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重肺炎引發胸腔積膿【肺腑之言】

【明報專訊】一個40餘歲的男士,身體一向健康,卻因持續一星期發燒和左邊胸痛入院,X光顯示他整個左邊肺部「白茫茫」一片,臨牀和超聲波檢查發現他左邊胸腔積了大量液體。抽取胸腔樣本化驗時,發現是呈淡黄色膿狀液體,化驗分析發現有大量白血球和細菌,診斷出他患上「胸腔積膿(empyema)」。 Read more

上呼吸道感染|幼稚園爆發個案屬腸病毒和鼻病毒 非流感 究竟上呼吸道感染跟一般傷風感冒及流感,有何分別?

【明報專訊】近數周本港的學校及院舍等的上呼吸道感染爆發個案較去年同期反升20倍,錄得207宗;當中六成涉幼稚園及幼兒中心(見表)。衛生防護中心總監黃加慶表示,直至10月底未發現本港有上呼吸道感染爆發,近日感染個案急升。而近日幼稚園爆發的上呼吸道感染,主要是腸病毒和鼻病毒,沒找到流感病毒,但呼籲家長帶小朋友接種流感疫苗。政府昨宣布所有幼稚園及幼兒中心明起暫停面授課堂14日,之後不排除會延長。 Read more

肺部有陰影|肺腑之言:如何診斷「肺花」?

【明報專訊】隨着醫學科技發展,診斷肺部陰影(俗稱「肺花」)成因,除了照X光和驗痰外,有很多更先進的方法和選擇。各種掃描,包括電腦掃描(CT) 、磁力共振(MRI)和正電子掃描(PET)等,可根據病情需要,給醫生提供肺部更詳細的影像資料。另一方面,各種「介入」技術,包括支氣管鏡、支氣管鏡超聲波和胸腔鏡等內窺鏡,可以直接從病人下呼吸道內獲取樣本作病理和微生物學等測試。然而,如果大家以為可以替所有「肺花」病人100%確診,就可能會有所誤解。 Read more

可以有「合乎理性」的恐懼嗎?

面對來勢洶洶的新型冠狀病毒肺炎(COVID-19),擔憂自身和家人的安危,是正常不過的反應。尤其是在疫症初期,由於其性質與傳播途徑不明,所以抱有適當的戒備心態,再加上17年前SARS後積聚下來的感染控制與個人防護經驗,反而會令人人更加謹慎,個人覺得是正面和恰當。及後,隨着對新型冠狀病毒的發現,其快速測試很快便應用於診斷,它主要經飛沫(droplet)傳播的模式亦很快被公諸於世,似乎可以稍釋疑慮。 Read more

肺腑之言:疫症重臨

【明報專訊】2月上旬,原本我應該在太平洋潛水勝地Galapagos Islands潛水。可是,一場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的出現,不但令我期待多年的海底朝聖之旅泡湯,還要日以繼夜地工作,重溫17年前SARS的噩夢。跟17年前一樣,全城陷入恐慌,搶購口罩和消毒潔淨用品。不同的是,今次連米糧和廁紙都是瘋搶的目標。身兼家傭一職的我,自然不能怠慢,放工後還要拖着疲累的身軀去四處張羅。   「隱形」病人出沒普通病房 人人自危 同SARS年代一樣,恐慌的不僅是市民百姓,還包括一衆醫護人員。自從出現了本地社區感染個案,以及發現「隱形」確診者曾在普通病房出沒後,立刻人人自危,齊齊加强「裝備」自己,並且視內科病房為畏途,因為那裏每個病人都可能是疑似個案云云。所以每天除了去診治疑似和確診個案外,還要處理部門內外排山倒海的質詢、問症,以及林林總總的理性與非理性的擔憂。不同的是,比較起SARS年代,醫護人員的防疫知識和醫院的隔離設備整體上有所提升,而且病原較快被確定;再加上快速測試很快便出現,所以今次對抗的目標和方針會較上次清晰,大家陣腳亦較易穩定下來。 由於病原是新的冠狀病毒,所以跟17年前一樣,至今仍然未有經證實有效的治療藥物出現。現在採用的抗病毒藥物,例如利巴韋林(Ribavirin)和複方洛匹那韋/利托那韋(lopinavir/ritonavir),是根據從其他冠狀病毒(例如SARS、中東呼吸綜合症MERS)的研究而採用作治療。不同的是,在SARS時曾被廣泛長時間使用的高劑量類固醇(Corticosteroids),已經不會再採用。   醫院內憂外患 挑戰比17年前大 當然,跟上次疫情一樣,除了要診治病人和處理每天幻變不定的內科與隔離病房事務外,還要經常出席大小相關會議,以及閱讀回覆大量電郵和短訊。最後,每天還要花時間查閱關於這個病的最新資訊和研究報告。幸而不同的是,由於資訊科技已比17年前大為進步,只要善用智能手機和平板電腦等工具及其軟件,可以省回很多面對面會議的時間,除了減低互相感染的風險,還可以很有效和快捷地與目標人物或群組溝通、討論,甚至開視像會議。 跟上次一樣,我仍然有機會和一班專業而頑强的前線同事在隔離病房工作。不同的是,同樣是帶領他們的我,已經是一個50幾歲的「叔叔」,心力大不如前。更加不同的是,當疫症在本港開始出現,剛巧碰上農曆年長假期和之後的工業行動,接着是收到本地醫護裝備供應緊張的消息,再加上本地的社區感染個案陸續出現。這數星期間,各大醫院面對排山倒海而至的內憂外患,頓時風聲鶴唳,四面楚歌。儘管有SARS的經驗作為參考,但挑戰卻比17年前更大。 寫稿之時,每天仍然有新增確診個案。希望各位市民大衆切勿鬆懈戒備,在公眾地方或在人多擠迫的場合佩戴外科口罩,以減低疾病傳播之風險。要經常保持雙手清潔,勤用梘液或酒精搓手液潔手,注意個人及家居衛生。   文:陳偉文(香港胸肺基金會主席、呼吸系統科專科醫生) 
 專題系列文章 Read more

肺腑之言:醫學的「模擬訓練」

【明報專訊】醫生大部分時間都會用在醫治病人身上,但較有經驗的同業很多時會參與培訓後輩的工作,對象包括醫學生、實習醫生和初級醫生等。培訓方式除了一般的課堂講學和小組討論外,還會包括針對個別「手作」技術的工作坊。 Read more

肺腑之言:支氣管鏡檢查辛苦嗎?

