衛生處方:飲酒傷身 無安全水平

【明報專訊】你間中有沒有去happy hour,跟朋友「飲兩杯」?很多人喜歡在社交場合,尤其親友聚會、歡度節日時,「啤一啤」或者開一兩瓶葡萄酒共享。亦有人提倡每日淺嘗一兩杯紅酒來預防心臟病或改善健康。究竟所謂「飲酒護心」或「適量飲酒」有沒有科學根據?   ▲資料圖片   列第一類致癌物 眾所周知吸煙致癌,但很多人都不知道,其實世界衛生組織(世衛)轄下的國際癌症研究機構早於1988年已把「酒精飲品中的乙醇」,包括啤酒、紅酒、白酒、烈酒等,確認為第一類致癌物質(即致癌性5類中最高類別),即是與煙草、石棉及放射性輻射等一樣,對人類致癌性證據充分。 飲酒可引致超過200種疾病和損傷(包括癌症、心臟病、肝病、各種精神與行為障礙)。相關癌症包括口腔癌、咽癌、喉癌、食道癌、肝癌、大腸癌及女性乳癌。 很多人誤信每日飲小量酒精可保護心臟。但事實上,世衛從未建議為改善健康而飲酒,而本地亦有研究發現飲酒會增加長者死於缺血性心臟病的風險。醫學期刊《刺針》(Lancet)去年發表的一項研究報告顯示,酒精使用是造成全球疾病負擔的主要風險因素,並指出要確保健康不受損害,應該滴酒不沾。另外,就癌症而言,飲酒愈多,患癌風險愈大,即是沒有所謂的安全飲用水平!例如每日飲一罐啤酒,患上口腔癌的風險比不飲酒的人高三成;若增至每日兩罐啤酒,相關風險更會高至七成。   紅酒防癌缺證據 有指紅酒中的白藜蘆醇可抗氧化及防癌,但醫學研究顯示,人體中白藜蘆醇水平與罹患癌症或心臟疾病並沒有關聯。值得留意的是,就白藜蘆醇抗氧化能力的研究大多建基於動物實驗,現時仍缺乏科研證據證明對人體的效用。而且,動物實驗常用高劑量的白藜蘆醇,一般人根本難以通過飲紅酒或日常飲食攝取同等分量。事實上,白藜蘆醇亦存在於花生、葡萄和果醬等食物中,絕對毋須透過飲用紅酒攝取。 由於飲酒導致的傷害遠超其所謂的潛在好處,沒有飲酒習慣的人士絕對不應開始飲酒,而好杯中物之人亦應逐漸減少飲酒以減低傷害。孕婦、兒童及青少年、身體不適或正在服用藥物人士,以及正操作機器或駕駛的市民更加不應飲酒。 其實只要奉行健康生活,就是護心或減低患上心血管疾病的最佳方法,包括選擇少鹽少糖少油的食物,每周最少做150分鐘中等強度的帶氧體能活動,保持健康體重和腰圍,不飲酒及不吸煙。   如有興趣了解更多酒害的資訊,可瀏覽衛生署「酒為下著」網站:www.change4health.gov.hk/tc/alcoholfails 若想了解飲酒的潛在健康風險,可透過網上問卷評估:www.change4health.gov.hk/tc/audit   文:李嘉瑩(衛生署衛生防護中心高級醫生(疾病預防))   【營養要識】牛油果籽減重瘦身 含山埃單寧酸 阻吸收鈣鐵 進食過量可致抽筋 女性護眼貼士 防眼乾 【有片】預防運動:簡單運動 強肌增關節活動度   Read more

