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擊超惡胰臟癌 高危族驗定基因 兩近親確診 家人風險高7倍

【明報專訊】胰臟癌是癌症殺手中的殺手,五年存活率5%至8%,為所有主要癌症中最低。大部分患者發現時已屆中晚期,只有約20%的病人適合動手術作根治性切除,其餘患者治療以化療為主。雖然近年隨新藥面世,患者的生存機會已有所提升,但整體而言治療效果仍難言理想。 ▲上升趨勢——胰臟癌有按年上升的趨勢,由2008年的448宗新症個案升至2016年的702宗,而根據西方國家經驗,胰臟癌個案仍會進一步上升。([email protected]/明報製圖) 根據香港癌症病人資料庫,胰臟癌個案有上升趨勢,新症個案由2008年的448宗升至2016年的702宗,並躍升為香港第六號癌症殺手,2016年共有678人死於此病。根據西方國家的經驗,胰臟癌個案未來相信仍會進一步上升,情况令人憂慮。 ▲(明報製圖) 10%至15%個案有遺傳因素 胰臟癌的具體成因不完全清楚。大部分個案為基因後天偶發突變(sporadic)引起,引致基因突變的高危因素包括:吸煙、酗酒、肥胖、缺乏運動、慢性胰臟炎等。按西方國家的研究,約10%至15%胰臟癌個案有遺傳(genetic)因素,當中又可再分為兩類: 1. 家族性胰臟癌(Familial pancreatic cancer) 家族中有最少兩名近親(兄弟姊妹、父母或子女)確診罹患胰臟癌,而本身非遺傳性腫瘤綜合症患者,便屬家族性胰臟癌。根據統計,若有一個近親罹患胰臟癌,其餘家族成員的罹患風險會比一般人高出3至5倍;有兩個近親罹患胰臟癌,風險比常人高5至7倍;三個近親罹患胰臟癌,風險高30倍。 2. 遺傳性腫瘤綜合症(Hereditary Cancer Syndrome) 我們與生俱來擁有約3萬組基因,每組基因有一對,一個從父親遺傳,一個從母親遺傳。當中小部分的基因對抑制或促進癌症形成起關鍵作用。遺傳性腫瘤綜合症患者,其抑制或促進癌症的基因帶有先天缺陷(Germline mutation),也就是說在一對染色體中,其中一條基因天生便有缺陷,當人體在生長過程中,因環境或其他因素,另一條基因亦發生變異時,細胞便容易不受控制,大大增加患癌風險;而父母有缺陷的基因亦有可能傳給下一代。 在眾多與胰臟癌有關的遺傳性腫瘤綜合症,其中以遺傳性乳癌與卵巢癌症候群(Hereditary breast and ovarian cancer syndrome)較為普遍。此癌症候群源自BRCA1或BRCA2基因變異,這兩個基因皆屬抑癌基因(Tumor-suppressor gene),負責修復損壞的DNA。因此,當BRCA基因發生缺陷,DNA受到攻擊而斷裂破壞後會無法正確修復,細胞內DNA損壞累積到一定程度,細胞就會發生癌變。 ▲遺傳因素——約10%至15%胰臟癌個案有遺傳因素,現時科技已可透過驗血找出問題基因,幫助醫生找出對應預防和治療方案。