抑鬱症像嚴師? 直視情緒 重新出發

抑鬱症是洪水猛獸嗎? 隨着愈來愈多名人及藝人分享自身的情緒問題或經歷,抑鬱症對於社會大眾來說不再是一個禁忌的話題。雖然大家可以開放討論,但這是否又代表社會大眾可以坦然地面對? 時至今日,很多人聽到「抑鬱症」三個字,態度仍然敬而遠之。抑鬱症患者面對突如其來的情緒低落,與社交圈子、職場甚至是家人關係的逆轉,固然會感到無助、害怕,而患者身邊的家人及朋友,亦可能因為不懂得如何相處,無法理解患者的想法而選擇逃避。其實這些無助、害怕及逃避的想法都是人之常情,抑鬱症並不是洪水猛獸,只要願意嘗試敞開心扉,多理解、多學習,你便會發現抑鬱症並不可怕。 健康的膚色加上燦爛的笑容,很難想像Maria經歷過兩次抑鬱症。第一次患上抑鬱症已是二十多年前,但Maria仍然清楚記得當時的情况,並非因為任何突如其來的打擊或轉變而誘發抑鬱情緒,Maria形容那次抑鬱就好像感冒一樣,沒有原因的說來就來。當年香港普遍對抑鬱症認識不多,患病就去看醫生,沒有別的選擇,Maria亦是在家人安排下向精神科醫生求診,但她坦言覺得當時醫生對她的幫助並不大。 經歷幾個月時間,Maria的情緒變得平穩,生活重回軌道,以為「抑鬱」這個名詞在她生活中應該不會再出現。這是她第一次經歷抑鬱症。 二十年來,Maria生活在無風無浪的環境下,但人生不似如期,2015年Maria經歷喪父之痛,抑鬱徵狀再次出現。她變得胃口差,以及會無緣無故出現驚恐情緒,導致她不能外出及上班,生活基本上是停頓下來。Maria知道應該是抑鬱病發,雖然萬般不願意,但在哥哥勸喻下仍然乖乖地去看醫生。此外Maria在家人介紹下亦認識了一名社工,她認為社工抱持非批判態度,提供較為中肯的意見,確實讓她感到病情得以紓緩。這是Maria第二次患抑鬱症的經歷。 抑鬱症可怕?因為不理解 Maria患過兩次抑鬱症,分別在於她如何面對及看待抑鬱症。第一次患抑鬱症時,Maria以為自己生活重上軌道就等於沒事,亦認定抑鬱症一定是外來原因誘發;在第二次患病中,她覺得今次自己不能心存僥倖,明白到因為不理解「抑鬱症」才會變得可怕,而且了解到抑鬱症不一定源自外來因素,個人的思想模式又或是對事情的處理手法,也可能會誘發抑鬱情緒,所以當她情緒變得平穩後,便上網搜尋各式各樣有關抑鬱症的資訊,過程中Maria填寫了情緒GPS(eGPS服務)的抑鬱及焦慮情緒自我測試網上問卷,從而接觸到新生精神康復會(新生會)及eGPS服務。 情緒管理課程 同路人交流互助 根據當時情况,Maria獲轉介至參與「整全認知行為情緒管理課程」(Transdiagnostic Cognitive Behavioural Therapy,TCBT)。有別於一般單向課程,這課程有臨牀心理學家教授各種有效的情緒管理技巧,讓參加者學習如何正視自己的情緒問題外,Maria亦可以在課堂中與同路人互相分享患病經驗及討論如何面對。Maria認為這個分享及討論的過程很重要,她終於明白到自己並不是孤身一人,而且學懂了時時刻刻為自己的精神健康作好準備。除了上課,她亦繼續接受精神科醫生的治療,此外,她參加了新生會的「靜觀大使」計劃。Maria希望學習如何將靜觀融入日常生活中,提升自己的精神健康狀態。 經歷過兩次抑鬱症,Maria認為抑鬱就像發燒、感冒一樣,其實是身體自我保護機制發出的一個警號,要自己好好調理身體,以免狀况惡化下去。套用在抑鬱症上,道理亦一樣。抑鬱症亦好像一個很嚴厲的老師,讓長久以來積壓的鬱結一次過爆發出來,只要直視抑鬱情緒,好好反思自己的人生觀及處理問題的方法,配合專業人士的協助,反而是一個讓生命從新出發的契機。 文:凌悅雯(新生精神康復會臨牀心理學家) 編輯:王翠麗 電郵:[email protected]

