肺腑之言:「個人化」治療愈趨普及

【明報專訊】「個人化」服務在現今十分普遍,行銷商品個人化,銀行和投資服務也個人化,目標在針對每個人不同的需求,去提供更貼身和稱心的服務。那麼,治療呼吸系統疾病又有沒有「個人化」服務呢? 哮喘治療——除肺癌外,哮喘亦開始有個人化治療,生物製劑配合傳統藥物可以改善病情。(資料圖片)   答案是肯定的。隨着醫學科技近年急速發展,對於很多疾病的成因和特性都有更深入的認識,無論是診斷和治療都有更多選擇,可以根據不同病人的個人因素與其疾病特質,提供類似「度身訂做」的治療。其實,個人化治療(Personalized Medicine)在某些疾病已經開始普及。   根據個人基因變異 匹配肺癌標靶藥 肺癌的個人化治療較為大衆熟悉。傳統治療肺癌的方法包括手術、化療和放射治療,會根據患者的癌症細胞類別、分期、腫瘤位置和患者的整體健康而選擇。從前,治療晚期肺癌只有化療可用,部分年長或身體狀况欠佳的患者,未必接受到化療的副作用。幸而,近年「標靶治療」(Targeted therapy)可以對抗由若干基因突變引起的肺癌,尤其是帶有EGFR和ALK基因突變型患者,如服用匹配的標靶藥作為一線治療,效果會比化療理想。然而,我們除了要用一般病理測試去確診癌症與其類別外,還要透過細胞組織樣本做基因測試,找尋患者體內是否有突變基因(如EGFR、ALK等),去匹配適合的標靶藥物。除標靶藥外,近年醫學界亦發現「免疫療法」(Immunotherapy)可以藉着提升病人自身免疫能力去對抗癌細胞。由於治療效果亦頗理想,可以給沒有基因突變的「非小細胞肺癌」患者帶來治療的另一選擇,但是醫生也要進行「PD-L1」指數測試,去看看免疫療法是否適合患者。   港產研究改寫抗癌史 晚期肺癌 療法多元個人化   生物製劑 治哮喘新貴 除肺癌外,個人化治療在哮喘亦開始冒起。儘管傳統治療哮喘的藥物如吸入式類固醇、吸入式長效氣管舒張劑和白三烯受體阻斷劑等,已可以穩定大部分病人的病情,但仍然有小部分哮喘患者經常急性病發,需要長期依賴口服類固醇和大量短效氣管舒張劑控制和紓緩病情。 由於引起哮喘慢性氣道炎症的途徑十分複雜,多年來的科研都希望找尋一些「位置」,可以讓藥物堵塞炎症的發生和蔓延。近年在外國及本地註冊和引入的生物製劑(Biologics)就是這些科研成果,其中包括對「抗免疫球蛋白E」(Anti-IgE)和靶向IL-5或其受體的藥物,皆證實有效減低氣道炎症有關的IgE及嗜酸白血球(Eosinophil)水平;配合使用傳統藥物,令病情得到改善。當然,我們要先測試一些指標(如IgE和嗜酸白血球水平),去判斷這些藥物是否適合個別患者。而現時這些生物製劑不但需要注射,價錢亦十分昂貴,其臨牀使用經驗亦較傳統藥物淺。 簡單來說,醫學科技發展一日千里,對於不少疾病都有更深入的了解,因此可以針對不同病人的特質和需要去提供個人化治療,達至更佳的效果。   肺腑之言:哮喘藥,可以減嗎? 【有片】勿依賴咳水 分清傷風、敏感 哮喘跳崖式惡化可奪命! 【過敏系列】哮喘「斷尾」有機?及早治療控制病情 減少發作 【過敏系列】知多啲:三分二哮喘兒 5歲後自然痊癒   文:陳偉文(香港胸肺基金會主席、呼吸系統科專科醫生) Read more