([email protected]) BRCA基因與乳癌及卵巢癌的關聯,因荷李活女星安祖蓮娜祖莉接受預防性雙乳房切除手術而廣為人知。帶有BRCA基因突變的人,終其一生患上乳癌的風險高達約40%至87%,卵巢癌約16%至60%,發病年齡亦會較一般人年輕。至於胰臟癌,愈來愈多數據顯示BRCA基因突變者患胰臟癌的風險亦會增加,大型研究顯示患胰臟癌風險比常人高出兩倍;但有別於乳癌及卵巢癌,BRCA相關的胰臟癌的發病年齡與其他胰臟癌患者無異。 及早發現或可作手術 存活率較理想 如何篩查及預防胰臟癌,現時醫學界仍未有確切定論,需要更多的相關研究才能制訂合適指引。在最新發表、經過16年追蹤的研究報告,在高危群組中,透過篩查發現的胰臟癌一般較為早期,較多病人適合接受根治性的手術,存活率亦較理想。我們仍需要更多數據確認相關研究結果。很多權威組織亦建議高危一族定期作超聲波內視鏡(Endoscopic ultrasound)及磁力共振(MRI)檢查,以策萬全。 高危一族包括: –家族中有最少兩名近親確診罹患胰臟癌 –帶有先天性基因缺陷的遺傳性腫瘤綜合症患者: –BRCA、PALB2:遺傳性乳癌與卵巢癌症候群(Hereditary breast and ovarian cancer syndrome) –CDKN2A:家族性非典型性多痣和黑色素瘤症候群(Familial atypical multiple mole melanoma) –錯配修補基因(Mismatch Repair genes、MMR基因) MLH1、MSH2、MSH6、PMS2:連氏綜合症(Lynch syndrome),舊稱遺傳性非瘜肉結直腸癌症候群 –STK11:黑斑息肉症候群(Peutz-Jeghers syndrome) –PRSS1:遺傳性胰腺炎(Hereditary Pancreatitis)等 ▲(明報製圖) 基因測試 有助個人化治療 另一方面,西方研究顯示約有10%至15%的胰臟癌患者,帶有先天性基因缺陷但自己未有徵狀或察覺,有問題的基因有可能傳給下一代。現時科技可透過血液準確測試基因,檢驗患者是否帶有問題基因,及早識別有助作出相應措施。 治療方面,透過血液檢驗能找出10%至15%帶有先天性基因缺陷的胰臟癌患者。近年研究指出,找出問題基因往往能幫助醫生找出對應的標靶藥或免疫治療,制訂個人化的治療。例如:BRCA基因變異者較適合用鉑金類(Platinum)化療及PARP抑製劑;錯配修補基因(MMR基因)變異則較適合接受免疫治療等等。我們仍需更大型的臨牀研究證實其功效,但對於治療選項甚少的胰臟癌患者,這無疑帶來新希望。 期望在不久的將來,隨更多的研究結果面世,我們能制訂更有效的胰臟癌篩查及預防指引,同時透過基因測試技術為病人提供更個人化的治療。現時大部分遺傳性胰臟癌的數據均源自西方國家,期望香港在未來建立相關的數據庫,以助更有效應對此癌症殺手中的殺手。 文:蔣子樑(香港大學臨牀腫瘤科臨牀助理教授) 編輯:梁小玲 電郵:[email protected] Read more

