養和東區醫療中心正式投入服務 高端醫療儀器結合一站式服務 打造世界級癌症治療中心

養和東區醫療中心於今年四月底開始陸續投入服務!這所位於筲箕灣、屬養和醫療集團最新成員的養和東區醫療中心,勢將成為港島東醫療新地標。今日率先由養和醫療集團行政總裁暨養和醫院院長李維達醫生和養和醫療集團營運總監暨養和醫院經理(行政)李維文先生為大家解構中心內養和癌症中心的最新、最先進的醫療設備,如何為每一位病人提供貼心的一站式服務,朝着「世界級」的癌症治療中心進發的同時,也為東區市民提供優質的家庭醫學門診服務。   養和醫療集團行政總裁暨養和醫院院長李維達醫生(右)與養和醫療集團營運總監暨養和醫院經理(行政)李維文先生,均期望養和東區醫療中心會成為集團在港島東的醫療新地標。   設立養和癌症中心 院長治癌歷程成契機 李維達醫生透露,早於2004年已開始構思醫院的重建計劃,但由於地理上的限制,加上他於2011年患癌的經歷,而當時本港並沒有質子治療,故要赴美就醫,這經歷促成了養和東區醫療中心的成立,期望為病人提供多元化的癌症治療服務,另外計劃於2022年在另一幢大樓引入全港首台質子治療儀器。   養和醫療集團營運總監暨養和醫院經理(行政)李維文先生指,「癌症治療愈趨多元化和複雜,不同癌症有不同治療的需要,所需的儀器亦有不同。現已開幕的養和東區醫療中心李樹芳樓內設有養和癌症中心,引入了最新及最尖端的影像診斷及電療儀器,為病人提供一站式的癌症治療服務,讓病人毋須遠赴海外已能接受最新醫療技術及儀器。   李維文先生遂解釋,美國大部分甲級癌症中心都是獨立於醫院之外,為病人提供專門的癌症診斷及治療服務,養和癌症中心亦以此作為藍本,期望給予癌症病人「最好」和「最適切」的治療。「只要是病人合適接受的治療,如電療,我們便會提供切合所需的儀器為他們治療。」   養和癌症中心設有全亞洲首台磁力共振導航放射治療機(MR Linac),提供更精確及實時影像,有助提升放射治療效果。   引入嶄新醫療儀器 提供一站式治療 他稱,現時養和癌症中心已引入約十部嶄新尖端的癌症醫療設備,包括全亞洲首台磁力共振導航放射治療機(MR Linac),提供實時磁力共振掃描影像為腫瘤定位,並有兩部新一代螺旋放射治療系統 Radixact X9,以及 Versa HD直線加速器,還有全港獨家兩部 MR Simulator、全中國首台利用最新SiPM技術的正電子/電腦雙融掃描器等。   李維文先生解釋:「我們引入了全亞洲首台磁力共振導航放射治療機MR Linac,這部能提供實時磁力共振掃描影像作導引(MR-Guided)的儀器,去年7月才開始在荷蘭陸續啟用,現時全球大概總共只有十一部。引入新儀器是為了提供更精準的電療服務,傳統電療面對一個難題,是由於人的器官及腫瘤都是活的,位置會隨時間而輕微移動,所以要將電療範圍在腫瘤外圍稍為調闊,以確保能消滅所有癌細胞;而且如果單靠病人電療前的掃描影像作電療規劃,腫瘤會隨着療程萎縮,這兩個因素都難免會令過多電療輻射劑量影響腫瘤附近的正常組織,造成副作用。」   養和癌症中心引入全港獨家兩部磁力共振模擬器(MR Simulator),病人以治療時的腫瘤情况進行掃描,令治療更精準。   李維文先生續說:「有了這部MR Linac後,由於實時見到腫瘤位置,故此可以將電療範圍調得更貼近腫瘤,並因應情况而調節電療方案。因為電療範圍更實時精準,所以可視乎腫瘤情况加大每次的電療劑量,從而減少電療次數,縮短整個療程的時間,對於病人來說是好事。」   養和醫院綜合腫瘤科中心主任梁憲孫醫生表示,現時綜合癌症治療包括放射治療、化療、標靶治療、免疫治療、荷爾蒙治療及外科手術等,治療癌症的方法已日趨多元化,但目前仍有些癌症比較棘手,例如胰臟癌。「慶幸科技不斷進步,新一代的放射治療儀器,已提升了精準度及減少了副作用,令更多的病者受恵。」   養和醫院臨床腫瘤科專科醫生羅振基醫生以每年導致近680人死亡的胰臟癌為例,由於胰臟深入腹腔,而且被大量血管包圍,故難以進行外科手術切除;至於化療的成效亦一般。「外國有研究指出,未出現轉移的胰臟癌,接受放射治療後,平均壽命可延長約一年甚或超過一年時間,效果較化療更理想。」   養和癌症中心設有新一代螺旋放射治療系統 Radixact X9。   由個案護士貼心跟進 不一樣的診治旅程 此外,養和癌症中心引入新服務概念,為了讓病人得到舒適的診治旅程(Patient Journey),不但用心設計中心環境,亦改善就醫流程,每名病人更會有「個案護士」(Case Nurse)貼心照顧及跟進整個治療過程,讓病人及其家人安心。   李維達醫生(左二)表示,養和癌症中心將由個案護士貼身跟進每一名病人的情况和需要。(右二為養和醫院東區醫療中心營運總監劉楚釗醫生。)   李維達醫生強調,養和癌症中心的設備和服務質素,與養和醫院如出一轍,病人可以按情况和需要作出選擇,例如可以在中心進行放射治療,而醫院則有強大的手術及醫療隊伍做後盾,提供手術及不同專科治療。繼香港大學、香港中文大學及香港眼科醫院後,最近養和醫院更成為第四間獲得國家藥品監督管理局發出認可的本港醫療機構,亦是本港首間私家機構獲此認可。   養和東區醫療中心特別設計舒適的環境和便捷的醫療流程,令病人的診治旅程更稱心。   家庭醫學門診及體格健康檢查年中推出 除了養和癌症中心外,養和東區醫療中心將在年中陸續提供家庭及基層醫療、體格健康檢查、基因測試及住院病牀等服務,進一步擴闊服務範疇,為更多有需要的病人提供貼心又安心的醫療服務。   養和東區醫療中心設有咖啡廊,為病人與家屬營造一站式和寧靜的環境。   6月癌症治療學術研討會 成國際癌症專家交流平台 養和醫療集團一直致力推動和發展醫學科研,繼2014年及2017年後,今年將再次舉辦「癌症治療學術研討會」,邀請海外專家學者來港演講。養和醫院東區醫療中心營運總監劉楚釗醫生表示,今年研討會的主題為「New Frontiers in MR-Guided Radiotherapy」,有來自英美的專家會為參加者分享他們在應用磁力共振導航電療的臨床經驗,預計屆時有數百名業內人士參與,成為本地與國際間的學術科研交流平台。 Read more