早中晚期各有對策 肝癌治療 新殺手鐧

【明報專訊】肝癌是香港第三大癌症殺手。肝癌早中期沒有明顯病徵,及至出現上腹痛、茶色小便、黃疸等徵狀,已步入晚期。但只要找出乙型或丙型肝炎帶菌者,定期體檢,就能及早發現癌蹤,透過手術或消融治療根治。   針對早中晚期肝癌,治療不斷改進。利用肝能再生的特性,如果剩餘肝不足者現在可以分階段切除腫瘤;而對付中期肝癌的動脈化療栓塞,是肝癌獨有的療法。晚期肝癌則有新的標靶藥出現,對華人的治療效果特別顯著。   香港肝癌及腸胃癌基金會 免費肝癌新藥 資助基層患者 名額70個   ▲([email protected])   早期:養肥左肝再切右肝 相對其他癌症,診斷肝癌比較容易,透過檢驗血液中的肝癌指標甲胎蛋白,和腹部超聲波偵測異常情况,再用電腦掃描、磁力共振掃描或正電子掃描確診。   近年肝癌手術切除安全性大大提高。另外,肝是可再生的器官,憑藉這特性,一些病人可接受分階段手術將癌腫切除。藥物方面,去年亦有新突破。除了已應用超過10年的第一代標靶藥物索拉非尼(Sorafenib),由日本研發的新標靶藥樂伐替尼(Lenvatinib),已於去年獲美國食品及藥物管理局(FDA)認可作為治療肝癌的一線標靶藥物,令晚期肝癌治療多一選擇。此外,免疫治療亦獲認可作為治療晚期肝癌。   醫治早期肝癌,手術切除是最理想的方法,不過正如上述,早期肝癌徵狀極不明顯,能夠經篩查及早發現的個案較少。只有兩成的肝癌患者可接受手術,而且患者的肝功能必須良好。如病人肝功能較差,但腫瘤小於5厘米,可接受消融治療,以熱能、冷凍或酒精注射等方法消滅癌腫瘤。   ▲([email protected])   另外,肝臟移植也是早期肝癌治療的其一方法。如腫瘤小於5厘米,數量少過3粒,便可透過換肝根治肝癌。然而能換肝的病人極少,只有2%至3%,最大原因是輪候屍肝捐贈時間長,而肝癌生長迅速,平均3個月已可增大一倍,因此不少病人都等不及肝移植便已經步入中晚期。比較常見的做法是親友捐肝,捐肝者需切除三分之二的肝臟予受贈者,但肝再生能力強,因此不會影響捐贈者的肝功能。   分段開刀 減低肝衰竭風險 近年切除肝腫瘤有更進一步發展,就是利用肝能再生的特性,以分階段手法,令切除腫瘤後剩餘肝體積不足的早期肝癌患者亦能受惠。腫瘤生長在右肝的機會較大,如右肝腫瘤較大或因位置而須切除整個右肝,病人剩餘的左肝體積少於三成,將大大增加肝衰竭風險。   分階段手術就是先將病人的右肝門靜脈結紮,再利用超聲刀將左右肝分離,令門靜脈血液全流至左肝,約一星期便可「谷大」左肝至適合手術的大小,再進行第二階段右肝腫瘤切除手術。 【有片】加熱化療藥洗肚 腹膜癌有救   ▲(明報製圖)   中期:姑息性治療 動脈注射重火力殺癌 中期肝癌是腫瘤已擴散至左右兩邊肝臟或入侵肝內門靜脈或肝靜脈,但仍未擴散到肝外靜脈或其他器官。中期肝癌患者中,小部分肝功能良好的病人仍然可以做手術切除,但大部分已難以根治,只能以姑息治療延長生命及紓緩徵狀。中期肝癌姑息性治療包括經動脈化療栓塞,以及經動脈或體外放射治療。   堵塞血液供應 餓死癌魔 經動脈化療栓塞,就是在病人腹股溝處動脈插入導管至肝動脈,將化療藥物及栓塞物局部注入腫瘤。此法與其他癌症透過靜脈注射化療藥不同,可「集中火力」將藥物直接注射至肝腫瘤,殺死癌細胞。而堵塞物如明膠海綿顆粒可截斷腫瘤的血液供應,斷絕營養,餓死癌細胞。此法可說是治療肝癌的獨有方法,其他癌症很少採用。除了經動脈化療,也可以經動脈將放射同位素Y-90注入腫瘤以消滅癌細胞。 化療傷身?標靶、免疫治療更好? 抗癌三大療法 各擅勝場   晚期:新標靶藥面世 療效更佳 如肝癌已到晚期,即腫瘤已擴散至主門靜脈、下腔靜脈或其他器官,治療方法主要為標靶治療和免疫治療,以延長患者的壽命。標靶藥物可針對干擾、抑制癌細胞某些特異蛋白質,從而阻截腫瘤的細胞生長和血管生成信號。免疫治療則是透過改變身體的免疫運作,以自身免疫系統抑制腫瘤。美國FDA現在把標靶治療列為晚期肝癌病人一線療法,免疫治療為二線。以肝癌來說,病人對免疫治療的反應率約為兩成。除了上述兩種一線標靶藥和二線免疫治療外,還有另兩種新標靶藥亦已獲美國FDA批准,作為晚期肝癌二線治療。   ▲(明報製圖)   過去10年,只有一種標靶藥物可供一線治療,至去年FDA認可樂伐替尼是治療肝癌的新一線標靶藥。醫學期刊《刺針》(The Lancet)刊登了全球21個地區有份參與的國際臨牀研究,包括香港瑪麗醫院,954名肝癌患者隨機分別接受樂伐替尼或索拉非尼,結果發現新藥效果更佳。   文:潘冬平(外科專科醫生、香港肝癌及腸胃癌基金會主席) 編輯:王翠麗 電郵:[email protected] 【男性健康】最佳男主角:前列腺癌篩查 其實靠估? 瘤言情深:抗癌路上眾生相 截擊超惡胰臟癌 高危族驗定基因 兩近親確診 家人風險高7倍     Read more

