骨骼「偵」奇:骨骼也會疲勞

【明報專訊】運動過後,肌肉會因疲勞而痠痛;但原來不止肌肉會累,骨頭一樣會疲勞,嚴重更會出現疲勞性骨折。 (明報圖片,示意圖) 跑友王先生正準備2月的馬拉松比賽,不斷加緊操練,但這時他腳掌持續作痛。臨牀診斷時,發現痛點集中在第三蹠骨的位置,接受X光檢查後,雖然沒有明顯骨折,但因為病人的腳掌疼痛情况嚴重,需要安排磁力共振作進一步影像診斷。磁力共振的結果顯示,王先生的腳掌骨出現細微裂痕,確診為疲勞性骨折。做運動做到骨折?好像匪夷所思,但原來這情况很普遍。 反覆受力致裂痕 最後變骨折 常見的急性骨折,是因為骨幹突然承受超出負荷的力量所致;但疲勞性骨折的概念則與此不同,骨幹因為長時間和反覆性受力而出現裂痕,而這些裂痕並沒有足夠時間修復,最後演變成慢性骨折。 疲勞性骨折主要集中在下肢受力的骨幹,例如脛骨、腓骨和蹠骨等等。蹠骨的疲勞性骨折又稱為行軍性骨折,以往在軍旅中較常見;隨着長跑運動普及,蹠骨的疲勞性骨折在運動員身上變得更常見,這種骨折約佔疲勞性骨折整體的9%至19%。當中腳前掌的第二和第三蹠骨,更是最常受影響的位置,約八成個案都會出現這問題。世界各地每年有不同的大型運動項目,不少運動愛好者會制訂訓練計劃,追求更好的個人紀錄;但突然改變訓練強度、時間和頻率,都會提高疲勞性骨折的風險。其實過度操練不止出現於職業運動員身上,不少業餘運動員在大型比賽前都有同樣的情况。 早期難發現 易混淆肌肉痛 疲勞性骨折的病徵並不明顯,大部分病人開始時只有輕微疼痛,容易與肌肉疼痛混淆而延誤求診。醫生必須高度警覺才可以診斷疲勞性骨折,特別是高危一族如長跑運動員、舞者等等。一般骨折,X光檢查已經可以作出正確診斷,但早期的疲勞性骨折在X光檢查下也不容易發現,因為這時期都是不完全的骨折,可能需要在數星期後,X光檢查才可發現問題。如懷疑是早期的疲勞性骨折,醫生需要安排病人接受骨掃描(Bone Scan)或磁力共振(MRI)協助診斷。 大部分的疲勞性骨折,只需採用保守治療,慢慢等待骨頭癒合,亦可以透過外固定如石膏和護具協助。但如果已經出現骨折移位,可能需要手術固定。大多數的骨折約於兩個月後自然癒合,但對跑友而言,除了沒辦法作訓練和比賽外,那種想跑卻無法跑步的心情,令人心癢難耐。面對疲勞性骨折,跑友切勿操之過急,否則只會影響癒合。癒合後,也需要循序漸進地增加訓練時間和距離,才能重返受傷前的水準。在復康路上,大家都需要拿出放慢速度的勇氣,才可以跑更遠的路。 文:楊旭楠(骨科專科醫生) Read more

