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中晚期各有對策 肝癌治療 新殺手鐧

【明報專訊】肝癌是香港第三大癌症殺手。肝癌早中期沒有明顯病徵,及至出現上腹痛、茶色小便、黃疸等徵狀,已步入晚期。但只要找出乙型或丙型肝炎帶菌者,定期體檢,就能及早發現癌蹤,透過手術或消融治療根治。   針對早中晚期肝癌,治療不斷改進。利用肝能再生的特性,如果剩餘肝不足者現在可以分階段切除腫瘤;而對付中期肝癌的動脈化療栓塞,是肝癌獨有的療法。晚期肝癌則有新的標靶藥出現,對華人的治療效果特別顯著。   香港肝癌及腸胃癌基金會 免費肝癌新藥 資助基層患者 名額70個   ▲([email protected])   早期:養肥左肝再切右肝 相對其他癌症,診斷肝癌比較容易,透過檢驗血液中的肝癌指標甲胎蛋白,和腹部超聲波偵測異常情况,再用電腦掃描、磁力共振掃描或正電子掃描確診。   近年肝癌手術切除安全性大大提高。另外,肝是可再生的器官,憑藉這特性,一些病人可接受分階段手術將癌腫切除。藥物方面,去年亦有新突破。除了已應用超過10年的第一代標靶藥物索拉非尼(Sorafenib),由日本研發的新標靶藥樂伐替尼(Lenvatinib),已於去年獲美國食品及藥物管理局(FDA)認可作為治療肝癌的一線標靶藥物,令晚期肝癌治療多一選擇。此外,免疫治療亦獲認可作為治療晚期肝癌。   醫治早期肝癌,手術切除是最理想的方法,不過正如上述,早期肝癌徵狀極不明顯,能夠經篩查及早發現的個案較少。只有兩成的肝癌患者可接受手術,而且患者的肝功能必須良好。如病人肝功能較差,但腫瘤小於5厘米,可接受消融治療,以熱能、冷凍或酒精注射等方法消滅癌腫瘤。   ▲([email protected])   另外,肝臟移植也是早期肝癌治療的其一方法。如腫瘤小於5厘米,數量少過3粒,便可透過換肝根治肝癌。然而能換肝的病人極少,只有2%至3%,最大原因是輪候屍肝捐贈時間長,而肝癌生長迅速,平均3個月已可增大一倍,因此不少病人都等不及肝移植便已經步入中晚期。比較常見的做法是親友捐肝,捐肝者需切除三分之二的肝臟予受贈者,但肝再生能力強,因此不會影響捐贈者的肝功能。   分段開刀 減低肝衰竭風險 近年切除肝腫瘤有更進一步發展,就是利用肝能再生的特性,以分階段手法,令切除腫瘤後剩餘肝體積不足的早期肝癌患者亦能受惠。腫瘤生長在右肝的機會較大,如右肝腫瘤較大或因位置而須切除整個右肝,病人剩餘的左肝體積少於三成,將大大增加肝衰竭風險。   分階段手術就是先將病人的右肝門靜脈結紮,再利用超聲刀將左右肝分離,令門靜脈血液全流至左肝,約一星期便可「谷大」左肝至適合手術的大小,再進行第二階段右肝腫瘤切除手術。 【有片】加熱化療藥洗肚 腹膜癌有救   ▲(明報製圖)   中期:姑息性治療 動脈注射重火力殺癌 中期肝癌是腫瘤已擴散至左右兩邊肝臟或入侵肝內門靜脈或肝靜脈,但仍未擴散到肝外靜脈或其他器官。中期肝癌患者中,小部分肝功能良好的病人仍然可以做手術切除,但大部分已難以根治,只能以姑息治療延長生命及紓緩徵狀。中期肝癌姑息性治療包括經動脈化療栓塞,以及經動脈或體外放射治療。   堵塞血液供應 餓死癌魔 經動脈化療栓塞,就是在病人腹股溝處動脈插入導管至肝動脈,將化療藥物及栓塞物局部注入腫瘤。此法與其他癌症透過靜脈注射化療藥不同,可「集中火力」將藥物直接注射至肝腫瘤,殺死癌細胞。而堵塞物如明膠海綿顆粒可截斷腫瘤的血液供應,斷絕營養,餓死癌細胞。此法可說是治療肝癌的獨有方法,其他癌症很少採用。除了經動脈化療,也可以經動脈將放射同位素Y-90注入腫瘤以消滅癌細胞。 化療傷身?標靶、免疫治療更好? 抗癌三大療法 各擅勝場   晚期:新標靶藥面世 療效更佳 如肝癌已到晚期,即腫瘤已擴散至主門靜脈、下腔靜脈或其他器官,治療方法主要為標靶治療和免疫治療,以延長患者的壽命。標靶藥物可針對干擾、抑制癌細胞某些特異蛋白質,從而阻截腫瘤的細胞生長和血管生成信號。免疫治療則是透過改變身體的免疫運作,以自身免疫系統抑制腫瘤。美國FDA現在把標靶治療列為晚期肝癌病人一線療法,免疫治療為二線。以肝癌來說,病人對免疫治療的反應率約為兩成。除了上述兩種一線標靶藥和二線免疫治療外,還有另兩種新標靶藥亦已獲美國FDA批准,作為晚期肝癌二線治療。   ▲(明報製圖)   過去10年,只有一種標靶藥物可供一線治療,至去年FDA認可樂伐替尼是治療肝癌的新一線標靶藥。醫學期刊《刺針》(The Lancet)刊登了全球21個地區有份參與的國際臨牀研究,包括香港瑪麗醫院,954名肝癌患者隨機分別接受樂伐替尼或索拉非尼,結果發現新藥效果更佳。   文:潘冬平(外科專科醫生、香港肝癌及腸胃癌基金會主席) 編輯:王翠麗 電郵:[email protected] 【男性健康】最佳男主角:前列腺癌篩查 其實靠估? 瘤言情深:抗癌路上眾生相 截擊超惡胰臟癌 高危族驗定基因 兩近親確診 家人風險高7倍     Read more