瘤言情深:抗癌教師的重要一課

【明報專訊】常言道「醫者父母心」,作為醫護人員,我們當然能夠單純用數字總結患者的病况,但在一堆堆冷冰冰的數字背後,是一個個有血有肉的病人。尤其對於癌症患者而言,由得知患上癌症一刻,到接受治療、面對治療帶來的副作用,以至康復後走出癌症的陰霾,每一段路都荊棘滿途。   ▲圖﹕謝至德   因此,腫瘤科醫生除了提供治療之外,更須如父母一樣,關顧病人的身心靈,鼓勵他們憑堅毅的意志打贏這場硬仗。不過,擁有一顆「父母心」的,又何止醫者?行醫多載,遇過幾位從事教育工作的癌症病人,他們春風化雨的故事教曉我們生命中的重要一課。   過往任職於公立醫院時,曾診治一位50多歲大學教授,他確診腸癌時不幸已是第四期。幸而,現今醫藥推陳出新,末期大腸癌患者仍有完全康復的機會。因此,這位教授乘着暑假接受手術,先把腸癌病灶切除,再以化療加標靶藥把肝轉移腫瘤縮小。為了不影響學生課業,他特意把課堂緊密的排在星期一至四,並於周末入院注射化療藥。化療療程的效果甚佳,本來值得高興,但該化療藥加上標靶藥的副作用卻讓他臉上暗瘡滿佈,影響儀容。   教授本來無打算告訴學生自己患癌,但在學生主動關心他的皮膚時,亦不願說謊作壞榜樣,唯有如實告知。當學生得知教授患癌時,全都呆若木雞。大概教授自己亦未曾想過,除了接踵而來的慰問卡和花束支持,學生更受他的積極態度感染,變得努力主動,準時交功課,成績亦突飛猛進。   面對晚期癌症,這位教授戰勝對死亡的恐懼,而他在化療期間仍然沒有放棄薪火相傳。終於,4個月化療加標靶療程後,他的肝轉移腫瘤大為縮小,並已透過手術切除。現在他正接受為期6個月的鞏固化療,其間仍然堅持上課。師生間的正能量互相感染,這段經歷定是他們生命中的深刻一課。   拒絕休假 堅持放學後電療 數年前,我亦遇過一名不幸患上早期乳癌的小學女教師。在切除腫瘤後,她需要接受荷爾蒙治療和電療穩定病情。猶記得第一次見面,她便主動詢問,能否在晚上6點後才接受電療。當時心生好奇便反問原因為何,傾談之下才得知原來她在全日制小學任教,3點半放學後還要開會至5點,為了不影響教育工作,才有此請求。雖然我再三向她解釋,縱然電療所引致身體疲憊的副作用多數較化療輕微,不過仍需預留時間休息。   經過幾番規勸,這位女教師仍然堅持每天早起授課,下課開會後再來接受電療。 她解釋,由於自己要帶領小學二、三年級,而這個年齡的小孩特別需要班主任照顧,擔心自己長時間休假會影響他們的學習進度。老實說,一個無病無痛的人,每天上班下班已經非常勞累,何况每天接受電療的癌症病人呢?可幸的是,上天不願人間失去一名良師,她經過治療後已完全康復。相信這位身教重於言教的老師,將來定能培養出優秀的社會棟樑,將這堂生命中的重要一課延續下去。   文:饒家棟(臨牀腫瘤科專科醫生) 瘤言情深:尋覓心中的常樂我淨 瘤言情深:抗癌路上眾生相 瘤言情深:鬥嘴的福氣   Read more

