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家札記:「一人戶」急增 不利社會發展

【明報專訊】當代年輕人之所以單身,多的是出於被動的選擇,這樣的被動往往來自讓人喘不過氣的經濟壓力和「追求卓越」的現實環境。當國家和社會需要經濟進步,企業需要更多的利潤和收入,個人在高失業率的壓力下,只有努力工作,努力提升自己,以爭取可以滿足個人需要的收入和「卓越」,至於家庭、父母、伴侶、孩子、房子,都變成遙不可及。當一個社會缺乏穩固的家庭支撐,這個社會還可以穩步的「追求卓越」來達到可持續的發展嗎? 以政策保障成家權利 隨現代工業和經濟發展,家庭結構和模式發生巨大變化,婚姻擇偶觀念被重新定義和思考,更為合理的兩性觀念趨於和諧。但是這些變化並不能否認家庭的功能,例如提供和滿足家庭成員的情感和愛的需要,提供物質生活需要和面對外界事物的保護力量,提供和塑造成就人際關係的能力,培養社會責任感等。「一人戶」打破了這些家庭功能,缺少了可以提供精神慰藉的保護力量,因而發展出各種精神緊張和壓力,這些心理上的困難也會進而影響企業和社會的良好運作,不利於社會的持續發展。 亞洲乃至世界上各個國家都有採取各種政策措施來提升出生率,但新生兒數量並沒有明顯增加,低出生率和老齡化趨勢預計在未來的10到20年之內難以解決。在這樣的背景下,家庭為本的「追求卓越」需要的不僅僅是個人和企業的努力,社會和政策的制定也需要增加更多的考量。例如: ‧社會由一味追求GDP經濟增長,轉變為對公民生活幸福感的追求; ‧福利政策要對女性生育期遭到歧視和事業下滑的考慮、對新生兒的福利、對家庭經濟規劃的指引和保障; ‧經濟政策要對房屋價格實行抑制和調控 ‧企業對員工個人生活時間的釋放 ‧社會環境對男女平權的支持和推動來解放男性結婚時必須購買房屋的壓力 這些都可能在「追求卓越」的同時帶來對家庭的鼓勵和支持。這樣多管齊下,才有可能使單身人士在巨大的內在和外在壓力下得以喘息,可以有時間有精力去思考私人生活,帶來整個家庭的蓬勃生長。 文:吳兆文(香港大學社會工作及社會行政學系副教授)

