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健康】考試壓力爆表 爸媽忌囉嗦!

【明報專訊】「愈近考試,阿仔打機的時間就愈來愈長,但我覺得他即使打機,也沒有以往那麼投入和開心。」母親這樣說。     「初中的時候,阿仔通常也是名列前茅;升上中四後,成績較以往遜色。我擔心他接受不到自己的DSE成績未如理想。」父親這樣說。面對公開考試,不單孩子有壓力,父母的神經也繃緊。父母督促溫習,究竟是關心還是施壓?   這天只有父母來見我,爸爸是專業人士,媽媽是家庭主婦。兒子在中五下學期開始,每天放學回家便倒頭大睡,有時甚至連晚餐也不想吃,爸爸看在眼裏,有時忍不住說他幾句,兒子的反應是木無表情。這樣的互動已持續了一個多學期。父母眼見兒子成績一直下滑,不禁焦急起來。爸爸也跟兒子好好地談過,想了解他的困難,但兒子只是說他心中有數,正在努力改善中。   兒子「怕煩」迴避 「傾談」失效 我真心相信這個爸爸愛他的兒子,不是要求兒子考得什麼成績,最擔心兒子萬一DSE成績未如理想而就此一蹶不振。但面對兒子這個狀况,他又做不到完全視而不見。為此,爸爸也感到沮喪和無能為力。但明顯地,跟兒子這種「傾談」起不了作用,兒子只會更迴避爸爸,因為「怕煩」。   媽媽認為兒子自小已是個自律懂事、注重學業的男孩,只是在面對人生第一次公開考試的這段期間,他感到前所未有的壓力,失了方寸。她知道兒子仍然在努力拿揑處理壓力的技巧和尋找自己的平衡點。面對丈夫的沮喪和焦躁,以及兒子的無奈與壓力,在媽媽和妻子的兩個角色中,她也感受到很大的張力。   體會身心反應 找出紓壓方式 「如果要在兒子的學業成績和心理健康兩者選一,我不作他選,後者必先。人生路漫長,如果問我最希望兒子要在這次經驗中學到什麼,我會認為如果他可以因而加深對自己的了解,體會到自己面對挑戰時的反應,並從中找到合適的紓壓方式,已經上了人生重要的一課。」這個媽媽的說話令我十分感動。   媽媽說她沒有讀過大學,但對於當年自己會考時面對過的壓力,仍然記憶猶新。她說,那時只想父母明白她,不囉嗦,靜靜地坐在身旁支持她、相信她,陪伴她迎難而上。當了媽媽後,她一直是兒子每次遇到困難時的同行者,默默地陪着他、支持他經歷每次的成功與失敗。   最後兒子來了見我。他是個文靜內向、做事認真的男孩,十分重視自己的學業。他說,隨着中五的課程愈來愈緊迫,感到壓力愈來愈大,即使如常地努力,仍然保持不到昔日的成績,失望和沮喪之餘,也漸漸失去了讀書的衝勁和動力。他白天在學校努力「操卷」,回到家已筋疲力盡。他知道自己需要休息,睡覺和打機讓他暫時紓緩壓力;但也明白不可以逃避太久,因為接下來又是測驗和考試。他從來沒有想過公開考試的壓力是那麼逼人,也沒有跟其他人說過自己的壓力和情緒。他明白父母的苦心,也不想打擾同學,於是一直放在心裏,干擾了內心的平衡。   坦誠表達自己 減少猜測 我讓他舒坦地說出遏抑了很久的心事。我們也討論了情緒和壓力管理的技巧。我鼓勵他坦誠地跟父母表達自己的想法、感受,特別是他內心的掙扎,也讓父母知道他有讀書計劃,令父母放心並信任他是有計劃地準備公開試,從而減少不必要的猜測和囉嗦。另一方面,我也請兒子嘗試明白父母的心情和想法,希望增進父母兒子彼此間的溝通和同理心,讓父母陪伴他面對這個人生的挑戰。   兒子接納意見,改善溫習方式和重整他的時間管理技巧。跟父母多了溝通之後,整個家庭的氣氛改變了,兒子的心情也輕鬆了。母親說,兒子躲在牀上睡覺的時間減少了,對學習的信心回來了,令父母放心多了。在過去的中六文憑試,兒子在整個考試期間都懷着安穩的心情應試。現階段是等待收成的時候,兒子回望高中幾年的日子,覺得自己上了人生重要的一課。而父母在教養孩子方面也有更深刻的反省和體會。   文:陳穎儀(臨牀心理學家) 編輯:陳玥玲 電郵:feature@mingpao.com   相關文章: 【心理健康】子女面對考試壓力 拍拍膊頭勝萬語 【兒童健康】焦慮兒睡不好 「爸媽死了怎辦?」 【兒童健康】父母吵架 影響孩子情緒 拒絕上學 【兒童健康】父母離婚好聚好散 減對孩子傷害 【兒童健康】抄寫慢 讀漏字 只因懶? 雙眼唔合拍 孩子食死貓 Read more