【女性健康】PARP抑制劑 卵巢癌新剋星?

【明報專訊】卵巢癌是「惡癌」之一。腫瘤一旦離開盆腔,病人即使接受手術和化療,都會平均約在13至14個月復發,五年存活率只有兩成。   PARP抑制劑能阻礙癌細胞修復受損的DNA,配合化療,可大大提升卵巢癌病人(BRCA基因突變)的療效。(Raycat、anusorn [email protected])   歐洲腫瘤學學會會議(ESMO)在今年發表的其中一個重點研究:帶BRCA突變基因的卵巢癌患者,接受化療後以PARP抑制劑作維持治療,無惡化存活期中位數已超過41個月(仍未有最終數字)。中外醫生均相信,這個研究將改寫卵巢癌的現行療法。PARP抑制劑是否抗癌新星? BRCA突變患者 無惡化存活期激增 這個研究報告,今年在歐洲腫瘤學學會會議發表,並同步在《新英倫醫學雜誌》刊登,是針對初次確診第三或四期、帶有BRCA基因突變的卵巢癌病人,接受手術及化療後,接着服用新標靶藥PARP抑制劑奧拉帕利(Olaparib)作維持治療,與服用安慰劑的病人比較。 結果顯示,化療加安慰劑組別的病人,無惡化存活期中位數是13.8個月;而化療加奧拉帕利組別,無惡化存活期中位數已超過41個月(由於研究未完結,最終數字仍在計算中)。領導研究的Kathleen Moore(University of Oklahoma)指出,晚期卵巢癌一向復發率高,病人接受化療後10至20個月就會復發。今次研究發現,60.4%服用奧拉帕利的病人,3年後仍沒有復發,服用安慰劑組別則只有27%。 Kathleen Moore及香港大學臨牀腫瘤學系臨牀教授顏繼昌均相信,研究將改寫卵巢癌的一線治療標準。   (明報製圖) 先用化療 抑制劑「助攻」阻癌細胞修補 PARP抑制劑是近年癌症研究「新星」。要知道它如何對付腫瘤,先要了解體內PARP蛋白有何作用。顏繼昌解釋,每個細胞有兩條DNA,DNA每天因不同原因受到破壞,如化學物、紫外線等;當兩條DNA同時受損,細胞會死亡。但在正常情况下,DNA受破壞後會自行修補,癌細胞的DNA亦然。 DNA修補有兩個機制,細胞內PARP蛋白負責修補單一DNA,而BRCA蛋白就負責同時修補兩條DNA。當PARP和BRCA都正常運作時,DNA的修補十分有效率。 帶BRCA基因突變的癌症病人,BRCA不能有效修補受損DNA;但PARP蛋白可以修補其中一條DNA,讓癌細胞繼續生長分裂。新藥PARP抑制劑就是阻止PARP的修補程式,不能修補單一DNA;當癌細胞受損,且PARP和BRCA都無法作修補,癌細胞就會死亡。 「因此,PARP抑制劑是用於化療後,因為化療破壞癌細胞DNA,繼而用藥抑制其修補功能,就可以控制病情。」顏繼昌指出,因此研究選擇帶BRCA基因突變病人,並對化療有反應,然後加入PARP抑制劑,同時把3個條件加在一起,控制腫瘤最有效。   顏繼昌(鄭寶華攝) 部分BRCA基因未突變病人亦有療效 不過,另有研究發現,部分沒有BRCA基因突變的病人,對PARP抑制劑亦有反應。「部分病人的BRCA基因未出現突變,但可能受到一些干擾,不能有效運作,影響修補過程,這類亦可能對PARP抑制劑有反應,但有效程度不及BRCA基因突變。」顏解釋,PARP抑制劑最初用於卵巢癌復發的病人,並沒有針對有否BRCA基因突變。研究將病人分成兩組,三分之一接受第二線化療,三分之二化療後再用PARP抑制劑。結果顯示用PARP抑制劑病人的病情控制較好,但這些病人近半數不是BRCA基因突變。 顏補充,DNA修補機制其實十分複雜,除了BRCA,還有其他修補方法,部分負責修補的基因出問題時,使用PARP抑制劑亦有助控制病情,目前臨牀經驗顯示,這類病人有一些客觀標準: 1.復發時,化療明顯紓解病情。病人化療反應好,意味着基因修補出問題,雖然未必是BRCA基因突變。 2.屬高惡性度漿液性腫瘤 不過,對於今次研究,顏提出了有一些疑問,例如:病人無惡化存活期中位數上升,但整體存活率有沒有提升?藥物對於沒有BRCA突變的病人,有沒有幫助?PARP抑制劑用於一線治療後,若病情復發,會否無藥可用?他說這些問題都有待更多研究去解答。   知多啲:新藥暫適用卵巢癌乳癌 【明報專訊】帶BRCA基因突變的人,是患乳癌、卵巢癌及前列腺癌的高危族。在香港,約有15%的卵巢癌病人帶有BRCA基因突變。 目前已有3種PARP抑制劑通過美國FDA審批,包括奧拉帕利(Olaparib)、尼拉帕尼(Niraparib)及盧卡帕利(Rucaparib),暫時適用於卵巢癌或乳癌。而PARP抑制劑用於前列腺癌、胰臟癌等的臨牀研究則在進行中。 費用方面,以奧拉帕利為例,一個月藥費約五萬港元。   文:鄭寶華 編輯:王俊杰 電郵:[email protected] 卵巢癌及腹膜癌系列文章 Read more

