遠處擴散的患者,接受了原發腫瘤的局部放射治療後,不單治療處腫瘤消融,那些沒有直接治療的遠端腫瘤也會跟着縮小或消失。背後原理是電療能刺激免疫系統,釋放免疫細胞去追蹤撲殺遠處的癌腫。遠隔效應本非放射治療的主流,但近年隨免疫治療大行其道,重新成為腫瘤界感興趣的話題,它的成效在黑色素瘤中效果最顯著,而腎細胞癌、肺癌也相繼有報告面世。對於免疫治療效果愈顯著的腫瘤,其在接受放射治療時出現遠隔效應的機會就愈高。   (作者提供) 結合治療——接受電療及免疫療法後,病人的肝臟腫瘤(紅圈)大幅縮小,但由於這種結合療法仍屬研究階段,仍需進一步探討。   研究顯示 存活期延長逾倍 去年新英格蘭醫學雜誌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發表的大型研究Pacific Trial,研究對象為第3期非小細胞肺癌患者。研究將病人分成兩組,分別為傳統治療法,即電療和化療;另一組是電療和化療外,再配合免疫療法。研究顯示,傳統組別完成療程後,患者的無惡化存活期僅約5.6個月;而免疫療法組別則大幅提升至16.8個月。 刺針Lancet Oncology同年亦有研究刊登,指出晚期肺癌病人接受免疫治療之餘,同時接受電療的話,比起沒有接受電療的對照組,其無惡化存活期及平均壽命亦顯著延長。這些研究結果都間接引證了電療及免疫療法的協同效應。   劑量、靶區大小有待研究 陳先生很幸運,在接受過電療及免疫療法後,肝臟腫瘤大幅度縮小(下圖),當他與我分享他們一家最近共度春節的點滴時,筆者也心存感恩。但在此強調,此屬個別案例,現階段SBRT與免疫療法的結合應用仍屬研究階段,其功效及安全度仍有待更多臨牀實驗去證實。很多疑問如:結合治療時電療及免疫療法的合適劑量、電療靶區的大小,或兩者在治療時間上的配合等,仍需進一步探討。但毫無疑問,放射治療與免疫治療結合應用將會是癌症研究一個重要方向。期望更多的研究結果能讓此療法普及應用,讓更多病人受惠。   文:蔣子樑醫生(香港大學臨牀腫瘤科臨牀助理教授) 肝炎與肝癌系列文章 Read more