肺腑之言:全面禁電子煙有理

【明報專訊】3月24日是香港3個胸肺學會聯辦的年度呼吸系統科科學會議,在當天既緊湊又精彩的學術發表和討論過程中,在不同渠道收到一個令人吃驚的消息:有個人或團體正嘗試以潛在誤導的方法,在本港各處企圖爭取市民大衆的支持,去「規管」(regulate)而非「全面禁止」(total ban)電子煙及相關產品。這明顯與行政長官於2018年施政報告中有關立法全面禁止電子煙及其他新煙草產品的建議大相逕庭,而且可能是部署在4月13日《2019年吸煙(公眾衞生)(修訂)條例草案》委員會前製造民意,影響日後立法會提交草案和展開立法程序的結果。   (資料圖片)   全面禁止——單憑「規管」不足夠阻止電子煙及相關產品的禍害,堅決立法「全面禁止」,才能保障市民健康。   誘使青年更早接觸傳統煙草 電子煙、加熱非燃燒煙草製品和香草煙等產品,在近年大為流行,在各種包裝和宣傳下已經成為世界各地年輕人趨之若鶩的時尚潮流玩物。然而,近年已經有不少證據和文獻證明使用此等產品會增加健康風險;而且這些產品種類甚多,亦含有很多對人體已知或潛在有害的化學物質,因此長期吸入對人體的不良影響不可忽視,而這些風險對於年輕一群尤其重要和影響深遠。除了缺乏證據去支持這些產品比吸食傳統煙草安全外,它們到目前仍然不是獲醫學界認可的戒煙工具。更嚴重的是,青少年使用這些潮流用品會令他們提早接觸傳統煙草,增加日後患上各種如心、肺和癌症疾病的風險。   外國經驗 「規管」難阻電子煙扎根 一些歐美國家,已經證實單憑「規管」不足夠阻止這些產品在民間流行。在醫生和專業醫學團體的立場,關注保障市民健康和預防疾病,政府政策責無旁貸。但面對這些如雨後春筍般迅速增長的潮流產品,阻止它們在香港落地生根和蔓延,單憑立法「規管」,力度明顯不足夠,無異助長各種相關產品於本港扎根和合法使用。因此,在上述潛在誤導大眾市民的聲音出現後,本港很多醫學專業團體(包括香港胸肺基金會、香港胸肺學會和美國胸肺學院港澳分會)和一些志願組織,都紛紛站出來發表聲明,堅決認為只有立法「全面禁止」電子煙及其他新煙草產品,才能真正保障市民(尤其是青少年)的健康。   相關文章: 【讀者MailBox】傷心電子煙 每日吸電子煙 心肌梗塞風險增近倍 2017年3千多名港男死於心臟病 – 預防貼士:戒煙酒 定時運動 放鬆心情 【戒煙唔怕遲】戒煙不易 搵醫生幫幫手   文:陳偉文(香港胸肺基金會主席、呼吸系統科專科醫生) Read more

肺腑之言:哮喘藥,可以減嗎?

【明報專訊】哮喘是一種慢性的支氣管炎症,除了小部分病情較輕和沒有較頻密病徵的病人外,大多數哮喘病患者都需要每天服用預防性藥物(例如吸入式類固醇和吸入式長效氣管舒張劑)去控制病情。然而,一個常常會遇到來自病人的問題就是:「醫生,我可唔可以減藥呀?」   吸入器——常用的哮喘藥物,需要使用各種吸入器把藥物輸送至肺部,如病人不正確使用吸入器會影響治療效果。([email protected])   評估4周病情 計算控制程度 當今國際治療哮喘的指引中(例如Global Initiative For Asthma,簡稱GINA),用以治療哮喘的藥物是以階段性方式(Stepwise Approach)去區分成第一至第五(病况最嚴重)階段,而病人最近的病情控制就是一個十分重要的考慮因素。在評估過程中,醫護人員會集中留意病人過去4周的病情作出詢問。問題包括: 1. 病人會否因為哮喘病徵(例如呼吸急促、喘鳴、咳嗽或胸悶等)的出現而在夜半或早晨提早醒來 2. 病人在日間出現哮喘病徵的頻密程度 3. 有否因為哮喘的病徵而無法正常地工作、上學或在家中完成平常能進行的活動 4. 病人因哮喘病徵而需要使用短效氣管舒張劑的次數   此外,病人有否因急性哮喘病發而去醫務所或急症室就診甚至住院;有否因病而無法正常地作社交、康樂和體育活動,以及病人本身對自己病况的整體觀感,對於評估病者的哮喘控制都會有幫助。 其實,醫護人員也會採用一些標準化問卷有系統地評估和計算病患者的病情控制程度,使醫生在考慮使用或調配藥物時有一個客觀參考數據。當然,量度病人的肺功能指標或最高氣流量計讀數,亦可提供對病情有用的資料。 然而,除了評估病情控制外,我們還要考慮很多因素才可以確定是因為藥物不足而引致控制欠佳。首先,要確定病人有否遵照醫生指示依時服藥:由於有很多病人會因誤解用藥方針或害怕藥物副作用,而不定時服用控制病情的預防藥物,因此仔細查問和解釋十分重要。   此外,由於現時大部分常用的哮喘藥物,都需要使用各種吸入器(inhalers)把藥物直接輸送至肺部,如果病人不正確地使用這些吸入器,治療效果自然會事倍功半。另一方面,其他會影響哮喘控制的疾病,例如鼻炎、食物過敏或胃酸倒流等,都需要作出及時診斷和適當處理,使治療哮喘的藥物會以恰當分量發揮出應有的效果,以減低副作用。 最後,在評估病人時,醫生還會考慮到病人的家居及工作環境轉變、天氣的變化、流感季節的來臨,以及病人本身的心理狀况和意願等因素。 哮喘控制欠佳,是即將發生的急性哮喘病發一個警號外,亦對病者的肺功能有長遠的影響,因此絕對不能輕視。   【過敏系列】哮喘「斷尾」有機?及早治療控制病情 減少發作 【過敏系列】乾咳、久咳或是氣管敏感? 【過敏系列】知多啲:三分二哮喘兒 5歲後自然痊癒   文:陳偉文(香港胸肺基金會副主席、呼吸系統科專科醫生) 呼吸系統疾病系列文章 Read more