治療方法:化療電療移至術前 復發率減少

【明報專訊】輔助化療(adjuvant chemotherapy)目標旨在提升病人治癒率。以往傳統的輔助化療選擇甚少,成效不甚理想,病人的5年存活率約20%。及至最近兩三年新的組合化療Gemcitabine-Capecitabine及口服藥物TS-ONE降低了病人復發的機率,增加病人5年存活至30%左右。至於輔助電療(adjuvant radiotherapy),則旨在減少病人局部復發風險,多應用於手術後局部仍殘餘癌細胞的病人身上。 存活中位數大增至54月 於2018美國臨牀腫瘤學大會(ASCO),有兩個關於胰臟癌輔助治療的重要發布: 1. 輔助化療組合FOLFIRINOX FOLFIRINOX是一種包含3隻藥(5-FU, Irinotecan, Oxaliplatin)的化療組合,屬晚期胰臟癌病人其中一種標準治療。最新的研究將FOLFIRINOX比對傳統化療Gemcitabine,於約500個病人中作比對,病人接受FOLFIRINOX的存活中位數(median overall survival)由35個月大幅提升至54個月,結果相當驚人,相信此組合勢將成為胰臟癌術後的標準治療。 2. 輔助治療推至手術前 以往胰臟癌病人多是先以手術切除腫瘤後接受化療,但由於微擴散甚普遍,因此復發機率依然偏高。在最新的PREOPANC研究中,研究人員將病人分為兩組,一組按傳統先接受手術後化療,另一實驗組則先接受化療及電療後施手術。研究結果發現先化療及電療後做手術的病人復發機率減少,而生存率亦比傳統療法更優勝。 因此,相信在不久的將來,療效更佳但副作用稍增的組合式化療(FOLFIRINOX等)勢將成為胰臟癌輔助治療的全新標準;而輔助治療的黃金時間將會由手術後推前至手術前。 上文個案中的陳先生接受6個月的化療及5星期的電療後,現已完全康復,最近一次正電子掃描顯示沒有任何復發迹象。由此可見,雖然胰臟癌是癌症殺手中的殺手,但只要及時發現,並由有經驗的外科醫生將腫瘤切除,再配合適當的輔助治療,根治亦非絕不可能;期望最新的研究結果能盡快應用於更多臨牀病人上,讓更多胰臟癌病人得到根治的機會。

Read more

輔助化療新組合 阻奪命胰臟癌微擴散

【明報專訊】胰臟癌死亡率特高。只有20%患者是早期發現可接受手術切除癌細胞,但當中25%病人手術後1年內因不同原因死亡,50%病人術後復發,而5年存活率只有20%左右。 2018美國臨牀腫瘤學大會(ASCO),有兩項針對胰臟癌輔助治療(adjuvant therapy)的報告,分別是輔助化療組合FOLFIRINOX,及將輔助治療由術後前移至術前,有望增加根治胰臟癌的機會。 ■個案 ◆切除腫瘤為何仍需化療? 陳先生,60多歲剛退休,身材高大瘦削,飲食清淡不煙不酒,熱愛運動,一向沒有長期病患。但數個月前開始食慾不振,體重下降了逾10磅;至近日小便轉茶色,且眼底泛黃,遂往醫生求診,經電腦掃描及膽管鏡檢查後確診患有胰臟癌,後接受胰十二指腸切除術(Whipple’s operation)移除腫瘤。 手術後他被轉介來見我,康復狀况良好。我閱畢病理報告後,建議他接受為期6個月的輔助化療,減低復發風險;如尚有殘餘的癌細胞,可考慮進一步接受電療,減低局部復發風險。他眉頭一皺:腫瘤已切除,為什麼還要接受輔助治療呢? ■胰臟癌病徵不明顯 死亡率極高 胰臟位於腹部深處、胃的背部,主要功能是分泌消化酶以協助營養吸收,亦能製造胰島素控制血糖水平。根據香港癌症資料庫的統計,2015年香港有766個新症胰臟癌確診個案,同年約有691個病人死於此病,死亡率特高,整體5年存活率只有約5%至7%,是香港第4號癌症殺手,發病高峰期為70歲或以上。 僅20%病人適合施手術 胰臟癌早期病徵不明顯,較常見的病徵有: 1. 上腹隱隱作痛 2. 體重驟降胃口轉差 3. 小便轉茶色及眼底泛黃 4. 嘔吐 大部分胰臟癌病人確診時已屆中晚期,只有約20%的病人適合外科手術將腫瘤切除。所以陳先生的病例可謂不幸中之大幸。 外科手術是根治胰臟癌的唯一希望。根治手術主要有3種: ‧胰十二指腸切除術(Whipple’s operation) ‧遠端胰臟切除術(Distal pancreatectomy) ‧全胰臟切除術(Total pancreatectomy) 最普遍採用的是胰十二指腸切除術,針對胰臟頭部的癌症。此手術相當複雜,手術時胰頭、十二指腸、膽囊、膽總管、部分胃及小腸會被切除,其後再重新接駁。隨手術科技日趨成熟,現在術後併發症及死亡率已大幅下降。 術後半數病人復發 成功接受切除手術的胰臟癌病人5年存活率可提升至20%左右,但25%的病人手術後1年內仍會因不同原因而死亡,而50%的病人手術後仍會復發。病人及其家屬經常詢問一條問題:為什麼接受根治性手術後,癌症仍會復發?究其原因,是很多腫瘤於手術時已有潛在的微擴散(occult micro-metastases),即使以現今的科技仍難以準確捕捉,此現象於胰臟癌尤其普遍,研究指腫瘤直徑約2cm已有70%的病人有微擴散,而3cm的腫瘤風險更高達90%。輔助治療的目標就是根絕這些微小轉移物,藉此降低復發的可能及增加治癒率。由此可見,手術只能切除肉眼能看見或影像能偵測到的腫瘤;而絕大部分的胰臟癌病人皆需輔助治療,及時根絕微擴散,雙管齊下方能達到根治的目標。 文:蔣子樑(香港大學臨牀腫瘤科臨牀助理教授) 編輯:林曉慧 電郵:[email protected]