【心理健康】子女面對考試壓力 拍拍膊頭勝萬語

  【明報專訊】子女在面對考試壓力時(特別是那些認真讀書的孩子),你可以嘗試: 1. 用溫婉態度和最簡短說話,肯定子女的努力,並表示支持和信任 2. 用非語言溝通表示支持子女,例如輕拍膊頭以示支持、以愛心湯或食物代替言語的關懷 3. 關心他們身心狀况,聆聽他們的心情和憂慮 4. 信任他們會為考試作好準備 5. 溫馨提示子女要有適當休息 6. 營造合適環境讓子女有個理想的溫習環境,例如保持家中安靜、避免帶太多親友到家中聚會 7. 尊重子女選擇自己認為有效的減壓活動   避免: 1. 過度囉嗦,即使只是溫馨提示,盡量一句起,兩句止 2. 經常進入子女房間監察他們的溫習進度 3. 在子女休息時,又再催促溫習 4. 在子女預備考試期間,主動跟子女預測考試結果或討論升學問題;除非是子女提出討論 5. 即使見到子女打機,盡量避免用以偏概全的說話回應,例如「成日打機,唔見你溫書」、「邊度會有人考試時仲打機」、「又話努力緊,又係度打機」 相關文章: 【兒童健康】焦慮兒睡不好 「爸媽死了怎辦?」 【兒童健康】父母吵架 影響孩子情緒 拒絕上學 【兒童健康】父母離婚好聚好散 減對孩子傷害 【兒童健康】抄寫慢 讀漏字 只因懶? 雙眼唔合拍 孩子食死貓 升中壓力拖垮優異生 兒子抑鬱 母墮情緒漩渦 Read more