【運動消閒】滑雪傷膝 韌帶撕裂手尾長 初哥高手皆易中招

【明報專訊】冬季假期,不少港人外遊滑雪,當中亦有不少人因滑雪受傷。單板滑雪(Snowboarding)受傷位置集中在上肢,而雙板滑雪(Skiing)重災區則是膝關節。 ▲小心受傷——不少港人愛冬天出外滑雪,但要小心受傷。單板滑雪常見受傷位置是上肢,雙板滑雪重災區則是膝關節。([email protected]) 愈來愈多人玩單板滑雪(Snowboarding),瑞典的研究顯示,由1989年至1999年間,單板滑雪的受傷比率由4%急升至56%,受傷部位主要集中在上肢,因跌倒時本能地用手撐地,常見傷患包括手腕、手肘及肩膀扭傷,嚴重可致手腕骨折。 雙板的高山滑雪(Alpine skiing)傷患則以下肢較多,當中膝關節是最容易受傷的部位。無論是初學者或是老手,滑雪時仍有可能受傷;其中膝內側副韌帶(medial collateral ligament)損傷最為常見。因為下坡時以入字腳減速,膝內側副韌帶容易因受壓而損傷,不過,大部分的膝內側副韌帶損傷都比較輕微,一般休息後便能痊癒。 前十字韌帶 (Anterior Cruciate Ligament, ACL)撕裂亦是一常見滑雪傷患,其屬於嚴重的膝關節創傷,不能自行癒合,大部分病人須接受手術重建穩定性。 ▲滑雪傷患——無論新手或老手,十字韌帶撕裂是常見滑雪傷患;撕裂後會流血、血水積存在膝關節造成腫脹。(作者提供) 前十字韌帶撕裂 「鬼影腳」為主因 滑雪時導致前十字韌帶撕裂的其中一個主因是「鬼影腳」(Phantom Foot Mechanism),研究顯示,70%和滑雪有關的前十字韌帶撕裂都是由鬼影腳引致。所謂鬼影腳,正是滑雪所用的長長滑雪板。當滑雪時失去平衡,你會選擇向哪一個方向跌下呢?大部分初學者都會向後跌。向後跌下臀部着地時,由於腳已經固定在滑雪板上,長長滑雪板就有如一隻鬼影腳一樣,造成膝關節極大的扭力,極端的內旋和屈曲令前十字韌帶承受了最大的壓力而撕裂。 當然當大家愈滑愈有信心時,自然會向速度和高度挑戰。高階的滑雪者同樣有可能出現前十字韌帶撕裂。其中,Slip-Catch Mechanism在滑雪競賽中比較常見,當選手急速轉向時,若失去平衡,外腳滑雪板內旋受力而引致韌帶撕裂。另外,Boot induced Anterior Drawer則是指滑雪 Jump landing時,滑雪板尾部先着地,產生撞擊力令滑雪板連同小腿骨向前推,導致前十字韌帶由大腿骨斷裂。 血水積聚 膝關節腫脹痛楚 前十字韌帶撕裂後會流血,而血水會積存在膝關節內,造成嚴重腫脹、痛楚和關節僵硬。受傷後也沒辦法繼續運動,需要馬上急救處理——RICE,緩減炎症。RICE即休息(Rest)、冰敷(Ice)、壓迫(Compression)及抬高患肢(Elevation)。 「卜」一聲 關節脫位 不少人在韌帶撕裂時聽見「卜」聲響,這並不是韌帶撕裂的聲音。當膝關節受力至前十字韌帶撕裂時,關節會出現輕微脫位(Subluxation),而「卜」聲正是因為關節脫位,大腿骨和小腿骨互相碰撞所發出的聲音。透過臨牀檢查已經可以診斷前十字韌帶撕裂,但醫生也會安排磁力共振(MRI)以確定有沒有其他韌帶和半月板的問題。 文:楊旭楠(骨科專科醫生) 編輯:王翠麗 電郵:[email protected] 專題系列文章 Read more