香港肝癌及腸胃癌基金會 免費肝癌新藥 資助基層患者 名額70個

【明報專訊】肝癌在華人族群中尤其肆虐,全球一半患者為華人。《刺針》的研究進一步審視中國、台灣、香港的肝癌患者用藥情况。新一線標靶藥的總存活期中位數13.6個月,當中華人總存活期中位數15.0個月,顯示新藥對華人療效更顯注。   ▲yodiyim、[email protected]   現時,第一代標靶藥索拉非尼屬醫院管理局關愛基金資助藥物,樂伐替尼雖已於香港註冊,但仍未納入關愛基金資助項目,屬於自費藥物。兩種標靶藥藥費相若,每月4至5萬港元,對基層患者來說,是沉重的經濟負擔。   香港肝癌及腸胃癌基金會推出「樂伐替尼藥物資助計劃」,幫助基層肝癌患者。申請獲批核後,受助者可於聖雅各福群會惠澤社區藥房領取免費藥物,直至停藥為止,名額70個。   申請資格 持有香港身分證 家庭資產不超過40萬港元 在醫管局轄下公立醫院接受治療,獲發樂伐替尼自費藥物處方 公立醫院醫生轉介信   查詢:2831 3289、2389 9456、2116 4958 網址:charityservices.sjs.org.hk/charity/pharmacy 資料來源:香港肝癌及腸胃癌基金會   肝癌放射治療新公式 減逾半劑量降傷害 瘤言情深:抗癌教師的重要一課 【有片】加熱化療藥洗肚 腹膜癌有救     Read more