肺腑之言:奪命肺纖維化 成因不明無藥醫

【明報專訊】「肺纖維化病」是一個在我多年行醫生涯中較怕遇到的病。首先,儘管暫時本地還沒有正統的數據,它絕對不是一個常見的病。而且,它的成因在大部分患者身上亦並不清楚(所以它的英文學名為Idiopathic Pulmonary Fibrosis,簡稱IPF,中文譯為「特發性肺纖維化病」),因此每次向病人解釋這個病,我都要花頗多的時間。 ▲初期徵狀——肺纖維化病初期徵狀不明顯,患者可能只是乾咳和容易氣喘。(設計圖片,相中人物與文章所提疾病無關,[email protected]) 病人總會問:「是不是癌症呀?」 然而,當我當我說了「不是」後,又要向好像已經如釋重負的患者解釋,這不是一個簡單的病,它會令肺部功能逐漸減退,引致慢性呼吸衰竭而需要長期氧氣治療和致死。更甚的是,到此刻還沒有根治此病的靈丹妙藥。 五六十歲發病 心肺慢慢衰竭 用較淺白的文字去解釋IPF,可以形容它是由於肺部纖維細胞在不明的原因下不正常地增生,引致一些類似疤痕的組織佔據了正常肺氣泡位置。與其他的「間質性肺病」(Interstitial Lung Disease)一樣,這些不正常的組織會令肺部失去彈性、損失重要的肺活量和減低肺部轉移氧氣至血液的能力。IPF主要發生在50至60歲以上的人士,患者早期徵狀並不明顯,可能只是乾咳和在體力勞動時較易氣喘,甚至可能只是在其他X光或電腦掃描檢查時「意外」地被發現。但是,當病情逐漸惡化,不正常的纖維組織愈來愈多的時候,病人的肺功能就不足以支持一般正常起居生活,連在家裏也需要接受長期氧氣治療。此外,長期缺氧的狀態亦可能拖垮與肺部每分每秒都緊密合作的心臟,引發「肺心病」(Cor pulmonale),令患者同時出現心臟衰竭的徵狀。 除了利用影像(主要是電腦掃描)診斷,早年醫生還需要以外科微創手術抽取肺部組織作活檢化驗去確診IPF,令本身很多時都已經長期缺氧的病人經歷一個全身麻醉的風險。幸而近年的國際醫學文獻已經認同如果有一些典型IPF電腦掃描影像的存在,可能已經足夠在一些病人身上確診此病而毋須做手術活檢。當然,醫生還需要按個別情况做另外一些檢查,去排除其他可引致「間質性肺病」的病因,例如結締組織病(Connective tissue diseases),或因藥物、電療致病等。 類固醇和抑制免疫系統藥物曾經是醫治IPF的選擇,但除了有大量副作用外,它們的使用亦得不到醫學實證的支持。儘管肺部移植手術理論上可以給予患者一個希望,但是基於病人本身身體狀况較差和缺乏適合捐贈器官,故只適用在個別患者身上。雖然目前IPF並無藥物可治癒,但是最近已經有可以抑制纖維細胞的藥物面世,令患者每年肺功能的下降率和急性發病率大為減低。惟目前此類藥物價錢仍然十分昂貴,對於需要長期服用以控制病情的基層病人來說,是一個沉重負擔。 文:陳偉文(香港胸肺基金會副主席、呼吸系統科專科醫生)   Read more

