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體感提升 色差改善 激光新法治老花 遠中近都睇清

【明報專訊】很多人都會問:「我從小到大視力良好,又沒有近視遠視,即使五十多歲也沒有白內障等問題,為何卻有老花?」其實眼睛的晶體跟其他器官一樣,用得多總會退化,晶體逐漸失去彈性,開始硬化,不能對近物對焦,因此看近物時會變得模糊。 ▲晶體老化——人到中年,眼睛的晶體開始退化,逐漸失去彈性,不能對近物對焦,便會出現「老花」。新的激光融合矯視手術,是改善老花眼方法之一。([email protected],設計圖片,相中模特兒與本文提及疾病無關) 深近視一族可以透過激光矯視免卻戴眼鏡的不便,那麼老花又可否藉手術「逆轉」視力? 當有一天,你察覺自己將手機愈拉愈遠才看得清屏幕上的字,「老花」或許已經悄悄來了。老花出現,就需要一副專供近距離閱讀的老花眼鏡,但如果本身已經有深近視或遠視、散光等,就可能要隨身帶備兩副眼鏡,或選擇多焦點老花鏡片。除除戴戴換眼鏡,不少人都會覺得麻煩,於是也會想到可否如近視般接受矯視手術? 目前醫學界有3種針對老花的矯視手術,雖然都不會令眼睛晶體逆轉至年輕時的狀態,但至少讓視力不受影響,可如常生活。3種手術包括: ‧單眼視覺(Monovision) 最早的老花矯視方法,適用於40至65歲沒有白內障人士。利用激光打磨角膜改變弧度,把主力眼的近視、遠視、散光矯正,用以看遠物;而另一隻眼則預留或製造約150至250度近視,用以看近或抵消老花。可是,手術沒有矯正中距離視力,所以病人術後看中距離事物會不清晰,景深立體感較差,手術後駕車或運動時會受影響。滿意度僅約六成(59%至67%)。 ▲手術影響——接受單眼視覺矯視後,視覺上的立體感會較差,駕車泊位時或會無法掌握停車距離。([email protected],設計圖片,相中模特兒與本文提及疾病無關) ‧多焦點人工晶體手術(Multifocal IOL) 適合65歲以上及同時患有成熟白內障人士,因為中年病人做會有較高風險出現視網膜脫落。以手術摘除原有晶體,植入多焦點人工晶體,治療白內障,同時改善老花問題。病人於術後看近或遠距離的事物都清晰,不過可能會出現較多「鬼影」(影像重疊)或眩光,夜間情况或更嚴重,而劇烈運動可能會有晶體移位的風險。晶體未有混濁的40至60歲人士,未必適合這治療方案。 ‧激光融合矯視手術(Laser Blended Vision ,LBV) 英國眼科教授Dan Reinstein一直研究激光矯視技術,2016年7月在期刊CRSTEurope內發表對老花手術的看法。Dan Reinstein視力一向正常,亦曾為約25,000名病人施行眼科手術。直至53歲那年,他發現自己開始有老花,遂研究最適合自己的根治方法。他表示:「兩種傳統老花矯視手術的效果相若,需要考慮的着眼點是手術風險,亦是病人最關注的事。」雖然當時他已年屆53歲,但他沒有患白內障,眼睛的晶體仍然很清澈,加上他熱愛運動,而且需要為病人做手術,所以治療老花問題亦不是隨意決定。有研究發現,每1000名接受多焦點人工晶體手術的病人當中就有1人出現嚴重併發症,如永久失明;而每1000名接受單眼視覺手術的病人,則有1名視力較手術前差。對於Dan Reinstein而言,單眼視覺手術的風險較低,但他仍然想選擇另一個更理想的方案。 LBV是目前較新的老花矯視方案,技術保留了單眼視覺的原理,並於預留或製造150度近視的眼睛加入輕微球面像差(Spherical Aberration)以增加景深及改善色差,為雙眼創建融合區(Blend Zone),使大腦更容易融合兩隻眼睛的圖像,提供良好的遠、中、近視力及不影響原有的顏色及立體感敏銳度。此手術彌補了上述兩個手術的不足。Dan Reinstein領導的臨牀研究,為148名病人(296隻眼睛)作激光融合矯視手術,病人年齡44至65歲,手術後追蹤1年,98%看遠可達20/20良好視力及99%看近可達J3水平(正常無老花眼者可看到J3)。 白內障成熟患者不適用 不過,此手術不是人人適用,它亦有一定的限制,患有成熟白內障不適宜,因為已有成熟白內障的病人,視力會比正常眼睛弱,不能達到最佳效果,而且若白內障惡化,視力亦會繼續變差。此外,圓錐角膜、青光眼,及曾有角膜感染或免疫系統疾病等人,亦不適合。而過去曾接受激光矯視的病人,需要醫生檢查角膜結構及厚度,才判斷可否再次接受LBV治療。因此,應向眼科醫生諮詢,選擇最合適自己的老花矯視手術。 文:葉凌寒(眼科專科醫生) 編輯:林曉慧 電郵:[email protected] Read more