磁力共振導航放射治療 實時影像追擊腫瘤

利用輻射殺死癌細胞的放射治療,是常用的抗癌手段之一。剛投入服務的養和東區醫療中心內的養和癌症中心引入了全亞洲首部磁力共振導航放射治療(MR Linac),可以實時及更準確追蹤腫瘤的位置,令醫生放心處方高劑量放療集中對付癌細胞,減少對正常組織的傷害,尤其能夠針對不斷「郁動」的器官,如胰臟、肝臟等,治療效果更為顯著。     養和醫院醫學物理及研究部主管余兆基博士指出,從理論層面,只要有足夠的輻射量便可以殺死癌細胞以至任何生物,但能量太強容易傷及附近的正常細胞,產生更多的副作用,故此如何令腫瘤接收最多的輻射,同時對正常細胞的影響減至最少,正是放射治療的挑戰!   「解決方法之一是使用導航技術協助,讓醫生猶如『看見』腫瘤所在,從而提高放射治療的準確度。」   擴大放射治療範圍 影響正常細胞 余博士闡釋,整個的放射治療療程會分開多次進行,而病人每次接受治療都要重新「定位」,治療過程中腫瘤可能已縮細,加上病人的器官亦會隨着呼吸而移動,可能會有位置上的誤差,為殺死癌細胞,醫生唯有擴大放療範圍,有可能令附近正常細胞受到傷害。   「以往使用的電腦掃描和X光作為導航有一定限制,既有輻射問題,提供的影像亦未能清晰顯示患處的組織和腫瘤;至於磁力共振則沒有輻射,可更清楚看見腫瘤的大小和位置、附近的血管、神經及器官組織等影像。」 養和醫院癌症中心設有全亞洲首台磁力共振導航放射治療機(MR Linac),可以更精確地監察和追蹤腫瘤位置,加強照射腫瘤的輻射,減少病人的副作用。     磁力共振導航放射治療機 實時監察和追蹤腫瘤 有鑑於此,養和癌症中心遂引入亞洲首台「磁力共振導航放射治療機」(MR Linac)。新儀器融合磁力共振及放射治療技術,能夠提供實時監察影像,讓醫生在每次治療前及治療期間,可以監察及追蹤腫瘤位置,繼而立即調整治療計劃,盡量消除位置上的誤差。   余博士強調,磁力共振導航放射治療能夠更準確地追蹤腫瘤,既有助收窄放療範圍,更重要的是減少對正常細胞的損害,故副作用也會較少,尤其適用於一些會持續「郁動」的器官如胰臟、肺及肝等。   加強劑量 縮短療程 余博士透露,新儀器已進行最後測試,即將正式投入服務。「新技術可以令腫瘤接觸到的輻射量較多,長遠或有助縮短療程。」不過,現階段由於治療期間需因應腫瘤變化而作出調整,故治療時間相對較傳統放療為長,價錢方面亦稍高於傳統的電療儀。 Read more