港大研究:乙肝患者近半不自知 收入愈低甲肝戊肝感染率愈高

【明報專訊】乙型和丙型肝炎是肝癌主要成因之一,及早治療有效減低風險。不過港大於2015至16年間為逾1萬名市民篩查肝炎,發現7.8%患乙肝,其中高達48%患者不自知,或錯失黃金治療期。研究又發現愈貧窮的群組,甲型和戊型肝炎的感染率愈高,相信與生活環境有關。研究團隊促請實施全民乙肝篩查,助及早診斷和治療減死亡率。衛生署指出,預防及控制病毒性肝炎督導委員會將制定一套全面覆蓋病毒性肝炎預防及治療的策略。明報記者 香港大學腸胃及肝臟科、公共衛生學院和香港肝壽基金在2015年2月至2016年7月,做本港首個大型病毒性肝炎篩查研究,為全港18區10,256名18至75歲漢族成人,檢驗甲、乙、丙、丁和戊型5種肝炎病毒。   感染率貧富懸殊 料與生活環境有關 研究發現,有甲型和戊型肝炎抗體的人分別為65.1%和33.3%,代表他們曾受病毒感染。研究同時發現,兩種肝炎的抗體陽性率與受訪者家庭收入成反比,例如甲肝和戊肝陽性比率在月入1萬元以下群組,分別為80.7%和41.4%,遠高於整體水平;3萬元以上群組則是48.2%和22.9%,研究團隊相信與低收入者生活環境較差,或較易進食未煮熟的受污染食物如海鮮和豬肝臟有關。甲型和戊型肝炎普遍能引起急性肝炎,死亡率低。 母染乙肝者 患病風險高4倍 至於肝硬化和肝癌元兇之一的乙肝,是次研究發現受訪者中患者比例為7.8%,當中達48%不知自己受感染,研究發現染乙肝最大的危險因素為母親是乙肝患者,母親染乙肝者,患病風險高3.8倍。研究又指出,本港1988年推行乙肝疫苗接種計劃後出生者,患病率為1.8%,遠低於接種計劃前出生群組的8.3%。港大醫學院內科學系臨牀副教授司徒偉基指出,結果反映乙肝疫苗很有效,接種後患病風險大減85%。 肝硬化和肝癌另一主因丙肝在港流行程度較低,上述研究發現僅0.5%曾染丙肝。另今次研究無發現有丁型肝炎感染者。研究團隊已轉介乙型和丙型肝炎病毒陽性市民至專科跟進。   學者倡全民篩查乙肝 衛署:將訂全面策略 乙肝初期病徵不明顯,港大內科學系腸胃及肝臟科講座教授袁孟峰指出,有乙肝病人至出現肝硬化等併發症才知患病,錯過黃金治療期,促請本港實施全民乙型肝炎篩查。他又說,驗血篩檢成本每人每次約20至30元,加上乙肝藥費便宜,相信大型篩查有助市民及早診斷和治療,減低死亡率,並減低對醫療系統的負擔。 6%市民打甲肝疫苗 倡推接種計劃 此外,司徒偉基指出,今次研究發現僅6%市民有注射甲肝疫苗,但本港甲肝患病率高,建議沒染過甲肝者可打疫苗預防,又認為未來可考慮人群甲肝疫苗接種計劃;並建議篩查丙肝高危人口,如曾共用針筒者。袁孟峰續說,丙肝藥費雖高昂,一個療程達9萬至20萬元,但逾95%接受治療者可根治。 衛生署昨回覆查詢稱,為消除病毒性肝炎對本港公共衛生的威脅,預防及控制病毒性肝炎督導委員會已於去年成立,會制定一套全面覆蓋病毒性肝炎預防及治療的策略。 ▲港大醫學院做的全港首個大型病毒性肝炎篩查發現,7.8%接受篩查者患乙型肝炎,其中48%病人患病而不自知,研究團隊成員袁孟峰(左二)和司徒偉基(右二)促請推行全民乙型肝炎篩查,助及早診斷和治療減低死亡率。(馮凱鍵攝)   Read more