【有片】「做機」美容 能量深入皮層 HIFU緊膚 錯打變面癱

【明報專訊】提起美容「做機」,由彩光、激光到射頻,各有去斑、美白、去皺、緊致等不同功效;近期熱門的HIFU(高能量聚焦超聲波),標榜可深入皮層,刺激膠原蛋白增生,不少女士躍躍欲試。 然而,亂做一通,隨時灼傷皮膚,錯打HIFU更會傷及眼睛和面神經,扮靚前先要了解各種療程的潛在風險。 近期大熱的HIFU(High Intensity Focused Ultrasound,高能量聚焦超聲波)治療,主要針對皮膚鬆弛。皮膚及性病科專科醫生陳厚毅說,HIFU儀器釋出聚焦超聲波,熱能直達皮下刺激皮膚底層的膠原蛋白再生及重組,從而達到緊致、提升臉部輪廓等效果。 眼皮薄忌做 誤射眼球可致盲 「當儀器換上不同深度的機頭,能量可以聚焦在皮膚不同的層面。每位病人、每個臉部位置所做的深度也不同,必須小心處理。一般來說,臉頰位置可以深入一點;但是額頭位置不可太深,否則打落頭骨。」操作者需要深入了解皮膚結構。眼皮位置很薄,絕對不適宜做HIFU,因為HIFU能量可以穿透眼罩。如果不慎誤射眼球,或影響視力,甚至致盲。另外,臉部和頸部均有神經線;一旦受損,可以影響臉部表情。 不能「一隻激光走天涯」 至於彩光和激光,屬光學治療,針對臉部膚色問題,包括色斑、胎痣、紋身;亦可用於減淡血管痣和脫毛。「簡單來說,激光治療利用不同波長的光能,針對改善皮膚特定問題。舉例說,黑色素瘤吸收特定波長激光,色素就會分解。」陳厚毅說。 由於不同色斑、血管痣、毛囊等對於不同波長的激光有不同的吸收程度和反應,「『一隻激光走天涯』不可行的。如果一位病人想去斑,又想減退微絲血管,還想脫毛,一部激光儀器絕對不能解決所有問題」,他說。 激光劑量過高 脫毛反招疤 至於彩光,其實是混合式激光。他指出彩光包含七色(紅橙黃綠青藍紫)波長,因為是「大包圍」,它可同時改善不同的皮膚問題;但是相比針對性的激光,它比較溫和、效果也較慢。 進行光學治療,醫生的診斷十分重要。「斑是黑色,痣是黑色,暗瘡印都是黑色…… 如果沒有找出問題所在,亂打一通,可能出現『反黑』。」陳厚毅解釋,某些色斑(如﹕賀爾蒙斑),尤其在亞洲人,有可能出現「反黑」,即治療後變得更深色。 任何美容儀器,都是釋放高能量,風險高。操作者的知識、經驗和技術,最為重要。陳說﹕「曾有病人用激光脫唇毛後前來求診。因為唇毛幼細,若用激光劑量過高,容易灼傷。這位病人更出現疤痕組織增生,影響容貌。」 做得多未必好 看認證選擇 家庭醫生鄭志文指出,政府建議規管美容用途的醫療儀器,不過立法需時討論,有待進一步清晰化。他問﹕「坊間不少宣傳廣告,各種不同產地的激光彩光儀器,賣點全是『最新』。目前未有監管,市民應該如何揀選?」 「廣告可以寫得十分美好,可是未必達到預期效果。聽過有人自行網上買機,令人擔心。如果產品缺乏科研,加上操控不當,後果可以非常嚴重。」陳厚毅強調,醫學實證非常重要。他建議,接受任何療程之前,問清楚儀器有否做過科研,有沒有獲得權威機構如﹕美國食品及藥物管理局(FDA)認可。 醫生不建議病人接受過多或過量美容療程。「加鹽加醋加糖加辣,皮膚未必能夠負荷。每項治療均有風險;加上不同的創傷性,可能弄巧反拙。」陳厚毅鼓勵病人跟醫生溝通,先了解自己的問題和需要,再探討療程的展望和風險。 採訪:鄭寶華、許朝茵 文:麥穎姿 圖:馮凱鍵 編輯:梁小玲 ■有片睇 想現場直擊家庭醫生睇醫生,可登入 www.mingpaohealth.com/doc.htm