【中醫治療】醫徹中西:中西醫合璧藍圖

【明報專訊】中醫有用,西醫有用。如雙方可以多互動多對話,對市民病患絕對有好處。奈何兩方面的溝通有不同阻礙,常常引起不便。   ▲中西醫結合——推動中西醫結合,首要工作是把中醫有療效的社區病,寫出中西醫配合的藍圖。(資料圖片/明報製圖)   身為西醫者,覺得要對自己專業負責,把學到的用於病人身上;而西醫學中沒有中醫內容和方法,怎可以讓病人看中醫呢?一是不讓,務求自己的專業治療不因中醫介入而被影響;一是與中醫同時照顧同一病人,用信心放安心。   信心由哪裏來呢?現在多了很多中西醫並用的複雜專研,但對西醫來說也未及全面。為此,首要工作是把一些已有初步憑據、知道中醫有療效的社區病,寫出中西醫配合的全面藍圖。主要找出已經研究得到的各種資料,來顯示中西醫互動的可行性及困難,憑着證據支持,再尋找方案。   痛症中風癌症試行先導 醫院管理局從2014年已經開始在痛症、中風和癌症,這3種常見病種試行先導計劃,在醫院推行中西醫協作。這對日後中醫醫院發展造就了先機,更希望藉而發揮指導作用。   在社區,中醫西醫常為市民所用。本港的醫療制度十分完善,不應任由病患者因中西醫療多方面的落差而承受不必要的病苦。香港中西醫結合醫學會為此,於2015年5月展開「中西醫醫學平台及中西醫協作路向調查」(IJOP)。   今年,在創新科技署資助下,IJOP計劃能夠繼續第2階段。從多種病症中,選取了濕疹、中風後期、癌症,經資料分析及整理,進一步組織大學學院領導人、中醫專家、家庭醫生、專科醫生及教授,讓中醫西醫可就這些疾病案例、問題提出見解及關注點,甚至在治理方法上探討研究。在專業意見交流中找尋銜接細節,目標是藉此平台推廣中西醫交流溝通,建立一個協作治療策略框架,迎合中醫及西醫在病案治療中,得到各種資料及資源上的支持,使在推動基層醫療時有指引,令市民對中西醫實踐協作更為安心,使業界及廣大市民受惠。   文:余秋良(香港醫學專科學院院士、浸會大學中醫藥學院榮譽教授)   【中醫治療】穴位紓緩咳嗽 杏仁豬肺湯性溫助止咳 【中醫治療】芡實祛濕不全面 反致肚脹氣鬱 【中醫治療】知多啲:赤小豆祛濕最強慎用     Read more

吾生有杏:院長醫生周記(92):當醫生再變成病人

【明報專訊】前幾天有一位醫生同事向我求診,奇怪的是他並不是患上什麼奇難雜症,而是近月頸上長了不少黑色的斑點。這位醫生才40歲,身體一向健康,生活飲食正常,不煙不酒,也沒有家族病史。可是他擔心這些黑色斑點可能是某些癌症的預兆,所以便變得很焦慮,四出找同事求診。 ▲中大醫學院院長陳家亮 黑斑「凶兆」? 四出求醫 醫書中的確有記載頸項上黑斑點可能與多種癌病有關係,它的成因並不清楚,只是有些患上癌症的病人於發病前都有長出這些斑點。可是很多健康正常的人也會長出這些斑點,所以這皮膚的問題並不一定是「凶兆」。但這種憂心卻令我這位同事四出尋找更高明的醫生求醫。   他的第一位醫生是個博學多才的專家,看過這位同事的情况後便即時翻查典籍及文獻,結果他提出了十多個頸項患上黑色斑點可能性,並且覺得現階段很難確定病因,必須進一步詳細檢查,包括驗血、超聲波、電腦掃描等。   等待報告 心急如焚 已記不清做了多少項化驗,但等候報告需時,於是我這位憂心的同事又找另外的醫生求助。他的第二位醫生是個小心翼翼、按規矩程式做事的人。經過診斷後,他便向這同事說:「你的情况有可能非常嚴重,也可能沒有什麼問題。現階段我不能夠肯定,你自己也是醫生,應該明白箇中道理,還是耐心等候化驗報告才決定下一步吧。」   要做的檢查已經全都做過了,但這段等待報告的日子卻度日如年。身為醫生,知識愈多,憂心卻愈重。內心納悶,於是他也來找我談談他的情况。從他話語間可以感受到一種打從內心說不出來的厭煩,於是我對他說:「我想,你需要的並不是更多的化驗,或從另一位醫生告訴你什麼可能性或如何不肯定,這些公式化的答案,我們每天也不知重複地向病人說過多少遍。」 ▲資料圖片 我接着說:「當了醫生這麼多年,我的經驗或直覺告訴我,你不似是患上癌病或其他嚴重疾病。當然我沒有水晶球,也許我的判斷未必百分百正確,但身為醫生,我覺得我有責任把自己的想法告訴你,以免你過分擔心。」這位「病人醫生」聽到我這番話後,竟然欣喜地回應:「陳院長,你剛剛的那番說話,是近幾個星期我覺得最入心的!真的很多謝您,我今晚可以睡得好了!」   溝通正是良方妙藥 現今醫學發達,先進的科技及治療往往令行醫者忘記了我們與病人的溝通是最有效的良方妙藥。也許我們也愈來愈害怕出錯,怕病人失望,也怕病人投訴我們誤導或誤診,以至說話也變得愈來愈小心,醫患間的疏離也愈明顯。盼望這位「病人醫生」在確認自己身體無恙後,也會更懂得照顧病人心靈上的需要。   作者簡介:教學生、醫病人、做研究,中文大學醫學院院長陳家亮親筆分享杏林大小事 文:陳家亮 吾生有杏:院長醫生周記(91):在中東尋找機遇 吾生有杏:院長醫生周記(90):愛上你的膽 吾生有杏:院長醫生周記(88):疾病,你可以多狂傲?   Read more