切乳抗癌 更抗人言可畏 鑽的創辦人卸下工作學自愛

【明報專訊】「去年我右邊乳房被確診有良性腫瘤,化驗後醫生話下一個stage(階段)好可能係cancer(癌)。」命運這齣連續劇,彷彿早埋伏線,「到今年8月,我冲涼時發現自己乳頭凹陷和腫脹」,乳房檢查報告揭盅,「我被確診第三期乳癌」。 梁淑儀(Doris)2009年離開有線新聞,2010年創辦社企「鑽的」,鎂光燈下,其身影長髮飄飄,以「成功女性」姿態穿梭衣香鬢影的場合。事業一帆風順之時,命運給她開了個玩笑,要她卸下工作,接受化療,下月初更要切除乳房。 Doris體內癌細胞的「病灶位」在乳頭正中間,全乳切除要包括乳頭,縱有「少少不捨」,但健康要緊,「無辦法啦,(乳房)都無得留低」。她雲淡風輕般吐出這番話,但她深知並非人人有這自信面對「閒言閒語」,慨嘆「人言可畏」,希望「啲人提升下思想層次,不要(將乳房)停留喺黃色笑話嘅層面」。 文:許芳文 友人笑言不如變E cup 乳房是女性性徵,不少人看重。Doris在facebook分享術前化療令腫瘤完全消失,並展示乳房橫切面掃描圖片,結果一名女性朋友向Doris發信息:「建議你做E cup。」她本想為同路人帶來希望,但重建乳房卻被視為「升cup」機會。 「就係因為一般人比較流於表面,唔認識乳癌下攞嚟當笑話,唔係咁認真去對待。」她意識到這並非個別人看法,而是與社會氛圍息息相關,「好多電影電視講嘅嘢都好表面呀,講個女人都胸大胸細,我又唔怪得咁多人嘅,但係當我自己都係一個乳癌患者,又睇番下啲(乳癌)數字、現象,我覺得要快啲提升吓健康層次」。 fb公開病情取回話語權 Doris坦然在facebook公開自己將切除乳房,「人哋點睇你唔重要,最緊要有自信、做自己」。然而,她知道不少乳癌患者仍活在閒言閒語的陰霾下,「啲人會講『哦!你冇咗個胸』、『變咗唔係女人啦』、『平胸啦』、『你老公唔要你啦』、『做咗衰嘢』,病人無咗話語權,我諗10個有8個都有壓力」。她又說曾有乳癌病人不堪壓力墮樓身亡,慨嘆「人言可畏」,「真係唔該你nice啲啦」。 她語氣堅定地勉勵同路人:「有病唔係錯,唔係詛咒,係上天畀message(信息)你要惜多啲自己。」 為自己「重建」乳房 繼續貪靚 Doris為人爽快,但面對是否重建乳房,她還是有一絲猶豫。「我初初都係傾向重建(乳房),因為我好想盡量回復以前一樣,不想好大分別」,蒐集資料後始知手術相對「複雜」,要抽取肚腩的脂肪,她自言是「大笑姑婆」,擔心傷口會影響彎腰、大笑及做瑜伽。她鼓起勇氣向腫瘤科醫生說不打算重建,誰知惹來驚訝,「醫生話『你唔重建,你著衫會唔開心呀第時』,跟住呢一句,我又有少少退後,點解一個男醫生會咁知呢樣嘢,同咁關心我呢樣嘢嘅?」 好奇心驅使下,她再向朋友打探,一名已切除一邊乳房的女士表面安然無恙,更在通訊群組表明「不介意」、「老公都接受」,但原來她仍耿耿於懷,一心等待重建,「佢切咗一邊(乳房)之後係好唔開心,不單止條疤痕,仲有唔平衡,覺得自己冇咗一種自己女性嘅感覺」。朋友的經歷令她驚醒,「呢樣嘢對於我來講都幾恐怖,我係屬於相對貪靚、相對鍾意打扮嘅人,相對鍾意買唔同bra(胸圍)嘅人」。這堅定了她重建乳房的決心,日後毋須再擔心穿著限制,「我可以繼續好似以前咁揀我鍾意嘅bra,揀我鍾意嘅衫」。 工作狂覺悟提點友人休息 Doris離開傳媒行業後創辦「鑽的」幫助輪椅人士出行,公關、文宣、掙錢等工作一手包辦,24小時候命工作,甚至周六會「心掛掛」回辦公室洗廁所,「個心其實沒有放過假」。面對掌聲,她形容為「成就感毒藥」,「我唔係要享受很多光環,而係呢件事實實在在幫緊人,我有能力點解唔做呢?但係直至你病嗰一刻,你唔停低,你唔會覺得自己over-mothering(過度操心)」。 突如其來的疾病改寫Doris的劇本,啟發她要照顧好自己的身體,答應自己未來要放下獨力為「鑽的」掙錢的角色。她亦不忘提點身邊人,「有時我見到facebook朋友話『應承自己今年減工作量但都做不到』,我就會話『不要讓疾病來煞停你,保重啦』,我?家好有資格講呢番說話」。

Read more

【新冠疫苗】疫苗保護力6個月後下降 哪類人士需要接種第三針增中和抗體?

【明報專訊】病毒不停變種,有人打完兩針疫苗仍受感染,到底為什麼要打第三針?有市民認為,既然病毒不斷變種,現有新冠疫苗保護力下降,「打嚟都無用」!實情是否真呢?專家一致認同現有疫苗對變種病毒仍能有保護力。為什麼?感染及傳染病科專科醫生林緯遜指出,打第三針背後主要基於3個原因,除了疫苗產生的中和抗體會在接種6個月後開始下降外,目前醫學界普遍認為,特定群組有其迫切需要接種第三劑以增加疫苗保護力,還有什麼原因呢? Read more