Read more

五拋世代自成一「家」

【明報專訊】「追求卓越」這概念源於管理學,經過幾十年的推廣已經擴展到所有領域,並且有走火入魔的情况。過度追求卓越對於個人、企業、城市和國家,長期來說代價沉重,社會出現「家庭缺乏症」,單身族、一人戶迅速上升。「沒有家庭的卓越」,是我們希望得到的卓越嗎?在職場上捱生捱死,換來高薪厚職,卻賠上家庭生活,成為「五拋世代」,即拋棄戀愛、結婚、生育、人際關係和購房的年輕一代。 ■香港個案 日夜拼事業 無暇想生仔 白小姐,香港金融公司精英 「不談私事好嗎?我來這家投資機構兩年了,基本沒有個人生活,就算是假期,也是在回覆郵件中度過。」妝容精緻的白小姐舉止端莊大方,言談間淡淡透露出無奈和寂寞。她是一家金融公司的精英,工作上的收穫是以失去個人生活為代價換來的。她坦言,在過去兩年,幾乎分秒必爭的工作,剩下只有休息時間,不可能有時間談戀愛,更不會思考買樓及結婚生子的事情。每天陪伴她的,都是無邊的電腦、郵件、文件和投資案例。其餘的,都變成了奢望。 白小姐這樣的女性精英在現代社會並不是少數,眾多創業者都圍繞在她們身邊,談起條款、募資、基金管理,或者談健身、紅酒、歐洲北美旅遊,她們都可以滔滔不絕,可是談起父母、家庭,卻往往陷入沉默。這些女性用自己的實力證明女性在事業上可以不輸男性,甚至可以做的更好。但是再深入追問下去,白小姐又表示,自己其實不敢跳槽,她深知女性找工作的不易,使得她只能在現有的崗位上繼續拼搏。 既期待又怕受拖累 提到戀愛婚姻,白小姐表示自己享受一個人的生活,但也期待可以有另一半來相互扶持。但是想到結婚所需的時間精力,想到生孩子之後帶來的事業停滯甚至倒退,想到撫養孩子的精力付出,甚至想到要贏在起跑線之前的教育花費,白小姐黯然說:「想到虎視眈眈盯着我這個職位的男男女女,我現在根本沒有多餘的精力來思考其他,我不敢稍有差池。」 ■首爾個案 搵食艱難 只能滿足自己 朴先生,首爾白領 工作超過10個小時的朴先生疲憊的離開公司。飢腸轆轆的他走進連鎖便利店,拿起最近便利店和飯店名廚合作開發的高級便當,結帳付款。匆匆吃完這樣的速食食品,想到明天是周末,已經多個周末連續加班的朴先生打算明天給自己一個休息日。他來到首爾江南區一家電影院,在上映廳內設置的一人專用座位上欣賞新近上映的電影。看完電影,意猶未盡的他走入附近針對獨酌一族的小規模啤酒屋,在開放式吧枱上,一個人享受難得遠離工作的時光。偶然間,目光被對面街一家旅行社的招牌吸引,閃亮的字體介紹一人旅行。朴先生記下了聯繫電話,打算之後如果休假,就去試試一人旅遊。 一個人住 一個人吃 一個人玩 夜深人靜之時,朴先生走回自己獨居的公寓。隨手打開電視,不耐煩的跳過嬰幼兒奶粉的廣告,轉而被購物電視台主持人介紹的外語課程所吸引。想到公司同事紛紛在學習各種外語,倍感壓力的朴先生打算明天去附近的輔導班預約報名學習外語。這樣,普通公司職員朴先生的一天結束了。今年30歲的他已經獨自生活了逾10年,來自韓國全州的朴先生表示:「我未滿20歲就來到首爾上大學,之後一直在單身公寓獨自生活。因為經濟不景氣,工作難找,工資也只能剛好滿足我自己的需要,沒有自己的房子,沒有辦法經常探望留在全州的父母,結婚也因此推遲了,很自然就獨自生活了那麼長的時間。」 ■單身經濟 「錢途」藏暗湧 北京媒體的隨機調查顯示,在4000多名單身職業女性中,有57.39%表示希望30歲前結婚。這些女性同時也表示,雖然她們希望找到合適的結婚伴侶,但是由於工作繁忙導致社交圈子窄小,很難遇到生活、經濟背景、興趣相近的男士,結果單身並且享受單身似乎成為女性不二的選擇。可是這樣的選擇,帶來自由的同時,也可能帶來情緒、家庭關係和工作壓力的困擾。 埋下身心炸彈 在香港,婦女生育率*由1960年的5.16基本持續下降到2014年的1.23。在這情况下,人口的老齡化、勞動力短缺,會給整個社會帶來一定的負擔,社會福利的分配,人類社會的可持續發展,都會受到影響。 而朴先生則是韓國社會約520萬「一人家庭族」中的一個代表,也是「五拋世代」,即拋棄戀愛、結婚、生育、人際關係和購房的年輕一代。這樣的「單身經濟」近年來迅猛發展,成為新的社會經濟增長動力,由此而帶來的風險不可忽視。根據相關健康研究顯示,長期在外就餐和工作壓力帶來的生活不規律,造成生理上的營養不良、慢性胃炎,和心理上的抑鬱症和社交恐懼症。並且,單身一族的碎片化會使社會內部交流減少,不利於凝聚共識和形成合力,在對重大公眾事務投票上變得不積極,也會使得一人戶的利益表達渠道受阻。 (*編按:生育率是計算每名婦女平均有多少名子女,如數值低於2,代表人口將會下降) 文:吳兆文(香港大學社會工作及社會行政學系副教授)、王琪(香港大學社會工作及社會行政學系準博士) 編輯:林信君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