瘤言情深:尋覓心中的常樂我淨

【明報專訊】曾於公立醫院腫瘤科工作多年,每天面對病人的生離死別,尤其當自己負責主診的病人不幸離世,內心倍感難過,久久未能釋懷。直到13年前,在工作壓力日積月累的情况下,首次嘗試接觸佛家信仰,心靈終於找到一片能夠短暫歇息的地方。如今,雖然人生不如意事十常八九,但每每看到置放在房間裏、由一位高僧親自寫上「常樂我淨」的書法牌匾,心靈總能感受片刻澄靜。 ▲圖﹕周游 現實世界裏,世人常談及死後的極樂世界,但若人的心境澄靜如鏡,出離生死煎逼之苦,相信在世時也能找到自己心中的一片樂土。 緣分聚散有定數 佛家裏的釋迦牟尼佛陀在物質豐饒的環境中長大成人,直到一次出遊,眼見人世間充滿老病死苦,便毅然放棄即將繼承的王位,捨棄權力和榮華富貴,出家禪修悟道,幾經艱辛和波折,最終在世間各種煩惱和困擾包圍下,找到心中一片淨土。 多年來,透過禪修、誦經念佛的習慣,每當被煩惱絲纏繞,便嘗試用心感悟,明白心中的鬱結既放不過自己,也會影響病人的情緒。學懂放下,對自己、病人也是一種解脫。 有人問,佛家常提及放下,豈非跟醫生盡力救人的職責相違背?固然,醫者仁心,盡力醫人乃份內事,但緣分聚散不由人,生有時,死有時,緣起緣滅皆有定數。曾聽說一個生動的比喻,指墳場是萬物衆生的終點站,所有人都排着隊等候死亡的來臨,惟當中有人插隊,而醫生的職責只是把這些插隊的人找出來,再把他們放到他們應當的位置,但和其他人一樣,死亡依舊是人生終歸需要面對的事情。 懼怕死前未知數 對比死亡,不少病人更懼怕死亡之前的未知之數。死亡什麼時候來臨,死亡到臨的一刻能否安詳辭世,凡此種種,都是不少病人心中的疑慮。一些病人因為上有高堂,下有子女,故非常緊張醫生能否把癌症根治。面對死亡,此乃人之常情,但病人亦須明白,醫生的治療方案非取決於病人緊張與否,而是根據病人的病情及身體狀况而定。倘若病情已經無法逆轉,醫生亦會傾向要病人及早作心理準備,即使死亡來臨時亦不至於束手無策。 面對未知的將來,聆聽是最佳良方。過去在公立醫院工作時,由於人手、時間所限,難以跟病人長談。曾有相熟朋友患上癌症,她為免耽誤我與其他病人會面的時間,遂每天致電我的太太,傾訴心中疑慮。由最初糾結於癌症治療的各種疑慮,到後來的生活趣事,無所不談。淡然處世,對死亡便無所畏懼。 常言道,人生是一趟旅程,途中跨過高山時或許風景萬千,到穿越低谷時卻又波折重重。在這趟短暫的旅途中,或許有人成為我們生命中的過客,在我們的生命線上不落半點痕迹;也或許有人一路相隨,陪伴我們走到生命的盡頭。當中的悲歡離合,無人能夠掌握。在高低跌宕的人生裏,如何保持隨遇而安、寧靜安然的心態,大概是一門畢生的學問。 文:蔡添成(臨牀腫瘤科專科醫生)   Read more