肺腑之言:醫療程序潛在風險

【明報專訊】最近有個年輕同事就選擇哪一個專科作培訓向我取經。在內科(Internal Medicine)中,他傾向從事較多「介入」(interventional)類的專科,例如心臟、腸胃或呼吸系統科。然而,他卻害怕因進行這些相對較為高風險的醫療程序,而帶給他因併發症所引致的投訴,甚至被指為「醫療失誤」。 支氣管鏡檢查 致死風險低於0.1% 現今由呼吸系統科醫生進行的「介入」醫療程序,主要是內窺鏡類的檢查。支氣管鏡(bronchoscopy)是一條軟纖維導管鏡經口或鼻進入氣管檢查肺部;如有需要,醫生會注入小量生化鹽水抽取肺部分泌物,或拑取肺部組織化驗。主要可引致的併發症包括氣胸、大量出血和呼吸衰竭等,而導致死亡的風險低於0.1%。 近年已漸趨普及的支氣管鏡超聲波針刺抽吸檢查(EBUS-TBNA),運作與一般支氣管鏡相若,它可以透過內窺鏡末端的超聲波探頭引導,抽取氣管壁外面的淋巴結或腫瘤組織,其潛在風險在醫學文獻記載是與支氣管鏡差不多。 至於以局部麻醉進行的內科胸窺鏡(Medical Thoracoscopy或Pleuroscopy),主要風險包括皮下氣腫、大量出血、感染等,死亡率低於0.3%;由於步驟相對簡單和安全,因此用於診斷原因不明的胸腔積液已經甚為普遍。 然而,在若干類別病人,接受以上檢查而出現併發症的風險較高,包括心肺功能不良、腎衰竭、出血病患和高齡病人等。此外,除了內窺鏡檢查本身的風險外,還有在檢查過程中需要使用的藥物所帶來的副作用,例如大量的止痛和鎮靜劑可以引致呼吸衰竭。 事實上,絕大部分醫療程序都有不同程度的併發症風險,除了檢查本身的潛在風險和偶發性意外,病人的體質和疾病的嚴重狀况也是導致併發症的因素。除非是醫生的水平和經驗不足,甚至是疏忽,否則不可以輕易武斷指為「醫療失誤」。 在展開這些醫療程序前,醫生會告知病人其風險,亦會權衡病人本身因素的利弊,然後引導病人一起決定是否接受該醫療程序。從前,醫生可能會單憑個人經驗向病人闡述最常見和重要的併發症;然而,經過二○一五年一個英國最高法院的判決(Montgomery v Lanarkshire Health Board)後,醫生需要陳述所有在病人角度覺得重要的風險,包括一些極少發生的嚴重併發症。因此向病人解釋時,除了要用多點時間外,還可能需要借助詳細的資料單張幫助病人及其家屬了解,然後才去簽署同意書。除了耐性和醫學知識外,良好的醫患關係和溝通技巧在這一環節上也是十分重要。 可幸的是,那位年輕人結果沒有被這些難題嚇怕,迎難而上接受挑戰,選擇了自己心儀的專科受訓,展開事業新的一頁。 文:陳偉文(香港胸肺基金會副主席、呼吸系統科專科醫生) Read more

肺腑之言:醫生現今還用「聽筒」?