肝癌放射治療新公式 減逾半劑量降傷害

【明報專訊】肝癌為本港第三大癌症殺手,目前約八成原發性肝癌患者不適合接受切除手術,部分患者可接受「釔-90微粒體內放射治療」。醫學界過往計算釔-90注射量時,沒有區分腫瘤與正常組織,亦無考慮體積及惡性程度,或導致吸收劑量不足或過多。養和醫院團隊設計出新公式,大部分病人可減少超過一半的注射量,減低對其他肝組織的傷害。 養和醫院團隊2014年展開為期3年的臨牀研究,設計出新公式計算「釔-90微粒體內放射治療」注射量,發現大部分病人可減少超過一半的釔-90注射量。養和醫院內科腫瘤科名譽顧問醫生梁惠棠(左二)表示,如注射量過多,或會出現放射性肝炎,令肝功能衰退。(許芳文攝) 近八成患者不適合切除手術 目前以手術切除病灶為原發性肝癌的一線治療,惟接近八成肝癌患者因腫瘤太大或接近主要血管,不適合接受手術,釔-90微粒體內放射治療是另一選項。 養和醫院內科腫瘤科名譽顧問醫生梁惠棠表示,釔-90治療是將導管由患者大腿內側引入肝臟動脈,再注入放射性釔-90(Yttrium-90)同位素微粒,微粒可隨血液積聚在腫瘤的小血管,並釋出輻射消滅腫瘤。 傳統劑量劃一 沒考慮腫瘤大小惡性程度 梁指出,過往醫學界將整個肝臟作為目標,目標劑量劃一為120格雷(Gy),即每公斤肝臟組織吸收120焦耳輻射量,從而計算所需釔-90注射量。但傳統方式並無區分腫瘤與正常組織,亦沒考慮腫瘤大小及惡性程度,若腫瘤太大、太惡,可令腫瘤吸收劑量不足:若腫瘤體積較小或低惡性,則會因劑量過多而導致不必要的副作用,例如出現放射性肝炎,令肝功能衰退,若輻射物質流至肺部可引致肺炎。 養和團隊於2014年展開為期3年的臨牀研究,共分析62名接受釔-90放射治療的病人,並首次利用雙追蹤劑正電子掃描,分析腫瘤體積及惡性程度。養和醫院核子醫學科專科醫生張盛基表示,研究有助設計新公式,計算出個人化的注射量。他指低惡性腫瘤可調低注射量,研究中大部分病人減少超過50%的釔-90注射量,降低對周圍組織的傷害。研究結果已刊登於國際期刊European Journal of Nuclear Medicine and Molecular Imaging。 60歲的李先生是乙肝帶菌者,今年3月確診肝癌,惟腫瘤體積太大並接近靜脈,無法接受手術。他在年中接受釔-90治療後,腫瘤縮小,正常肝組織由35%增加至48%,其後接受肝臟切除手術,毋須化療或電療,肝功能回復正常。 梁惠棠補充,約15%至20%的原發性肝癌病人可接受釔-90治療,費用約為30萬元。 Read more

