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片】追蹤基因 預知百病 及早應對 減病發率、併發症

【明報專訊】唐氏綜合症、地中海貧血症、G6PD缺乏症(俗稱蠶豆症),都是大家熟悉的遺傳病。但遺傳病不限於與生俱來的疾病,大部分後天疾病如殺人無數的癌症、心血管病及糖尿病等,全部與遺傳基因有關。現在醫生會以遺傳學的方式,追蹤疾病起源,希望藉此減低影響甚至預防病症發生。 30多歲的黃先生,年紀輕輕便患上大腸癌,幸好接受治療後康復。與家人談及患病時,驚覺自己不是家族中第一人有此情况,他的媽媽也在40多歲時患上大腸癌,屬近親的表兄亦在近年證實患大腸癌。 黃先生為家族的隱病感到疑惑及憂慮,擔心全家人都有遺傳性大腸癌,於是希望遺傳科能夠找出原因,當醫生了解其家族病史後,建議他與家人做基因測試,結果真的發現相關遺傳基因。 早發大腸癌 揭家族遺傳隱病 養和醫院醫學遺傳科主任林德深指出,當某些疾病出現異常的發病,例如一般大腸癌在60、70歲出現,若在30、40歲病發的個案便比較「唔正常」,尤其是近親家族中不止一宗病例,更要小心,有可能是遺傳基因導致疾病一代傳一代。 他稱,遺傳性大腸癌在臨牀上並不少見,而乳腺癌同樣有遺傳情况,一旦發現有此情况,可採取一系列預防措施,如更早或更頻密檢查,及早發現和治療病變,並透過計劃生育早作預防。 癌症、糖尿、心血管病全關基因事 很多人以為一出生便出現的先天性疾病,才是遺傳病,其實不然,人類的疾病不少都是從遺傳得來,再加上後天的誘發因素而發病。 林德深指出,每個人都是由精子與卵子結合成胎兒,所以父母的基因在胚胎形成時已經遺傳下來,包括變異的基因,若在胎兒出生前已經引起病變便是先天性疾病,到嬰兒出生後才出現便是後天性疾病,但也與遺傳基因有關,最常見由基因引發的後天疾病就是癌症。 他續稱,心血管疾病及糖尿病亦是遺傳基因和後天環境因素配合而病發。因此,現在學者希望從遺傳基因着手,目的是達到防病的效果。他指出,若家族有相關病史,成員的患病率會相對較高,建議及早改善生活習慣,以減低發病風險。 擴應用範圍 不再局限查罕見病 至於先天的遺傳病,有些純是染色體問題,如第21對染色體多了1條的唐氏綜合症;亦有些是單基因引起,如地中海貧血症及蠶豆症等,幸好現時可透過婚前檢查及產前檢查等發現,減低病發率或相關併發症。 林德深說,遺傳學過去集中追查罕見及不常見的遺傳病,但隨着偵查工具愈來愈發達,一些尋常病症也可透過遺傳學及早發現。 他稱,基因檢測的應用範圍愈來愈廣,例如利用外顯子組排序(exome sequencing)可分析一個人的所有基因,相信技術會繼續發展和普及,日後可能會成為健康檢查的一個工具,幫助預防各種疾病。 採訪:勞耀全 文:張意宇 圖:黃志東、資料圖片 編輯:林信君 ■有片睇 想現場直擊家庭醫生睇醫生,可登入 www.mingpaohealth.com/doc.htm