【明報專訊】最近,一個同事和我同往專科診所診症,途中他留意到我白袍口袋裏的聽筒,便打趣地問我:「你們呼吸科醫生有X-光、CT(電腦掃描)、pulse oximeter(脈搏血氧儀),甚至輕便的超聲波,還需要攜帶聽筒嗎? 」 聽筒(stethoscope,又名聽診器)已經有超過200年歷史,利用它可以把病人的呼吸聲音從聽頭傳至檢查者的耳朶裏,提供一個簡單直接方法替病人作臨牀檢查。在肺部的「聽診」(Auscultation)過程中,單從比較左右肺各區域的呼吸聲大小,已經可以提供一些有用的診斷資料:當其中一邊或部分肺部出現病變如肺積水、氣胸,或因氣管阻塞引致肺葉塌陷的話,從這些病變地方傳送出來的呼吸聲會比正常區域微弱。 科技不能取代的貼地伙伴 另一方面,患有某些疾病的病人,在正常呼吸聲之間可能會出現異常雜音。在患有阻塞性呼吸疾病(例如慢阻肺病和哮喘)的病者,除了呼氣時間可能會較長之外,還會因空氣經過收窄了的支氣管而出現「喘鳴」的雜音。這些檢查發現會給予醫生在影像檢查(如X-光)以外的有用診斷資料。此外,在肺炎、肺纖維化、肺水腫和支氣管擴張的病人,由於患處有痰聲、積水或肺部組織病變,聽筒也可以在病患區域偵測到各種不同特質的雜音。然而,我們亦需要進行類似中醫「望聞問切」步驟,將聽診的發現配合問診(history taking)、望診(observation)、觸診(palpation)和叩診(percussion)等臨牀檢查去作出初步診斷,然後再決定安排下一步的檢查予病人。 除了肺部之外,聽筒亦會用作檢查心臟跳動聲和有否因心瓣毛病而出現的雜音(murmur)。它亦可用作偵測因血管供應或流通不正常而產生的聲音(bruit),例如頸或腎動脈收窄、患有甲亢病人的甲狀腺等。在檢查腹部的過程中,它也可以用作偵測腸道的蠕動聲音是否正常。 因此,儘管現時的醫療科技日新月異,有200年「資歷」的聽筒,除了是醫生為人熟悉的一個象徵外,它仍然是醫生的重要工作伙伴。就算身處設備先進的醫院裏,需要時間安排和運送病人的檢查程序絕不會較醫生白袍內的聽筒來得及時。鑑於聽筒仍有「貼地」作用,聽診仍然是本地醫學生和受訓中的內科醫生臨牀專業考試的一個重要環節。 文:陳偉文(香港胸肺基金會副主席、呼吸系统科專科醫生) Read more

肺腑之言:咳血,點止損喉嚨咁簡單

在雪白色手帕上咳出鮮紅的血,一向是粵語長片中顯示某個角色已經病入膏肓的橋段。然而,現實生活中我卻經常遇到病人咳了一段頗長的日子,而且痰中帶血,卻只自我猜測是「咳損了喉嚨」,又或是自我逃避,遲遲不去求醫。 急性嚴重咳血足攞命 其實,咳血可以是身體一個頗嚴重的警號。較常見的例子包括肺結核(俗稱肺癆)、細菌性肺炎、支氣管擴張,甚至是肺癌。咳血可以出現在活躍性肺結核個案,或是已經治癒的肺結核在肺部留下的舊疤痕裏。久咳、消瘦、夜裏冒汗和低燒等都是肺結核會出現的病徵。而胸痛、濃痰和高燒等則較多在細菌性肺炎找到。長期經常咳出濃痰,就是支氣管擴張的典型病徵。此外,咳血還可以在少數的慢阻肺病和肺血管栓塞的病人身上出現。 有一點不可忽略的是:有些病人可以出現急性嚴重咳血,導致肺部被大量血液貫注,無法正常呼吸,再加上由於大量出血,令血壓下降,嚴重影響心臟和循環系統功能,足以在短時間內奪命。除了一般急救措施外,這些患者還可能需要插喉保護氣道和幫助呼吸,以及緊急接受導管栓塞手術阻止相關血管繼續出血,少數個案甚至可能需要外科手術。 驗痰偵察肺癆菌癌細胞 痰涎化驗和肺部X光檢查是醫生通常採用的初步化驗。痰的化驗可幫助偵察到細菌、肺癆菌甚至癌細胞的存在;而肺部電腦掃描則可以較肺部X光提供更清晰的資料,幫助診斷支氣管擴張和肺癌。如果有需要的話,呼吸系統科醫生會安排病人做支氣管內窺鏡檢查。那是一條直徑約4至5mm的軟性內窺鏡,經過已接受局部麻醉的鼻孔或口腔進入氣管和肺部。除了讓醫生目測氣管的狀况,找出出血的來源外,還可以抽取氣管和肺內的分泌物,和在有異樣的地方抽取組織化驗。 如果在替病人診斷「咳血」源頭的過程,肺部沒有明顯異樣,醫生還需要考慮其他器官毛病的可能,包括鼻、鼻咽、喉頭、牙齒、心臟甚至腸胃等。在這個抽絲剝繭的過程中,除了要有耐性詳細問症,還需要適當的轉介至其他專科作別的檢查。 基於其複雜性和潛在的嚴重性,我還是勸告有咳血病徵的人切勿自我揣測,諱疾忌醫,應該及早就診為上! 文:陳偉文(香港胸肺基金會副主席、呼吸系統科專科醫生)