醫言有理:中性細胞數量減 細菌感染風險增

【明報專訊】30歲的陳先生不幸患上了淋巴癌,正接受化療加標靶藥物治療。化療後兩個星期,突然發燒超過攝氏39℃。此情况屬「急症」,病情可迅速急轉直下。陳先生火速趕往醫院急症室求診,馬上入院接受「抗生素靜脈注射」(Intravenous antibiotic injections)。醫生同時處方「升白針」(Granulocyte Colony Stimulating Factor, G-CSF),可令「中性細胞」數目加速回升。 ▲注意清潔——正在接受化療的病人,小心細菌感染,建議常洗手,或用酒精擦手,並用潤膚液防止皮膚乾燥破裂。([email protected]) 骨髓造血,包括「紅血球」、「白血球」及「血小板」;白血球亦有多種,包括「中性細胞」(Neutrophils)、「淋巴細胞」(Lymphocytes)、「單核細胞」(Monocytes)、「嗜酸性粒細胞」(Eosinophils)及「嗜鹼性粒細胞」(Basophils)。「中性細胞」專對付「細菌感染」,其數量減少,可致中性粒細胞減少症(Neutropenia),即時增加細菌感染風險。 化療藥令中性細胞數量下降 不少癌症患者需要接受「化療」,尤其血癌病人;化療藥物殺死癌細胞,同時短暫抑制骨髓細胞造血,令「中性細胞」數量下降,病者容易受細菌感染,尤其「革蘭氏陰性菌」(Gram negative bacteria)。「中性細胞」數目長期處於極低位,更增加「真菌感染」(Fungal infection)風險。 除了發燒,中性粒細胞減少症患者或有其他病徵,包括「寒顫」(Chills and rigors)、「喉嚨痛」、「口腔潰瘍」、「咳嗽」、「氣促」、「腹瀉」、「肛門疼痛」、「小便灼痛」及「皮疹」等,顯示身體受感染部位。 化療病人需格外注重衛生 若癌症患者正接受化療,應小心保護自己,免受細菌感染。建議常洗手,或用酒精擦手;避免到人多地方或接觸生病親友,尤其小童,更千萬不可處理狗貓或其他寵物的排泄物。每天用軟牙刷刷牙,並同時使用漱口水預防口腔潰瘍。不要與他人共享食物、杯子、器具或其他個人物品。每天洗澡,並用潤膚乳液防止皮膚乾燥破裂。避免生冷及有骨食物,一切飲食必須加熱或煮熟,水果定要去皮。 文:梁憲孫(血液及血液腫瘤科專科醫生)   Read more

【男性健康】最佳男主角:前列腺癌篩查 其實靠估?

【明報專訊】老陳是我的鄰居,年過五十,無甚病痛。最近一個與他年齡相近的朋友確診前列腺癌,令他憂心自己會否也有這個疾病。「你認為我是否應該接受前列腺癌篩查?但聽說檢查風險高,做了反而更壞。」的確,五十歲開始,男士患前列腺癌的風險便會上升,但不等於所有年長男性必然出事;即使是家有直系親屬如父親及兄弟曾患此病,又或體格肥胖,風險也只較別人為高而已。 ▲癌症檢查——PSA指數的升降受多種因素影響,未必一定由腫瘤所致,最準確的方法是抽針檢查。([email protected]) 磁力共振導航定位 找出疑似腫瘤 基本的前列腺癌篩查包括肛門指檢,醫生以手指檢查男士的肛門,了解是否有不明硬塊存在;另外也要化驗血液中的前列腺特異抗原(total PSA),如果數字上升異常,那就需要更精準的檢查——抽取前列腺活組織化驗。對很多癌症而言,及早找出腫瘤並治療,有助減低惡化及死亡風險。不過,部分前列腺癌生長得極為緩慢,甚至直到年老患者因其他疾病去世後都還沒爆發出來;所以一經檢查揪出,醫生會與患者和家人研究不同的治療方案,以決定究竟是採取監察治療、荷爾蒙注射,抑或選擇微創手術會有較理想的成效。 另一方面,肛門指檢及PSA檢查也非百分百準確,特別是PSA指數的升降,除了受癌症影響,亦可能與良性前列腺增生或前列腺炎有關。換言之,PSA指數升高未必由腫瘤所致,但男士或要接受抽針檢查來確認,過程固然不好受,而且也有可能出現如尿頻或排尿困難等短期副作用,細菌感染個案則較罕見。儘管抽針檢查是確診前列腺癌的黃金標準,但傳統方法是在前列腺穿刺至少12針,如果剛好所有抽針位置都避開了腫瘤,那就會有走漏眼之虞了。 站在醫生立場,必須謹慎揀選適合的男士接受前列腺癌篩查,以免招來不必要的憂慮,以及避免過度檢查與治療。當然,有高危因素的男士,有必要定期接受檢查;至於沒有高危因素者而突然有前列腺癌徵狀,如排尿困難、尿頻、尿流緩慢、排尿時疼痛、血尿或精液有血,甚至有尿瀦留等,都不應怠慢,需立即尋求醫生協助。 即使有需要檢查,現今科技亦可帶來精準的診斷。前列腺健康指數(Prostate Health Index, PHI)顯示的癌症資料比起傳統PSA檢查更多;泌尿外科醫生亦可以磁力共振導航定位(MR / ultrasound fusion-guided targeted prostate biopsy)為患者找出前列腺中疑似有腫瘤的位置,於抽針時便可直達該處,大大提高命中率。男士與其胡思亂想,不如找醫生傾談,看看是否有需要檢查吧。 文:傅錦峯(泌尿外科專科醫生、香港男士健康學會召集人)   Read more