Read more

【有片】人多擠迫 驚到窒息 帶氧氣樽才敢出街

【明報專訊】乘升降機時,會不會焦慮不安,害怕被困? 入戲院看電影,必要揀選路口座位,方便逃離? 又或乘搭長途巴士或港鐵時,極度害怕經過隧道? 常見的情緒病焦慮症,有很多不同種類,其中包括恐懼症。精神科專科醫生指出,幽閉恐懼症或廣場恐懼症的患者往往夾雜其他焦慮徵狀。使用藥物加上心理治療,可以克服陰影,重投正常生活。 焦慮症的種類很多,包括:廣泛焦慮症、幽閉恐懼症、驚恐症、強迫症、創傷後遺症等。「單是恐懼症(Phobia),也可分為多種。當談及幽閉恐懼症(Claustrophobia)和廣場恐懼症(Agoraphobia),不少人都誤以為它們是完全相反的病症,其實兩者有時不容易分開。」家庭醫生鄭志文指出,單憑它們的譯名,十分混淆。 幽閉、廣場恐懼症 驚「走唔甩」 「顧名思義,『幽閉』恐懼症的患者對於『幽暗』、『禁閉』的地方或環境產生恐懼。在香港,最常見的例子包括:沒有窗的細小房間、升降機,或者進行磁力共振檢查。」精神科專科醫生許龍杰解釋,當患者處於密封、狹窄、細小的空間,他們會有「被困」、「逃跑不了」的恐懼感覺。 至於廣場恐懼症,患者對開揚或密閉的地方也可能出現不安。「患者也會對某些公眾地方或人多擠擁的地方產生恐懼,舉一個大家最容易理解的例子,時代廣場人多擠迫,病人會擔心一旦『出事』,不可能即時逃離。」許龍杰補充,然而,亦有患者對交通工具(巴士、港鐵、飛機等)和戲院等環境都感到害怕,甚至產生災難性的思想。而最極端的例子,患者足不出戶,無法離開住所。 驚恐發作 心跳加速、冒汗、手震 「身處人群擁擠的地方,有時會感到侷促、不舒服,甚至頭暈眼花。究竟到了什麼程度,大家需要正視以及尋求專業協助?」鄭志文問。 大部分恐懼症患者都伴隨「驚恐發作」(Panic Attack)特徵。「突如其來加上過分或不合理的害怕和憂慮,令患者產生強烈不適。在短短幾秒鐘,患者的恐慌度飈升,出現心跳加速、手震、冒汗、呼吸困難等徵狀。」許龍杰說,他們常會感到窒息,「覺得」自己會暈倒,會死亡。這正好解釋為何患者害怕人多擁擠而又難以即時逃離的地方。 怕出街乘車 影響日常生活 恐懼症的成因包括:個人性格、成長創傷、家族病史(父母表現焦慮不安)、生活壓力、挫敗等。許龍杰補充:「患者常以一次驚恐發作開始,然後產生預期的焦慮、恐懼感覺,繼而作出迴避行為。這些恐懼都是心理上的陰影。」 「我有一位年輕女病人。她曾在街上驚恐發作,呼吸困難,甚至感到快要『窒息』死亡。自始之後,她怕上街,終日躲在家中,只是覆診才會出門。前來覆診的時候,她手袋更帶備多樽可攜式氧氣。她說一旦『出事』,找不到人幫忙,或者逃走不到;吸氧氣或會好點。」許龍杰說,這是一個極端案例。患者把焦慮的範圍不斷擴大,過着禁足的生活。 當恐懼症影響到日常生活或工作,屬於臨牀病症,需要正視。他舉例:「如果有些人間中害怕一些幽閉空間,但是如常上班上學,問題不大。如果有些人家住九龍但在港島上班,因為害怕乘搭交通工具穿隧道過海,導致經常遲到、缺席,最終失去工作。這就明顯是臨牀上的恐懼,必須處理。」 此外,如果徵狀影響身邊的人,或併發其他問題(如:抑鬱、濫藥、酗酒等),也需求助。 主持﹕鄭志文(家庭醫生) 文﹕麥穎姿 圖﹕鄧宗弘、資料圖片 編輯:林信君

Read more

治療方案:恐懼症作怪 「假心臟病發」

【明報專訊】家庭醫生不時遇上「心臟病發」的病人,結果發現原來恐懼症作怪。 鄭志文指出,常會遇到幽閉恐懼症或廣場恐懼症的患者,不過多是病情較輕的一群。「最常見的案例就是怕搭長途車、飛機或船;也有一些怕乘升降機。」鄭志文指出,患者前來求助,主要是因為驚恐發作的不適。驚恐發作,出現暈眩、心跳加速、呼吸急促等徵狀;患者自然聯想到一些嚴重事故。他們於是前來檢查有否患上心臟、血管疾病等。「如果檢查確定無恙,有些患者的病情可能好轉。」 服藥減發作 緩和病徵 當病人持續出現恐懼徵狀,先要排除甲狀腺疾病(甲亢可以引致焦慮徵狀)或腦部問題,然後仔細問症。許龍杰說,「醫生需要清楚了解幽閉恐懼/廣場恐懼徵狀出現的時間、場合,有否伴隨其他(如:驚恐、強迫)徵狀。辨別類型,方可作出針對性的治療」。 一般情况,醫生先會處方血清素再攝取抑制劑(SSRI)和鎮定劑給予患者服用。大約一至三個星期,焦慮和驚恐的徵狀就會逐漸減少。「因為藥物減少驚恐發作,有些患者的恐懼徵狀也會有所緩和。」許龍杰說,這個時候,醫生就會加入心理治療,幫助他們面對陰影。 暴露療法 逐步克服 醫生主要採用逐漸暴露療法(Graded Exposure Therapy),即是循序漸進地讓患者面對他所恐懼的環境或事物,從中訓練自己減少焦慮的反應。「舉個例子:如果患者怕搭港鐵,最初就是前往港鐵站附近逛逛,成功克服恐懼後;再建議病人嘗試走入港鐵站內。之後,可以試到月台、搭一個站……逐步加上去。當患者可以由中環搭港鐵到荃灣,表示他已不再害怕從前產生恐懼的環境,可以投入正常生活。」 許龍杰補充,處理心理陰影,解決辦法就是面對它。「醫生不是直接告訴病人『不用怕』或者強迫他們面對陰影。Exposure的方法就好像『做實驗』一樣。由於病人對於特定地方的驚恐發作留有深刻印象,醫生協助加上藥物效力,令到他們重返那個地方而又沒有出現徵狀;試過一次、兩次、三次的「實驗」,再經冷靜分析,病情就會逐漸得到改善。 嘉賓﹕許龍杰(精神科專科醫生)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