港大免疫治療醫肝癌 存活期多8個月

【明報專訊】人體免疫系統理應可消滅癌細胞,惟體內「煞車機制」一旦被激活,會令免疫細胞無法辨認癌細胞,猶如「武功盡廢」。今年奪得諾貝爾醫學獎的美日學者,發現免疫細胞上的蛋白「CTLA-4」及「PD-1」為煞車的「元兇」,研發出相應抑制劑,使免疫細胞重新辨識並消滅癌細胞。港大醫學院利用「PD-1抑制劑」治療中至晚期肝癌患者,發現先用免疫治療的存活期中位數達兩年,比標靶治療多8個月,免疫治療有望可作肝癌的第一線治療。 港大醫學院內科學系臨牀副教授邱宗祥表示,如肝癌細胞未入侵血管,患者可接受局部切除手術,惟少於三成病人可透過手術清除癌細胞;肝移植的病人更少於一成。若手術等方法不奏效,病人可接受標靶治療,但標靶藥只對三至四成患者有效。 抑制劑阻癌細胞扮「正常」 有見及此,港大醫學院循免疫療法開拓治療肝癌的新方向。邱解釋,免疫細胞「T細胞」表面的蛋白「PD-1」會與癌細胞表面的「PD-L1」結合,激活體內的「煞車機制」,癌細胞「易容」成正常細胞,令T細胞無法辨識及發動攻擊,而利用「PD-1抑制劑」就可阻止兩者結合,重新揭開癌細胞的面紗,讓免疫系統殺滅癌細胞。 他表示,研究團隊早前招募瑪麗醫院肝癌病人接受第一期臨牀研究,測試「PD-1抑制劑」安全性,發現病人整體存活中位數為13個月以上,少於一成患者的肝功能受損。團隊其後招募中至晚期患者作第三期臨牀研究,比較免疫治療與標靶治療成效,先用免疫治療的患者存活期中位數達兩年,比標靶治療多8個月,明年初會發表詳細結果,有望推動免疫治療成為肝癌的第一線治療。 有望成肝癌第一線治療 邱續說,一名55歲女子2013年確診肝癌,接受手術後癌症復發,並擴散至肺部,接受標靶治療及化療均無效。病人於2015年5月起接受免疫治療,6周見效,目前肺部腫瘤完全消失,肝臟由原本有兩個2至3厘米的腫瘤,減至剩餘一個1厘米腫瘤,情况穩定。 邱表示,多數肝癌病人都適合接受免疫治療,患紅斑狼瘡等免疫系統失調的患者則不適用;一般需時約兩個月才見效。他說患者要每兩周用藥一次,每月藥費約3.6萬元,與目前標靶藥價相若。他補充,當癌細胞完全消失,患者仍要接受兩年免疫治療。

Read more

【肝炎與肝癌】慎防病從口入 避免甲肝、戊肝中招

肝炎之中,以「病從口入」來形容甲型肝炎(甲肝)及戊型肝炎(戊肝)最為貼切,因為兩者都是透過口糞途徑傳播,若食用遭到帶有患者病毒的糞便污染的水或食物,就有機會受到感染。在眾多肝炎中,甲肝及戊肝患者病例最多。所以要有效預防患上此兩類肝炎,需要做好飲食、個人及環境衞生等幾方面,以防「中招」。 養和醫院營養師鄭智俐表示,在食物感染源頭方面,甲肝及戊肝多經過未徹底煮熟的貝類海產傳播,近年亦有證據顯示戊肝可經家禽,特別是豬隻傳播,當中以其內臟(如豬膶)最為高危。因此,鄭智俐提醒,市民應避免進食未經徹底煮熟的海產及內臟,特別是不潔的豬膶。 若要預防患上甲肝,可考慮接受疫苗注射,尤其將前往甲肝流行地區旅行、以及習慣吃生或未熟貝殼類海產的人士。但目前本港未有適用於一歲以下兒童的甲肝疫苗,以及可以預防戊肝的疫苗。鄭智俐建議,最有效預防方法,應從注意以下幾個範疇: 個人衞生 1.處理食物時及進食前,要保持清潔衞生 2.勤洗手,如廁後要沖廁及用肥皂洗手 飲食衞生 1.食水煮沸後方才飲用 2.避免進食高危食物,如貝殼類海產、生的食物或半熟食物;如要進食亦應清洗乾淨並徹底煮熟 3.生、熟食物要分開處理和存放,以免交叉污染 4.家庭聚餐時可使用公筷公匙,減低經唾液傳播的風險 環境衞生 1.適當處理污水及排污泄物,妥善處理及儲存食水 2.廚房及食具要保持清潔 專題系列文章