治療方法:化療電療移至術前 復發率減少

【明報專訊】輔助化療(adjuvant chemotherapy)目標旨在提升病人治癒率。以往傳統的輔助化療選擇甚少,成效不甚理想,病人的5年存活率約20%。及至最近兩三年新的組合化療Gemcitabine-Capecitabine及口服藥物TS-ONE降低了病人復發的機率,增加病人5年存活至30%左右。至於輔助電療(adjuvant radiotherapy),則旨在減少病人局部復發風險,多應用於手術後局部仍殘餘癌細胞的病人身上。 存活中位數大增至54月 於2018美國臨牀腫瘤學大會(ASCO),有兩個關於胰臟癌輔助治療的重要發布: 1. 輔助化療組合FOLFIRINOX FOLFIRINOX是一種包含3隻藥(5-FU, Irinotecan, Oxaliplatin)的化療組合,屬晚期胰臟癌病人其中一種標準治療。最新的研究將FOLFIRINOX比對傳統化療Gemcitabine,於約500個病人中作比對,病人接受FOLFIRINOX的存活中位數(median overall survival)由35個月大幅提升至54個月,結果相當驚人,相信此組合勢將成為胰臟癌術後的標準治療。 2. 輔助治療推至手術前 以往胰臟癌病人多是先以手術切除腫瘤後接受化療,但由於微擴散甚普遍,因此復發機率依然偏高。在最新的PREOPANC研究中,研究人員將病人分為兩組,一組按傳統先接受手術後化療,另一實驗組則先接受化療及電療後施手術。研究結果發現先化療及電療後做手術的病人復發機率減少,而生存率亦比傳統療法更優勝。 因此,相信在不久的將來,療效更佳但副作用稍增的組合式化療(FOLFIRINOX等)勢將成為胰臟癌輔助治療的全新標準;而輔助治療的黃金時間將會由手術後推前至手術前。 上文個案中的陳先生接受6個月的化療及5星期的電療後,現已完全康復,最近一次正電子掃描顯示沒有任何復發迹象。由此可見,雖然胰臟癌是癌症殺手中的殺手,但只要及時發現,並由有經驗的外科醫生將腫瘤切除,再配合適當的輔助治療,根治亦非絕不可能;期望最新的研究結果能盡快應用於更多臨牀病人上,讓更多胰臟癌病人得到根治的機會。