【精神健康】腦中不斷回閃衝突畫面 提防急性壓力失調

【明報專訊】《逃犯條例》修訂爭議,引發大規模警民衝突,警察向示威市民開槍。無論你是身處現場,或是守在電視、手機前的香港人,這陣子都可能在鬧情緒:傷心、驚嚇、憤怒、恐懼、徬徨。   (noipornpan@iStockphoto/資料圖片/明報製圖,設計圖片,模特兒與文中提及疾病無關) 影像回閃——醫生提醒,若經歷創傷事件後3天或以上,腦海仍不斷回閃事發場面(Flashback),並迴避相關人與事,有可能是患上急性壓力失調。   你有沒有因而導致日常無法集中精神工作、無故流淚、失眠、發噩夢,甚至出現影像回閃、迴避相關的人與事?小心患上急性壓力失調。 早前網上瘋傳6月12日影片,示威者據稱受示威區兩旁催淚彈「夾擊」,爭相湧入中信大廈,險釀成「人踩人」事故。事後,有臨牀心理學家接獲求助,求助者失眠,不時浮現事發畫面,患上急性壓力失調(Acute Stress Disorder,下簡稱:ASD)。   經歷創傷常失眠 迴避相關人與事 片段中所見,數以百計示威者在中信大廈門口,催淚彈在人群中爆開,畫面即傳來示威者的尖叫聲。香港心理學會臨牀心理學家陳雅文表示,早前接獲一名示威者求助,當事人身在現場,感到「被追殺」。事後經常失眠,腦海不時浮現事發畫面;而每次聽到類近催淚彈爆開的聲響,或看到身穿藍色恤衫的行人時,均會聯想事件,感到害怕,並迴避有警察的地方。陳雅文說,這名求助者確診患上急性壓力失調。 在過去兩周,因《逃犯條例》修訂及連串示威衝突,勾起不少港人的情緒。陳雅文表示,較普遍的情緒為生氣、無助、傷心、失望等,部分人亦會緊張事態發展,經常追看新聞。她分析,部分人不在示威現場,但「好想做些事」,便會追看新聞,「一方面擔心出事,亦夾雜少少內疚的情緒,思考自己是否做得不夠」。她指出,以上情緒及行為均為正常反應,「純粹追新聞的行為,不屬於ASD」。   追看新聞受驚流淚 持續逾3天或中招 除了追新聞,部分人或會無故流淚,有較大的情緒起伏。香港中文大學醫學院精神科學系臨牀助理教授周偉浩表示,部分人經歷或目睹創傷事故,會受驚流淚、神情呆滯,「即俗語上的魂魄不齊」。他指出,以上為急性壓力反應,多維持數小時至3天,隨後自然消失,不會構成太大問題。 然而,周偉浩指出,若徵狀維持3天以上,腦海不時浮現事發畫面及影像,則偏向屬ASD徵狀。他進一步解釋發病原理,患者面對巨大創傷及壓力時,會出現不少心理反應,引致交感神經系統過分活躍,經常處於「逃生」狀態,「即使危險已消失,患者仍在那個狀態中,隨時拉緊身心,預備『走佬』」。他指出,多項研究證實,當人經歷過創傷,即生命受威脅或嚴重傷害身體的事故後,約一至兩成會出現ASD徵狀,如容易發噩夢、情緒較易波動及抽離、出現逃避行為等。     懂自我減壓 大多毋須治療 陳雅文表示,性格緊張、對壓力較敏感的人、曾患有情緒病或有創傷經歷的人,都是ASD高危族。但即使沒有以上高危因素,一般人也可能出現ASD徵狀,視乎當事人如何接收創傷經驗。她以中信大廈圍困事件中的示威者為例,「事發時,那人覺得自己會死亡。她形容當時的感覺時,用上『被追殺』這字眼」。 一旦患上ASD,是否需要尋求專業治療?陳雅文表示,只要適當疏導情緒及減壓,大部分ASD患者均毋須接受治療,「若患者懂得自我減壓,徵狀大多會慢慢消失。所以現時指引是,即使患者有ASD,也不一定要接受治療,相反可用監察式等待(Watchful Waiting),即多留意自己的情緒狀態,等待徵狀慢慢消失」。     文:鄧安琪 統籌:鄭寶華 編輯:梁小玲 電郵:feature@mingpao.com   相關文章: 【心理健康】情緒急救:家人分享經歷 耐心聆聽忌批判 【心理健康】失眠及茶飯不思 可為創傷後壓力症 【心理健康】獨力湊仔拒援手 單親媽鬱爆 【心理健康】精神病康復者 結伴走出低谷 驚搭巴士 嚇到手震肚痛 專題系列文章 Read more