Read more

【肝炎與肝癌】注意飲食衞生 預防急性肝炎

肝炎有急性和慢性之分,急性肝炎的潛伏期最短為15日,慢性的潛伏期最短則為45日,當中甲(A)、丙(C)及戊(E)型為急性肝炎。 養和醫院腸胃肝臟科專科醫生徐成智醫生指,甲型及戊型肝炎都是經腸道傳播,如果進食未經煮熟的食物,例如海產或內臟,打邊爐時隨便「烚兩烚」,又或豬膶生滾粥等食物。而如廁後未有徹底清潔雙手,都有機會傳播病毒。此外,戊肝病毒可由血液及體液傳播,或由孕婦傳給胎兒。患有戊肝的孕婦,死亡率可高達三成。 患者初發時輕則長時間渾身疲累,無法集中精神,影響日常上課或工作,重則眼睛及皮膚發黃。甲肝及戊肝不匯演變成慢性肝炎,亦甚少導致肝衰竭等併發症,患者一般會自行痊癒並終身免疫。如身體無任何抗體,可選擇接受共兩針的甲肝疫苗注射,抗體效果大約可維持十年。至於戊肝一般都能痊癒,患者康復後會產生抗體,終身免疫。 丙型肝炎(丙肝)則較複雜,潛伏期由15日至150日不等,更有可能演變成慢性肝炎。患者主要是青年及成人,病毒一般透過共用針筒或性接觸等經血液傳播。丙肝患者通常都有脂肪肝,但有脂肪肝不足以確診丙肝,得靠驗血作實。急性丙肝經治療後一般都能痊癒,不會演變成肝硬化等併發症。如若治療後半年仍驗出體內有丙肝病毒,就要服藥跟進。近年丙肝治療有重大突破,三個月的口服藥療程,能消除大部分病毒,成功率視乎丙肝病毒基因結構而定,一般都達九成或以上。 專題系列文章

Read more

【肝炎與肝癌】乙肝帶菌者 定期覆診為上策

乙型肝炎(乙肝)帶菌者在香港十分普遍,平均每八至十人便有一人帶菌。乙肝是一種傳染病而非遺傳病,主要是孕婦分娩期間,胎兒經母體血液及胎盤感染,以致成為慢性帶菌者。另外性接觸、共用針筒亦有機會受感染。乙肝潛伏期可達半年之久。 養和醫院腸胃肝臟科專科醫生徐成智醫生指,乙肝慢性帶菌者可簡單分為三大類:第一類屬慢性帶菌者,其病毒指數偏低或感染時間較短,終其一生都未必會有肝炎或其他併發症﹔第二類帶菌者會不時出現肝炎症狀,病情起伏不定,雖說病毒長遠會隨時間消減,但仍需定期覆診,透過服藥改變病毒指數,減低將來出現併發症的可能﹔第三類則已出現肝衰竭、肝硬化或肝癌等併發症,尤以男性比較常見。由於乙肝初期並無任何顯著病徵,第三類帶菌者大多一直未有主動求醫,一旦發現已屆肝纖維化後期,已錯過治療黃金時機。 初生感染乙肝病毒,倘若一直未有檢查,大多在四、五十歲時出現肝硬化。愈早感染但又掉以輕心,出現慢性併發症的風險也就愈高。 未有肝硬化的乙肝患者,宜每隔半年見醫生,接受抽血及超聲波檢查,觀察肝臟有否發炎及結構有何變化,如是否有脂肪肝、肝硬化,甚至腫瘤等等。以半年為界,因為肝腫瘤可在短短半年內由無到有。 如有肝硬化者,較易有併發症,應每四個月覆診一次,超聲波檢查則每半年一次。 專題系列文章

