肺腑之言:咳血,點止損喉嚨咁簡單

在雪白色手帕上咳出鮮紅的血,一向是粵語長片中顯示某個角色已經病入膏肓的橋段。然而,現實生活中我卻經常遇到病人咳了一段頗長的日子,而且痰中帶血,卻只自我猜測是「咳損了喉嚨」,又或是自我逃避,遲遲不去求醫。 急性嚴重咳血足攞命 其實,咳血可以是身體一個頗嚴重的警號。較常見的例子包括肺結核(俗稱肺癆)、細菌性肺炎、支氣管擴張,甚至是肺癌。咳血可以出現在活躍性肺結核個案,或是已經治癒的肺結核在肺部留下的舊疤痕裏。久咳、消瘦、夜裏冒汗和低燒等都是肺結核會出現的病徵。而胸痛、濃痰和高燒等則較多在細菌性肺炎找到。長期經常咳出濃痰,就是支氣管擴張的典型病徵。此外,咳血還可以在少數的慢阻肺病和肺血管栓塞的病人身上出現。 有一點不可忽略的是:有些病人可以出現急性嚴重咳血,導致肺部被大量血液貫注,無法正常呼吸,再加上由於大量出血,令血壓下降,嚴重影響心臟和循環系統功能,足以在短時間內奪命。除了一般急救措施外,這些患者還可能需要插喉保護氣道和幫助呼吸,以及緊急接受導管栓塞手術阻止相關血管繼續出血,少數個案甚至可能需要外科手術。 驗痰偵察肺癆菌癌細胞 痰涎化驗和肺部X光檢查是醫生通常採用的初步化驗。痰的化驗可幫助偵察到細菌、肺癆菌甚至癌細胞的存在;而肺部電腦掃描則可以較肺部X光提供更清晰的資料,幫助診斷支氣管擴張和肺癌。如果有需要的話,呼吸系統科醫生會安排病人做支氣管內窺鏡檢查。那是一條直徑約4至5mm的軟性內窺鏡,經過已接受局部麻醉的鼻孔或口腔進入氣管和肺部。除了讓醫生目測氣管的狀况,找出出血的來源外,還可以抽取氣管和肺內的分泌物,和在有異樣的地方抽取組織化驗。 如果在替病人診斷「咳血」源頭的過程,肺部沒有明顯異樣,醫生還需要考慮其他器官毛病的可能,包括鼻、鼻咽、喉頭、牙齒、心臟甚至腸胃等。在這個抽絲剝繭的過程中,除了要有耐性詳細問症,還需要適當的轉介至其他專科作別的檢查。 基於其複雜性和潛在的嚴重性,我還是勸告有咳血病徵的人切勿自我揣測,諱疾忌醫,應該及早就診為上! 文:陳偉文(香港胸肺基金會副主席、呼吸系統科專科醫生)

Read more

肺腑之言:陳太的鼻鼾

【明報專訊】陳太是個一向健康的四十餘歲家庭主婦,但由於被家人投訴鼻鼾「如雷貫耳」,以致擾人清夢,結果輾轉被轉介到呼吸系統專科,終於被診斷出患上嚴重睡眠窒息症。她聽到診斷結果後十分驚奇,問了一連串問題: 「睡眠窒息症不是只會在男性身上才發生的嗎?」 「我只有五十公斤重,為何會有這個病?」 「我是不是會在夢中突然死亡?」 其實,睡眠窒息症的產生是因為上呼吸道較正常狹窄,再加上睡眠時上呼吸道的組織肌肉鬆弛,令空氣不能順利通過呼吸道,引致窒息和鼻鼾聲。除了較常見的「阻塞性」外,還有「中樞性」和「混合性」的類別。雖然在男性身上發現較多,但是亦會出現在女性身上,尤其是較年長和肥胖的人士。然而,有本地研究文獻指出,睡眠窒息症同樣可以發生在擁有標準體重的中國人口,可能是與遺傳和上呼吸道較為狹窄有關。由於病人一旦進入深層睡眠就窒息,因此整晚大部分時間都只能夠在淺層睡眠中徘徊,甚至間歇性短暫覺醒,影響睡眠質素。 常打瞌睡 記憶差難集中 除了睡眠出現鼻鼾聲外,睡眠窒息症的病患者還會因睡眠質素差,引致白天精神委靡和疲倦,就算睡眠時間足夠,日間還會打瞌睡。長遠來說,這不單影響病人的集中能力和記憶力,還會增加病人患上心血管病、血壓高和腦血管等病的風險。此外,由於病人日間十分疲倦,如果他們從事需要高度集中力的工作(例如職業司機),就可能會發生危險事故。另一方面,在絕大部分本身沒有長期心肺疾病的人,因患上睡眠窒息症而導致夢中突然死亡的風險很低。 現今睡眠窒息症的治療,主要是需要病人在睡眠時佩戴「正氣壓睡眠呼吸機」(簡稱CPAP),由機器提供適當的空氣壓力以「撐起」在睡眠時被阻塞的上呼吸道。 手術治療效果不顯著 此外,由於鼻鼾也可以是由於其他上呼吸道毛病阻塞引致,再加上鼻毛病也會對佩戴CPAP構成障礙,因此病人也經常會被轉介到耳鼻喉科專科醫生檢查。然而,由於長遠治療效果並不顯著,近年已經很少利用外科手術去嘗試治療此病了。此外,對一些不能接受CPAP治療的病人,我們會轉介去牙科醫生,看看口腔儀或牙膠可否提供幫助。這些在睡眠時佩戴在口裏的儀器,主要是將下顎拉下及拉前,以及支撐舌頭去減少呼吸道受阻。然而,用者要有健康的牙齒及顳下頜關節,而這療法只適用於輕度患者。 最後,我還提醒陳太,CPAP並不是根治這個病的方法,她需要每晚佩戴,才能達到最佳的治療效果。 文:陳偉文(香港胸肺基金會副主席、呼吸系統科專科醫生)