Read more

狙擊超級殺手胰臟癌 中期有望痊癒 不再等死

【明報專訊】新療法:立體定位放射治療(SBRT)、新化療藥組合 胰臟癌死亡率奇高,皆因難發現、早擴散,加上傳統化療和電療的效果不理想,五年存活率僅3%至5%,惡過肺癌、大腸癌,素有癌症殺手中的殺手之稱號。至近年,新的化療藥和立體定位放射治療(SBRT),將胰臟癌早中晚期治療存活提升。然而,不論西方國家或香港,胰臟癌病發率也不斷上升,情况令人憂慮。相對其他癌症,胰臟癌研究相對滯後,醫學界需急起直追。 ■個案(一) 上腹痛數月 癌魔入血管 李女士,剛退休,身形瘦削,除高血壓,身體一向安好,至近幾個月上腹隱隱不適,最初以為是一般胃痛,但她服用家庭醫生處方的胃藥數周後並無顯著改善,故轉介專科作進一步檢查。豈料,電腦掃描發現胰臟頭部長了一顆約4厘米的惡性腫瘤,並已入侵附近多條主要血管,經外科醫生評估後認為不適合作手術切除,轉介臨牀腫瘤科。李女士與家人步入診室時,精神不俗,但一臉憂心,問道﹕「醫生,我上網查閱過,我的病是否無得醫啦?」 ■個案(二) 無病痛Golf友 驗出第四期癌 陳先生,身材健碩,剛滿70歲,除動過盲腸手術外未曾進過醫院,退休閒時弄孫為樂外,又是高爾夫球發燒友,生活過得寫意,身體並無異樣。但最近檢查卻發現癌指數偏高,再經正電子掃描(PET-scan)竟證實患有第四期胰臟癌,確診時腫瘤已擴散到肝臟及肺部,晴天霹靂,甫坐下來便問:「醫生,為何會毫無先兆……我現在還有多少個月命?你不妨直接告訴我。」 根據香港癌症資料庫,2015年香港有766個新症胰臟癌確診個案,同年約有691個病人死於此病,死亡率奇高;而無論是香港還是國際的數據顯示,胰臟癌的五年存活率僅百分之3至5,遠較其他主要癌症如肺癌(10%)、大腸癌(60%)、乳癌(80%-90%)等為低。現今資訊發達,無怪很多胰臟癌病人及其家人初診時便顯得憂心忡忡。 死亡率遠超肺癌腸癌 胰臟癌死亡率特高有以下數點原因,首先,胰臟位處腹部深處,故很多時病發早期並無任何徵狀,當確診時已屆晚期,錯失治療的黃金機會;第二,胰臟癌有明顯的早期擴散傾向,研究顯示若腫瘤大於3厘米,超過九成患者血液內已有微擴散(micro-metastasis),大大增加了根治的難度;第三,大部分的胰臟癌細胞對傳統化療及電療並不敏感,故治療效果往往並不理想;最後,胰臟其中一項主要功能是幫助消化,而其位置貼近胃部及十二指腸等消化器官,故很多患者因而消化不良,營養狀况並不理想,治療效果再打折扣。 傳統化療電療效果低 大部分病人確診時已是中後期,治療方針視乎病情,如下﹕ ‧早期(約20%的病人):腫瘤未有入侵附近的組織及血管,一般會先以外科手術切除,術後配合輔助化療減低復發風險。 ‧中期(30%):腫瘤已入侵附近的組織及血管,大部分病人未必適合作外科手術切除,會轉以化療及電療控制腫瘤。 ‧後期(50%):腫瘤已擴散至其他器官,絕大部分患者會以化療去幫助延長壽命,緩解腫瘤帶來的不適。 