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西醫合璧戰新冠 舊藥新用 尋最佳療法

【明報專訊】新冠肺炎肆虐全球,奪去數以萬計人命,經濟活動停頓,各國蒙受巨大損失,簡直是二次世界大戰以來全球最大危機。

各國推出旅遊限制和多種公共衛生措施,都可減慢疾病傳播,紓緩醫療系統壓力。此疫症最可怕之處,是大部分人都沒有免疫力,且尚未有針對新冠病毒的特效藥,當務之急是尋求有效療法。既然沒有特效藥,參考中國內地、外國經驗和文獻,可試行中西醫結合方法,尋找最佳治療方案。

當務之急:暫未有針對新冠肺炎的特效藥,目前可參考內地和外國經驗和文獻,尋找中西醫結合方法。(marilyna、onairjiw@iStockphoto/明報製圖)

 

■西藥

抗瘧疾、伊波拉藥成希望

西藥方面,已有不少研究在世界各地展開。大部分都是從現有西藥中,揀選有可能抑制冠狀病毒的藥物。比較多人提及的是利用抗愛滋病藥物,以兩種蛋白酶抑制劑(protease inhibitor)阻截病毒的複製機能,避免病毒擴散至健康細胞。可是,武漢醫療團隊近期在醫學雜誌中發表報告,發現單用兩種蛋白酶抑制劑對降低病毒脫落(virus shedding)和徵狀輕微的病人沒有明顯幫助。而香港公家醫院除了用蛋白酶抑制劑外,亦使用干擾素和利巴韋林(ribavirin),研究仍在進行中。

疫情嚴重,多項研究火速進行中,希望找出最有效的藥物。(新華社)

 

瘧疾藥組合副作用要小心

實驗室研究中,發現一種舊的抗瘧疾藥硫酸羥氯喹(hydroxychloroquine),在細胞研究中可抑制冠狀病毒,這種藥物亦用於紅斑狼瘡等免疫系統疾病。不過,實驗室研究之後,必須有臨牀研究才可證明藥效,中國團隊報告運用此藥可以減低病毒含量。此外,亦有小量證據顯示,若再配合一隻常用抗生素阿奇霉素(azithromycin)共用,可減輕徵狀;這個治療組合受美國總統在記者會上推崇。但小心這是很初步的數據,是否真的對新冠肺炎有效,仍待進一步研究。而且上述兩隻藥物一同使用,可能產生心律不正,肝腎功能不正常的病人亦要加倍小心。所以醫學界現時不建議病人自行購藥服用。

另一隻抗病毒藥物瑞德西韋(remdesivir),本用於治療伊波拉病毒。美國一名患者使用後得到不錯療效,這隻藥物就成為治療新冠肺炎的希望。現在藥物正在全球多地作大型臨牀研究,香港亦參與其中。全球醫護人員都靜待這些研究結果。另一方面,無論在內地或外國都有人使用康復者的血清提煉抗體,注射到受感染患者中,療效有待觀察。由此可見,因為疫情嚴重情况危急,多項研究正火速進行中,希望找出最有效的西藥方案。

 

疫苗難快速大量生產

亦有報道指中國、美國和德國等國家,正在全速開發預防疫苗,希望可以在今年底前推出市場。但疫苗還有幾個問題需要解決。第一,即使找到有效疫苗,全世界對疫苗需求量很大,要短時間製造大量疫苗不是容易的事,可能需要各國政府和藥廠合作。第二,新冠病毒會否隨時間變種?假若如此,接種疫苗後,也可能無辦法對已變種病毒具有免疫力。情况像每年流感病毒疫苗,需要重新接種一樣。第三,疫苗在短時間內研發和大量製造,會否缺乏長期有效度和安全度數據。

 

■中藥

「三藥三方」化濕毒 多靶點療效
調節免疫力 減發炎反應

面對疫症,內地採取了中西醫結合方法治療。中醫藥治療病毒感染和西藥原理不同。西藥着重針對病毒;中藥則大多數是複方,所以有多靶點、多方面的療效。根據內地研究,中藥一方面有抗病毒功效,另一方面可調節免疫力、減低發炎反應等。根據中國中醫專家編製的《新冠肺炎中醫診療手冊》,總結出這次疫症是一種「濕毒」。大部分病人有濕重徵狀,例如全身乏力和痠軟、肚瀉、肺部痰多。治療初期着重化濕;但運用中藥當然要根據病人體質和病情階段,辯證論治,作個體化治療。

運用中藥要根據病人體質和病情階段,辯證論治,作個體化治療。(imtmphoto@iStockphoto)

 

「金花清感顆粒」縮退熱時間

天津中醫藥大學校長張伯禮,總結了中國使用中藥治療的經驗,提出「三藥三方」,可以作為基本方參考使用。三藥就是「金花清感顆粒」、「連花清瘟膠囊」 和「血必淨注射液」。特別一提是「金花清感顆粒」是在2009年豬流感時製造,方藥由中國古方麻杏石甘湯和銀翹散兩個藥方組成。內地團隊曾在2011年利用麻杏石甘湯再加特敏福作臨牀研究,治療甲型流感,發現兩者合用令退燒時間更短,結果發表在美國《內科學年鑑》中。武漢醫療團隊發現這一次利用「金花清感顆粒」,於病情輕微的患者中縮短退熱時間,而且減輕病情加重的百分比。

另外,三方是「清肺排毒方」、「宣肺敗毒方」和「化濕敗毒方」。這3條藥方都是由古方合併組成,在內地使用後發覺有一定療效。相信內地專家很快會把治療成果,發表在國際學術期刊中,讓全世界都可以參考中藥治療的經驗。

 

隔離時預防 康復後調理

無論如何,若要使用中醫藥,必先經過中醫診斷病情,再考慮病人體質,才可以使用,否則可能適得其反。另外,隔離人士亦可服用一些預防的中藥方。協助康復者亦是一個非常重要的環節,康復者肺功能可能受到損害,可運用中醫藥調理身體,益氣養陰潤肺。本地不少中醫希望能幫助治療病人,希望有關當局可以組織專家小組,看看在新冠肺炎中,如何讓中醫藥出一分力。

面對這個未有特效藥的疫症,無論是中藥或西藥,應在安全情况下適當使用。運用中西醫結合方法,尋求對病人利益最大的治療方案。

文:蘇子謙(香港大學臨牀腫瘤學系臨牀助理教授、註冊中醫)

 

編輯/梁小玲

美術/謝偉豪

電郵/feature@mingp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