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日子 放下「三不」重拾愛

【明報專訊】雖說生老病死是人生必經階段,就如花開花落的自然循環,但能從容面對的,又有幾人?如果路上有伴同行,則在苦痛中仍可以看到盼望和愛。

執筆時,想起故友美紅。在她被確診患有肝癌,生命只剩數月時,她曾堅持「三不做」:第一,不接受積極治療,徒添痛苦;第二,不要留在家中,寧往醫院紓緩病房;第三,不要多餘的殯葬禮儀。

美紅丈夫劉先生對她的決定,只有無奈和難過……

某日跟美紅閒聊,言談間她囑咐我勸她的丈夫走路時不要只顧看手機,以免發生意外。她又提到過去家中大小事務都由她處理,照顧丈夫更是無微不至,原來她「三不做」的決定,是因為害怕自己的病負累了與她相廝守數十年的丈夫,為他帶來麻煩。劉先生得知後,淚流滿面,他不想再讓病榻中的太太為自己操心,決定跟太太在家中共度最後的時光。

選紓緩治療 醫生不接納

事實上,正如美紅所擔憂,在她的生命晚期,夫妻倆的確遇到很多困難。有一回美紅因腹部劇痛被送到急症室,卻被安排至外科病房,醫生建議了一系列積極治療方案。美紅心中有數,主動向醫生提出接受紓緩治療,儘管夫婦費盡氣力跟醫生解釋紓緩治療理論,醫生仍然堅持自己所建議的醫療方案,令他們感到徬徨無助。

美紅出院後,身體愈見虛弱,日常起居生活,如起牀、如廁、沐浴,以至飲食等,都需要一定程度的協助。劉先生照顧太太時漸感吃力,有點不知所措。他很想給太太最貼心的照顧,但又怕弄傷她,內心很大掙扎,卻又不敢跟她明言。猶記得有一次見到劉先生滿臉通紅,我問他是否身體不適,他才想起自己已經有好幾天沒有服降壓藥,量血壓後,血壓竟然高達180/110!美紅對丈夫面對的壓力也看在眼內,她感到愧疚不安,又不想為丈夫增添壓力。生活的無力逼得他們透不過氣,不斷消耗他們最寶貴的時間。

一次偶然的探望中,夫婦二人終於有機會展開一次溫馨的真情談話。當天我買了精美的蛋糕,美紅就叫先生冲泡了一壺香茶。在裊裊茶香下,夫婦把兩人相識、戀愛、結婚的故事娓娓道來。劉先生仍記得美紅曾經以為已被遺忘了的承諾——帶她去旅行。他十分懊悔自己只顧工作,沒有及時兌現承諾,現在想做也沒有時間。雖然旅行的承諾兌現不了,但劉先生堅決信守婚姻諾言——執子之手,與子偕老,承諾照顧她直至終老。美紅聽後,非常感動,她深深明白丈夫對自己的愛惜,更敞開心扉,向丈夫表達她希望安在家「終」的心願。很奇妙,本來胃口欠佳的美紅,當天吃完了整件切餅。

丈夫學習照顧 義工支援

經商量後,劉先生與美紅決定訂下預設照顧計劃。醫院的紓緩治療科轉介劉先生接受「賽馬會安寧頌」計劃的社區安寧服務,讓社工、護士等跟進他們的情况:提供徵狀及照顧的相關資訊,讓他們了解各項醫療方案並作出決定;照顧者課程讓劉先生學會常用的照顧技巧,包括扶抱、飲食及居家症狀紓緩及療護方法等;義工的陪伴和探訪為兩夫妻的生活帶來樂趣,他們與美紅談天說地,為她排解鬱悶,同時也讓劉先生騰出一些空間,處理日常事務,如:買菜、去銀行或飲下午茶等;而居家安寧照顧服務也安排護士到戶協助紓緩美紅的徵狀不適。後來,美紅與丈夫更一起參觀寧養院。

在美紅離世的前一天,美紅囑咐劉先生,把自己人生最後的道別儀式交予他決定,讓劉先生安心。最初美紅以「三不做」,不讓丈夫擔心來表示對他的一份愛,沒想到劉先生竟然堅持執子之手,患難相扶,過程中更尋回久違了的愛。對於夫婦二人, 這段最後旅程體現了彼此的關愛,也為美紅的人生畫上圓滿的句號。安寧服務計劃目標,就是透過不同的介入方法,建立關懷社區網絡,為居住在社區的末期患者及家人提供支援,共同把愛編織、留着、延續。

文:翁麗(香港大學社會科學院「賽馬會安寧頌計劃」副項目總監)

編輯:王翠麗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