Read more

360°狙擊鼻咽癌細胞 攤薄輻射量 副作用大減

【明報專訊】鼻咽癌是其中一種遺傳性癌症,與乳癌、卵巢癌、腸癌一樣,都可以通過檢驗特定基因,評估患癌風險;及早接受身體檢查,一旦病發,也可以在癌症早期開展治療,大大提升存活率。以鼻咽癌為例,如能在早期發現,病人只需接受電療,而不用配合化療、標靶藥或免疫治療,配合新科技,減低副作用或治療費用。   螺旋電療——高速螺旋電療機(左圖)的形狀有如donut,可以360度環形放射腫瘤位置,攤薄周邊正常組織所受的傷害。設計電療計劃時,由於輻射可從多角度進入體內,所以即使照射劑量較低,但聚焦點(紅色)的輻射量一樣可以達標(右圖)。(周群雄攝)   今年40多歲的阿儀(化名),父親在1992年被確診患上鼻咽癌,弟弟及姐姐亦相繼在十多年前及今年初患上鼻咽癌。阿儀擔心自己亦會遺傳這種癌症,即使未有任何徵狀,今年初也主動接受了不同的檢查,包括抽血化驗EB病毒抗體血清檢測,以及EB病毒脫氧核糖核酸測試。化驗結果,前者呈陽性,後者則屬陰性,未能得出實際定論。醫生認為阿儀的鼻咽癌風險較高,建議她接受磁力共振(MRI)及抽取活組織化驗,結果化驗顯示她的確患上早期鼻咽癌,但由於屬「超早期」,所以連磁力共振也照不到任何異樣。     舊技術易傷神經 飲水如吞玻璃 香港港安醫院放射診斷部及腫瘤中心主管梁清華指出,以早期的鼻咽癌為例,以往的電療採用直線加速器(Linear Accelerator),雖可消滅鼻咽上的癌細胞,但由於照射範圍較廣,照射的角度亦受到局限,容易傷及鼻腔內的神經線及附近的正常組織,所以電療的副作用很大,甚至可能會灼傷病人的面頸皮膚,傷害視覺或聽覺神經線,出現口乾、吞嚥困難或失去味覺等等。香港綜合腫瘤中心臨牀腫瘤科專科醫生黃麗珊說,病人形容飲一啖水,也會有如吞玻璃的痛楚,「由於飲食困難,所以病人在療程後體重會輕了十多公斤」。   香港綜合腫瘤中心臨牀腫瘤科專科醫生黃麗珊(左)、香港港安醫院放射診斷部及腫瘤中心主管梁清華(右)(周群雄攝)   新電療:廿次才喉乾 味覺依然受損 不過現在可使用高速螺旋放射治療(螺旋電療),大幅減少副作用。黃麗珊形容:「假設蘋果核是腫瘤的位置,蘋果皮及蘋果肉就是正常的皮膚及細胞組織。現時沒有技術可以完全避開它們而只照射到蘋果核,但螺旋電療可全方位將輻射從不同角度放射到腫瘤位置,攤薄正常組織的輻射量,大大減少電療的副作用。」阿儀說自己接受了四星期約二十次螺旋電療後,才開始出現喉嚨乾的感覺,比起父親及弟弟當年接受直射加速器電療,副作用明顯輕微得多,只是在療程期間味覺一樣會受損,吃很多東西也無味。   一期鼻咽癌 電療九成可治癒 梁清華說鼻咽癌的徵狀一般都不太明顯,例如鼻塞、聽力衰退等,所以大部分病人確診鼻咽癌時,已屬第三、四期,癌症已擴散至淋巴、頭及其他地方。「如果發現得早,屬於第一期鼻咽癌,只需接受電療療程,超過九成機會可以治癒。」如已擴散至其他地方,黃麗珊說就要配合化療,特別是如腫瘤位置太接近神經線、顱底,便必須先以化療縮細腫瘤體積,才可減少電療對附近正常組織的傷害。她補充,很多人以為電療只需放射鼻咽的腫瘤位置,其實不然,「由於鼻咽癌較易擴散至淋巴組織,加上磁力共振只可照出5mm以上的腫瘤,所以電療時除了鼻咽位置,會連同淋巴組織一起放射,以消滅肉眼看不到的異常細胞」。   文:周群雄 編輯:林曉慧 電郵:[email protected] Read more

【男性健康】最佳男主角:腎癌「識排毒」 電療化療都不怕?

雖然腎癌並未列入香港十大常見癌症之列,但身為泌尿科醫生,自然時有接觸相關個案,而且要格外小心處理。治療癌症的最理想方法是切除惡性腫瘤,防止擴散;在其他癌症手術中,早期階段的腫瘤較小,切除相對輕易,但腎癌並非這樣。 整個腎約長10至12厘米,假如腫瘤約1厘米大,雖然比例上不是很大,但經電腦掃描檢查後,如果位置近中央腎門(renal hilum),靠近腎盂和腎大盞,而且有眾多腎動脈及分支,例如前、後分支(anterior/posterior branches),上、中、下段(upper/middle/lower segmental branches)血管,切除時必須非常留神,以免影響輸尿管及血管,擔心有流血風險,也怕腫瘤手術邊緣(surgical margins)切不清;相反如同一體積的腫瘤生長在腎的其他較遠離中心位置,而且有蒂,那麼手術便較為簡易。因此,位置不同,可能為手術帶來各種難度。有得揀,當然是微創手術好;但若然腫瘤已逾10厘米,貼緊附近其他器官,開放式手術可能比較合適。 一刀切根治 難度視乎位置 腎癌也有另一個與別不同的地方:其他腫瘤如乳癌及腸癌等,術後可運用有效輔助治療(adjuvant treatments)如化療及電療等,目的是更徹底清除癌細胞,但這些方法在腎癌上並不管用。腎癌細胞「本身可排毒」,連化療藥的效力也可以排走,電療效果亦欠佳,因此用手術去根治癌症是主要方法。由於腎功能對身體影響重大,醫生和病人的想法是一致的,切除所有「有毒」腫瘤的同時,也想保留多一點有用的腎組織,減少洗腎的風險,這就是令醫生費盡心機的時候。 最近有一宗腎癌個案,50歲的李先生(化名)有輕微上腹痛,其他醫生檢查發現胃部正常,僅有炎症,但從電腦掃描中意外發現,腎臟有1.2厘米的腎腫瘤,高度懷疑是惡性。要診斷腎癌,並非以抽針化驗或查找癌指數,而是由放射科醫生了解腫瘤有否脂肪成分;如有,九成以上是良性,否則便是惡性。由於李先生的腫瘤在靠近腎中央位置,切除時須即場以超聲波檢查,了解有否入侵腎內主要血管;同時將腫瘤冷凍切片,交由病理學醫生同步化驗,確定周邊沒有剩餘腫瘤後,即切割邊緣乾淨,才可縫上傷口。 李先生約一周後便出院了,他的個案很困難,雖是早期,但其腫瘤位置險要,究竟要全個腎切除抑或只切部分,實在不是輕易的決定呢。 文:傅錦峯(泌尿外科專科醫生、香港男士健康學會召集人)