瘤言情深:抗癌路上眾生相

【明報專訊】行醫多年,見盡病人在抗癌路上的各種心態。有年輕患者確診時本應有藥可醫,卻因為各種原因放棄治療,到最後撒手塵寰;亦有病情不太樂觀的患者徘徊於鬼門關,卻能於死亡邊緣努力掙扎,得以存活至今。 曾有一個三十多歲、育有一歲幼兒的病人,確診肺癌時已屆第四期,所幸是該種肺癌屬EGFR基因突變型,有相應的標靶藥物治療,藥費每月一萬多,對於這個來自中產家庭的病人來說,藥物的醫療開支尚可負擔。令人惋惜的是病人斷言拒絕接受藥物治療,雖然答應定時覆診,但每次覆診都只會追問癌指數的變化。眼見病人的癌指數不斷上升,病情每况愈下,即使醫生花盡唇舌規勸仍無動於中。連番追問之下,病人終坦言一直服食中藥,縱使病情持續惡化的事實擺在眼前,仍無法說服病人轉用或加上標靶藥物治療。最終病人於一年多後病逝,實在相當可惜。中藥自古流傳至今固然有其效用,但若病人願意聆聽醫生意見,根據病情調整治療方案,甚至適當地佈置中西合璧的癌症治療方案,結局或許會截然不同。 又有另一個三十多歲的直腸癌患者,原本或可以透過電、化療,以及手術切除治療,但病人還未接受首次電療已決定放棄,經護士聯絡病人,查探原因之後,才發現病人正在接受坊間流傳、未經科學驗證的自然療法。 同類個案,多年來屢見不鮮。細想之下,與根深蒂固的癌症負面觀感不無關係。過往癌症形同絕症,每當聽見癌症治療,定必聞癌變色。即使如今藥物推陳出新,嘔吐、腸胃不適等副作用已有方法應對,但始終未能改變大衆的負面觀感,令不少病人選擇一些宣稱同樣有效,但沒有什麽副作用的治療方案。 怕副作用 寧選未經科學驗證療法 接受治療與否,各人有不同的考量。藥物費用、副作用、治療期間和之後的生活質素、治療的目標到底是根治還是紓緩,都是不少病人和家屬的考慮因素。有比較年長的病人寧願把財富留給下一代,亦有病人希望得知自己尚餘多少壽命,只盼望走到生命的盡頭可以減少受癌魔折磨。 由於不少癌症藥物價錢昂貴,所以一些病人在應否接受藥物治療上遲疑未決,不知道應否耗費大量金錢為自己續命。對於病人心中的疑慮,醫生固然有問必答,但病人亦切忌執著於藥物為病人延長的壽命中位數,否則得知數字後感覺替生命設限,心裏只會更難受。 另外,家人朋友也是影響患者選擇治療方向的一個重要因素。過往在公立醫院與新確診病人會面的時候,即使病人的輪候數量不容許我們深入了解每一名病人,但至少會在第一次見面的時候邀請病人的家屬一同陪診,從病人與家人的言談間評估他們對各個因素的接受程度。 病人面對癌症,猶如置身黑暗之中,對前方的未知充滿恐懼。作為醫生,只能耐心了解患者和家人的恐懼和考慮,盡力為他們解釋清楚,做好心理準備,一步步帶領病人迎接前方的挑戰。 文:蔡添成(臨牀腫瘤科專科醫生)   Read more