【心理健康】情緒急救:家人分享經歷 耐心聆聽忌批判

【明報專訊】親歷巨大創傷或壓力後,有人會無故流淚或脾氣暴躁。陳雅文解釋,這源於當事人經歷創傷時,身體啟動逃生機制,當刻抑壓情緒,事後負面情緒才逐漸浮現。她以「逃難」作比喻,逃難時,飛快把物件塞入行李箱,其後行李箱不勝負荷「爆篋」。面對「爆篋」,當事人毋須驚慌,在安全環境下,重述經歷和感受,猶如執拾行李,重新整理回憶。   切忌批判——聆聽當事人分享創傷經歷時,緊記耐心聆聽陪伴,切忌批判對方的感受。   電視劇金句「煮個麵你食」,是支援情緒受困的人常用對白。透過煮麵,可以打開話匣子,但周偉浩提醒,當身邊親友經歷創傷事故,切忌逼對方重述事發經過,否則或令對方感到受壓,造成反效果;相反,若當事人主動講述經歷時,緊記耐心聆聽及陪伴,不要批判對方感受。 陳雅文建議,在互相尊重的前提下,家人可一同表達及分享情緒感受。她舉出一個真實個案,受近日《逃犯條例》修訂事件影響,一名任職教師的母親既緊張事態發展,亦擔心參與示威的兒子及學生安危,但見兒子連日來情緒激動,生怕再三談論事情會火上加油,「其實她可以表達及分享自己感受,與兒子的情緒同步,但過程中緊記避免太多分析」。   節制看相關新聞時間 照顧他人前,需先照顧自己的心靈需要。周偉浩表示,經歷創傷後,不需害怕紓發感受及封閉自己,宜維持日常社交生活。他又引述美國加州大學2014年的研究,研究針對波士頓馬拉松爆炸案,發現人們即使不在事發現場,如果接觸相關新聞的時間愈長,愈容易出現ASD(急性壓力失調)徵狀。因此他提醒,不論在事發現場與否,人們應節制觀看相關新聞及影片的時間。   相關文章: 【心理健康】腦中不斷回閃衝突畫面 提防急性壓力失調 【心理健康】失眠及茶飯不思 可為創傷後壓力症 【心理健康】獨力湊仔拒援手 單親媽鬱爆 【心理健康】精神病康復者 結伴走出低谷 驚搭巴士 嚇到手震肚痛 Read more

【心理健康】失眠及茶飯不思 可為創傷後壓力症

【明報專訊】「6.12事件」發生至今近兩周,你仍受失眠、不安等困擾,不能集中精神工作嗎?急性壓力失調徵狀會隨時間減退,但亦可能變成創傷後壓力症(Post-Traumatic Stress Disorder,下簡稱:PTSD)。   周偉浩引述2017年澳洲研究顯示,約一半ASD(急性壓力失調)青少年患者病發兩個月後,病情轉為較嚴重的創傷後壓力症。他解釋,以事發時間計算,ASD徵狀最長只維持1個月,如果徵狀持續超過1個月則為PTSD。他因此提醒ASD患者,若於事發後兩周徵狀惡化,如茶飯不思或出現自殺念頭,便需尋求專業治療,以免惡化成為PTSD。   周偉浩又提醒,部分PTSD患者於事發後兩個月才發病,事前沒有ASD徵狀,「可能因為事發後,患者眼下仍要處理很多事務,未及出現情緒反應」。   ASD與PTSD徵狀相近,但後者較嚴重,需尋求專業治療。周指出,近八成PTSD患者同時有其他精神問題,如抑鬱焦慮、濫用酒精和藥物,徵狀持續期以年計算。他指出,確診患上PTSD,患者可透過「創傷聚焦認知行為治療法」,在安全環境及專業人士的協助下,重述事發經過,配合行為,改變創傷記憶所附帶的情緒感受。   陳雅文舉例指出,假設患者經歷創傷後,認為事發地區不安全,一直不敢再踏入該區;認知行為治療法以此介入,透過帶領患者重返該區,讓患者知道現時該地區已經安全,不會對其構成危險,藉此改變其原先的感受。   相關文章: 【心理健康】腦中不斷回閃衝突畫面 提防急性壓力失調 【心理健康】情緒急救:家人分享經歷 耐心聆聽 【心理健康】獨力湊仔拒援手 單親媽鬱爆 【心理健康】精神病康復者 結伴走出低谷 驚搭巴士 嚇到手震肚痛 指導式自助治療 助解抑鬱焦慮 Read more