Read more

【女性健康】減副作用 復發率<3% 手術+近接電療 夾擊子宮內膜癌

【明報專訊】子宮內膜癌(或稱子宮體癌),患者人數在過去15年上升181%,2015年有978宗新症,於女性最常見癌症中排名第4。 即使是初期患者,手術後若病理分析癌細胞復發風險較高,病人仍需要接受放射治療。傳統全盆腔放射治療,副作用包括腹瀉、尿頻,或影響骨髓;新的國際指引將局部近距離近接電療(Brachytherapy)定為認可治療方案,能針對腫瘤大幅提升電療劑量,毋須穿越正常組織,副作用大幅減少。   陳女士是一名50歲的家庭主婦,兩年前已經停經,一年前的婦科檢查沒發現異樣,但最近數星期陰部出血,相熟的婦產科醫生建議做擴張及刮宮檢查,病理報告確診她患上子宮內膜癌;之後被轉介到婦科腫瘤科,醫生評估她必須接受子宮全切及雙側輸卵管卵巢切除,以及盆腔淋巴結清除手術。 病理報告確定她患上第3期C1子宮內膜癌,即癌細胞已穿出子宮體,但未超越盆腔。在組織病學上的子宮內膜癌分期(FIGO Grading)為2,即癌細胞分化中等(分為1-3級,第1級癌細胞擴散風險較低,第2級及第3級依次增加)。盆腔淋巴有6粒呈現轉移。 當陳女士第一次到我的診症室時,她帶着手術後初癒的疲倦和憂慮的眼神,似乎對手術的病理報告有點困惑。我先告訴她,她找對了一個很有經驗的婦科腫瘤科醫生,成功完成了根治的手術;至於術後治療、最新的研究及指引,則由臨牀腫瘤科醫生詳細講解。   15年間新症升181% 患者年齡中位數55歲 根據香港癌症資料統計中心數據,2000年有348宗,2015年升至978宗,上升181%,趨勢跟先進國家相似。平均發病年齡的中位數是55歲,逾七成是初期患者(第1、2期),其餘約一成為第3期,少數患者是第4期。 要確診病情,婦產科醫生可用超聲波及抽取子宮內膜組織,或以擴張及刮宮檢查。影像掃描例如電腦掃描或磁力共振是不可少的一環,因為手術前需要先充分了解腫瘤影響的範圍。在治療的方案裏,手術是子宮內膜癌第1、2、3期的最主要治療方法,包括全子宮、輸卵管及卵巢的切除;當判斷為第1期B以上的分期,亦會同時切除附近的淋巴組織。   近距離放射升電療劑量 療效較佳 術後治療大致分上初期(第1、2期)及第3期的類別。初期患者手術後會做風險因素的評估,如患者有以下這些因素,擴散到淋巴或局部復發的風險相對較高: 第1期B(即超過50%子宮內膜深層肌肉層影響) 癌細胞FIGO Grading是Grade 3 有微血管淋巴腺影響(lymphovascular invasion) 年齡大於60歲   另外,有3/4的患者局部復發的位置常見於陰部頂,若評估為中度風險(例如第1期B,而沒有其他的高危因素),國際指引已將局部近距離放射治療定為認可的治療方案。 近接電療,又名接觸電療(contact therapy),這技術已於婦科癌症廣泛應用多年,輻射線接觸腫瘤的表面處近距離發出,好處是能針對腫瘤大幅提升電療劑量,療效較佳;另一方面,由於輻射毋須穿越正常組織便能直達患處,電療副作用也大幅減少。 根據大型的醫學研究,針對陰部頂的近距離放射治療,能將復發風險降至3%以下,比較傳統全盆腔放療更能減少副作用。 新式治療多角度放射線 助減副作用 至於評估為高風險者(例如第1期B、Grade 3或有多個高危因素),應該接受全盆腔放療,減少附近淋巴擴散的風險。大型研究亦指出,長期的覆診結果顯示,相對沒有術後治療,完成放射治療能大幅減少復發風險,由20%減至5%以下。 第3期患者,無論局部或遠端擴散的風險也大大增加。最新的資料建議,接受不少於4個化療療程及針對性放射治療,能減少擴散風險。 至於新的放射治療技術,包括強度調控定位放射治療(IMRT),放射線並非由單一方向進入,而是從不同角度進入,分散對周邊正常器官的影響,減低腹瀉、尿頻,或對骨髓的副作用。至於IMRT後期副作用,以及長遠存活率和復發機率的改變,則有待長期研究的結果發表。 陳女士接受化療及放射治療的過程十分順利,雖然有脫髮及輕微的副作用,但有足夠的休息和營養吸收,以及治療團隊的支持,她也配上一個最時尚的假髮,漂漂亮亮的完成了治療。   文:張天怡(香港大學臨牀腫瘤學系臨牀助理教授) 編輯:梁敏德 電郵:[email protected] Read more