正筋正骨:「重手法推按」或好心做壞事

根據筆者的臨牀經驗,發現不少香港市民誤以為骨科只醫「骨」,但實際上骨科也治「筋」。畢竟筋骨是唇齒相依的:生理上,筋有賴於骨的支撐,骨有賴於筋的保護和維繫穩定性,筋骨互相提供營養並共同參與新陳代謝。正如《黃帝內經》記載,「骨正筋柔、氣血自流」,病理上,傷筋動骨,傷骨動筋。如果把筋傷科、骨傷科和骨科統稱為「筋骨科」,或可減少誤解。通識上,本欄取名為「正筋正骨」,既希望借此良好平台糾正一些對筋骨認知上的錯誤觀念,亦希望探索糾正筋歪及骨關節移位等規範療法。之前曾剖析過正骨觀念,今期開始分享正筋常識。 中醫骨科等不同臨牀學科都經常用手法「正筋」,但是不同學科的學習背景不同,對手法分類、作用原理、適應證、手法力度和手法療程的理解有所不同,治療往往出現不同效果。屬於手法適應證,即使手法不完全相同,只要應用恰當,也可收到異曲同工之良效;但如果所受的筋傷不屬於手法適應證、手法不標準、標準手法次數過多或並非單一手法可以除病時,都可能延誤病情。以下通過指出正筋手法誤區、揭開筋傷真相分析手法誤區,希望引導筋傷病人盡快走出手法誤區,步入手法正路。 瘀腫以為「散瘀」 或演變「風濕」 治療筋傷的理筋手法和中醫整脊手法,有時會在無意之中被誤用了。中國民間經常聽到一種古老的傳說,當筋受傷之後,必然有瘀血,必須用重的理筋手法推按,瘀血才會散。有時筋傷本來沒有瘀腫,重手法之後第二天出現瘀腫,經常被誤解為「瘀血散了出來」,但實情是可能被推腫了。如果不分青紅皂白,千篇一律地運用重手法,其後果不僅增加病人病苦,而且可能傷上加傷、復元慢,甚至產生併發症或後遺症,新傷演變為日後轉天氣痛的所謂「風濕」和舊患。 民間還有另一種值得商榷的療法,把中醫整脊手法當作紓緩痛楚的例牌方法;其實,即使是規範的中醫整脊手法,也必須安全第一,中病即止,更不宜作為保健手法,以免導致出現韌帶鬆弛、椎間盤受傷或習慣性關節錯位等手法副作用。 治療舊患勞損可相對重手 民間狹義的筋,通常是指豬、牛、鹿蹄筋,中醫廣義的筋包括皮膚、皮下筋膜、肌肉、骨膜、肌腱、腱鞘、韌帶、關節囊、滑膜囊、椎間盤、半月板、周圍神經和血管等軟組識。在四肢範疇裏,除了骨骼,其餘部分都屬於筋。中醫的筋相當於西醫的軟組織,所以筋傷又稱軟組織損傷。急性筋傷的真相,實際上是指皮膚損傷或皮下的筋損傷。當肉眼看得到的皮膚損傷出血,相信大家都不會每日用重手法推按;當皮下其他的筋損傷時,如果肉眼從表面看到瘀腫,暗示皮下的筋已經損傷出血,所以絕不適合再以重手法按壓。由此可見,治療皮下筋傷,必須盡快走出「重手法推按」這個誤區,以免好心做壞事。不過,對於舊患或勞損等慢性筋傷,手法可以相對重一點,但重手法也應該有個度。那麼,治療急性或慢性筋傷,如何應用正筋手法才算是有度的正路手法呢?下回分解。 文:吳思團(香港中醫學會前會長、註冊骨傷科醫師)

Read more

骨骼「偵」奇:不踢波也患「足球員痛腳」

【明報專訊】最近一個月,很多球迷都在追看世界盃賽事,在看比賽的同時,不少人都心思思想落場一展身手,幻想自己有對「足球員腳」,射出世界波。原來醫學上都有相似的病名,稱為足球員踝關節綜合症(Footballer’s Ankle),說得上是病症,自然是會影響球員表現的「痛腳」。 王先生是退役籃球員,多年來受「痛腳」困擾,近一年情况變得更嚴重和反覆,發作時間更頻密。經仔細檢查後,他的情况被診斷為足球員踝關節綜合症。聽到這個病名,王先生顯得一臉茫然,自己從來不踢足球,為何會有「足球員腳」。其實做各類型運動,都有可能患上此病。 重複踝關節屈伸 致慢性勞損 足球員踝關節綜合症又稱前踝撞擊症(Anterior ankle impingement),屬於慢性勞損,病因與重複性的踝關節屈伸動作和踢球時的反作用力有關,日積月累的小創傷令關節前方組織受損,最後出現炎症、組織增生甚至形成骨刺。最常見的病徵是足踝關節前方腫脹、疼痛,尤其是在運動後,嚴重時會影響關節的活動幅度,造成關節僵硬,影響患者日常生活。 醫生會依據病人的病情決定治療方案,非手術性治療包括消炎藥和物理治療,但如果情况嚴重便需要手術。幸運的是微創關節鏡手術已經可以治理這疾病,病人術後復元也比較快,通常八個星期之後已經可以重返球場。研究顯示,有接近八成患者在接受手術後六年,仍然有顯著的病徵改善。 王先生嘗試了一段時間的非手術性治療,但效果不太理想。最後決定接受手術,配合體重控制和物理治療,現在病情已明顯改善。雖然現在已經不是職業運動員,但閒時可以再落場跟朋友打球賽,為繁忙的都市生活增添不少樂趣。 事實上,超過一半的足球運動員都有不同程度的足球員踝關節綜合症,雖然不是每個球員都有嚴重病徵,但如能及早發現和正視,對症下藥,採取適當治療,便不再會有「痛腳」。 文:楊旭楠(骨科專科醫生)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