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高梁文韜:做酒樓身不由己

【明報專訊】每當提起被譽為「食神」的大榮華酒樓老闆梁文韜(圖),大家都會想起他的大肚腩,他表示患有「三高」已久,稱自己從事酒樓行業,有時都身不由己,「日日對住個油鑊,唔食都會肥」,尤其自己精通煮食,「食啲嘢會肥啲」。被問有否做運動,他則說:「休息時間都不夠,更何况做運動?」對於肥胖或增加中風風險,他說﹕「呢啲冇得講,肥胖與行業都有關係。」

詳細內容

問醫生:年過40加三高 危中之危

【明報專訊】鄭:鄭志文醫生 熊:熊偉民醫生 觀:Facebook Live 觀眾 觀﹕哪些人較易患上三叉神經痛? 熊﹕中老年人的發病率較高。許多時候,我們因為其他原因替病人做掃描,都會見到血管十分貼近三叉神經線的情况;不過,年輕人往往沒有病徵。 隨着年紀增長,到了四五十歲,或會出現不同程度的血管硬化;特別是三高人士(高血脂、高血壓、高血糖),情况較差。當血管觸碰神經線,脈搏跳動帶來的衝擊也會較強。打個比喻,拿起一個吹氣鎚子或是一個鐵鎚敲打,兩者力度顯然不同。因此,年紀較大而且有血管硬化問題,容易觸發三叉神經痛。 ■易當牙痛 先找牙醫檢查 觀﹕如何辨別三叉神經痛和牙痛? 熊﹕由於三叉神經線的覆蓋範圍包括臉部、口腔、牙肉等,因此牙痛、牙周病、蛀牙、牙瘡等問題都可以出現類似三叉神經痛的徵狀;病人容易混淆。我建議先找牙醫檢查,如果檢查發現沒有問題,或者已經處理牙齒問題,仍出現三叉神經痛的典型病徵,我會歸類為三叉神經痛。 鄭:現實生活,可以同時出現三叉神經痛和牙痛。到了五十多歲,牙齒未必十分健康;而且中年也是三叉神經痛發病高峰。診斷方面,可能需要團隊(家庭醫生、專科醫生、牙醫)合作。 ■神經線 可以一刀切? 鄭﹕我有病人患有三叉神經痛,疼痛難忍。他問,把神經線切斷,可行嗎? 熊﹕某些個案,我們的確會把部分的神經線切除。例如:病人痛了二三十年,神經線已經變形。即使把血管和神經線分開,已幫助不大。我們或會考慮把部分神經線削去。部分的意思是指,假設神經線有兩毫米,就會削走一毫米。 這種手術跟施行微血管減壓手術做法相似。透過術中監察,確定神經線分支的位置,再削走一部分。當然,手術之前醫生會跟病人商討,並且講解手術部署。 ■一個噴嚏 疼痛復發 觀﹕三叉神經痛可否斷尾?是否做了手術就一勞永逸? 熊﹕如果三叉神經線受到鄰近血管擠壓,微血管減壓手術是徹底治理的方法。它能根治痛楚的成功率達到百分之八十五至九十。病人做完手術,再無痛楚,可以斷尾。 餘下一成五手術效果不如理想。原因包括: ‧疼痛持續多年;單是把血管和神經線分隔,幫助不大 ‧不止一條神經線被血管壓住,可能兩條甚至三條。手術時,醫生需要小心查看,有否其他血管(包括靜脈)擠壓神經線 ‧手術時,醫生加入軟墊分隔神經線和血管。有時候,保護軟墊可能鬆脫。曾聽說有一位高大的男病人,術後已經康復。突然一個噴嚏,可能動作太大,令到軟墊鬆了,疼痛復發。 詳細內容

醫徹中西:疑難雜症

【明報專訊】80歲蘇女士來診,過去一個月感到體內震、寒及心跳,一星期約發作三次,病發時甚至臉也震及身體發熱。復發之間無徵狀。她這年紀已有糖尿病、血壓高及膽固醇高,但都控制得很好,以前並沒試過出現這類徵狀。西醫做過各種檢驗,包括心臟及電腦掃描,但找不到病因。中醫臨牀證型初看也沒什麼明顯,也沒有特別痛點,脈象偏細,舌苔微膩舌邊暗黑。以往20多年身體不算太差,容易倦及暈,有耳鳴但不是特別嚴重,骨節不太差,背有時痛及上樓梯時膝痛,睡眠質素偏差,容易發脾氣。 徵狀不明顯 西醫束手無策 這些震動徵狀,西醫束手無策,中醫則根據多方面臨牀徵狀辨證。看這病人顯證不多,說話時聲線震,見心跳若以為心血虛但舌沒此象;如視為年老腎氣虛但病人說話中氣好;如考慮肝鬱但舌只是微暗。見她眼瞼向外下墜,又有脾氣差及牙骱緊,乃斷證為肝血不足,治療以養肝血而處方溫膽湯加味。病人一星期後氣機疏暢,身和面震、心跳及耳鳴皆大大減輕,尚有輕微背痛;再一星期後病人進展更佳,聲線也不再震。 另一名50歲女士,之前勞累,但退休已五個月,精神肉體狀况復元頗佳。但來診那日中午在坐車時,突然感到眼前影像持續向左移,停車後影像移動現象仍維持5至6分鐘。她沒頭暈頭痛,沒感冒徵狀,睡眠超過8個鐘,大便正常。來診血壓正常,骨頭肌肉也沒有什麼,眼壓正常,舌診沒特殊,脈滑。她就好像之前那病人一樣沒有什麼顯證,唯一是眼部向右望時有不規則微震,但電腦掃描正常。 中西互相啟發 掌握治療方向 這病人情况一如上述老婦,病徵困擾辛苦,但西醫檢驗沒特別之處。細問下,這女士平時用電腦多,常用電腦看視頻。求診前一晚曾訓練眼睛十字操,以來診當日徵狀看,相信是以往勞損退休已算復元,但一直用眼多而眼未恢復,這日眼睛肌肉疲勞抽筋至影響徵狀發作。推及上一名80歲老婦也是每日打電腦遊戲一個鐘以上,亦相信是與肌肉疲勞抽筋有關。 找到難症病人的根源問題,是很令人興奮,也屬挑戰性。常聽到病人於西醫未必得到實在診斷,看中醫找根源醫治希望有好的效果。但是有些疑難雜症需用中西醫互相啟發的思維,藉着細節才可以掌握治療的方向。 文:香港醫學專科學院院士、浸會大學中醫藥學院榮譽教授余秋良 詳細內容