新藥大大提升存活率 近數年,隨科技日新月異,胰臟癌的臨牀醫治取得了不少突破,嶄新的治療方式為病人帶來新的希望。 ‧早期﹕大型研究顯示新的化療藥組合吉西他濱-卡培他濱(Gemcitabine-Capecitabine)及口服藥物TS-ONE,比傳統化療藥減低復發風險,並大大增加了病人的五年存活率,由以往的20%左右倍增至30%至40%。 SBRT避開正常組織 攻擊癌瘤 ‧中期:傳統電療對胰臟癌的治療效果並不理想,主因是胰臟被十二指腸及胃部包圍,這些消化器官的正常細胞對電療極之敏感,為避免造成不必要的損傷,故電療劑量往往未能增加,但亦無法有效控制癌細胞。而新的立體定位放射治療(SBRT)透過立體定位技術,能精準讓輻射線針對腫瘤而避開正常組織,從而能提高輻射劑量,以達更有效控制腫瘤的目標,而副作用也相對少,療程亦較短。 SBRT應用在胰臟癌,近年於歐美日漸普及,並已逐步引進香港。此治療技術要求較高,由於胰臟與十二指腸或胃部只有數毫米的距離,故病人需於治療前一兩星期,先透過內窺鏡於腫瘤附近放入數粒金屬標記(marker),以幫助電療時作對位之用,務求能絲毫不差命中目標。研究顯示SBRT一年局部控制率高達80%以上,遠較傳統電療約50%理想,副作用也相對較少。更難能可貴的是,當SBRT配合新一代的化療使用,部分原本不能切除的腫瘤,經治療後縮小至能讓外科醫生作根治性的切除。相較以往,中期病人的平均壽命只有一年左右而絕大部分均不能根治,此新技術實在為病人帶來重生的希望。 ‧晚期﹕傳統化療療效不理想,選擇也較少。近年全新的化療藥物及組合如﹕FOLFIRINOX、Nab-Paclitaxel、TS-ONE及Nano-liposomal Irinotecan等面世,大型研究顯示俱比傳統化療的效果優勝,病人的選擇亦較以往多,研究顯示如病人能接受多線治療,平均壽命由以往的6至9個月,延長至18個月或以上,為晚期病人帶來曙光。 近年,胰臟癌在西方國家的病發率按年上揚,在美國已躍升為第三位癌症殺手;香港亦發現相同趨勢,新症案例由2006年的432宗上升至2015年的766宗,情况令人憂慮。雖然近年已取得不少突破,但相對其他癌症,胰臟癌的研究依然相對滯後。醫學界現已急起直追,如美國組織Pancreatic Cancer Action Network,其目標是於2020年時將胰臟癌病人平均的壽命倍增。 接受SBRT後 腫瘤縮小 李女士接受4個月的化療及SBRT後,腫瘤縮小而病情穩定下來,她亦趁機與家人外遊,樂敘天倫;而陳先生完成6個月的化療療程後,PET-scan顯示大部分腫瘤不再活躍,他選擇繼續服口服化療藥控制病情,最近一次覆診,我問近來還有打波嗎?他笑道:「當然有!每星期不落場我便渾身不自在。」 期望於可見的將來,有更多新的藥物和治療面世,為病人帶來新的希望。 文:蔣子樑(香港大學臨牀腫瘤科臨牀助理教授) 編輯:蔡曉彤 電郵:[email protected]