Read more

基因檢測 亂做嚇餐懵

【明報專訊】基因測試普及,三數千元已經可以做一個營養基因測試、藥物基因測試、疾病基因測試,甚至智力基因測試。近期更有保險公司為顧客提供基因測試,吸引顧客購買保險。 基因測試是否一個「未來報告」,預告疾病發生?報告一旦預告你有基因缺陷或變異,如何應對?值得做嗎? 基因檢查,的確有助辨識一些遺傳病。 香港大學藥理及藥劑學系基因研究中心助理教授張正龍,以高膽固醇作例子,他指有不同因素引起高膽固醇,但近年研究發現,家族性高膽固醇血症(Familial Hypercholesterolemia,簡稱FH)是因為三個基因突變有關。而港大的研究發現,香港高膽固醇病人中,六成帶有FH基因突變。 有助診斷治療 才值得檢測 FH患者,臨牀有一些特徵,例如﹕家族高膽固醇病史、低密度膽固醇(LDL,又稱壞膽固醇)偏高、皮膚肌腱出現腱黃瘤(Tendinous xanthoma)等。張正龍指出,有高膽固醇的患者,如果同時帶有上述臨牀徵狀,就值得接受基因檢查,因為研究又發現,帶有FH基因的病人,對傳統降膽固醇藥他汀的反應不佳。 「他汀類藥物,一直是治療高膽固醇的主要藥物。美國心臟學會建議四類心血管病高危人士,需要服用他汀,高膽固醇是其中之一。」香港大學藥理及藥劑學系講師、註冊藥劑師陳潁琳解釋,一般高膽固醇病人,服用他汀由低劑量開始,但帶有FH基因的高膽固醇病人,一開始就要服用高劑量他汀。 然而,高劑量他汀增加嚴重副作用的風險,嚴重可致橫紋肌溶解症,導致腎衰竭死亡。陳潁琳指出,亞洲人體型較細小,肌肉量亦較白人少,腎、肝功能亦相對較弱,代謝藥物容易出現副作用,所以建議有FH基因的亞洲人,服用他汀劑量減半;同時不建議混合其他降膽固醇藥一起服用,以免增加肝、腎負擔。 「有FH基因的病人,耐藥性強,加上劑量有限制,所以對他汀的治療反應不佳。」陳潁琳指出,去年《新英倫醫學雜誌》刊出的研究,發現針對FH基因的新藥PCSK9抑制劑,能有效將FH病人血液中LDL降低。所以高膽固醇病人透過基因檢查,確診帶有FH基因,就應該使用新藥PCSK9抑制劑。 大多疾病非單一基因控制 發現一個基因與一個疾病相關,只是研究第一步。張正龍說,要將兩者關係於臨牀上應用,還需要很多不同的研究和數據支持。而且大多數的疾病,不是由單一基因主宰,只是有些基因影響力較大,有些影響較小。 「到目前為止,已經找到超過150基因與高膽固醇有關。」香港大學外科學系研究助理教授鄧詩敏正參與一個膽固醇基因研究,發現有過百基因會影響膽固醇的製造和分解,導致低密度膽固醇或三脂甘油酸上升,「但與FH基因突變比較,這些基因變異的影響力相對較小」。 鄧詩敏表示,找到這些基因,最希望是研發出針對的藥物,但相信這並非一朝一夕可成事。而暫時計劃中的研究,希望把所有膽固醇相關的基因,按影響力評分。病人透過基因測檢,如發現相關基因數量多兼影響力大,或許應考慮及早用藥,預防心血管病和中風;但如檢查發現相關基因數量和影響力均不多,高膽固醇是後天因素為主,病人或許應透過健康飲食和運動等幫助控制膽固醇。 ■知多啲 缺乏臨牀研究 「未來報告」零意義? 基因測試猶如水晶球,解開健康之謎?找到肥基因,是否從此只能吸風飲露?找到瘦基因,是否可以不節食不運動,一世享瘦? 因為科技進步,令基因測試普及,甚至有商業機構用以作招徠,吸引顧客,張正龍對此有極度保留。他舉例,接受營養基因測試,發現基因變異令身體容易缺乏維他命D,醫生、營養師、病人究竟應如何解讀這個結果? 「是否單純補充維他命D已經足夠呢?要補充多少劑量?抑或身體難以吸收維他命D,所以無論補充多少也沒有用?」張正龍指出,正因為缺乏研究,上述問題暫時未有答案;目前只有少數基因測試有大量臨牀研究支持,可用於診斷和治療。然而大多數基因測試,目前都只在研究階段,對市民實際幫助不大。 張正龍與陳潁琳各舉一例,解釋有實際功效和不切實際的基因測試。 張正龍以腦癇症治療為例,抗腦癇症藥物苯妥英,可能導致嚴重副作用史帝芬強生症候群(Stevens-Johnson Syndrome, SJS),病人會在短時間內全身皮膚起水疱、脫落、紅疹,有生命危險。已知副作用與HLA-B*1502基因有關,所以病人用藥前必須接受基因測試,如結果是陽性,就要轉用其他種類藥物。 陳潁琳則以坊間藥物基因測試為例,不少人因為好奇,接受藥物基因測試,她接觸其中一個案例,測試結果發現肝代謝問題的基因,會影響藥物反應和副作用。然而,影響肝臟藥物代謝的基因不止一條,而且一種藥物代謝,不止涉及一種肝酵素,而是有很多途徑。所以基因測試中驗出某一種肝酵素代謝出問題,根本沒有意義。 ■健康講座 基因醫學解碼:膽固醇好與壞 主辦單位:香港大學藥理及藥劑學系基因研究中心 講者:香港大學外科學系助理教授(研究)鄧詩敏、香港大學藥理及藥劑系講師兼註冊藥劑師陳潁琳 日期:11月12日(本周六) 時間:下午3:00至4:30 地點:香港大學明華綜合大樓T2講堂 報名﹕請於辦公時間內致電2831 5087,或登入www.hkuehealth.org網上報名 文:鄭寶華 圖:資料圖片 編輯:梁小玲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