Read more

【肝炎與肝癌】新電療隔山打牛 激活免疫系統抗癌

【明報專訊】癌症研究新方向:立體定位放射治療與免疫治療結合應用(combined SBRT and immunotherapy) 癌症電療(或稱放射治療),傳統上認為屬於局部治療,針對指定位置的癌細胞,透過輻射破壞癌細胞的DNA。 然而,近年研究發現,電療不是局部治療。新的立體定位放射電療 (SBRT)以高劑量輻射打擊腫瘤,會同時刺激免疫系統釋放大量的免疫細胞,與免疫治療產生協同效應。 放射治療與免疫治療結合應用,將會是癌症研究一個重要方向。 ■個案 六旬翁患肝癌 不宜動手術 陳先生,60多歲,不煙不酒,剛退休,不幸罹患肝癌,確診時腫瘤達15公分,病情已屆末期,並已入侵膽管及附近肝門靜脈,因膽管閉塞,放入支架後情况短暫改善,但隨後病情急轉直下,肝功能反覆轉差。外科醫生認為不宜做手術及肝動脈栓塞化療(TACE),擔心風險太高,但用了傳統標靶藥,效果不太理想,轉介來看我。 病人身形略瘦削,臉色泛黃,但精神尚可,肝臟脹大引致右上腹隱隱作痛,胃口轉差,我建議以紓緩電療減輕不適。他的一對兒女問道:「我們也明白病情危重,傳統治療已無效,但仍望能盡力一試,在絕望中尋找曙光;我在網上讀了不少關於免疫治療於肝癌及其他癌症的最新資料,未知我爸爸能否在接受電療後採用免疫治療,雙管齊下?」 ■免疫治療 拆穿癌魔詭計 重整免疫力 癌症免疫治療是當今腫瘤學上最炙手可熱的發展方向,原理是透過藥物重新激活自身的免疫機能控制癌症。我們的免疫系統負責抵禦各類細菌和病毒入侵,保護身體免受有害物質傷害。免疫系統中不同類別的免疫細胞,能夠識別外來入侵物,然後攻擊。醫學界早已發現免疫系統也具備消滅癌細胞的能力,奈何癌細胞異常聰明,能巧妙逃過免疫系統攻擊,於體內不斷增生發展,破壞患者的身體機能。直至近年,醫學界成功識破癌細胞的詭計,研發出新型藥物,釋放免疫細胞原有消滅癌細胞的能力。 在眾多癌症免疫治療當中,最多人談及的是免疫檢查站抑制劑(Checkpoint inhibitor)。PD-1(programmed cell death protein 1)是免疫細胞表面的蛋白質,負責調節免疫系統功能,令整個免疫系統恰如其分運作。然而當癌細胞表面的PD-L1配體,與免疫細胞的PD-1結合,便會抑制了免疫細胞的殺滅能力;情况恍如癌細胞喬裝成正常細胞,避過免疫細胞的監察。而免疫檢查站(PD-1)抑制劑的作用便是黏在免疫細胞PD-1之上,像保護罩般阻止癌細胞的PD-L1配體與PD-1接觸,令免疫細胞不再受癌細胞所欺騙,釋放其原有抗癌能力。 肺、腎、膀胱等癌症適用 臨牀研究已證實免疫檢查站抑制劑可用於治療黑色素瘤、肺癌、腎癌、膀胱癌、頭頸癌等癌症,但此療法並非適用於所有癌症患者,而且並非沒有副作用,常見的副作用包括:疲倦、腹瀉、皮疹/痕癢、食慾不振及肌肉疼痛;而罕見的嚴重副作用包括由免疫系統失調引起的肺炎、腸炎、肝炎及內分泌失調等。 ■精準打癌「順便」刺激免疫大軍 傳統放射治療(電療)殺死骨髓及血液中的免疫細胞,對自身免疫系統有抑制作用。但近年研究發現,新的立體定位放射電療(SBRT) (註),有刺激免疫系統的效果,主因有二,首先是SBRT透過影像導航(image-guidance)技術能精準打擊腫瘤,減少對骨髓及血液等免疫系統的破壞;其次是由於SBRT用高劑量的輻射打擊腫瘤,過程中會製造大量的腫瘤殘渣,從而刺激免疫系統釋放大量免疫細胞,並加強患者免疫細胞對癌細胞的辨認能力。 相信聰明的讀者必定會問,既然免疫療法及電療均能刺激患者的免疫系統,兩者能否雙劍合璧,攜手對抗癌魔呢? 電療「遠隔效應」 追蹤遠處腫瘤 大量基礎研究證實,電療能與免疫治療產生協同效應。傳統上認為電療是局部治療,透過輻射破壞癌細胞的DNA以滅癌,但效果只能針對輻射線的照射處;然而,電療另一種殺癌的方式卻較少人提及,叫作遠隔效應(Abscopal effect),若套用成語,就是隔山打牛。簡而言之,有遠處擴散的患者,接受了原發腫瘤的局部放射治療後,不單治療處腫瘤消融,那些沒有直接治療的遠端腫瘤也會跟着縮小或消失。背後原理是電療能刺激免疫系統,釋放免疫細胞去追蹤撲殺遠處的癌腫。遠隔效應本非放射治療的主流,但近年隨免疫治療大行其道,重新成為腫瘤界感興趣的話題,它的成效在黑色素瘤中效果最顯著,而腎細胞癌、肺癌也相繼有報告面世。對於免疫治療效果愈顯著的腫瘤,其在接受放射治療時出現遠隔效應的機會就愈高。 研究顯示 存活期延長逾倍 去年新英格蘭醫學雜誌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發表的大型研究Pacific Trial,研究對象為第3期非小細胞肺癌患者。研究將病人分成兩組,分別為傳統治療法,即電療和化療;另一組是電療和化療外,再配合免疫療法。研究顯示,傳統組別完成療程後,患者的無惡化存活期僅約5.6個月;而免疫療法組別則大幅提升至16.8個月。 刺針Lancet Oncology同年亦有研究刊登,指出晚期肺癌病人接受免疫治療之餘,同時接受電療的話,比起沒有接受電療的對照組,其無惡化存活期及平均壽命亦顯著延長。這些研究結果都間接引證了電療及免疫療法的協同效應。 劑量、靶區大小有待研究 陳先生很幸運,在接受過電療及免疫療法後,肝臟腫瘤大幅度縮小(下圖),當他與我分享他們一家最近共度春節的點滴時,筆者也心存感恩。但在此強調,此屬個別案例,現階段SBRT與免疫療法的結合應用仍屬研究階段,其功效及安全度仍有待更多臨牀實驗去證實。很多疑問如:結合治療時電療及免疫療法的合適劑量、電療靶區的大小,或兩者在治療時間上的配合等,仍需進一步探討。但毫無疑問,放射治療與免疫治療結合應用將會是癌症研究一個重要方向。期望更多的研究結果能讓此療法普及應用,讓更多病人受惠。 文:蔣子樑醫生(香港大學臨牀腫瘤科臨牀助理教授) 專題系列文章