輔導師改裝頭罩 助癌童克服電療

【明報專訊】患癌兒童需面對各種治療,但往往難以「坐定定」,醫護人員或會為其注射俗稱「瞓覺藥」的 鎮靜藥,短短5至10分鐘的放射治療(電療),連同病童睡醒及再做檢查的時間,動輒要花上逾6小時,家長及醫護「如臨大敵」。有慈善團體的兒童醫療輔導師主動接觸病童及家屬,透過模型及遊戲講解醫療程序,更首次為腦癌童的電療頭型模具「開洞」,助其克服恐懼,踏上治療之路。 患腦癌的然仔(圖)起初戴上電療的頭罩時感眼睛不適,電療後視力模糊及頭暈,輔導師與電療團隊商討後為他在頭罩眼睛位置開洞。然仔母親憶述,然仔首次見到開洞的頭罩時表現興奮,躺在牀上「眼仔碌碌」,她亦鬆一口氣。(兒童癌病基金提供)   現年5歲的然仔去年確診腦癌,其母馬太說,然仔兩三歲起不斷說頭痛,後來一周病發三四次,曾在半夜痛醒,其後她帶然仔到私家醫院求診,發現腦部有陰影,進一步檢查顯示腦部有直徑8厘米的腫瘤,「沒有時間思考,醫生說做什麽就做什麽,好像被推着去做」,然仔在確診兩日後做腫瘤切除手術。   兒童癌病基金專業服務副經理梁藹琳(左)負責跟進腦癌男童然仔(右)的療程,以積木模型向然仔解釋電療過程。(楊柏賢攝)   詳述療程 解答家屬疑難 然仔術後病情反覆,甚至出現腦積水,輾轉留醫一個月才出院,轉到威爾斯親王醫院接受後續治療。面對一連串突發事件,馬太手足無措,直至遇到兒童癌病基金的醫療輔導師,對方詳細解釋然仔療程的各種問題,馬太始放下心頭大石,笑言「顛覆對公立醫院的印象」。 兒童癌病基金會人員會在公立醫院接觸不同癌病兒童及其家屬,提供支援。然仔需要接受30次電療,醫護人員起初給他服用「瞓覺藥」,但他醒來時會手舞足蹈,馬太形容像「飲醉酒」,不放心兒子繼續服用。後來然仔不服「瞓覺藥」,靠自律躺在牀上接受電療,但用作固定身體的頭型模具遮蔽他的視線,每次電療後都投訴眼部不適。兒童癌病基金專業服務副經理梁藹琳負責跟進然仔的個案,她隨即與電療團隊商討,認為改動「頭罩」眼部位置不影響電療安全,遂為頭罩開洞。馬太說,然仔見到改造後的頭模時表現興奮,躺在牀上「眼仔碌碌」,甚為配合,其後順利完成30次電療。   (楊柏賢攝)   基金會9輔導師 服務5公院 基金現有9名兒童醫療輔導師於5間公立醫院為癌症兒童提供支援,分別為屯門、瑪麗、瑪嘉烈、伊利沙伯及威爾斯親王醫院。梁藹琳說,每年約有180宗癌症兒童新症,輔導師會為家屬解答疑難。 基金自1997年起培訓員工考取國際專業資格,轄下兒童醫療輔導師須持有大學學士或碩士學位,並完成美國的相關課程和480小時實習,以及通過外國資格試。梁藹琳認為9名醫療輔導師並不足夠,期望該職位能被納入公營醫療系統,吸引更多人入行。   記者 許芳文 Read more