Read more

【了解肺癌】肺腑之言:「冇藥落肚可以嗎?」

【明報專訊】有一個最近被診斷患上哮喘的病人,當得知只需要使用吸入式藥物時,好像有點兒不安心,彷彿覺得沒有口服或打針的藥,會不夠穩陣。 其實,吸入式藥物已經是治療氣管毛病(如哮喘和慢阻肺病)的主流治療,主要分為噴霧(aerosol)和藥粉(dry powder)兩大類,而藥粉類又有很多不同的設計。此外,還有可以供應較高藥物劑量的霧化器(nebuliser)。   直達器官——治療哮喘,不一定要靠口服藥,現時已有不少噴霧、藥粉,可噴出「微米」層次的藥物粒子直達支氣管和肺,比起口服藥更有效。(圖:陳偉文)   吸入式藥物 直達病原器官減副作用 這些藥的「輸送器」可以提供「微米」層次的藥物粒子,使它們可以直接被輸送到目的地:支氣管和肺。因此,病人需要用藥的劑量會比口服藥物大大減少,還可以大幅降低對其他器官產生的影響。由於這個緣故,使用吸入式類固醇去治療哮喘病,可以大幅度減低藥物劑量而達到治療效果,就算長期服用,副作用也因此大大降低。另一方面,由於可以直接去到病原器官,吸入式氣管舒張劑可以比口服藥更迅速達到止喘效果,副作用如心跳和手震亦會較輕微。 然而,由於利用這些吸入器比口服藥丸相對複雜,因此需要醫護人員教導正確使用方法。對於一些年長病人,我們還可能需要經過個別測試去選擇最適合的藥物類型,又或者配合輔助器具去使用噴霧藥物,達至最理想的效果。隨着科技日新月異,吸入器的設計亦不斷改良,除了方便病人使用,亦降低了服用藥物所需的吸力和使用的複雜程度,而且每天用藥的次數亦只會是一至兩次。當然,對於病人用藥的各方面,例如技巧和遵從指定用藥與否,醫護人員還需要定期評估和加強教育。此外,由於吸入式類固醇也可以引致口腔和喉部的局部副作用(如真菌感染和聲沙等),所以病人應在用藥後以清水潄口,減少藥物在這些地方積聚及其副作用。 我的哮喘病人在接受治療和多番指導下,終於逐漸見到病情得到改善。   文、圖:陳偉文(香港胸肺基金會副席、呼吸系统科專科醫生) Read more

肺腑之言︰運動助肺部復康

【明報專訊】由於腳傷關係,2017年尾有數個月不能運動。放下拐杖四星期後的第一個活動,就是到日本本州熊野古道行山。雖然不算是什麼艱辛之旅,但是旅程真的感到很吃力,只達平常一半的運動量便覺氣喘。原來缺乏一段較長時間的身體鍛煉,體能上可以有很大的倒退。 常常聽人說帶氧運動訓練可以改善心肺功能,然而相對於心臟的效益,運動對於肺功能的增長是頗為有限。肺部功能在成年後大概二三十歲開始便會隨着年齡增加而慢慢退減,如果本身有吸煙或慢性呼吸系統疾病的話,功能的下降會更顯著。但是由於正常人的肺功能有頗大的後備空間,因此除非是需要突然接受很大的體能挑戰,又或者肺功能下降至一個嚴重水平,否則一個平常很少勞動的人是不會察覺的。當然,運動能力除了取決於心肺功能外,肌肉力量、關節功能、身體及精神健康狀態等因素都會有相當影響。 話雖如此,運動訓練對於慢性呼吸系統毛病(如慢性阻塞性肺病)來說,還是十分有用,亦是肺部復康治療十分重要的一環。除了幫助維持甚至改善病人的心肺功能外,還可以改善病人的氣喘感覺,以及提升日常生活能力和質素等的好處。其實,除了心肺功能外,適當和適量的運動還有鍛煉肌肉能量、改善關節僵硬和身體平衡等功效,因此醫生一般都會鼓勵有呼吸道疾病的病人作適量的運動。此外,維持適量的活躍生活,亦可以令病人與朋友、社會保持聯繫,提升生活質素。 病人避免在污濁、寒冷環境運動 然而,我們亦要給予病人一些運動的建議,例如,有呼吸道疾病如哮喘或慢阻肺病的人士,應該避免在空氣污染指數高的日子,在戶外作劇烈運動。在天氣寒冷和濕度低的冬季,在戶外運動也要小心,以免運動後誘發哮喘。有部分哮喘患者在平常控制病情得宜,運動後都可能會出現喘鳴。因此即使是慣常訓練的年輕患者,在運動前吸入氣管舒張劑,可有效避免這類輕微徵狀發生。至於那些患有較嚴重呼吸系統毛病的病人,在進行復康運動治療時,應接受專職醫療人員指導,過程中也要量力而為。 我這次的行山經驗提醒了自己,隨年齡增長,身體機能的復元速度已經不再像年輕時候一樣了。但是,當行了一整天的山,抵達溫泉酒店,將身體浸在如仙境般的露天風呂去欣賞日落,一切的疲累自然一掃而空! 文:陳偉文(香港胸肺基金會副主席、呼吸系统科專科醫生)

Read mor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