Read more

肺腑之言:陳太的鼻鼾

【明報專訊】陳太是個一向健康的四十餘歲家庭主婦,但由於被家人投訴鼻鼾「如雷貫耳」,以致擾人清夢,結果輾轉被轉介到呼吸系統專科,終於被診斷出患上嚴重睡眠窒息症。她聽到診斷結果後十分驚奇,問了一連串問題: 「睡眠窒息症不是只會在男性身上才發生的嗎?」 「我只有五十公斤重,為何會有這個病?」 「我是不是會在夢中突然死亡?」 其實,睡眠窒息症的產生是因為上呼吸道較正常狹窄,再加上睡眠時上呼吸道的組織肌肉鬆弛,令空氣不能順利通過呼吸道,引致窒息和鼻鼾聲。除了較常見的「阻塞性」外,還有「中樞性」和「混合性」的類別。雖然在男性身上發現較多,但是亦會出現在女性身上,尤其是較年長和肥胖的人士。然而,有本地研究文獻指出,睡眠窒息症同樣可以發生在擁有標準體重的中國人口,可能是與遺傳和上呼吸道較為狹窄有關。由於病人一旦進入深層睡眠就窒息,因此整晚大部分時間都只能夠在淺層睡眠中徘徊,甚至間歇性短暫覺醒,影響睡眠質素。 常打瞌睡 記憶差難集中 除了睡眠出現鼻鼾聲外,睡眠窒息症的病患者還會因睡眠質素差,引致白天精神委靡和疲倦,就算睡眠時間足夠,日間還會打瞌睡。長遠來說,這不單影響病人的集中能力和記憶力,還會增加病人患上心血管病、血壓高和腦血管等病的風險。此外,由於病人日間十分疲倦,如果他們從事需要高度集中力的工作(例如職業司機),就可能會發生危險事故。另一方面,在絕大部分本身沒有長期心肺疾病的人,因患上睡眠窒息症而導致夢中突然死亡的風險很低。 現今睡眠窒息症的治療,主要是需要病人在睡眠時佩戴「正氣壓睡眠呼吸機」(簡稱CPAP),由機器提供適當的空氣壓力以「撐起」在睡眠時被阻塞的上呼吸道。 手術治療效果不顯著 此外,由於鼻鼾也可以是由於其他上呼吸道毛病阻塞引致,再加上鼻毛病也會對佩戴CPAP構成障礙,因此病人也經常會被轉介到耳鼻喉科專科醫生檢查。然而,由於長遠治療效果並不顯著,近年已經很少利用外科手術去嘗試治療此病了。此外,對一些不能接受CPAP治療的病人,我們會轉介去牙科醫生,看看口腔儀或牙膠可否提供幫助。這些在睡眠時佩戴在口裏的儀器,主要是將下顎拉下及拉前,以及支撐舌頭去減少呼吸道受阻。然而,用者要有健康的牙齒及顳下頜關節,而這療法只適用於輕度患者。 最後,我還提醒陳太,CPAP並不是根治這個病的方法,她需要每晚佩戴,才能達到最佳的治療效果。 文:陳偉文(香港胸肺基金會副主席、呼吸系統科專科醫生)