截擊超惡胰臟癌 高危族驗定基因 兩近親確診 家人風險高7倍

【明報專訊】胰臟癌是癌症殺手中的殺手,五年存活率5%至8%,為所有主要癌症中最低。大部分患者發現時已屆中晚期,只有約20%的病人適合動手術作根治性切除,其餘患者治療以化療為主。雖然近年隨新藥面世,患者的生存機會已有所提升,但整體而言治療效果仍難言理想。 ▲上升趨勢——胰臟癌有按年上升的趨勢,由2008年的448宗新症個案升至2016年的702宗,而根據西方國家經驗,胰臟癌個案仍會進一步上升。([email protected]/明報製圖) 根據香港癌症病人資料庫,胰臟癌個案有上升趨勢,新症個案由2008年的448宗升至2016年的702宗,並躍升為香港第六號癌症殺手,2016年共有678人死於此病。根據西方國家的經驗,胰臟癌個案未來相信仍會進一步上升,情况令人憂慮。 ▲(明報製圖) 10%至15%個案有遺傳因素 胰臟癌的具體成因不完全清楚。大部分個案為基因後天偶發突變(sporadic)引起,引致基因突變的高危因素包括:吸煙、酗酒、肥胖、缺乏運動、慢性胰臟炎等。按西方國家的研究,約10%至15%胰臟癌個案有遺傳(genetic)因素,當中又可再分為兩類: 1. 家族性胰臟癌(Familial pancreatic cancer) 家族中有最少兩名近親(兄弟姊妹、父母或子女)確診罹患胰臟癌,而本身非遺傳性腫瘤綜合症患者,便屬家族性胰臟癌。根據統計,若有一個近親罹患胰臟癌,其餘家族成員的罹患風險會比一般人高出3至5倍;有兩個近親罹患胰臟癌,風險比常人高5至7倍;三個近親罹患胰臟癌,風險高30倍。 2. 遺傳性腫瘤綜合症(Hereditary Cancer Syndrome) 我們與生俱來擁有約3萬組基因,每組基因有一對,一個從父親遺傳,一個從母親遺傳。當中小部分的基因對抑制或促進癌症形成起關鍵作用。遺傳性腫瘤綜合症患者,其抑制或促進癌症的基因帶有先天缺陷(Germline mutation),也就是說在一對染色體中,其中一條基因天生便有缺陷,當人體在生長過程中,因環境或其他因素,另一條基因亦發生變異時,細胞便容易不受控制,大大增加患癌風險;而父母有缺陷的基因亦有可能傳給下一代。 在眾多與胰臟癌有關的遺傳性腫瘤綜合症,其中以遺傳性乳癌與卵巢癌症候群(Hereditary breast and ovarian cancer syndrome)較為普遍。此癌症候群源自BRCA1或BRCA2基因變異,這兩個基因皆屬抑癌基因(Tumor-suppressor gene),負責修復損壞的DNA。因此,當BRCA基因發生缺陷,DNA受到攻擊而斷裂破壞後會無法正確修復,細胞內DNA損壞累積到一定程度,細胞就會發生癌變。 ▲遺傳因素——約10%至15%胰臟癌個案有遺傳因素,現時科技已可透過驗血找出問題基因,幫助醫生找出對應預防和治療方案。([email protected]) BRCA基因與乳癌及卵巢癌的關聯,因荷李活女星安祖蓮娜祖莉接受預防性雙乳房切除手術而廣為人知。帶有BRCA基因突變的人,終其一生患上乳癌的風險高達約40%至87%,卵巢癌約16%至60%,發病年齡亦會較一般人年輕。至於胰臟癌,愈來愈多數據顯示BRCA基因突變者患胰臟癌的風險亦會增加,大型研究顯示患胰臟癌風險比常人高出兩倍;但有別於乳癌及卵巢癌,BRCA相關的胰臟癌的發病年齡與其他胰臟癌患者無異。 及早發現或可作手術 存活率較理想 如何篩查及預防胰臟癌,現時醫學界仍未有確切定論,需要更多的相關研究才能制訂合適指引。在最新發表、經過16年追蹤的研究報告,在高危群組中,透過篩查發現的胰臟癌一般較為早期,較多病人適合接受根治性的手術,存活率亦較理想。我們仍需要更多數據確認相關研究結果。很多權威組織亦建議高危一族定期作超聲波內視鏡(Endoscopic ultrasound)及磁力共振(MRI)檢查,以策萬全。 高危一族包括: –家族中有最少兩名近親確診罹患胰臟癌 –帶有先天性基因缺陷的遺傳性腫瘤綜合症患者: –BRCA、PALB2:遺傳性乳癌與卵巢癌症候群(Hereditary breast and ovarian cancer syndrome) –CDKN2A:家族性非典型性多痣和黑色素瘤症候群(Familial atypical multiple mole melanoma) –錯配修補基因(Mismatch Repair genes、MMR基因) MLH1、MSH2、MSH6、PMS2:連氏綜合症(Lynch syndrome),舊稱遺傳性非瘜肉結直腸癌症候群 –STK11:黑斑息肉症候群(Peutz-Jeghers syndrome) –PRSS1:遺傳性胰腺炎(Hereditary Pancreatitis)等 ▲(明報製圖) 基因測試 有助個人化治療 另一方面,西方研究顯示約有10%至15%的胰臟癌患者,帶有先天性基因缺陷但自己未有徵狀或察覺,有問題的基因有可能傳給下一代。現時科技可透過血液準確測試基因,檢驗患者是否帶有問題基因,及早識別有助作出相應措施。 治療方面,透過血液檢驗能找出10%至15%帶有先天性基因缺陷的胰臟癌患者。近年研究指出,找出問題基因往往能幫助醫生找出對應的標靶藥或免疫治療,制訂個人化的治療。例如:BRCA基因變異者較適合用鉑金類(Platinum)化療及PARP抑製劑;錯配修補基因(MMR基因)變異則較適合接受免疫治療等等。我們仍需更大型的臨牀研究證實其功效,但對於治療選項甚少的胰臟癌患者,這無疑帶來新希望。 期望在不久的將來,隨更多的研究結果面世,我們能制訂更有效的胰臟癌篩查及預防指引,同時透過基因測試技術為病人提供更個人化的治療。現時大部分遺傳性胰臟癌的數據均源自西方國家,期望香港在未來建立相關的數據庫,以助更有效應對此癌症殺手中的殺手。 文:蔣子樑(香港大學臨牀腫瘤科臨牀助理教授) 編輯:梁小玲 電郵:[email protected]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