【有片:了解乳癌】乳癌割多啲 穩陣啲? 切局部再電療 保命保乳房

【明報專訊】本港女性常見癌症中,乳癌排名首位,死亡率則排第3位。根據政府最新的數字顯示,2014年錄得女性乳癌新症共有3868宗,佔了女性癌症新症總數26.6%。 確診乳癌,已經三魂唔見七魄;聽聞要全乳切除,腦海一片空白。想保住性命,又想保住乳房,可以嗎? 面對全乳或局部手術,如何選擇? 外科專科醫生英偉亮指出:「乳癌比較特別,擴散與否,跟乳房腫瘤的大小未必有直接關係。有些腫瘤可以很小,甚至摸不到,但癌細胞已有擴散迹象。有些腫瘤生到很大,但也沒有擴散。」因此,手術大小(全乳或是局部切除)未必影響治病效果;反而多會是技術上的考慮。 乳房大腫瘤小 可選局部切除 所謂局部切除,就是醫生會把乳房內的腫瘤及周邊組織清除,保留乳房。病人需要經過評估,符合一定條件,方可接受此項手術。英偉亮說,其中一個考慮是腫瘤和乳房的比例。「基本要求是在清除腫瘤及周邊組織後,乳房仍可保持原狀,才考慮保留。如果腫瘤較大,連同周邊組織切除,乳房已經割去一半,保留沒有意思。」因此,乳房愈大腫瘤愈小,最為適合。 單一腫瘤、遠離乳頭 效果較理想 此外,腫瘤的位置也是重要因素。「單一腫瘤,最為適合,兩個位置也可考慮。如果腫瘤分散在乳房內多個位置,局部切除效果並不理想。還有,腫瘤離開乳頭愈遠愈好。如果腫瘤貼近乳頭,在清除過程中,醫生未必可以保留乳頭。」他說,一旦無法保留乳頭,不少病人選擇全乳切除。 現今女性對於乳癌的警覺提高,及早發現的個案多了;大約40%病人適合局部切除手術。英偉亮強調,病人接受局部切除手術之後,必要配合輔助放射治療。「我會跟病人說,如果選擇局部切除,需要接受綑綁式的5個星期電療療程。病人的意願、時間、安排,甚至身體適合電療與否,也要考慮。」 顧名思義,全乳切除手術是把病人的乳房整個切除(包括乳頭及皮膚等)。接受全乳切除的病人,多數不用輔助電療,但亦視乎個別情况。「如果經過評估,不適合做局部切除,需要全乳切除;病人可以考慮切除手術後即時或後期進行重建手術。」英偉亮指出,有些病人十分注重外觀體態。 醫生多建議切除後即重建 進行乳房重建,可用病人的皮瓣(背肌皮瓣或腹直肌皮瓣)或植入物。他解釋,醫生多會建議切除手術之後立即進行重建手術:「如果情况許可,保留乳頭、乳暈和皮膚。傷口盡量做到最小,填入皮瓣,效果更加理想。」 揀選什麼手術,病人的意願亦是一個重要考慮。英偉亮舉例:「一個年輕病人,建議可以保留乳房,但她拒絕。她不想接受5個星期的電療,只想盡快重投工作和生活。對她而言,外觀不是一個考慮。」 當然,也有相反例子: 「一個30多歲的病人,不幸地在婚前確診乳癌。她了解自己的狀况,但她願意承受風險,希望可以保留乳房。」了解病人需要和期望,醫生盡量在治療和外觀上達到理想效果。 「不少人可能仍然停留舊式觀念,面對癌症,應該選擇手術、化療或是電療?現今醫學進步,處理癌症往往多管齊下,務求完全根治或者盡量控制病情。」家庭醫生鄭志文指出,乳癌採用結合治療方法,當中包括:外科手術、放射治療(電療)、化學治療(化療)、荷爾蒙治療、標靶治療等。視乎乳癌的期數、腫瘤大小、癌細胞的特性,選擇合適的治療方案。「醫生團隊需要合作,當中可能包括:家庭醫生、外科、臨牀腫瘤科、內科腫瘤科等。病人與醫生、醫生與醫生的溝通,十分重要。」 最後鄭志文補充:「每個人的價值觀都不同。病人應該先跟醫生溝通,深入了解各項治療的過程和風險。醫生也會建議病人跟家人商討、跟病友傾談。如有需要,可以轉介輔導或者支援服務。」 文:麥穎姿 圖:曾憲宗、資料圖片 編輯:林信君 電郵:[email protected] 專題系列文章