【癌症復康期】3階段運動強化癌症病人體能 助提升治療效果

每當聽見癌症,一般都會先想到如何治療,很多病人都會忽略了運動的重要性,包括運動有助減低患癌風險,以及幫助恢復身體機能,對提升治療效果和改善生活質素有着重要作用。   控制體重、增免疫力 減患癌症風險 養和醫院綜合腫瘤科中心副主任、臨床腫瘤科專科醫生廖敬賢醫生表示,適量運動有助降低患癌風險,有研究顯示日常進行高或中強度運動人士,患上癌症包括腸癌、乳癌及食道癌的比率,比只做低強度運動人士為低。雖然目前未確認兩者之間的直接關係,但估計可能與體重控制有關,其次經常運動人士,其血液中的胰島素及荷爾蒙水平會比一般人低,由於高濃度胰島素及荷爾蒙會增加細胞分裂,多運動則有助減少腫瘤發生。長期運動人士亦能增加免疫力,減低發炎的可能性,同時改善腸道蠕動,縮短大便停留在腸壁的時間,減低患大腸癌的風險。   相關文章:針對大腸癌期數調整治療計劃 及早篩查預防勝治療(附:注意大腸癌先兆5大徵狀)   癌症治療使病人感疲倦 易成惡性循環 何謂中、高強度運動?養和醫院物理治療師利美霞表示,當做運動時,除了覺得熱及微量出汗之外,呼吸會開始急促,但仍可以跟附近的人說話,就算是中強度運動。若果做運動時開始大汗淋漓,連說話也有困難,就屬於高強度運動。 運動除了有助預防癌症,對癌症病人而言,運動可紓緩癌症治療帶來的副作用。利美霞續指,癌症治療特別是化療和放射治療,會令患者出現癌因性怠倦(cancer-related fatigue),令病人肌肉減少、心肺功能下降。病人會愈來愈疲倦,形成惡性循環,最終體質會慢慢變差,生活質素持續下降。   治療前、中、後期 3階段不同運動強度助康復 癌症病人的運動治療分為3個階段:癌症前期復康、治療期復康及存活期復康,在不同階段的復康期,所需的運動強度都有所不同。 癌症前期復康:所指的是由確診至開始癌症治療之間的時段。物理治療師會建議病人在開始癌症治療前進行運動,包括強化心肺功能、強化肌肉的運動,希望增加病人的力量,為治療作好準備。 治療期復康:當病人進入癌症治療的階段,運動的目標會由強化身體機能轉變為保持機能。因為病人在治療期間會容易感到疲累、手腳麻痺、肌力不夠,建議進行輕度運動,例如簡單拉橡筋帶的肌力鍛鍊、在公園急步行走、踏健身單車等,讓病人能夠保持一定的基本生活活動能力。 存活期復康:癌症治療完結後,病人踏入康復階段,物理治療師會因應病人的日常及工作需要,設計合適運動強度的訓練。例如年輕的病人需要繼續上班,在狀態許可情况下,可嘗試進取一點,考慮把運動轉為中、高強度,如到田徑場跑步。   相關文章:【乳癌食療】患者常見的3個飲食問題 營養師拆解治療前後選低脂、低糖、高纖食物原因 減復發風險   愈早做運動 促進身心健康 廖敬賢醫生表示,當患癌病人求診,一般都會建議他們培養運動的習慣,愈早做運動,對整體的治療效果和康復都有裨益。在跟進過程中,醫生會與物理治療師緊密溝通,讓物理治療師得知病人的治療程序、進度,而物理治療師則會因應情况,為患者計劃運動訓練。他強調,運動不只加快病人的體力恢復,也讓他們專注於體能訓練,有助減少面對癌症的負面情緒,積極對抗癌症。 專題系列文章 Read more

癌症病人胃口差、疲倦、疼痛、血小板低下…中藥紓緩癌症(下)益氣健脾 食得瞓得

【明報專訊】中醫藥在處理癌症一些症狀,確實有優勝之處。上星期一(8月9日)討論了中醫藥如何幫助紓緩胸腔或腹部積水(bit.ly/3jYjwfv);今次再談胃口差、疲倦、白血球和血小板低下的問題。胃口差-改善消化-解滯通宿便-很多癌症病人胃口差,原因涉及多方面:有的可能是接受化療後感到惡心嘔吐;有的可能是因治療產生味覺變化,以往美味的食物,已經不像以前的味道;也有可能是因為情緒低落而引起胃口不好。西醫所用的止嘔藥功效很好,已經很少見到病人因化療引起劇烈嘔吐。但治療胃口差的西藥卻很少,臨牀上醫生最常用是一種輕量荷爾蒙藥物,激發病人胃口,但療效一般。中醫方面,有很多方法可以處理這個問題。 Read more

【癌症復發】癌魔3度來襲 復康路多管齊下

【明報專訊】抗癌是一條漫長路,當中不少分岔路,如電療及化療所承受的副作用,要面對病情、康復、復發、惡化等重重難關,對醫護和病人來說,對抗頑疾是長期作戰。而復康治療對康復以至預防復發,更是舉足輕重。如果醫者不輕言放棄,病者常存希望和鬥心,即使情况多壞,也會找到方法一起面對。 Read more

專業造口護理 強大後盾支援 造口人不再「口」難開

「造口人」大多是腸癌患者,經歷一場大手術,日常需要以造口來排便,面對著身體的變化,情緒和心理都備受壓力,實在可想而知。除了樂觀、冷靜的心境,家人的支持外,造口人在抗癌路上若能確保有造口護理的專業支援,日子可以過得更自在!就如康復者顏德彬(Jackie)數年前患上結腸癌,經歷過困擾和不便,得到專業團隊全力支援造口護理,抗癌路上不再孤單 ,原來造口人一樣可以專心事業、四出公幹「周圍飛」! Read more
X
下背痛的原因與診療 養和醫院專科醫生講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