【心理健康】獨力湊仔拒援手 單親媽鬱爆

【明報專訊】親子關係可以帶來快樂,然而單親家長卻可能面對巨大壓力。獨力養育小朋友,當中的痛苦及心力難以言喻,再堅強的家長也可能有撐不下去的時候。與其長期壓抑情緒,倘能踏出一步向身邊人求助,讓情緒得到宣泄,尋求同路人的提點與支持,有助修補親子關係,也可讓生命展開新一頁。 「15歲那年媽媽走了,就由我照顧弟弟和妹妹,遇上任何事我也堅強面對。沒有人幫我,也從來沒有想過向人求助。」這是阿儀淚流滿面的自我剖白。因與丈夫離異,她帶着兩名年幼子女寄住親友家中,其間未有申請綜援,獨力維持生計及育兒壓力令她每夜未能安睡,情緒經常瀕臨崩潰邊緣。「覺得小朋友不聽話便經常打罵他們,可是每次打完又會很後悔,覺得自己快要撐不下去了。」   壓力爆煲——單親媽媽忙於工作,又要獨力照顧孩子起居, 缺乏支援,容易壓力爆煲。(monzenmachi@iStockphoto,設計圖片,相中模特兒與文中所提個案無關)   一見女兒哭 不問因由打兒子 親友見阿儀情緒不穩定,遂建議她求診,醫生證實她患上抑鬱症。由於阿儀每日忙着工作及照顧子女的起居飲食,根本無暇顧及自己的情緒。直至去年,經社工轉介參加新生精神康復會的活動,活動主要對象為受抑鬱情緒困擾的家庭或患有抑鬱症的家長,希望各個家庭透過交流及分享,改善家庭關係。 阿儀起初不欲與人接觸,拒絕參加小組。她說從前因為情緒不穩,對子女總是缺乏耐性,常在未有了解因由下便打罵他們:「以前每當見到女兒喊,便以為是兒子欺負她,會不問因由先打兒子。」她記得兒子曾經抱怨母親不疼愛他,遂令她開始反思,自己只懂得照顧子女溫飽,卻忽略了他們的感受及身心需要。   參加小組分享 同路人互支持 參加小組後,阿儀得着甚多。她直言,最喜歡小組活動內的分組環節,小朋友自成一角玩耍,家長則可以共聚分享自己的困擾,互相給予意見。「難得有人關心自己,我發現自己再也不是一個人,感覺好了很多。」阿儀得到其他家長的提點,才明白遇上小朋友鬧情緒時,應先平靜自己情緒,並學習公平處理子女的相處問題。「我們每個人都很想努力去做好,新生會就像點明一個方向,讓我知道該怎樣去做。」 得到同路人聆聽心事,阿儀積極改善脾氣,學習育兒方法,希望改善與子女的關係。與此同時,她亦會傾聽其他家庭的問題並給予意見。看見對方的問題得到解決,一家人重修舊好,展現歡顏,亦令她感到很滿足。儘管計劃已經完結,她與其他小組成員仍然保持聯絡,總是期待下一次的重聚。   相關文章: 【心理健康】精神病康復者 結伴走出低谷 知多啲﹕理解心理因素 遏制潛意識影響 【都市壓力】拒絕情緒擺布 遠離「心理感冒」 【兒童健康】焦慮兒睡不好 「爸媽死了怎辦?」 驚搭巴士 嚇到手震肚痛   文:譚子麟(新生精神康復會賽馬會家牽希望計劃主任、註冊社工) 編輯:王翠麗 電郵:feature@mingpao.com Read more