Read more

【肝炎與肝癌】中大新法減肝癌細胞 原位復發減至4.8%

【明報專訊】香港中文大學醫學院於2013至2016年,追蹤22名接受「消融化療栓塞術」(Ablative Chemoembolization,ACE)的病人,他們除了按傳統方法,在血管注入碘油及化療藥,更加入乙醇及改用療效更高的化療藥「順鉑」,結果全部人的癌細胞可被完全消滅,無惡化存活期中位數達28個月,較傳統方法長近兩倍,原位復發率減至4.8%。 無惡化存活期較傳統方法長兩倍 上述研究已在期刊《放射診斷學》發表,44名接受研究的肝癌病人中,22人接受ACE,22人接受傳統的「碘化療栓塞」(cTACE),cTACE為45.5%患者(約10人)百分百消滅癌細胞,但原位復發率達74.1%。 乙醇傷肝 僅三四成中期肝癌病人適用 中大影像及介入放射學系教授余俊豪說,「經血管治療」是把導管插入手部動脈,再伸延至腫瘤血管附近,注入混合劑殺死癌細胞,並堵塞血管,不再供血予腫瘤生長。cTACE則是注入碘油及化療藥,ACE則再加入乙醇及改用療效更高的化療藥「順鉑」。他說,碘油及乙醇混合物可滲入較細微血管,阻血液流入腫瘤,讓藥物停留腫瘤內殺死癌細胞。 他解釋,中期肝癌病人的肝臟腫瘤一般多於一個,直徑可至12厘米,雖未有肝外轉移,但開刀有風險。若病人接受ACE殺死癌細胞,腫瘤會縮小,再做手術切除壞死組織,可減復發風險。但他指出,乙醇對肝有破壞力,若病人肝功能未如理想,不適合接受ACE治療,估計只有三至四成中期肝癌病人適合。 專題系列文章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