【明報專訊】支氣管鏡是一個基本的呼吸系統「介入」醫療程序,主要目的是檢查氣管內壁結構、抽取組織及分泌液,以作分析和化驗。它經常用作診斷肺癌和其他不明肺部陰影,也可以檢查咳血原因和找尋導致持續肺部感染的元兇,亦可用作清除阻塞氣管的濃痰和異物。它是一支直徑約4至5毫米的軟性內窺鏡,從病人鼻孔或口部經咽喉進入氣管,一般檢查約30分鐘內就完成。 Read more

肺腑之言:治急性呼吸衰竭 插喉非唯一方法

【明報專訊】每逢天氣轉冷,入院病人數字增加,因患上嚴重呼吸系統疾病而引致急性呼吸衰竭(acute respiratory failure)的個案也特別多。主要病因為肺炎和慢阻肺病(COPD)急性病發。在這些情况,除了用藥物治疾病根本,病人呼吸系統還需要接受外來支持以維持生命。 Read more

肺腑之言:有呼吸系統毛病 潛水風險大

【明報專訊】在過去20年,潛水差不多是我每年放假其中一個必選的外遊節目。除了可以欣賞到繽紛海底世界外,深藍清涼的海水也可以幫我清滌一下疲憊不堪的身軀與心靈。此外,由於通常身處較偏遠的地區、甚至是海洋中一條潛水船,因此很多時手機都沒有信號,使到自己真正可以暫時享受一下「與世隔絕」的平靜感覺。隨着這個運動近年興起和普及化,經常遇到病人和朋友詢問自己身體狀况可否潛水。 Read more

肺腑之言:進食「吞錯格」 吸入性肺炎可大可小

【明報專訊】我的貓兒最年長的一隻叫「大頭」,17歲高齡的牠,儘管牙齒也掉了不少,食量依然驚人。但從今年4月起,牠就逐漸不肯進食,而且常常嘔吐,經城中多個獸醫診斷,仍然找不到原因,最後唯有替牠從體外放置喉管去餵食物和水,暫時維持生命,希望牠遲一點會復元。然而數星期後,牠在進食後不停咳嗽和氣喘,狀甚痛苦;由於懷疑是「吸入性肺炎」(aspiration pneumonia),所以便立即帶牠去看獸醫。         高危:神志不清 長期臥牀 吞嚥不良 由於異物嗆入或吸入到肺部(俗稱「吞錯格」)而引起的吸入性肺炎,在人類(尤其是長者)其實十分常見。高危一族包括那些神志不清、長期臥牀和吞嚥不良的人士,例如中風、癲癎症、酗酒、濫藥和喉部疾病的患者;如果再加上嘔吐,風險和嚴重程度還會加劇。一般的病徵包括咳嗽、濃痰、發燒和呼吸急促等,嚴重的可以迅速致命。在上述的身體狀况下,由於平常用於預防「吞錯格」的吞嚥反射防禦能力降低,異物(例如食物或嘔吐物)便可以直闖氣管,進入肺部,阻礙正常呼吸過程。   吸入含胃液嘔吐物 可致呼吸衰竭 此外,由於吸入肺部的異物很多時都帶有細菌(例如口腔裏的「厭氧菌」),因此異物吸入肺部後可以引致細菌性肺炎(bacterial pneumonia);如果病者吸入了含有自己胃液分泌的嘔吐物,那些高度酸性的物質更可能引致化學性肺炎(chemical pneumonitis),令到肺部組織受到嚴重的傷害,可引致呼吸衰竭甚至死亡。儘管可以利用儀器抽走異物、給予抗生素治療、使用氧氣和其他輔助呼吸機器等方法去治療此類病者,但如果兩邊肺部受到廣泛的影響而導致嚴重缺氧,再加上很多患者本身已經年紀老邁和身體虛弱,同時患有其他長期病患的話,治癒的機率便會大為減低。   儘管放置餵食管可以幫助一些有吞嚥困難和進食欠佳的病人維持營養和水分的吸收,然而有別於很多人所想,使用餵食管其實在醫學文獻裏並未證實可以減低吸入性肺炎的發生。餵食方法不正確、胃液倒流甚至餵食管移位,一樣可以令胃液和食物進入呼吸道引致肺炎。   雖然貓貓「大頭」那一次僥倖逃過一劫,但由於始終不肯進食,身體狀况每况愈下,我們終於讓牠在上月安詳地離開了!   文:陳偉文(香港胸肺基金會主席、呼吸系統科專科醫生)   相關文章: 醫言有理:「落錯格」可變吸入性肺炎 知多啲:老少染肺炎球菌 數小時足喪命 健康血壓血糖 減腦退化風險 【長者健康】抗氧化補充劑增患癌風險? 鬧走家傭 疑神疑鬼 拆解父母「蠻橫」 化干戈為體貼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