【心理健康】精神病康復者 結伴走出低谷

(網上圖片)   【明報專訊】復元道路上,家人和照顧者的參與及鼓勵不可或缺。新生精神康復會獲公益金撥款資助,設立「家屬支援服務」,通過多元化活動及培訓,協助精神病康復者的家屬建立支援網絡。復元家庭可利用中心作為交流平台,分享照顧過程中的喜怒哀樂,互相勉勵扶持,讓每個家庭都能發揮力量和優勢,在復元路上互相關愛,共同成長。服務包括:   教育:精神健康教育課程及講座 通過一系列課程、講座和工作坊,提升家屬對精神健康及復元的知識,促進康復者與家庭成員間雙向溝通和了解   網絡:身心發展活動及家屬聚會 舉辦不同興趣小組、聯誼活動,讓家屬在輕鬆環境下舒展身心,建立家庭間的朋輩支援網絡,發揮互助精神   參與:義工服務及領袖訓練 透過多元化義工及領袖培訓活動,提升家屬參與能力,推動家屬發揮所長,參與活動籌劃、舉辦義工服務及協助精神健康公眾教育的工作   查詢:3552 5250 網址:familysupport.nlpra.org.hk   相關文章: 知多啲﹕理解心理因素 遏制潛意識影響 【都市壓力】拒絕情緒擺布 遠離「心理感冒」 【兒童健康】焦慮兒睡不好 「爸媽死了怎辦?」 驚搭巴士 嚇到手震肚痛 指導式自助治療 助解抑鬱焦慮   資料提供:新生精神康復會 Read more