Read more

【淋巴癌講座特稿】對抗沉默殺手淋巴癌 標靶化療雙管齊下增勝算

一向是工作狂的王女士,因為接受按摩時偶然發現頸部有腫脹。經過電腦掃描和正電子掃描檢查後,確診患上淋巴癌。此症初期病徵確實不明顯,因此淋巴癌又稱為沉默的癌症殺手。 養和醫院血液科中心主住暨血液及血液腫瘤科專科醫生梁憲孫指出,淋巴癌是本港常見的癌症,每年新增淋巴癌個案接近1,000宗,平均發病年齡五十餘歲,以男性佔多。 據醫院管理局癌症資料統計中心數據,2013年淋巴癌共有948宗新症,其中「非何傑金氏淋巴瘤」是十大常見癌症的第九位。 梁憲孫醫生稱,淋巴癌其實是淋巴結內的淋巴細胞「出事」,屬於血癌的一種。 淋巴系統 人體巡防艦隊 淋巴系統是身體內的循環系統及免疫系統的結合,由淋巴管及淋巴結組成,淋巴管負責「收水」,把來自四肢的水分運送至心臟,也協助腸胃吸收脂肪。淋巴管之間有淋巴結連繫。在頸部的發脹後的淋巴結,俗稱「痰火核」。 淋巴細胞分類包括B細胞、T細胞及NK細胞,其中B細胞負責製造抗體(即是免疫球蛋白),T細胞協助B細胞製造抗體,NK細胞直接攻擊細菌及外來侵襲,抵抗外敵。 除了淋巴結外,淋巴細胞佈滿全身。梁憲孫醫生稱,其他癌症很容易擴散至淋巴組織,而淋巴管道亦貫穿全身,不過該些癌症不是淋巴癌。例如,乳癌不時會擴至腋下的淋巴結,但它仍然是乳癌,並非淋巴癌。淋巴癌必須原發於淋巴組織內出現的異常。 淋巴癌可分為四期。第一期淋巴癌只有單一組淋巴部位受影響,如頸部左右其中一邊;癌細胞入侵兩組淋巴腺部位以上,但局限上半身或下半身,則屬第二期。橫膈膜以上和以下同時有兩組或以上的淋巴結皆受影響,甚至入侵脾臟,此乃第三期;癌細胞擴散至淋巴組織以外器官,如肝及骨髓等,則屬第四期。 淋巴結腫大 成因眾多 淋巴腺分佈身體全身,許多疾病徵兆也會出現淋巴腫大現象,例如:細菌感染、病毒感染、自體免疫反應或是惡性腫瘤等。梁憲孫醫生說:「鼻咽癌、腸癌可以擴散至淋巴結,淋巴結也會脹大。此外,肺結核感染也可能導致淋巴結腫大。」 他指,淋巴腫瘤通常不會太硬也不會太軟,質感與擦膠相若,而如乳癌的其他腫瘤會硬很多。 淋巴癌屬惡性腫瘤,可分為「何傑金氏淋巴癌」(Hodgkin lymphoma)及「非何傑金氏淋巴癌」(Non-Hodgkin lymphoma)兩大類;何傑金氏淋巴癌在西方社會較普遍,以年輕患者為主。 淋巴癌種類繁多,分為高毒性及低毒性,前者快速生長,後者生長較慢。如果由感染而起的淋巴結腫脹,它在一段時間後會逐漸縮細,不少醫生會先行給予抗生素治療。不過,部分低毒性的淋巴癌,也會可能暫時縮細,需要小心斷症。 現時三分一的淋巴癌並不是出現在淋巴結,卻是出現在胃、鼻腔、扁桃腺及皮膚等其他器官身上。 相對其他癌症,淋巴癌難斷症,除了為病人進行臨床檢查,以及安排接受電腦掃描或者正電子掃描外,病理分析十分重要,必須有足夠樣本及由經驗豐富的病理科醫生診斷。梁憲孫說:「淋巴癌約有一百幾十種,需要取得完整的淋巴結或用粗針抽淋巴組織作細胞活檢。如果只有零碎細胞醫生也難以準確作出診斷。」現時不少病理科醫生都透過免疫及基因分析進行診斷,不會單單倚靠顯微鏡。 九成以上淋巴癌發病原因不明,有些淋巴癌的成因可能與輻射、自體免疫疾病或愛滋病病毒感染有關,此外,幽門螺旋桿菌可能與胃淋巴癌有關。不過,淋巴癌與飲食或者遺傳則沒有直接關係。 病人確診患上淋巴癌後,醫生或許會替病人進行骨髓檢查,治療以化療及單克隆抗體為主。骨髓移植通常針對白血病患者,不過也可能適用於淋巴癌復發的病人身上。 骨髓移植分為自體骨髓移植及異體骨髓移植。如果淋巴癌病患者體內的骨髓本身沒有癌細胞,該病人則可以用回自己的骨髓醫治,否則會考慮進行異體骨髓移植。 梁憲孫醫生稱,異體骨髓移植先決條件是,病人與捐助者的白血球必須百分百吻合,兄弟姊妹機會率是四分之一,而無血緣人士的白血球吻合機會是五千分之一。 淋巴癌屬擴散性的疾病,電療可能是其中一種的治療方法,不過若淋巴癌範圍大,不能全身電療。病人通常接受傳統化療及標靶治療,兩種治療方法雙管齊下,效果更佳。在標靶治療方面,主要用單克隆抗體標靶藥物,在B細胞反應佳。 他指出,治療期間,病人免疫力難免轉弱,應避免進食生冷食物。同時,家人支持也十分重要,宜多了解患者需要,在旁扶持。早期淋巴癌患者,治癒機會高達八、九成,而晚期患者只要能夠獲得適當治療,痊癒機會也超過五成。 「淋巴癌診療新趨勢」講座 日期:2016年9月13日(星期二) 時間:晚上7:00至8:30 地點:香港中央圖書館演講廳 報名: www.mingpaohealth.com/seminar107.htm 查詢電話:2595 3035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