Read more

【有片】胰臟癌死亡率近九成 水瘤近半變癌 「胃痛」要留神

【明報專訊】胰臟癌的發病率不高,不列入香港十大癌症。不過,它的死亡率卻是一眾癌症中最高的,一旦確診,死亡率幾近九成。 胰臟躲在胃臟後,早期徵狀不明顯,或常被誤以為是胃痛,容易延誤診治。 近年研究顯示,胰臟「水瘤」癌變風險高達30至50%,身體檢查一旦發現胰臟水瘤,是防止胰臟癌殺人的一大契機。 每年約奪580命 香港十大癌症並不包括胰臟癌,但它在十大癌症殺手當中排名第6。「每年大概650宗新症,580宗死亡。常見癌症之中,胰臟癌的死亡率是最高的。」外科專科醫生潘冬平說。 胰臟癌的死亡率高,原因是它難以早期診斷,所以未能及時診治。胰臟位於上腹,胃部後面。「大部分初期的胰臟癌,患者可能只是感到隱隱痛。很多病人以為是胃痛,因而延誤診斷和治療。」潘冬平說。如果癌症在胰臟頭部,因為鄰近膽管,或會出現黃疸,小便變得深色或茶色。有小部分病人的痛楚會反射至背部,出現背痛。「但當出現徵狀,病人感到痛,腫瘤可能已經很大,甚至出現轉移。」潘冬平指出,根治胰臟癌的主要方法是施手術完全取出腫瘤。可是,胰臟是個比較複雜的器官。它附近有好幾條不可切除的主要血管。一旦腫瘤變大,影響主要血管,病人就不適合手術治療。 胰臟癌是有方法可以及早檢測。血液檢驗中,CA19-9為胰臟癌的腫瘤標記。大部分胰臟癌病人的CA 19-9都會上升;指數愈高,癌細胞已擴散的風險愈大。至於影像方面,可以使用超聲波,甚至磁力共振。「影像檢測可幫助診斷早期腫瘤。不過,要近乎沒有病徵去檢查,才有機會診斷到早期的胰臟癌。」潘冬平說。 及早切除水瘤防癌變 「現在多了人做身體檢查,在上腹超聲波檢查時,發現胰臟水瘤,就要小心。」家庭醫生鄭志文說,如果在肝臟或腎臟發現水瘤,大部分都是建議觀察,但胰臟水瘤,卻不能掉以輕心。 「即使影像顯示是又靚又圓滑的水瘤,但是大部分在胰臟出現的都不是簡單水瘤,而是『囊腫』。」潘冬平回應。胰臟囊腫,跟肝或腎的水瘤意義不同,大部分肝和腎的水瘤不會癌變;不過,30至50%的胰臟囊腫會演變為癌症。 胰臟常見的囊腫,大致可以分為3類: ‧胰管內乳頭狀黏液性腫瘤(Intraductal papillary mucinous neoplasm,IPMN): 屬於高風險癌變 ‧黏液性囊腺瘤(Mucinous cystadenoma): 分泌黏液,癌變風險30% ‧漿液性囊腺瘤(Serous cystadenoma): 分泌漿液,癌變風險5% 「找到胰臟囊腫,其實是一個好時機,不會等到癌變才做手術,這樣太遲了。癌變之前及早切除,達到預防效果。」潘冬平指出。囊腫癌變的風險取決於種類和大小。整體來說,囊腫大至3公分、影像出現特別變化(有固體微粒、影響主胰管),癌變的風險愈高。由於影像不能區分類別,醫生會進一步通過超聲波內窺鏡抽取液體化驗;從而判斷癌變機率,考慮定期觀察或是手術治療。 胰臟手術複雜,存有一定風險。20年前,胰臟手術的死亡率約5至10%。現在,胰臟手術大有進步,死亡風險已經減為1至2%。「我的病人有個約4公分的IPMN。我建議手術切除,但他擔心風險,選擇觀察。我叫他半年覆診,怎料,他1年後才回來檢查。結果已經癌變,並且影響主要血管,不能以手術切除。十分可惜。」潘冬平強調,病向淺中醫,與醫生好好溝通和了解風險,病人毋須過分憂慮。 高危:煙酒糖尿肥胖有家族病史 由於胰臟癌的發病率相對較低,全民普查不符合成本效益。潘冬平建議,胰臟癌高危人士(包括:有家族病史、吸煙、飲酒、糖尿病患、中央肥胖等)應該定期接受檢查。「有一位病人,他的媽媽和哥哥都是因為胰臟癌去世。病人一直定期檢查。後來發現一個IPMN囊腫,雖然未到3公分,但是因為家族史,做了切除手術。現在他情况良好。」 採訪:鄭寶華、勞耀全 文:麥穎姿 圖:蘇智鑫 編輯:林信君 ■有片睇 想現場直擊家庭醫生睇醫生,可登入 www.mingpaohealth.com/doc.htm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