Read more

問醫生:激光治暗瘡?一般不建議

【明報專訊】鄭:鄭志文 陳﹕陳厚毅 觀:Facebook Live觀眾 觀﹕暗瘡和暗瘡疤痕,可否用激光治理? 陳﹕毛孔擴張,油脂分泌旺盛,細菌滋生導致發炎,就會出現暗瘡。某些激光或者彩光(加了特別過濾器)可治理暗瘡,原理是殺死細菌。但一般情况下,醫生不常建議病人使用光學治療處理暗瘡;因為服藥或塗藥膏非常有效。除非病人不宜服藥或懷孕,才會考慮使用光學治療。 至於暗瘡疤痕,視乎疤痕種類。疤痕組織增生(俗稱肉芽)未必需要激光或彩光,注射類固醇,可以逐漸改善。如果疤痕是平,沒有凹凸,可以透過激光、彩光或果酸治療,淡化暗瘡印。如果是凹凸洞(俗稱月球表面),可考慮分段激光或射頻治療。分段激光有別於一般激光;它在皮膚製造微細損傷,刺激皮膚更新。至於治療次數,視乎疤痕的嚴重程度和病人要求。 ■激光不會令皮膚變薄 觀﹕我做了幾年激光(1064波長)治療,皮膚變得好易敏感。激光會否令皮膚變薄?可否長期使用? 陳﹕由於機種繁多,先要清楚了解儀器是否真的達到1064波長。研究指出,激光不會令皮膚變薄,正確使用,基本上也沒問題;唯一擔心就是治療過分頻密,皮膚承受不了,可能變得敏感。另外,如果本身是乾燥皮膚,做完光學治療一定要注意保濕,同時要做好個人護膚工作(清潔、防曬、保濕)。 ■停做HIFU衰過以前? 觀﹕做過一次HIFU,是否以後要定時做?否則皮膚會差過以前? 陳﹕科研證實, HIFU(注意﹕儀器是否FDA認可)有效緊致皮膚,效果能夠維持約一年。不少病人擔心,治療效果維持一段時間,之後皮膚是否會立即鬆弛?HIFU的原理是刺激皮膚底層組織自我修復,過程並沒注入任何物質,所以即使停做亦不會出現反彈。不論射頻或HIFU,不需要每年或定期做,做不做完全視乎個人需要。 鄭﹕病人之所以覺得「不做就會差過以前」,或許他們做完治療之後,把專注力放在治療位置,不停觀察和比較。隨治療效果減退,就覺得這些轉變是反彈。 ■皮膚發炎不宜「做機」 觀﹕皮膚薄可不可以做HIFU? 陳﹕即使患有玫瑰痤瘡、濕疹或微絲血管比較明顯的病人,都可以做HIFU治療。不過,最重要的是接受治療時皮膚狀態是否穩定。如果剛巧皮膚炎症活躍,絕對不適宜「做機」。這樣不單不能達到效果,更有可能令炎症變差。應徵詢醫生意見,在適當時候才可進行HIFU治療。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