或患反社會人格障礙 虐動物犯 傷人機率高5倍

【明報專訊】近年常見虐待動物,甚至毒殺流浪動物的新聞,網上亦不時流傳對動物施虐的影片。英國有人倡議虐待動物罪犯應如性罪犯般,列入虐待動物犯罪名單,避免讓他們再領養動物外,也可加強大眾的警覺。 其實,虐待動物者隨時不止單純地暴力對待動物,美國波士頓東北大學及麻州防止殘酷對待動物協會發表的研究指出,虐待動物者傷害他人的機率較一般人高5倍,犯下爆竊、搶劫或縱火等罪行的機率則高4倍。到底虐待動物是否病態?如何引發其他犯罪問題?小朋友也會參與?有無得醫? 根據香港《防止殘酷對待動物條例》(169章)及相關規例(169A章),任何人如採取或不採取行動,導致動物遭受不必要的痛苦,已屬虐待動物。註冊臨牀心理學家鮑偉豪指出,若主人粗心大意疏忽照顧寵物,只要日後改善飼養態度,問題不大。「但若是存心折磨動物,從牠們痛苦的過程中找到樂趣,就可能患有反社會人格障礙(Antisocial personality disorder)。」 欠同理心 暴力中找快樂或發泄 鮑偉豪說,此病症已列入美國精神醫學學會出版的《精神疾病診斷與統計手冊》第五版(DSM-5)內。患者大多欠缺同理心,感受不到別人的痛苦等。他們表達情感的能力也欠佳,多從暴力行為中找到快樂或發泄怒氣,「患者施暴,未必想達到特定目標,可以純粹享受過程。在香港要傷害他人,難逃法網,相反虐打動物較難被揭發,刑罰亦相對較輕」。除了貓狗,昆蟲及爬蟲類也會成為施虐目標。「施虐對象未必是刻意挑選,反而向最易接觸的落手。」他說曾有病人隨手在房內捉蟑螂,把其腳部逐一拔斷,只因想看牠如何一拐一拐地行。 反社會人格障礙患者的其他性格特徵,包括漠視法紀、行事衝動、愛說謊、無責任感等,容易濫藥及酗酒以尋求快感。鮑偉豪說一般人很難明白這類人的世界觀,舉例他們不覺得犯法有問題,被捕僅屬「不幸」而已。另外,患者享受使用暴力,甚至會對自己施暴,自殺風險較高,有一定的危險性。 精神科專科醫生何浩賢說,臨牀上接觸的反社會人格障礙患者大多有犯罪背景。曾有一名30多歲男子,兒時常被欺凌和打架,品行差,成長後有打劫及偷竊紀錄;一次因吸毒入院,發現他有反社會人格障礙,平常會不時踢流浪狗發泄,心情欠佳時更有毒死流浪狗的念頭。 「他們喜歡欺凌弱者,可能從小已開始虐待動物,施虐後他們沒有太大感覺,不理會對方感受。」另外,這些病人欠缺耐性,要即時獲取滿足感,否則容易暴躁,抗壓能力較弱,易有情緒困擾,如抑鬱或情緒失控等;當稍有不如意時,便發泄在弱者身上。何浩賢強調,一般人不會透過虐待動物減壓,若有此想法,可能已有反社會人格障礙,或者其他情緒病。 成因:成長期被虐、有樣學樣 何浩賢指,醫學界暫時對反社會人格障礙的成因未有明確結論,但相信與遺傳、成長時曾受虐待或管教方式有關。註冊臨牀心理學家鄒凱詩說如小朋友目睹家長虐待動物,有可能令他們以為這些行為無錯,甚至有樣學樣。「年齡愈細,影響愈深,3歲小朋友未懂得分辨是非,加上如施虐者與子女關係良好及親密,容易對家長的言行照單全收。」 鄒凱詩說有一個40多歲女士,因有抑鬱焦慮等情緒問題求助,細問下發現她小時候已被暴力對待,無故被父母打罵,是大家的出氣袋。由於當時社會仍接受體罰,故老師對她傷勢也不以為意。她明白自己是弱者,無力反抗,產生自卑感,便向更弱勢的對象施虐,例如向家中寵物犬拳打腳踢,更用長輩吸完的煙頭灼傷小狗,喜見牠們痛苦。成長後她有輕微的反社會人格障礙,有濫藥問題,同理心不足,人際關係差,引發情緒問題。治療時主要協助她重拾自信,欣賞自己優點,接受自己不足之處;同時紓緩她兒時被虐的經驗,讓她明白錯不在她,亦要重建她與施虐者的關係。鄒凱詩說過程並非一朝一夕,以這個案為例,就用了6年時間。 何浩賢指出,現時沒有藥物治療反社會人格障礙,而且性格難改,唯有處理病人的情緒問題,教他們如何減壓及紓緩情緒,減少怒氣,從而減少施虐的念頭。 文:許朝茵 圖:許朝茵、受訪者提供 統籌:鄭寶華 編輯:梁小玲 電郵:feature@mingpao.com

Read more

知多啲:驚見子女虐待動物?先找問題源頭

【明報專訊】鮑偉豪說反社會人格障礙者,很多時從小已出現虐待動物的行為,家長及老師發現兒童有此傾向,便要多加留意。他續指,出現虐待動物行為的小朋友可能患上品行障礙(conduct disorder),重複及持續作出攻擊、違抗及破壞的行為。「品行障礙其中一個確診條件,是患者曾殘酷凌虐動物,若患者15歲前確診,成長後有可能發展成為反社會人格障礙。」確診反社會人格障礙其中一個條件是,患者15歲前有品行障礙,但並非每一個虐待動物的兒童,長大後也會患上反社會人格障礙。 何浩賢建議家長先了解兒童虐待動物的原因,他們可能有壓力,例如在學校被欺凌、家長高壓式管教或家庭發生不如意事,要針對處理壓力源頭。 鄒凱詩表示家長一旦發現子女欺凌動物,當然要即時阻止,要培養他們的同理心,聯想自己跌倒受傷後的痛楚,也可以利用故事及影片,讓他們明白動物也有感受。家長當然亦要以身作則。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