Read more

【了解肺癌】肺腑之言:「冇藥落肚可以嗎?」

【明報專訊】有一個最近被診斷患上哮喘的病人,當得知只需要使用吸入式藥物時,好像有點兒不安心,彷彿覺得沒有口服或打針的藥,會不夠穩陣。 其實,吸入式藥物已經是治療氣管毛病(如哮喘和慢阻肺病)的主流治療,主要分為噴霧(aerosol)和藥粉(dry powder)兩大類,而藥粉類又有很多不同的設計。此外,還有可以供應較高藥物劑量的霧化器(nebuliser)。   直達器官——治療哮喘,不一定要靠口服藥,現時已有不少噴霧、藥粉,可噴出「微米」層次的藥物粒子直達支氣管和肺,比起口服藥更有效。(圖:陳偉文)   吸入式藥物 直達病原器官減副作用 這些藥的「輸送器」可以提供「微米」層次的藥物粒子,使它們可以直接被輸送到目的地:支氣管和肺。因此,病人需要用藥的劑量會比口服藥物大大減少,還可以大幅降低對其他器官產生的影響。由於這個緣故,使用吸入式類固醇去治療哮喘病,可以大幅度減低藥物劑量而達到治療效果,就算長期服用,副作用也因此大大降低。另一方面,由於可以直接去到病原器官,吸入式氣管舒張劑可以比口服藥更迅速達到止喘效果,副作用如心跳和手震亦會較輕微。 然而,由於利用這些吸入器比口服藥丸相對複雜,因此需要醫護人員教導正確使用方法。對於一些年長病人,我們還可能需要經過個別測試去選擇最適合的藥物類型,又或者配合輔助器具去使用噴霧藥物,達至最理想的效果。隨着科技日新月異,吸入器的設計亦不斷改良,除了方便病人使用,亦降低了服用藥物所需的吸力和使用的複雜程度,而且每天用藥的次數亦只會是一至兩次。當然,對於病人用藥的各方面,例如技巧和遵從指定用藥與否,醫護人員還需要定期評估和加強教育。此外,由於吸入式類固醇也可以引致口腔和喉部的局部副作用(如真菌感染和聲沙等),所以病人應在用藥後以清水潄口,減少藥物在這些地方積聚及其副作用。 我的哮喘病人在接受治療和多番指導下,終於逐漸見到病情得到改善。   文、圖:陳偉文(香港胸肺基金會副席、呼吸系统科專科醫生) Read more

肺腑之言︰運動助肺部復康

【明報專訊】由於腳傷關係,2017年尾有數個月不能運動。放下拐杖四星期後的第一個活動,就是到日本本州熊野古道行山。雖然不算是什麼艱辛之旅,但是旅程真的感到很吃力,只達平常一半的運動量便覺氣喘。原來缺乏一段較長時間的身體鍛煉,體能上可以有很大的倒退。 常常聽人說帶氧運動訓練可以改善心肺功能,然而相對於心臟的效益,運動對於肺功能的增長是頗為有限。肺部功能在成年後大概二三十歲開始便會隨着年齡增加而慢慢退減,如果本身有吸煙或慢性呼吸系統疾病的話,功能的下降會更顯著。但是由於正常人的肺功能有頗大的後備空間,因此除非是需要突然接受很大的體能挑戰,又或者肺功能下降至一個嚴重水平,否則一個平常很少勞動的人是不會察覺的。當然,運動能力除了取決於心肺功能外,肌肉力量、關節功能、身體及精神健康狀態等因素都會有相當影響。 話雖如此,運動訓練對於慢性呼吸系統毛病(如慢性阻塞性肺病)來說,還是十分有用,亦是肺部復康治療十分重要的一環。除了幫助維持甚至改善病人的心肺功能外,還可以改善病人的氣喘感覺,以及提升日常生活能力和質素等的好處。其實,除了心肺功能外,適當和適量的運動還有鍛煉肌肉能量、改善關節僵硬和身體平衡等功效,因此醫生一般都會鼓勵有呼吸道疾病的病人作適量的運動。此外,維持適量的活躍生活,亦可以令病人與朋友、社會保持聯繫,提升生活質素。 病人避免在污濁、寒冷環境運動 然而,我們亦要給予病人一些運動的建議,例如,有呼吸道疾病如哮喘或慢阻肺病的人士,應該避免在空氣污染指數高的日子,在戶外作劇烈運動。在天氣寒冷和濕度低的冬季,在戶外運動也要小心,以免運動後誘發哮喘。有部分哮喘患者在平常控制病情得宜,運動後都可能會出現喘鳴。因此即使是慣常訓練的年輕患者,在運動前吸入氣管舒張劑,可有效避免這類輕微徵狀發生。至於那些患有較嚴重呼吸系統毛病的病人,在進行復康運動治療時,應接受專職醫療人員指導,過程中也要量力而為。 我這次的行山經驗提醒了自己,隨年齡增長,身體機能的復元速度已經不再像年輕時候一樣了。但是,當行了一整天的山,抵達溫泉酒店,將身體浸在如仙境般的露天風呂去欣賞日落,一切的疲累自然一掃而空! 文:陳偉文(香港胸肺基金會副主席、呼吸系统科專科醫生)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